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站在两个日中间 口述做爰全过程和细节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别看大延现在打得火热。

事实上。

在南庆境内,并没有大肆宣扬,原因很简单,无论国家战略如何,本国百姓其实对于出兵国外有抵触。

除非是深仇大恨。

显然。

南庆和大延没有你死我活的仇恨。

因此。

在南庆境内,对于在大延的一次次胜利,而且获得一个启州,官方都没有刻意的宣传,仅仅是不压制。

只有散播,而交通不便,地域交流本就缓慢。

加上百姓们最近也很忙,很少人去关注大延。

而且有更大的事情让其在乎。

---春耕。

。。。

三沟镇。

清晨。

赵奇一如往常的起床,烧火,做饭,匆匆吃完,便是例行巡视一下村里,作为驻村办事员,这是日常。

“赵办,早!”

“早!”

“......”

村民们很早就起来,在田间地头忙碌。

见到赵奇,一个个都很热情的打招呼。

脸上全是开心的神色。

经过快一个月的忙碌,整个村里的耕地,已经完全重新规划好了,之前觉得没必要,但规划完后一看。

嗯,真不错!

规整。

整体看上去甚至带着一种美感。

一家两扇地,不完全是一整块,毕竟有好田与差田之别,但按照一定标准折算,总数依旧是两扇土地。

非常公平。

分到田后,不到十日,田契也下来了。

拿着代表使用权的契约,很多人哭了。

一块不纳税的耕地,从未有过的好事。

“新朝简直太好了,像是做梦一样。”

“。。。”

“两扇天田,还不用纳税,以后日子肯定会越来越好。”

“。。。”

有了田,就安了心,日子也有了盼头,就差把新朝供起来了,对比之下,前朝简直是腐朽到不堪入目。

谁要是现在敢说一句前朝的好话,大概率会被打。

。。。

经过培训,

一个人站在两个日中间 口述做爰全过程和细节

赵奇也算是拥有一定种田的经验,甚至镇上还给驻村组分配了一块耕地,就在活动中心周边。

可以种种蔬菜水果。

溜达了一圈。

见没啥需要处理的,他便回到驻地。

这里已经按照图纸挖好了地基,就等材料来。

无奈的是,目前材料紧缺,到处都在搞基建,还没轮到村里面。

即使是村村通工程,现在也只是弄好了土基。

按理来说。

建个木头房子,周围砍树都行。

然而。

新朝的建筑标准极高,作为村民活动中心,将不会采用全木结构,而是砖石,理由是可作为临时避难所。

避难?

啥难?

不知!

但听着好像挺有道理的样子。

只是,整个南庆的村子都这样,成本得高到什么程度?

估计是一个天文数字。

好在不用自己去操心,做好本职工作就好,之前挖地基的钱也体现在上月俸禄中,让人心情十分不错。

回到住所。

换了身衣。

下地干活。

分配给驻村工作组的耕地,需要他们自己动手,面积有六扇,主要在周围,倒是不求产量,但也不能荒着。

粮食。

蔬菜。

水果。

甚至搞一点养殖都行。

自己种,自己吃。

官方说法:一切产出,驻村人员平分。

镇守大人给的理由很简单:基层工作,不能脱离民众,不能五谷不分,不能四体不勤,不能高高在上。

巴拉一堆。

总之不能闲着,必须动起来。

就为了这。

赵奇就听说一些办事员辞职了,觉得不该读书人做。

但有些还是坚持了下来,如他自己,觉得这没有啥,读书人就可以坐在那里,整天指挥别人忙东忙西?

这是什么道理?

至少,父母早出晚归的摆摊,让赵奇知道,没有勤劳,没有努力,父母哪有钱把自己养大还送去念书?

因此,和那些读了书,就想指挥人一辈子的观念,格格不入。

他很喜欢这份工作。

。。。

此时的驻村工作组,已经不止最初他一个办事员和几个士兵,还多了两个人,都是镇上新分配下来的。

---实习办事员!

事实上,办事员并非一个职位,而是一个级别。

三个月实习后可以转正,成为正式办事员,又一年后,可升为高级办事员。

驻村工作组组长必须高级办事员担任,因此,只是正式办事员的赵奇,这个组长之位,还有点点高配。

主要还是缺人。

但就如州、府各大机构一样。

职位可以让你先干,但级别却不是一下授予,很多州府中层管理,名头挺大,但级别却和赵奇一个样。

职级和职位,在新朝初期,并未完全匹配。

但相对来说,一开始就任命的中高层人员,职级提升会快一些,但也有限。

这次派来村里的两个人中。

一个念过书,一个当过兵。

前一个属于刚毕业,完成原先学堂的学业,刚进入‘劳动力市场’,参加考试和合格后,被派来村里。

服从分配,这是基本要求。

对此。

其也没啥怨言,无非是条件.....

额!

来之前这么想,但抵达之后发现,好像也不是太苦。

吃的喝的用的,都是在预期以上,比在城里好好些。

上头说了,基层工作满年限,可以调回城里。

因此,也就忍了。

。。。

后一个来自于南庆军,受伤退役,由于扫盲,加上努力学习,倒是认识不少字,退役后直接转业地方。

实话。

惊喜!

没想到有机会当办事员。

虽然规矩不少,但这等于是有资格走上从政的道路,尽管好像一天挺累的,一点没有特权人士的感觉。

可也算超出预料,很珍惜。

十分努力。

希望尽快成为正式办事员。

可一想到两个月后的考试,顿时一阵无奈。

考试,现在几乎成了南庆公务人员体系中的一个小噩梦。

不仅仅是他。

赵奇以及其他驻村士兵,也都面临定期考试,主要是一些基本知识和规章制度,不少人晚上都在啃书。

别说,掌握知识的感觉不错。

只是一想到以后的‘职业生涯’都是如此,不禁有点无语。

真要那样。

估计还没一个农民过得潇洒自在。

两扇地。

一栋房。

一家人。

日子估计比当官轻松,至于升官发财之类的固有观念,在了解到新朝整个体系运转极致后,渐渐变淡。

因为真的没啥漏洞钻。

监察院的监督机制,比前朝强百倍。

四大院。

几乎都是垂直管理,即使是一州牧,也无法决定下面一个县上监察院的人事任命,连建议之权都没有。

而且任何人都能向监察院去举报。

遇到不公。

违法乱纪。

......

全都可以去举报,会有人去调查。

因此。

就算当上州牧,也无法为所欲为。

一时间,对于当官,很多带着希望进来的人,只能长叹一声,之前辞职的不少办事员,就是这个原因。

觉得升上去也没啥意思。

新朝的组织原则并非原籍任命,而是十分喜欢异地。

连光耀乡里都做不到,发财升官,又有多少的意义?

还不如就近找个活计,日子都比当差好上一些,至少规矩没有那么多。

喜欢我的钱庄连异界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