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快捣烂了啦h 宝宝怎么湿才一根手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听妇人咬牙切齿道:“我要回到收养那个小白眼狼的时候,这次,我才不要养她。”

灵灵灵在她耳边道:“没问题,来得及。”

郝灵点头:“可以安排。我先听听你是什么情况。”

妇人一听可以重回,大喜,整个人都焕发出不一样的光彩:“真的?真的吗?那我可以保住我的孩子吗?”

郝灵:“你先说来怎么回事,从头说。”

妇人两只手叠在腹前,紧张的交握:“我叫杜彩娘,嫁的男人叫蔡出全。我嫁给蔡出全后几年无所出,他和他妹子蔡桂花妹婿牛福山商量,把他们的女儿过继给我家,取花带果之意。”

郝灵点点头,抱养一个召孩子,很盛行的做法,在星际还有人这样做呢。

听这几个人名,大概清楚这几家人的家境了。

果然。

“我家几代做布匹的买卖,蔡出全初时只是个伙计,后来我爹娘见他勤勉,将我嫁了他。”杜彩娘脸上落寞:“我成亲没多久,娘家得了机会搬到京城去了,我和蔡出全留在镇上打理嫁妆铺子。他对我也算不错,除了没孩子。”

“两家商议将那小白眼狼牛芳芳过继到我膝下,我也想要个自己的孩子就没反对。牛芳芳才两岁多,我想着能养熟。”

杜彩娘摸上小腹:“也是巧,牛芳芳才来,我真有了孕,可发现时就没能保住,大夫说,我伤了身子这辈子都——”

哽咽一下:“自此我把牛芳芳当了亲生的对待,亲自喂养亲自教导,琴棋书画针织女红,后来还费心费力给她攀上一门顶好的亲事,我的嫁妆私产也都给她做了嫁妆。”

“她是怎么回报我的?”

“给她亲爹亲娘大屋良田仆妇下人我没什么可说,毕竟那是给她命的亲爹亲娘。”

“她怎么回报我?”

“口口声声不能让蔡家断了根,要满足我的心愿,给蔡出全一连送了两个女人。哈,这是我的心愿?”

“这是膈应我,恶心我呢。我什么东西都给了她,心血也全花在她身上,不求她回报,可别戳我心窝子啊。蔡出全真得了儿子还要将我的嫁妆铺子传给不是我的亲儿子。呸。做梦。”

杜彩娘一脸愤恨。

郝灵:“可是你也做不了什么了吧。”

杜彩娘苦了脸:“我一个老妇能做什么,她嫁的是高门,我娘家不过是个商户,我只能搬出去眼不见心不烦,伴着青灯和经书捱着等死。”

郝灵点点头,这个任务,还真是简单。

“换个男人吗?”

杜彩娘道:“男人哪有好东西,再换指不定还不如这个。好歹牛芳芳没得势前蔡出全对我也算尊敬,没有纳妾。换成别个,不定早妻妾成群。”

她道:“我想保住我的孩子。让蔡出全挣一辈子都给我的孩子。”

啊快捣烂了啦h 宝宝怎么湿才一根手指

既然男人不做人,那就当牲口使。

郝灵:“明白了。行,你准备下,咱们马上回去。”

杜彩娘一愣:“这么快呀?”

郝灵:“不然呢?不快些你男人就认下那个女儿了。”

杜彩娘急了:“快,我要回去,这辈子小白眼狼别想进我家门。”

灵灵灵送杜彩娘,郝灵兴奋的喊两人:“快,宅斗,看热闹去。”

三人动作很快,跟杜彩娘前后脚。

杜彩娘一阵头晕,睁开眼发现眼前是陌生又熟悉的场景。这是...小白眼狼要进门!

休想!

不大宽敞却明亮的厅堂里,杜彩娘和蔡出全坐在上首左右,背后长条案上摆放着花瓶和摆件,中间挂着一幅山水图。

下首,蔡桂花和牛福山有些紧张局促的笑着,此时杜彩娘才发现,原来两人眼里全是算计的光,当初她怎么就没看出来呢?

怪她求子心切。

杜彩娘先瞥了眼蔡出全,二十多模样的男人正是好颜色的时候,笑起来更觉光彩。

心里呸了口,年幼无知被颜色误

啊快捣烂了啦h 宝宝怎么湿才一根手指

,现在看也不过如此。

然后才看桌前地上。

地上摆着蒲团,上头跪坐一个两三岁小女孩。

正是那白眼狼牛芳芳。

一看牛芳芳熟悉的眉眼,杜彩娘好悬没压住心底的恨意。

这就是自己呕心沥血养育的好女儿,好到亲自给她老子拉皮条,偌大陪嫁白送给与自己没血缘关系的庶子。

杜彩娘默念经文,强忍没一脚踢出去。

听得蔡出全出声:“彩娘,既说好了,就让芳芳给咱磕个头吧。往后,她就叫你娘了。”

这头可不能磕,磕了头,牛芳芳就变成蔡芳洵了,村姑变小姐,这名字,还是自己取的呢。

她也配。

杜彩娘才要说一声“且慢”,蒲团上的小人儿却是忽然站了起来,跑向蔡桂花,扑到她怀里,喊了一声“娘”。

四个大人愣住。

杜彩娘寻思,上辈子没有这一出啊,怎么自己一个愣神小白眼狼就闹幺蛾子了?

这时耳边噗嗤一笑,片刻前才听到的声音对她私语:“有意思,这人也重生回来了。你先别说话。”

杜彩娘吓一跳,牛芳芳也重生了?不是不甘之人才有重来的机缘?她一个村姑,商户的养女,高嫁伯府做正经少奶奶,有什么不甘?

她闭紧了嘴,紧紧盯着牛芳芳。

这幅模样落在其他三人眼里便是不高兴了。

蔡桂花着急,她家本来只是个乡下农户,嫁人嫁的也是农家,在她能接触的圈子里,哥嫂已经是最好的人家,比他们富贵多少倍。女儿跟着享福不说还能给家里捞不少。再说,一个丫头片子她真没多稀罕,正好不用带孩子抓紧生个男孩是正经。

所以,蔡桂花对自己目前唯一的孩子牛芳芳当真不稀罕。

她拍了下牛芳芳的背,力道有点大,牛芳芳脸埋她怀里不悦的皱眉,若不是没得选择,她也不想认农妇做母。可惜,她的的确确是蔡桂花肚子里爬出来的。

饶是蔡桂花粗鄙,杜彩娘显得出彩些,这辈子,她是万万不能再做蔡家的养女。

上辈子,因着这个身份,出身低微的她没少被周围的人取笑,动不动就说让她去谁谁谁家里走一走,说不得能带来孩子,这家请她那家请她,都说她是有福气的人,可她又不是瞎,怎么看不懂那些妇人眼里的轻鄙和嫉妒。

她知道那些人背后叫她什么,蔡带子。说她只是用来招子的物件。还嘲笑她这个物件也不灵,蔡家养她这么多年也没招来一儿半女。

除了外头人的嘲笑,她知道夫家长辈其实对她也不是很满意,毕竟小门小户养出来的,做伯府的正经少奶奶难当大任。不过是碍着里头的恩情不得不认她罢了。等伯夫人一过世,她立即落得无人理睬的地步,那个男人,根本护不住她。

这辈子,她要嫁得更好,要配得上他,首先,从身份上开始改变。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