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 轻点日出水了疼死我了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刘思灵很感动。

乔薄言嘲讽的看着刘俊。

好听的话谁都会说。

他这么说只是说给妈妈听而已,只是希望妈妈和爸爸离婚,然后分走钱财。

“妈妈仔细想想。”乔薄言看着刘思灵,说:“这些年,刘家的人除了说好听的话给你听,对你做过什么没有?他们有对付出一点点的物质吗?你的生日,他们有送过礼精心准备的礼物吗?逢年过节,有主动来探望过你吗?是,他们嘴上说爱你,尊敬你,可行动呢?他们做了什么实际行动?”

刘思灵沉默了。

她之前不注意这些细节,因为自己在乔家,乔家的条件比刘家的好的太多了,她不需要,她想要什么就自己买了。

仔细想想,刘家的人还真的没有送给自己什么,当然一些小礼物偶尔还是会有的,可贵重的礼物却一样都没有。在自己的帮助下,刘家的条件其实也不差,算得上不错,要送自己贵重的礼物也是送得起的。

但他们真的还从来没有送过。

但是,那是自己的娘家。

刘俊担忧的看着刘思灵,说:“姑奶奶,走吧,跟我回刘家,刘家永远是您的家。”

刘思灵看着刘俊,点头:“嗯。”

她觉得自己现在应该回刘家。

她和老公吵架了,就应该回娘家。

回娘家。然后乔顾怀冷静几天再来接自己。

以前就是这样。

刘俊见刘思灵同意了,心里一喜,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产权证,一只手就扶着刘思灵,想走。

却被乔薄言拦住了,乔薄言看着刘俊冷冷的说:“人可以走,但东西得留下。”

眼神坚定的看着刘俊手上的产权证。

他并不是图谋自己妈妈的东西,但是妈妈要把这些东西给刘俊拿去偿还赌债,是万万不可能的。

这是妈妈的养老钱。

妈妈真的要给刘俊的话,还不如给他。

他现在也需要钱,公司的情况非常不容乐观。

刘俊紧紧的握着产权证。

刘思灵看着乔薄言生气的说:“薄言,你是什么意思?这是我的东西,我说了给小俊就给小俊。”

“妈妈的东西也是乔家的东西。”乔薄言走上去,想要抢过刘俊手上的产权证,刘俊却紧紧的捏着。

这不仅仅是几本产权证,这还是他的命。

如果在限期内给不出钱的话,赌场的人是真的会杀了自己的,赌场的人完全泯灭人性,他们是真的敢杀人的,现在社会,敢开赌场的,都是有某些背景的。

刘俊紧紧的拽着产权证,乔薄言用力的拉扯,想把产权证抢出来。

刘俊感觉到了乔薄言的用力,很担心害怕产权证被乔薄言抢走,看着乔薄言的眼神里,满是愤恨和怨怼,乔家都这么有钱了,为什么还盯着这几个商铺?

乔家有没有这几个商铺无所谓,少几个商铺对乔家也没什么影响,但对自己来说,这几个商铺是救命的东西。

乔薄言想抢走商铺的产权证,这就是在要他的命。

既然他想要他的命,那他也不用对乔薄言客气了。

刘俊紧紧的握着产权证,然后提起一脚,就用力的踹在了乔薄言的肚子上。

刘俊是个身体简况壮硕的成年男人,身高又180,在赌博之前,还有保持着健身,他这一脚很有力气,踹的乔薄言闷哼一声,吃痛的放开产权证,手捂着腹部,踉跄后退了好几步,背和脑袋都重重的撞在了墙壁上。

乔薄言感觉脑袋一疼,整个人都懵了。

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刘俊。

他没想到,刘俊居然敢对他动手。

刘俊对他一直都是恭敬讨好的。

不只是乔薄言懵了,刘思灵和乔顾怀也懵了。

他们也没想到刘俊居然敢对乔薄言动手。

“小俊,你在干什么?”刘俊生气的指责着刘俊。

刘俊没说话,阴沉着脸,拉着刘思灵就要走。

乔顾怀生气的冲上去,拦住刘俊说:“你不准走。”

“滚吧。”刘俊不客气的一把把乔顾怀推开。

他的力气很大,乔顾怀被他推的踉跄的朝一旁扑去,最后,脑袋撞在了当摆设的花瓶上。

当场就破了脑袋,鲜血横流。

“老头子。”刘思灵害怕的尖叫一声,生气的甩开了刘俊的手,来到乔顾怀身边,把他扶起来,哭着担忧的问:“老头子,你怎么了?老头子……”

刘俊看了刘思灵一眼,咬咬牙,拿着产权证就走了。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 轻点日出水了疼死我了

而楼下的佣人和管家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没有阻拦刘俊,刘俊就这样急匆匆的离开了。

乔薄言摸了摸后脑勺,感觉后脑勺特别的痛,这一摸……就摸到了粘腻的东西,手拿下来一看,手上有鲜红的液体。

他看着手上鲜红的液体,脑袋一阵一阵的发晕。

感觉更疼了。

看着刘思灵抱着已经昏死过去的乔顾怀伤心的哭泣大喊,乔薄言生气的说:“这就是你宠爱的侄孙。”

骂完,就打了120,联系救护车,然后又打电话报警。

报警的理由:刘俊入室抢劫,杀人。

刘思灵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是抱着乔顾怀哭,心里无比的后悔和害怕。

如果老头子就这么死了……那她怎么办?

——

乔盼正躺在床上看电视呢,电话就响了。

是乔雨诗打来的。

乔盼接起了电话:“姐姐……”

“盼盼,出事了。”乔雨诗急切的说。

乔盼愣了一下:“出什么事了?”

“爸爸受伤了去医院了,爷爷生死未卜。”乔雨诗着急的说。

“……什么?!!!”乔盼瞬间坐直了身体,紧张的问:“怎

领导送我回家车里要了我 轻点日出水了疼死我了

么回事?怎么了?”

在沙发上用电脑工作的季青城看向乔盼。

怎么了?

乔雨诗说:“是刘俊做的,刘俊陷入了赌博,欠了很多钱,然后来找奶奶……奶奶要卖商铺给刘俊还债,被爸和爷爷知道了,爸爸爷爷不愿意,就争了起来,爷爷还用离婚威胁奶奶,可奶奶还是执意要把商铺的产权证给刘俊,爷爷爸爸阻止,刘俊发了狠,就对爸爸和爷爷动了手,爸爸受伤了,爷爷现在还在医院昏迷不醒。”

乔雨诗很担忧。

真的很担忧。

倒不是说对乔薄言和乔顾怀有多深的感情,而是……爷爷现在还昏迷不醒,听爸爸说,爷爷撞破了脑袋,爷爷这样的年纪,身体很脆弱,撞破脑袋,到现在还昏迷不醒……

爷爷万一死了怎么办?

爷爷如果真的死了,那她作为爷爷的亲孙女,至少在一年之内,就不能办喜事了。

要为爷爷守孝。

她其实不想为爷爷守孝,但,步家是大家族大财产,一举一动都被人看着呢,爷爷死了,还和她急急忙忙的结婚,会惹人非议的。

至少要守孝一年。

可步君衍本来就不喜欢自己,真的再守孝一年,谁知道会发生什么呢,万一婚事生变怎么办?

乔盼:“……”

乔雨诗说:“我现在去医院,你不要紧张,你就在家好好躺着,我先去医院看看,有情况我再随时通知你。”

乔盼点头:“嗯。”

乔雨诗挂了电话。

她的小月子还没坐满,但还好只是小月子,多几天少几天都无所谓,很多人在小月份流产之后都休息两三天就直接去上班呢。

乔雨诗去医院了。

乔盼挂了电话。

有点儿懵。

这……怎么会变成这样?

“怎么了?”季青城问,乔盼的样子……看着有几分失魂落魄。

乔盼看着季青城说:“爸爸受伤了……爷爷也受伤了,现在还昏迷不醒。”

季青城:“发生什么事了?”

喜欢闪婚新爱:季少的心尖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