涨精装满肚子公交车 晚上开车又疼又叫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绾绾。”

慕少程拒绝不了秦绾。

大掌不听使唤的抚上她后脑,在她的引诱下。

他反客为主的吻了回去。

夜风染上暧昧拂耳,女子一声“嗯”的低吟,让空气变得燥热起来。

她另一只手臂也搂住了他的脖子,热情又深情的和他激吻。

就在秦绾想到什么,一只手从脖子上拿下,朝他腰间伸去的时候。

却被慕少程蓦地抓住。

吻,同时停止。

他深眸满是歉意和颓废。

秦绾看得心尖发疼。

原本暧昧的气氛,一下僵凝。

“绾绾。”

慕少程推开秦绾的手被她反抓住。

路灯打在她精致的小脸上,眉眼间全是坚定,“你又要走吗?”

“绾绾,我来,是怕你湿着发睡觉对身体不好。”

慕少程的眉峰裹着冷意,“现在看到你的头发干了,我也没有再留下的必要了。你进屋睡觉去吧,我回去了。”

“慕少程,我知道你为什么跟我分手,不就是那该死的后遗症吗?”

秦绾看着他的背影,在他走出几步后,她突然跑上去,从身后抱着他的腰。

男人修长的身躯僵在夜色里。

从后面看,满满的孤寂落寞。

秦绾只觉心疼得难受,抱着他腰的力道又紧了一分。

她小脸贴在他后背上,“我不在乎那些。”

“绾绾,我在乎。”

前面传来的声音,压抑,隐忍。

没有哪个男人会不在乎。

更何况,是慕少程。

他缓缓转过身来,大掌捧住秦绾的小脸,温柔地看着她说,“绾绾,既然你都知道了,那,我们说清楚吧。”

秦绾不解地看着他。

语气生硬,“你要说清楚什么?”

“慕少程笑了一下。

只是笑容在夜里看起来并不好看。

他敛了神色,说,“我是男人,我要自尊。”

“……”

秦绾抿着唇,听着他,“你的存在,会提醒我,我是一个不行的男人。”

“……”

她暗暗吸气。

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感受,只觉得难过。

“所以,绾绾,我不能跟你在一起。”

他的手自她的脸上滑下。

“顾院长说,有机会治好的。”

秦绾定定地望着他,“你就不怕跟我分了手,你却治好了吗?”

“如果真能治好……”

“慕少程,我说过,我不是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你要是现在不要我,等你以后想要我,我也不会回你身边的。”

涨精装满肚子公交车 晚上开车又疼又叫

慕少程点头。

“我知道。”

秦绾气得胸口疼。

“那你就不怕,到时后悔?”

“绾绾,如果是以前,我肯定会害怕。”

慕少程的声音低沉而温润,“但经历过生死之后,我只想你幸福就行了。即便给你幸福的人,不是我,也没关系。”

“可我有关系啊。”

秦绾气得红了眼眶。

她的声音哽咽,“你凭什么就认定,别人能给我幸福。慕少程,你就是渣男,混蛋,你始乱终弃。”

“是,我是渣男,混蛋。”

秦绾,“……”

她抿紧了唇,泪滚落。

面前,慕少程的瞳孔微缩,大手抚上她小脸。

哑声说,“绾绾,别哭。”

秦绾冲他吼,“我就要哭,不要你管。”

她吼完,蹲下身子,干脆把脸埋在手心伤心的哭起来。

心里的情绪总要释放出来。

慕少程跟着蹲下身子,心疼的看着她,听着她的哭泣声,他的手又情不自禁地抚上她脑袋。

“绾绾,我们做好朋友,好吗?”

“绾绾,你这样,除了我们彼此折磨之外,根本没有别的结果。”

“绾绾,我承认,我现在依然爱你。”

“我对你的爱,从来没有减少过,不如,我们做个约定吧。”

秦绾越听他说,哭得越厉害。

心里不知哪儿来的那么多悲伤难过。

她抬头,泪眼朦胧地望着他,“什么约定?”

慕少程不说话,很细心温柔地帮她擦拭眼泪。

直到把泪给她擦干,他才说,“我们先分手一年好吗?”

“什么意思?”

秦绾哽咽地问。

慕少程的声音吹散在夜风里,“你不是知道我的后遗症是什么吗?我去A市,就是看病的。”

“然后呢。”

“然后,顾院长说,我这后遗症,治好的机率不大。”

慕少程把她被风吹到脸上的发丝拨到耳后。

深眸里满满的温柔爱意,“我们以一年为期,我要是在这一年里能治好,我们就在一起。”

“……”

“要是治不好,你就忘了我,再找一个人嫁了。”

“那为什么要分手,一年以后再分,不一样吗?”

“不一样。”

慕少程把她从地上拉起来,拥进怀里。

他紧紧地抱着她,下巴抵在她肩上,“我现在和你在一起,会有压力。绾绾,我们分开一年,这一年里,我认真治病,你不用刻意等我。”

“我们做好朋友,你要是遇到喜欢的人,或者喜欢你的人,可以试着交往。”

“如果,我不答应呢?”

秦绾从他怀里退出来。

慕少程想了想说,“你要是不答应,我会出国一年。”

“你不管慕氏集团了?”

她又想骂他混蛋了。

“我可以把左澈调回来……”

“我答应了你,你就不走了?”

秦绾盯着慕少程看了足足一分钟,问。

慕少程点头,“你答应跟我分手,并且答应会好好照顾自己,我就不走。”

“我考虑一晚上,可以吧?”

“可以。”

秦绾吸吸鼻子,说,“你今晚住在这里,明天早上我答复你。”

“绾绾。”

慕少程想拒绝。

秦绾瞪他,“你之前跟我爸说过,要来看他的,今晚我爸还跟我叮嘱,不要让你工作太辛

涨精装满肚子公交车 晚上开车又疼又叫

苦。你现在来了,却不见他,合适吗?”

“……”

“而且,你刚才都同意了,让我考虑一晚上。”

“好,我今晚住这里。”

慕少程妥协在秦绾的眼神里。

秦绾见他答应,心情好了一点。

她拉着他的手,就往别墅里拉,一直拉着他进了客厅,就看见二楼楼梯口,愈旭升倚着栏杆而立。

看见秦绾拉着慕少程进来,他眉峰轻挑了下。

问,“绾绾,需要给他准备客房吗?”

秦绾还没回答,慕少程就接过话道,“深夜打扰,麻烦愈少了。”

喜欢婚宠难戒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