翁嬉房中情意浓刘敏 分手那天我们做了十三次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临走之前,徐长兵专门的冲着下面人警示了一下规则。

“告诉你们,这一路上可能会有危险,但是我们会尽力的处理掉这些危险 ,你们不用担心,但是你们要是敢在路上搞事情的话,我们将会直接开枪射杀!

你们想明白了!是跟我们回去,还是愿意掉到水中,成为那些食尸者的晚饭!被啃得七零八落的!

行了!我的话就这么多, 你们愿意听就听,不愿意听的话,那我也没有办法!出发!”

说完,所有死刑犯都被压上了船,上了船之后,为了能够尽快的离开这里,徐长兵通知船队的人用最快的速度离开监狱这里。

徐长兵说到做到,路上遇到了有几个人试图将船掀翻,让大家一起沉没到水中的死刑犯,徐长兵想都没想,直接拔出手枪朝着对方的脑袋上开了几枪。

三个人被开枪打死,现在他们带着的死刑犯人说已经只有四十六个人了。

到达陆远实验室的时候,他们的人数已经只有四十个人,路上又有六个人试图逃走的,都被开枪打死。

陆远听完了这些事情之后,脸上带着一丝凝重的表情。

“这些人真的这么凶险吗?”

“是呀,老板这些人实在是太危险了,我们真的要把这些药剂给他们试验吗?”

陆远微微地叹了口气,最终还是点点头。

“当然要实验了,如果成功的话,那么算他们命的不成功的话,那么只能是帮着监狱里面少出几个死刑犯而已,原来不是我们误会了典狱长,而是真的这些人太危险了。”

徐长兵也是深有感触的点点头。

“是呀,原本我还以为典狱长那个人下手比较狠,没想到这些死刑犯们一个个都是这么穷凶极恶。”

二人简单的聊了一下之后,陆远决定去看一看这些死刑犯。

而来到了关押死刑犯的那一个大房间的时候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传来了一阵打斗的声音。

接着,陆远和徐长兵对视一眼之后,便飞快地朝着监狱的方向跑去。

到了里面之后透过玻璃窗可以看得到里面的人分成了两波。

他们一个个大大出手,将附近各种能找到的东西全部找来。

不管是砖头还是泥块,甚至是掉在地上的一个塑料板,都会成为他们手中的武器。

这些人下手极其凶猛,每一招都是朝着对方的要害处殴打的。

地上已经有几个人倒在了地上,门外站着的士兵们一个个拼命的大吼试图制止他们的行为,但是这些人根本就不管,丝毫不管外面拿着枪的士兵们怎么呼喊。

看到这一幕之后,陆远立刻明白了是怎么回事,他赶紧冲着士兵大声喊道。

“开枪打腿,把他们的腿都给我打断!”

听到是陆远下达的命令士兵们也不再犹豫。

一个个拿起步枪,朝着这些人的腿部开始开口动扳机。

砰砰砰,一阵枪声过后,这些人全部倒在地上,一个个抱着自己的腿大声的嚎啕。

徐长兵并不知道为什么陆远会下达这个命令,但他感觉这些人似乎就是要给自己找麻烦的,他们无法逾越这个钢铁城门,于是他们就对自己人下手。

陆远阴沉的脸看到这些已经被制伏了的死刑犯们脸上露出了一丝怒意。

“妈的,老子是在救你们,你们为什么这么干?”

为首一个被打落了几个牙齿的男人,忽然露出了一丝微笑。

对方的微笑看起来是那么的和谐,仿佛就像是没受伤。

“哈哈,救我们?呵呵,你说就我们就是救我们吗?

说的冠冕堂皇的有谁信呢?不过就是打着幌子做研究的一些畜生而已,拿我们当成实验品,你算什么东西啊?

我们宁愿自己把自己干掉也不会成为你们的试验品,你别做梦了!”

说完,这个人不顾大腿上的疼痛,拼命的朝着外面冲去。

士兵们拿着枪托一下子朝对方的肩膀上砸了过去。

死刑犯吃痛直接摔倒在地上,接着又要朝外走。

陆远看到这一模之后,眼神当中闪过了一道寒光。

“通知下去,把这些人全部都给我绑起来,保证他们不要死亡,如果有谁再敢自残或者搞其他事情的话,一律给我上电椅,我就不信了,还控制不住他们的行动!”

徐长兵的脸上都露出了也是诧异的神色。

不过他随后就明白了陆远的用意。

这些人根本不打算配合他们,所以才会寻死的。

但是他们误会了陆远,而陆远也不解释什么,直接下了死命令。

很快,这些人被分别押送到了一个个单独的房间当中。

为了防止这些人自残,他们的嘴巴里会被塞上厚厚的棉布,然后手脚脖子都会被绑在一张大床上。

对那些不听话不配合的人直接先上电椅先电一通再说。

等电的他们四肢无力无法动弹的时候,再将这些人送到行房里绑在铁床里上。

等待他们的就是下一步的实验。

陆远感觉自己就像是游戏里或者电视剧里的那些疯

翁嬉房中情意浓刘敏 分手那天我们做了十三次

狂博士一样,拿着活人做实验。

其实他也是没办法,这些药品其实按照乔雅的推论是已经能够使用的。

但现在还是要试验一下才知道药剂行不行的。

不过看来这些人并不怎么愿意配合。

陆远甚至感觉自己这么做有些太傻了,好不容易自己费了这么大的力气,又拿粮食又出人的,终于把这些药剂给弄出来。

但这些人不买账罢了,还一个劲的搞破坏,这让陆远心里面非常难受。

“妈的,要不是为了完成任务老子才懒得理你们呢!

把这么昂贵的药剂给你们使用,一个个的苦大仇深的要弄死我!

以后我一定要定一个价格,定一个很高的价格,我让你们用!”

陆远一边将这些药剂装袋子里恶狠狠地骂道。

接着他来到了关押这些死刑犯的房间当中,轻轻的打开了房门。

立刻里面的一个人顿时吓得浑身开始颤抖起来。

陆远微微的皱眉,换上了一身白大褂,在这个幽暗的房间当中,对方感觉陆远竟然就像是催命的鬼一样。

喜欢我在末世种个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