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我们在水里做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昆仑山。

南极仙翁老杂毛也正淡淡道:“那东天决然想不到,我那比丘国是在隐喻那殷受帝辛。”

广成子诧异:“哦?道兄如何隐喻的那帝辛?”

南极仙翁淡淡一捋白须:“几位道兄却没注意,当初我等掌教师尊安排封神天数武王伐纣,与了那帝辛一个妖后,专门惑乱其君心,使其荒淫无度,杀妻戮子;

当初那帝辛的妖后妲己是个狐狸精,那白鹿给比丘国王带去的妖后也是个狐狸精;

原本是要那妖后妲己要了文曲比干的心熬汤,好污那殷受帝辛之名,显示我等教下西岐的正义,不想那妲己却已不为我等所用,文曲比干不得不暴露杀人;

当初封神时之计未成,这一次我则授计了白鹿也按照此计,要那唐僧的心肝熬汤制药,到时那妖猴必然不会同意;

呵呵呵呵,而且当初那殷受妲己的狐狸精所在轩辕坟是朝歌南门外三十五里,如今那白鹿与狐狸精的巢穴也在比丘国南城门外三十五里。”

立刻赤精子便不由点头道:“妙计!道兄妙计!那东天殷受绝对想不到,同样的阴谋我等我会用第二次,道兄却又用到这场西游量劫中。”

顿时一众的老杂毛也都不禁再心中一叹:‘我等众道兄果然都是阴险卑鄙无耻之辈,那殷受自怎么也不可能想到,不过是西游路上的一难,竟也能隐喻其当初的昏君。’

黄龙真人也突然忍不住想到再问道:“诸位道兄那觔斗云修炼得如何了?”

玉鼎真人也淡淡道:“虽尚不及那妖猴一个觔斗十万八千里,但也已是相差不远。”

道行天尊:“可惜那妖猴,若是不除的话,将来必为大患。”

广成子再沉吟:“如今功德提前圆满,却又不知何时圆满,也不知三清道祖与佛祖准备何时伐那东天。”

南极仙翁:“我等且在此等待即可,待时随意一个觔斗云却就可翻到那东天。”

灵宝大法师也沉吟道:“众目睽睽之下,我等众道兄若学那猴子翻跟头,是不是不太好看?”

清虚道德真君同样沉吟道:“倒是无妨,如此说不定还可叫那妖猴对我等亲近,当初其师傅教其的觔斗云,为何我等竟都也会?”

南极仙翁同样点头:“清虚道德真君

小东西我们在水里做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道兄所言甚是,若是能叫菩提老祖现身,却亦可叫那妖猴为我等所用,现在看来就是现了身份也无妨。”

玉鼎真人再点头:“如此的话,我等为那妖猴长辈,却可叫妖猴对付那东天诸神,倒是一个好办法。当初就连掌教大老爷的八卦炉都炼制不死,且看那东天能不能将妖猴杀死。”

然而不想正说话间,南极仙翁突然便忍不住老眼一跳道:“不好!白鹿已有难,不想那妖猴竟如此之快,我且前去一趟。”

而话音落下的同时,老杂毛白发苍苍的身影也直接从昆仑山一个觔斗翻出,顿时“嗖嗖嗖”眨眼翻到西牛贺洲比丘国的上空。

并苍老的声音急急一声喊道:“大圣慢来,天蓬休赶。老道在此施礼哩。”

结果话音落下,也突然从人间灌江口方向一箭破空而来,红光缭绕,瑞彩盘旋。

瞬间孙悟空不禁看得好奇:“哦?(哪里射来的箭矢?)”

正追赶的猪八戒险些一下吓尿,孙悟空没有见识过乾坤弓震天箭,但猪八戒却知道当初那秦云道人以假的震天箭,可是将阐教下一众老杂毛弟子戏耍的欲仙欲死!

沙僧同样见识过,也在下方不由看得原皮一跳:‘难道大劫要开始了?’

然而还不等猪八戒调头就跑,只见箭矢却就已经一闪,一箭将前来的大肉头南极仙翁穿脑而过,从左边太阳穴进去,右边太阳穴出来!

结果老杂毛苍老声音落下的同时,也突然一头从半空栽下。

孙悟空傻眼:“呃?”

猪八戒还没有来得及调头逃,同样不由傻眼:“呵呵呵,这老官儿。”

不想一句话落下,老杂毛竟反而脑袋上穿着一支箭矢转身一个跟头翻走。

瞬间孙悟空:“嘎?”

那不是自己的觔斗云吗?怎么那寿星南极仙翁老杂毛竟也会自己的觔斗云?

就只有猪八戒哼哼呵呵看不出什么。

下边沙僧同样看傻眼,大师兄的觔斗云不是三界独一无二的么?怎么南极仙翁寿星竟也会大师兄的觔斗云?那翻个跟头就不见,不就是大师兄的觔斗云么?

怎么,那南极仙翁刚来喊一声就被一箭射下逃了?那一箭是谁射的?不会又是那位传说中的秦云道人吧?那秦云道友又出现了?

看来这大劫又要开始了!

瞬间反应过来,沙僧也忍不住心惊肉跳的一下激动起来,难用人类小儿心肝炼长生不老药的妖怪,莫非竟是其南极仙翁安排的?

几人同时不由傻眼住,自不会放过用人类小儿心肝炼长生药的妖怪!明显又是天上仙佛家的,且是那寿星南极仙翁安排的。

不然怎么其老杂毛早不来玩不来,偏在即将将白鹿精打杀的时候过来!其老杂毛如果早来,白鹿精也就无法用人类小儿心肝炼长生药了!

其老杂毛如果晚来,白鹿

小东西我们在水里做 今天晚上我不打算停下来了

精同样已经魂飞魄散了,完全孙悟空不举起棒子,其老杂毛都不现身。

而孙悟空之所以故意就是不打杀妖怪,却正是等着看看背后之人会不会现身?然而不想背后之人还真是给力,竟是那寿星南极仙翁老儿!

此时同样已经知道,那寿星便正是当初阐教阴险卑鄙无耻的南极仙翁!

于是眼看老杂毛被一箭穿脑逃了,也不禁诧异一下老杂毛是怎么会自己觔斗云的,便直接金箍棒往前一抛!

顿时手都不用动一下,白鹿精与狐狸精便直接被一棒子打到魂飞魄散,真正的神魂俱灭!

昆仑山。

麒麟崖上。

一众的老杂毛也正一起坐等。

赤精子刚忍不住点头道:“若是让白鹤童子过去的话,那东天当可轻易猜到背后是我等,但让白鹿童子过去,那东天当绝对不可能想到,所以这次当不会出……呃?”

结果不想一句话还没有说完,便见南极仙翁脑袋上穿着一支箭矢急急飞回。

一众的老杂毛都赶忙不由迎上:“呃?道兄这是……”

……

东天二十四诸天。

所有诸天之神也都布偶一下看傻眼,那南极仙翁竟然被从陛下宫中飞出的一支箭矢,被一箭穿脑惊逃了?

喜欢穿越封神我成了纣王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