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 半夜一个人想要了怎么办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这件事情牵扯很大,章凯比较担心,他并不知道魏定波这边已经找到了人选,就是望月宗介。

但是面对章凯表达出来的关心,魏定波自然是要满足对方一下,你难道要现在直接告诉章凯,我已经将问题解决了?

你这不是显得章凯没什么用?

章凯今日将魏定波叫过来,就是想要卖个人情,你总是要让人家卖的吧。

魏定波顺着章凯的话说道:“科长,您可一定要帮我,我这都是为了武汉区。”

章凯表情为难,不过最后还是说道:“到时候如果真的出问题,我会帮你的。”

“谢谢科长,谢谢科长。”魏定波感恩戴德啊。

章凯就是想要你感恩戴德,想要你对行动科死心塌地,他喜欢的魏定波就全部给他。

果然对魏定波的表现,章凯是非常满意的。

说完这件事情之后,魏定波顺势将话题拉倒了司令部身上,他说道:“科长,我刚才在楼上看到,有日本人来了?”

章凯显然是知道这件事情,点头说道:“是司令部的青木将太大佐。”

大佐!

看来司令部对这件事情还是非常认真的。

别一听大佐就觉得好像不是很重要的人物,毕竟之前暗杀的都是将军少将什么的,那是因为暗杀名单自然是要挑选影响力大的。

但是不表示大佐的地位就低,相反在日军之中,大佐的地位已经算是不错。

司令部这一次安排一个大佐来到武汉区,负责于师孔的事情,看来武汉区想要当着这个人的面做些手段,是不太可能的。

那么调查必然是要按照程序进行,但是按照程序进行,于师孔有问题吗?

魏定波认为问题可能不大。

只要于师孔自己能撑得住,毕竟他之前调查于师孔的时候,并没有发现这些东西。

“这个青木将太大佐,和江丰顺的弟子关系不错,看来这一次事情不好解决。”章凯继续说道。

和江丰顺弟子关系不错,那岂不是表明,江丰顺是有可能见到于师

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 半夜一个人想要了怎么办

孔的。

魏定波心里觉得这算是一个好消息,但是章凯又说道:“但是这个青木将太大佐,非常的仇恨抗日分子,死在他手里的抗日分子非常多,他对抗日分子是不死不休,抓到线索根本就不会松口。”

魏定波不由去想,这司令部的安排,还真是有意思。

找了江丰顺弟子的朋友青木将太负责,可是偏偏这个人对抗日分子是零容忍,说白了就是不管是武汉区还是司令部,都不会放过抗日分子。

“青木将太大佐,为何如此?”魏定波问道。

虽然日本人都仇视抗日分子,但是章凯专门强调青木将太,那么肯定是有原因的。

章凯说道:“根据小道消息说,青木将太的哥哥以及弟弟,还有他的父亲,都死在了抗日分子手里。”

战争!

但是魏定波不会同情青木将太,因为国人经历这样的场面更多,而且他们是侵略者,战争就是他们发起的。

“难怪如此仇视,这是杀父之仇,还有兄弟之仇啊。”魏定波说道。

“所以说司令部安排青木将太过来负责调查,我们区里是没有任何意见的,也不能有意见。”

这表明司令部的意思,武汉区你着什么急,又不是逼着你们放人,只是想要调查一个真相罢了。

就在魏定波和章凯谈论这些事情的时候,突然有人过来报告,说是陈科长叫魏定波过去。

魏定波看了章凯一眼,陈柯林现在接待青木将太,那么叫魏定波过去的人,必然不会是陈柯林这么简单,应该是青木将太想要见他。

并不难理解,毕竟于师孔的线索以及调查都是他获取的,虽然是望月稚子提供的消息,但是魏定波之后根据姚筠伯告诉自己的消息,在学校内调查了一周。

出来之后又调查于师孔在校外的情况,说他是最了解的人,并不过分。

青木将太对抗日分子的认真程度,想要见魏定波,是可以理解的。

“你去一趟。”章凯说道。

“是科长。”

魏定波从章凯办公室出来,现在他没什么好怕的,毕竟于师孔有没有问题,还有待调查。

跟着下面的人直接去了陈柯林的办公室,而非是姚筠伯的办公室,看来姚筠伯对司令部的态度就是不怎么热情。

毕竟你是插手调查武汉区的任务,姚筠伯作为武汉区的区长,同意也就罢了,你还指望他多么的热情。

尤其是特工总部李士群对日本人的态度,也会影响姚筠伯,因此姚筠伯的安排就是,让陈柯林负责,他不怎么出面。

青木将太来武汉区前,就了解到了情况,所以他并不在乎姚筠伯出面不出面。

而且青木将太最早来的时候,陈柯林也是将他带去了姚筠伯的办公室,两人见了面算是打过招呼。

之后陈柯林就将青木将太带去了自己办公室,接下来就是他全权负责的,所以魏定波现在去的也是陈柯林的办公室。

“报道。”魏定波在外面喊道。

因为青木将太带来的四个日本人士兵,现在就在陈柯林办公室外站着,魏定波想要直接进去,是不太可能的。

里面传来声音,让魏定波进去,他才上前推门进去,没有受到阻拦。

魏定波进来之后,看到了陈柯林和青木将太,他口中说道:“陈科长,青木大佐。”

已经知道这个人的身份,就没有必要让

错一题学长就撞一下 半夜一个人想要了怎么办

陈柯林再介绍。

青木将太打量着眼前的魏定波,不等陈柯林开口,他便说道:“你负责调查于师孔?”

青木将太用的是日语,魏定波自然听得懂,只是他没有立马回答,而是侧目去看陈柯林。

虽然他不是情报科的人,但是他毕竟是武汉区的人,现在你要明白,你的立场。

因为在青木将太开口询问的第一时间,魏定波就察觉到了陈柯林的不满,毕竟青木将太是来协助调查的,而不是来指挥调查的。

主导人物应该还是陈柯林,但是青木将太有些越俎代庖,主动发问没有在乎陈柯林的感受,他自然是不乐意。

但其实也能理解。

日本人将你们当成什么?

伪政府可不是合作伙伴,而是他们的统治需要,你指望他们能真的瞧得起你?

礼遇相待,不过也是御下之术,例如现在青木将太下意识就会忽视陈柯林的主导权。

喜欢蛰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