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看了下面会出水的 女生大概多少次就黑了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这种极为珍贵的特殊牌的鉴定,夏德还是想要保险一些,因此自然是去找了那位他很熟悉的副会长辛迪亚·马克先生帮忙。

为了组织下个月的大城玩家罗德牌大赛,马克先生最近可是忙坏了,但听说夏德找他,还是抽时间与夏德见了一面:

“等等......汉密尔顿先生,你不会是又得到了新的罗德牌吧?”

寒暄过后,正在领着夏德上楼的男人忽然一愣,然后熟练的伸手抓住了楼梯扶手:

“好了,你可以说了。”

他的眼神中满是期待。

“是的,新的罗德牌,您居然猜到了。”

夏德点点头。

“很古老的那种?”

马克先生又小心试探道。

“是的,想要鉴定一下。”

话才刚说完,夏德就看到马克先生捂住了自己的心脏,一幅马上就要心脏病发的模样。

“你怎么......哦,不不,不是创始系列了,不是那个。是这一张,这一张。”

夏德急忙解释着,然后将恶魔系列的卡牌拿出来。

穿着黑色正装的中年人,大口呼吸着去看牌面,发现不是【创始】以后,

污文看了下面会出水的 女生大概多少次就黑了

脸色才逐渐恢复正常:

“恶魔系列?这可真是罕见的纸牌。”

“是的,虽然不是创始,但这也是足够古老的罗德牌,我希望能够请协会的鉴定师们看一下。”

夏德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没问题,但需要等几个小时。”

马克先生呼吸变得平稳,脸色很认真。虽然不是创始系列,但这张牌也足够称得上是价值连城......如果这是真的:

“托贝斯克分会从来没有鉴定过恶魔系列的卡牌,但为了大城玩家,从总部赶来的老鉴定师们想来是可以鉴定的”。

“那么牌先留在这里,我晚上或者明天来拿。”

“不,这可不符合规矩,鉴定的时候,持有者一定要在一旁。”

马克先生立刻强调道,这既是保护持卡人,也是保护协会。

“没关系,我信任协会,而且我们不是朋友吗?”

夏德无所谓的摇摇头,其实是对这张牌没报太大希望。

从银十字大道离开后,夏德回到家和多萝茜与尾巴套着戒指的米娅打了招呼,在一人一猫好奇的目光中,再次进入地下室返回了冷水港。

“他今天可真是忙。”

金发姑娘笑着抱着猫说道。

从沙滩登陆的时候,持续了一上午的雨终于停了下来。全身湿透了的夏德,在码头区找了家便宜的旅店洗澡,然后换上了一件干净衣服,这才重新来到街上。

不知是否是下午本就人多,还是天晴以后人们都走出家门,比起上午,码头区着实是热闹了不少。

夏德从未做过亲自举报别人的事情,写信甚至弄个漂流瓶丢到海里,其实是最简单的方法。但事关被选中者,夏德不想让那封信冒任何风险,所以决定亲自将信送到教堂。

当然,为了保证教堂信服信件上的内容,夏德不仅将达克尼斯的所有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甚至还在信件的最后写上了“唤神者”作为落款。

鱼骨海盗船离开时莫名的雪花,以及上周鱼人占据的古巷上空的月光,已经让正神教会怀疑,那名因为唤神而身受重伤的十三环术士也在冷水港。所以,夏德这样写没什么问题。

他不愿意走入教堂然后趁着没人将信丢到一边,而是写好了信,在位于码头区的自然教堂附近乱转,期待能够遇到偶尔外出的神父。

【万物之主】,也就是【自然与恶念之神】,拥有与海洋有关的神职,由此在沿海地区有着非常旺盛的信仰。教堂位于码头区最热闹的街道上,雨过天晴,天边甚至还出现了彩虹,到教堂祷告或者忏悔的信徒们多了不少,夏德混迹在人群中根本不起眼。

他拿着一份报纸站在街边,看着周一下午的教堂门口,人们进进出出。好半天,才终于看到一位穿着白袍,胸口挂着圣徽的神父,脚步匆匆的从街道另一边走来。他的年龄和施耐德医生差不多大,走的匆忙不是着急办事,而是想要避开下一波进入教堂的人潮。

夏德眼睛一亮,立刻迎了上去,在神父接近教堂前将他拦住:

“哦,孩子,有什么事情吗?”

被夏德拦住,神父也不生气,反而是很和蔼停下脚步问道,这些神职人员都擅长与人沟通。

“神父,我要悔罪。”

夏德在街边低着头,拿出了早已准备好的说辞,而面前的神职人员则露出了理解的表情:

“没问题,这很好。不如和我一起进入教堂,我们去忏悔间,那里可以保护你的隐私。”

“哦,不,神父,我的罪太大了,我不想让我污秽的灵魂在神的面前经过。”

夏德再次说道,尽量让自己的语气真诚一些。

神父的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

“那么你要说的事情是......”

他大概担心夏德是杀人犯之类的人物。

“我同时喜欢上了很多姑娘。”

这是夏德找到足够轻、但又不是太轻的罪行。虽然这是自我污蔑,有损自己的形象,但既然是为了崇高的理由,是为了让正神教会逮捕达克尼斯,夏德也不在意这一点。

中年人脸上担忧的表情不见了,他颇为同情的点点头:

“这的确是罪过,但你既然已经知道这是错误的,说明你仍然是个好人。诚心的悔过,然后去选择你发自内心想要相伴一生的姑娘,你会得到幸福的。”

“哦,谢谢你,神父。”

夏德低着头,憋着嗓子发出沙哑的声音,然后又抽动鼻子,耸动肩膀,做出要哭的样子:

“您真是个好人,您说得对,我想我知道应该怎么做了。我现在要去见她了,我会告诉她我的想法。”

说着,从口袋里取出一只信封交给面前的神父:

“神父,请代替我将这笔钱捐给教堂,就不要让我这个罪人,去面对圣徽和神像了。如果我真的能够和她成婚,神父,我会回来感谢你的。”

夏德尽量让自己情真意切一些。

“那么祝你幸福,年轻人。也许你曾被黑暗的想法裹挟,但神明会为你指引光芒的方向。一定要真的懂得自己想要什么,再去做决定。”

神父接过信封,露出和蔼的笑容。站在人流密集的街上,身边是淋雨后在阳光下闪着光的黄铜色煤气管道,再配合雨过天晴后的彩虹,这一幕倒是颇有些神圣的味道。

但夏德一直没有抬头,和神父道别后便转身离开了。

中年神父拿着信封走向教堂,他不可能当街拆开信众的捐款,而教会的捐款最后肯定要检查数目。所以,信封必定会在教堂中被拆开,里面除了夏德的1张先令的钞票和几十张写着“1先令”的纸片以外,夹在其中的信也必定会被发现。

“相当于花掉了1先令请人送信。”

想到这里,夏德相当满意自己刚才的举动。

当然,为了防止教会立刻拆出信件然后追出来,夏德也没在这里多停留。只是还没等他走出这条街,迎面就看到一辆马车从街角驶来。

这种繁华的街道上出现马车倒是没什么问题,问题是这不是公共四轮出租马车。

夏德仅仅是越过人群看了一眼,就能判断那种手工的车架铁工艺品绝对价值不菲,而戴着帽子的马车夫孔武有力的样子,与一般的车夫也不同。

“贵族的私人马车?”

他站在原地一愣,也就是这片刻的功夫,马车越来越近,夏德也看到了马车一侧的家徽。

“这是......阿芙罗拉家族的家徽?哦,是希维·阿芙罗拉!是那个魔女。”

想到这里,夏德转身就向街边的巷口快步走去。也就在这时,马车的车窗被推开一条缝隙,从里面向外看的女人,好奇的打量着夏德远去的背影,但很快就失去了兴趣。

因为跑得足够快,魔女议会出现在夏德眼前的第二位大魔女,暂时没有发现这个男人的异样。

与希维·阿芙罗拉的偶遇,让夏德产生了巨大的危机感。虽然嘉琳娜小姐看起来还算正常,但魔女议会的人大都精神不正常的论调,他其实是接受的。

为了让自己变得安全一些,从费莲安娜小姐笔记本中看到的炼金道具的制作绝对不能拖延。

于是在离开了自然教堂周围后,夏德直接返回了七把扫帚酒馆,支付了69镑的高价,将自己购买的炼金材料拿到手。确认目前只缺少最重要的核心材料,也就是魔女的头发以后,夏德根本没有在市内久留,坐上马车就向着城北的索菲亚大宅去了。

蕾茜雅公主也刚从市区内回来,见夏德抱着纸袋,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便询问他今天都做了什么.

“我......先去了酒馆买东西,然后去了一家小旅店玩罗德牌,回来以前,还去了教堂捐款。”

他想了想,简单的介绍了自己的一天。

“哦?”

公主和夏德并肩走在走廊上,转头看向他,漂亮的眉头微微皱起:

“夏德,听起来你好像是进城以后,委托酒馆去采购东西,然后用了一天时间打牌。准备回来的时候路过教堂,为了安抚自己浪费时间的不安情绪,才去捐了一笔钱。”

喜欢呢喃诗章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