丫头这才一根手指而已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钟流反应也是超快的,他的狼牙巨刃立刻飞出,刺向巨爪。

叮!

鬼切忽然出现,跟狼牙巨刃硬碰硬对了一下。

而上面的洞口也迅速闭合,狼牙巨刃的突围也宣告失败。

之后,鬼切便和狼牙巨刃在帐篷内噼噼啪啪地打了起来。

由于空间是在狭小,狼牙巨刃挥舞不便,反倒是被鬼切占了不少便宜。

不多时,整个帐篷又被人再次冰封。

陆鸦怒极,一翻手,又拿出了一把小剑,打算跟钟流一道,两人合力,尽快拿下鬼切。

可是鬼切极为狡猾,忽然嗖的一声,插进附近的冰壁。

她本就是坚冰所化,融入冰墙再容易不过。所以,只是眨眼的功夫,她就消失不见了。

紧接着帐篷之内又涌进了大量的绿雾,还有一条条透明的小黑鱼。

绿魔也加入战斗。

陆鸦惊愕的发现,他的小剑正在被快速腐蚀。

钟流的狼牙巨刃也是如此,急得他手持巨刃狂挥猛砍。

但没用的,经过这么长时间,冰层已经厚达数丈。

地面也如此,坚硬如铁。

很快!

钟流和陆鸦手臂和脖子便渐渐长出了蘑菇。

陆鸦还是失算了,他即便能逼出藏在经脉中的大量毒素,但却没有注意到身体表层也被渗进的毒素。

准确地说,那些孢子并不是毒素,而是来自冥界的一种菌类,遇到血,便有了繁衍的条件,受到绿魔的念力催发,便一发不可收拾。

钟流和陆鸦都备有解毒丹,但他们的解毒丹虽然也能解很多奇毒,却解不了这个。

也就在此时,外面一个声音淡淡地传来,正是秦陌。

“钟流,陆鸦,如果你们再负隅顽抗下去,你们的武器会被渐渐地腐蚀掉,你们手上的虚灵戒亦是如此。而虚灵戒一旦因外力破坏而爆掉的话,高晟会有怎样的后果,你们也应该知道。”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对付我们?!”钟流怒喝。

“问这些没有用的问题毫无意义,我从十数到一,如果你们还不放弃抵抗,不把高晟放出来的话,我将拒绝和你们对话,直至你们化成一滩绿水。”

紧接着秦陌便直接喊了个“十!”

钟流一脸凝重地看向陆鸦,陆鸦却给了他一个特别的眼神,意思是让他继续说,而他自己则拿出了半截信香,这是打算要给高沾送信了。

“陆鸦,我劝你不要这么做。如果你一意孤行,我就不得不撕票了。九!”

陆鸦目光一暗,看来己方一直在人家的监视之下,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他直接把半截信香扔在地上,负手而立。

那半截信香落地之时直接断成了两节,很快就被冻气冰封。

“坐!”

陆鸦很干脆,直接拉着钟流放弃了抵抗,并把虚灵戒中的高晟放了出来。

两个人身上的蘑菇越长越多,直至覆盖二人的全身。

然而,秦陌还是不放心,又把注射器送到了冰罩里,给二人每人都打了一针。

二人再无反抗之力。

一刻钟后,高晟最先被弄出了冰罩,然后是陆鸦和钟流。

他们都被秦陌喂下了数枚封脉丹,并用精钢铁链捆了个结结实实、贴上符箓,这才扔进蓝宝石之中,全员撤退。

临走前秦陌看了一眼断成两节的信香,不禁微微一笑。

老鬼还是传了信。从这信香断裂的那一刻起,白帝高沾就已经接到

丫头这才一根手指而已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信息了。

秦陌并不在意这个,只要不是书信类,或者传音类的报信,就没有任何问题。

他拿出一种吴孟阳特制的散灵液,消除周围一切痕迹。

最后在信香旁插了个纸条,点燃信香,这才赶上众人,迅速离去。

…………………………

清晨,一缕晨光照亮大地。

远处的天边急速飞来一把巨剑,剑上一名中年模样的白袍男子紧皱眉头,面沉似水。

他的双鬓各有一缕白发,使他整个人的气质显得有些萧瑟、深沉。

白袍男子自然就是白帝高沾了,他很快就找到了那只已经燃尽的信香,并看到了旁边的纸条。

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道:

身为剑圣至尊,却甘为道尘棋子,耻呼?令郎之祸,错在前辈,祸在道尘。吾不会杀他,且当猪养。望前辈多为正道谋福,少为豺狼开道,子嗣亦得福音。

高沾看完纸条不禁冷哼一声,

“劫我高沾之子,还要当猪养?真不知是谁给你的勇气!”

说着,高沾拿出一块水晶球,往空中一抛,口中念念有词。

水晶球滴溜溜旋转,并发出一道白光,照射在信香燃尽的胶痕上,

渐渐地,这焦痕上竟渐渐重新长出个香头,只不过是灰黑色的。

不仅如此,还有一些小黑点将渐渐从四面八方飞回,香头也越来越长,空中水晶球立刻又发出一道白光,竟在空中投影出一道光幕。

然而,直到信香香头不再长长,光幕所回放的也不过是风吹杨柳风,虫叫鸟鸣长一点有用的信息都没有。直到影像的结尾,高沾也不过是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背影。

高沾面色铁青,这不是耍人吗?你都要走了还点什么香?

“哼!我就不信了,抓不到你?!”

说着高沾咬破舌尖对着黑色香头喷了一口血,重重的光幕继续回访。

他看到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点香,在香头附近插纸条。

只见影像上光影依旧有些扭曲,好像是影像前被挡了一层不规则的冰块,紧接着镜像中出现了陆鸦和钟流的身影,他们手臂和脖子上有些绿油油的东西,也看不清是什么。

一直回溯到陆鸦拿出香头的那一刻。

高沾又使用秘法让影像正常播放,但也只能看到

丫头这才一根手指而已 教官在我两腿间疯狂肆虐

一个帐篷,帐篷里到处结冰,只有陆鸦和钟流两个人。他们好像和人说了什么,然后就放弃了抵抗。

最关键的是,香头落地后很快被冰封,之后的影像完全扭曲,看不出什么东西,直到高晟他们一个个被弄出去,所有影像都一片模糊,并没有看到敌人。

高沾深皱着眉头,从始至终他都没看到打斗,也不知道敌人究竟有什么办法在兵不血刃的情况下同时抓住了三人。他唯一能看到了就是一个长相俊美的男子,很年轻。但这个人他根本不认识。

高沾把俊美男子的相貌录在一块法盘中,直接一飞身,飞向了无心城。

两个时辰后,高沾、柳无心、闻举、还有闻举带的一只小兽,一起来到了卧龙坡。他们忙了一个多时辰,最终在原凉亭所在位置的地下找到了几丛绿色并带黑点的小蘑菇。

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竟然异口同声提说出了两个字,

“绿魔!”

喜欢当卧底不讲武德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