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要我穿着无线蝴蝶上班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起源之海”内,蒋白棉浮出闪烁着微光的水面,再次看到了那座令自己止步不前的岛屿。

这岛屿如同一座山峰未被海水淹没的部分,表面石块凸出,夹杂洞口,通向深处。

之前那么多天里,蒋白棉只要登上这座岛屿,即使还未进入洞中,也会直接昏迷过去,无法反抗。

凝望了片刻,她开始回想自己在现实中两次昏迷的经历,不断地暗示自己觉醒实验时相应的恐惧已经被破除了大半。

然后,她具现出了一件物品。

这是一个穿着灰绿迷彩的洋娃娃,它的脸部和正常不一样,没有五官,镶嵌着一面镜子,映照出了蒋白棉的脸孔。

蒋白棉专注看着手中的洋娃娃,眼眸内忽然有点点璀璨亮起,就像是夜晚的繁星,或者被月光照耀的片片碎镜。

下一秒,她对自己使用了“刺激失调”,修改了本身对于致晕刺激的反应。

这目前仅能维持一分钟,但于登上岛屿就会昏迷,目前最多坚持十几秒的蒋白棉而言,足够了。

——尝试直接使用镜子来对自己施展“刺激失调”、“物品失认”这两种能力失败后,蒋白棉换了不少办法,都未能成功,后来,她考虑到自身所在领域叫做“碎镜”,又将镜子重新放回了方案里。

她从“真我教”的神像、教义得到灵感,专门制作了一个和自己很像的洋娃娃,用镜子充当它的脸孔,于是,蒋白棉每次拿出这个洋娃娃,看向它的头部,都会有一种照见真我的微妙感觉。

靠着这种感觉,她终于完成了“刺激失调”和“物品失认”对本身施加影响这一步,推开了“群星大厅”通往“起源之海”的门。

这也让她愈发肯定心理暗示在觉醒能力挖掘中的作用,认为经过更多的锻炼后,自己完全可以不再依靠特制洋娃娃,直接用单纯的镜子就能影响自身。

等到进了“心灵走廊”,大概率连镜子都不再需要了。

一完成“修改”,蒋白棉不再耽搁,游鱼般抵达岛屿。

她左手一抓一撑,整个人无声出水,跃了上去。

蒋白棉迅速于一块碎裂的青黑色大石前坐下,同时具现出了自己的便携式电脑。

她要还原做觉醒实验时的场景。

很快,歌声回荡了起来:

“还记得年少时的梦吗

“像朵永远不凋零的花

“陪我经过那风吹雨打

“看世事无常

“看沧桑变化……”(注1)

蒋白棉听着熟悉的旋律和歌词,向后靠住了那块青黑色大石,调整起心情,等待昏迷来临。

没过多久,黑暗占据了她的视线,沉寂统治了她的脑海。

她不知不觉昏迷了过去。

无边的黑暗中,一点点光芒在远处浮出,染红了那片区域,唤醒了蒋白棉的意识。

她睫毛动了几下,缓慢睁开了眼睛。

和之前那么多次不同,清醒后的她看见的不是公司内部的天花板或者吉普车的车顶,亦非点缀白云的蓝天和星河流动的夜空。

她眼前映出的是“起源之海”上方笼罩着浓郁雾气般的天空。

“成功了……”蒋白棉心中一喜,立刻挺直腰背,端坐于原地。

因为她之前属于昏迷,不再有意识维持具现出来的物品,所以那台便携式电脑早已消失,歌声也不知什么时候戛然而止。

“听歌还是有点用处嘛,不枉喂那么狂热……”蒋白棉自嘲一笑道。

对她来说,刚才歌曲的作用更多是鼓劲,是自我激励,属于另外一种心理暗示,而不是直接将她唤醒。

蒋白棉没有立刻返回现实世界,留在这里,到处溜达了一下,观察起这座岛屿完整的模样。

“怎么这么多山洞?”她略感疑惑地自语起来。

接着,她有了一个猜测:

“代表七窍玲珑心?”

话音刚落,她自己嘲笑起自己:

“这是不是有点自恋啊?

“呃……总不能说心眼多吧?呸,这岛屿的模样肯定是内心恐惧的呈现,是一种扭曲!”

咕哝了一阵,蒋白棉回到了现实世界。

看到她睁开眼睛,白晨随口问道:

“怎么样,有没有比较明显的效果?”

蒋白棉露出了笑容:

“成功了。”

“这么快?”后排的龙悦红惊愕出声。

啪啪啪,虚弱无力头晕眼花的商见曜依旧坚持鼓掌。

蒋白棉哼唧道:

“这还叫快?

“我都在这座岛屿耽搁快三个月了!”

“我是说,刚更改方案,这么快就成功了。”龙悦红连忙解释。

蒋白棉闻言感慨道:

“所以说啊,有的时候纯粹是思路问题,换个思路换个方向,困难也许就不是困难了。”

“是啊,是啊。”商见曜深表赞同。

“教育”完组员,蒋白棉望向龙悦红,笑容迷人地说道:

“我有点迫不及待想实验能力变强了多少。”

龙悦红迟疑着回应:

“我啊?”

“难道找喂?他现在半死不活的。”蒋白棉循循善诱,“总不能让小白来吧?她得开车。”

白晨立刻插嘴:

“差不多得换小红开了。”

“还是我来吧。”龙悦红瞬间做出了决断,“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

白晨抿了抿嘴唇,最终没有说什

领导要我穿着无线蝴蝶上班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么。

她找到一处较为开阔的地方,将吉普停了下来。

接下来的几分钟内,蒋白棉实验起自己三种能力的变化,最终结果是:

“空间幻觉”原本只能影响一个人,最大范围是十五米,现在是四个人,二十米,属于一停止使用能力就会失去效果的类型

领导要我穿着无线蝴蝶上班 公和我做爽死我了

“物品失认”最大范围从十米提升到了十三米,还是只能影响一个目标,并且目标一次仅会错认一件物品,比如龙悦红这次只是将蒋白棉扔过来的罐头当成炸弹,下意识翻滚躲避,而有效时间目前是一分钟;

“刺激失调”依旧是一次针对一个目标修改一种关联反应,比如龙悦红这次是听到声音选择闭眼,维持时间则从一分钟提升到了一分二十秒,最大范围目前是十米。

总得来说,闯过这处恐惧岛屿后,蒋白棉能力提高了大概百分之三十,不同能力间略有差别。

…………

靠近怒湖区域后,泥土逐渐变得湿润,各种草木愈发茂盛,

一个冬天过去,原本“走”出来的道路又得重新“开拓”了。

“旧调小组”遭遇了一次袭击,这来自一只返祖畸变的鸟类。

它身形庞大,飞行速度惊人,懂得抓起石头扔下来砸人,就像一架装备较为落后的直升飞机。

然而,甚至都不需要蒋白棉和商见曜动手,小组也未启用外骨骼装置和仿生智能盔甲,龙悦红稍微引了引它,白晨就找到机会,一枪爆头。

改造相关点位后,她的射击能力提升到了非常可怕的程度。

“这怎么吃?”商见曜站到庞大的鸟类怪物旁,提出了发人深省的问题。

他好了伤疤忘了疼,头晕刚缓解没多久就期待起野味。

蒋白棉还未回答,商见曜已自顾自地握右拳击左掌道:

“我想好了,整只煲汤!”

“你哪去找这么大的锅?”蒋白棉嗤之以鼻,“一个烤架都未必放得下。”

他们讨论之中,白晨忽然开口道:

“远处有两台车过来。”

这里地势开阔,她隔着几百米就有所发现。

商见曜顿时“惊恐”:

“这不会是他们的宠物吧?”

蒋白棉懒得理他,对白晨道:

“如果他们执意进入一百五十米范围,就放一段距离,对天鸣枪,做个警告。”

她之所以限定一百五十米,是因为进入这个范围后商见曜就能施加影响了。

来的两台车已改装的都快不知道原本是什么车型,它们的顶部架设着机枪,两侧飘荡着旗帜,外壳虽然灰扑扑的,但喷涂着血液、器官、**人类等图案。

这让龙悦红回想起了北岸群山前进营地内那些改装车辆和摩托,它们个性独特,五花八门,让人惊叹。

极端压抑的环境下,人类必然会有肆意发泄的地方。

那两台车似乎也发现了这边有人,开始拐向侧面,准备绕过“旧调小组”。

就在这时,前面那台车内,有人惊喜地高声喊道:

“白晨?”

注1:引自《爱的代价》,李宗盛

喜欢长夜余火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