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在他头上舌头高潮 被多个黑人肉一晚上的小说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九子鬼母练成了!

看着手中温润犹若玉石般的十颗可爱的骷髅头,朱拂晓眼神中露出一抹笑意,转身看向正在努力练字的姜二丫:“二丫,过来。”

“哥,你叫我有什么事?”姜二丫小跑而至,眨巴着大眼睛看向他。

这些日子精米细面,大鱼大肉的供养,这小丫头吃的又白又嫩,身上的老茧也褪去,此时看起来像是大户人家的小姐。

“哥以前也没送过你什么东西,这串挂饰送给你,你须日夜佩戴,不得离身。”朱拂晓伸出手将姜二丫的手掌拿起来,然后将手串戴了上去。

“哥,这手串也太漂亮到了吧?”姜二丫看着手中的玉石串子,眼神中满是不敢置信,一双眼睛放光。

若是有心人细看,定会发现这十个骷髅紧密串联,但却没有串联的绳索,而是有冥冥中的一股牵引,将那绳索给串联在一起。

“以后这手串需藏在袖子里,不可轻易示人。”朱拂晓仔细叮嘱。

姜二丫一双眼睛盯着手中玉串,哪里听得到朱拂晓的话语?

“这丫头。”朱拂晓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也不再相劝,九子鬼母凶戾无比,而且不死不灭激起难缠,只祈祷别人不要惹到她就是了。

“咱们以后也是大户人家,你总教姜二丫不好,哥哥给你起个名字如何?”朱拂晓揉了揉小丫头的头。

“哥要给我起名字?”姜二丫的目光自玉串上挪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朱拂晓,不断拍手:“好呀好呀,我也要有名字了。”

“就叫姜黎如何?”朱拂晓抚摸着姜二丫的头:“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好名字!”一边走入屋子内的秦小花听闻朱拂晓出口文章,不由得拊掌称赞。

“算不得好名字,一般般而已。”朱拂晓看向姜二丫:“姜黎这个名字,你可满意?”

“满意!满意!简直是太满意了。我也有名字了,以后我就叫姜黎!以后我就叫姜黎了。”姜二丫拊掌称赞,欢快的犹若是林中小鹿。

朱拂晓摇头失笑,一双眼睛看着蹦蹦跳跳远去的姜黎,摇了摇头:“这丫头看起来平日和个小大人一样,但实际上还没有长大,心中藏着一个小孩。”

姜黎蹦蹦跳跳而去,朱拂晓双手插在袖子里,抬起头看向远处挤满了人群的大堂,忙得脚不沾地的伙计:“恭喜,公输家这回是栽了。只要公输家找不出能斩断外面那把朴刀的神兵,公输家就一日抬不起头来。”

“你觉得公输家的有机会能斩断那神兵吗?”秦小花好奇的看着朱拂晓。

“这世上不会有人能斩断这把朴刀,除非我亲自出手在炼制一柄。”朱拂晓话语笃定而又自信。

“我相信姜先生的话,姜先生是个有大本事的人。”秦小花笑着道。

朱拂晓闻言不以为然,只是双手插在袖子里,抬起头看向远方苍穹:“我只是个俗人,日后分红秦小姐可莫要忘记给我送来。”

说完话晃晃悠悠犹若是大老爷般,向着身后的大堂走去,眼神中充满了思索,双手在袖子里飞速弹动,推演着武道的变化。

徐州公输家完败秦家,并且赔上了十把神兵的消息,一经传出顿时天下轰动。

而后犹若是巨石砸入湖泊,卷起滔天巨浪。

这股消息以迅雷之势,传遍天下,大唐十四道,皆尽传的沸沸扬扬。

无数的江湖豪客,手中持着一把把苦心得来的宝刀,欲要与那秦家一较高下,夺得天人级功法。

而江湖中因为天人级功法之事,惹得纷争不断,因为宝刀而惹出的血雨腥风,刮遍了整个天下。

朱拂晓眯起眼睛,抬起头看向远方,双手插在袖子里,眼神中露出一抹思索。

伴随着消息的传播,对面公输家的生意惨淡,一日不如一日。

兵器质量比不过,价钱也同样比不过,你叫公输鹿怎么办?

公输鹿现在是束手无策。

就在公输鹿心中无措之际,一个身穿粗布麻衣,头上梳着无数精致小辫,面容俊美妖异的中年男子,此时自徐州城外走了进来。

“秦家竟然又开始蹦跶了,看看此次来者不善啊,一出手就惹出这般动静,惊动整个江湖,秦家抱着必胜之心。此次出手,必定非同小可。”中年男子顺着人流,来到了兵器谱外,却见此时兵器谱外人山人海,众人围绕着那高台,不断有人上前去比试,然后在一片‘嘘’声中落了下来。

男子眯起眼睛:“有点意思。”

细看台上那灰不溜秋的朴刀,就像是一把普普通通的砍柴刀,却显露不出分毫的神异。

持刀的是秦家的一位宗师高手,此时手中持着宝刀,不断在与众人比试。

眼见着一把把自天下各地而来的宝刀折戟沉沙,无数断裂的宝刀堆积成小山,颇为壮观,男子抚摸着腰间的长刀心头一动:“我鲁妙子铸造刀剑三十八年,铸造技艺已经达到巅峰,就算是祖师公输盘,我也只是自诩不差。这把宝刀乃是我在龙泉山铸造,取得天外陨铁,又历经地火煅烧四十九天。取七七四十九种妖兽血液淬炼,在以三百年梧桐树为薪柴,取立春之雨水浸染。然后接引天雷淬炼十三年,刀成之日龙吟虎啸,有万兽真意加持,此刀已经是我巅峰之技艺。”

“尔等可还有挑战的?”就在鲁妙子心中沉思之际,台上的宗师高手呼唤了一声。

听闻此言,鲁妙子心头一动,然后起手一礼:“我来。”

却见鲁妙子登台,自腰间抽出长刀,刀柄以真金夹杂玉石铸造,整个刀身长三尺三,其上有一道道雷霆纹路,似乎有电光流转,不断与空气炸响。

“是把好刀。”台上的秦家宗师一双眼睛看着鲁妙子,眼神里充满了诧异之色。

听闻对方的话,鲁妙子也赞了一声:“你手中的也是一把宝刀。”

鲁妙子扫过那堆积成山的断刀,犹豫了一下,还是没有选择报名号。

他虽然高傲,但却也不敢拿公输家的名誉做赌注。他若是能胜了对方,到时候报出名号也不迟。

若是比试输了,到时候被下面这些江湖人一传,指不定要传成什么样,公输家必定蒙羞,遭受打击。

“出刀吧。”对面宗师也不问来历,因为每日来斗刀的太多。

“哐当!”

高台上寒光闪烁,只听得一道道碰撞声响犹若雷鸣,炸得下方围观的群雄耳朵不断嗡鸣作响,似乎随时都能流出血来。

无数人纷纷后退,双手使劲的捂住耳朵,目光中露出一抹震惊。

只见高台上龙吟虎啸,鲁妙子手中长刀真形变换,似乎有老虎、狮子、真龙环绕咆哮,不断围绕着其转动。

“不可思议!简直是不可思议!”下方众人看着那一道道咆哮的妖兽虚

坐在他头上舌头高潮 被多个黑人肉一晚上的小说

影,看的已经呆傻,一边的秦家武道宗师也是面露震惊之色,只觉得铺天盖地的妖兽汹涌而来,散发着道道恐怖的咆哮,那一道道精神压制汹涌而至。

而且还有一股电光,顺着那长刀传来,电的自己体内气血溃败,罡气也为之酥软,筋骨开始发麻。

“不可思议!简直是不可思议!”那武道宗师心头震惊:“这必定是一把神器,而且还是天下间大大有名的神器。”

“完了!对方如此威势,神器必定不凡。我这把刀怕是要败了!”那宗师心头又转过一道念头。

后院

朱拂晓忽然脚步一顿,转过身去,一双眼睛看向远方苍穹,目光里有道道神光在流淌:“很不错的宝刀。可惜,遇见了我炼制的兵器。我这兵器别的属性没有,就是锋利、不朽、无坚不摧,被我加持了大魔导的力量,还接引来一缕神力加持。”

朱拂晓嗤笑一声,然后不予理会,只是口中嘀咕:“天人武技确实是叫人心中火起,可惜了一把神器。”

大堂中

正在盘算账簿的秦小花与袁老俱都是齐齐停下动作,听着耳边的龙吟虎啸,然后二话不说转身向着门外快步走去。

看着台上的刀光,还有那万寿奔腾的异象,不由得眼神中露出一抹震惊:

“那是鲁妙子!公输家的最天资的弟子,竟然暗中来砸场子。”

“他就是鲁妙子?”秦小花好奇的看向那无数异象包裹中的青年,眼神中露出

坐在他头上舌头高潮 被多个黑人肉一晚上的小说

一抹诧异之色:“看起来似乎是很不错的样子。你觉得姜公子炼制的宝刀,能不能挡得住鲁妙子的神器?”

“能不能挡得住,你自己心中应该清楚,不是吗?”袁老伯摇了摇头。

“铛~”

正说着话的功夫,忽然只听一道断裂声响,然后台上的二人齐齐停下动作。

满天异象、刀光消失无踪,众人俱都是齐刷刷的向着远处的高台上我望去,目光中充满了好奇之色。

两把神器,那个输那个赢?

众人的眼神中露出一抹好奇之色。

而秦小花与袁老伯,也是齐齐望了过去。

喜欢历史世界唯一魔法师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