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荡女闺蜜乱系列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哈哈哈……”

直到琳的话音都落下好一会儿后,岛田才干笑了几声。

“我父亲他回来了吗……”

岛田抬手抓着自己的头发,表情满是纠结。

“我准备再过段时间就离开江户、返回尾张的大本营一趟。”琳此时接着说,“在我们离开江户之前,你去跟你的父亲见上一面吧。”

“欸?”牧村这时插话进来,“主公,我们要回去了吗?”

“嗯。毕竟我们也没有再继续留在江户的理由了。再过些时日就回尾张。不过具体的回去时间,以及回去的方式待定。”

说罢,琳将视线再次转回到身前的岛田身上。

“回家看看父亲……这是命令吗……”岛田问。

琳摇了摇头:“你们虽然名义上是我的部下,但我并不想太过插手你们的私生活。”

“我也只是建议你回家看看而已。要不要回家——全由你来定夺。”

“……我知道了。”岛田轻声道,“我会好好考虑下的……”

“嗯。你好好考虑一下吧。”说罢,琳扭头看向一旁的间宫等人,“我刚才好像听到你们在热火朝天地聊着什么,你们在聊些什么呢?”

“我们在讨论最近似乎很火的‘失踪事件’。”间宫老老实实地回答。

“‘失踪事件’?那是什么?”

间宫等人言简意赅地跟琳解释了一遍这起事件的大致内容。

“关西地区出现大规模的人员失踪……”琳的眉头一皱,“看来关西那边现在出了个相当猖獗的人贩子集团啊……”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牧村接话道,“如此多人失踪,肯定是有着什么集团在有组织地拐卖人口。但是他们连男人、老人都拐走——这着实让我理解不了。”

“无法理解的话,那就别太纠结了。”琳对这“失踪事件”并不是很感兴趣,“把这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便好,我们也和这事搭不上关系,也管不了这事,这事就交由幕府来慢慢侦查、处理吧。”

“差不多要到吃午饭的时间了。我去做饭了。再过大概半个时辰,你们就来洗手、吃饭吧。”

语毕,琳潇洒地转过身,背着手快步走向厨房。

厨艺是琳为数不多的爱好之一,平日里间宫等人的一日三餐都是被琳所包办的。

在琳的伤势好到可以下厨后,她便重新抄起了她这“厨师”的老本行。

目送着琳离开后,间宫抬手拍了拍岛田的肩膀:“我觉得主公她刚才说得对。你离家已经很久了,既然你父亲已经回江户了,那就回家看看他吧。”

“让我考虑下吧……”岛田露出苦笑,“间宫前辈,你们也知道的,我和我父亲的关系并不是很好……”

岛田发出长长的叹息。

“我还以为直到冬天彻底过去之前,他都会一直待在大坂呢,没想到这么快就回来了……”

“岛田,如果你之后决定回家一趟,且想找个人做伴的话,我非常欢迎你来找我哦。”牧村笑着,伸出右手拇指,朝自己比了比,“我还蛮想和你父亲见上一面的。”

“你想见岛田的父亲?”浅井问,“为什么?”

“没为什么,就只是单纯地想看看饱受赞誉的岛田惣一郎长啥样而已。”

“以京都和大坂为中心的关西地区,寺庙、神社众多,所以一直是寺社奉行及其麾下的官员们的主要工作区域。”

牧村缓缓道。

“在我还于京都当与力的时候,就听说过岛田的父亲——寺社奉行吟味物调役:岛田惣一郎的大名了。”

“听说他是一个才能极为突出的人杰。将繁杂的寺庙、神社管理工作处理得井井有条。”

“岛田惣一郎曾有一次来过京都,和一堆大官一起参加什么宴会,那个宴会我也有参宴,只可惜因为我级别低的缘故,与岛田惣一郎隔着十万八千里,完全看不到岛田惣一郎长啥样。”

寺社奉行——幕府最大的官之一。负责管理全国的寺庙、神社及其领地与拟定宗教政策,同时也负责管辖寺社与寺社领地内的诉讼与犯罪案件的调查。因官位极高,所以一般都由谱代大名来担任。

而寺社奉行吟味物调役——可以理解成寺社奉行的左右手,协助处理寺社奉行所负责的各种工作。也是等级极高的官,牧村曾担任过的京都与力,和它一相比,简直是云泥之别。

“啊,我想起来了——”间宫这时突然道,“当初,在岛田刚加入我们葫芦屋时,牧村在得知岛田是那个岛田惣一郎的儿子时,惊得整个人都跳起来了被。”

“啊。”浅井道,“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似乎的确有这事呢。”

“牧村前辈你如果想要与我随行的话,我倒是没什么意见……”岛田露出像是已精疲力竭了一般的疲惫笑容,“不过这得等我考虑好是否要回去看我父亲一眼再说……”

“老实讲——我并不是很想回去看我父亲啊……”

……

……

此时此刻

放荡女闺蜜乱系列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

江户,岛田家宅邸——

拥有9000石家禄的岛田家,是旗本武士中名副其实的豪门。

既然是豪门,宅邸自然不会寒酸。

岛田家宅邸之豪华,甚至足以让不少穷大名感到汗颜。

在豪华的岛田家宅邸深处的某座房间内,一名头发与胡须都已白了一半的中年人,正捧着柄打刀,借着自窗户那照射进来的阳光,细细打量着掌中这柄打刀的刀身。

“老爷。”

这时,房门外响起一道苍老的男声。

“进来。”被称为老爷的中年人道。

哗——

放荡女闺蜜乱系列 适合女士自慰时看的黄文

纸拉门被拉开,一名打扮得整整齐齐的老人单膝跪在纸拉门前。

“老爷。”老人说,“山田浅右卫门家族那儿传来回答了。”

“他们怎么说?”老爷问。

“他们说——他们现在暂时抽不出人手。若要试刀,得再过些时日。”

“这样啊……”老爷将掌中刀缓缓收回进刀鞘之中。

“要等山田浅右卫门家族那儿有闲余的人手吗?”老人问。

“当然。”老爷不假思索地回答,“难得弄到‘加州住藤岛又重’这种好刀,必须得由那帮专业的刽子手来试刀才行。”

说罢,老爷扭头朝那名老人露出和煦的微笑。

……

……

红月要塞,库诺娅的诊所——

“你们的行李都收拾好了吗?”库诺娅倚靠着身后的墙壁,用他惯有的懒洋洋的语气朝绪方、阿町问道。

“嗯。”绪方点点头,“都已经收拾好了。”

“可别漏了什么贵重的东西哦。若是漏了什么贵重的东西,我之后可不帮你们看管。”用开玩笑的口吻这般说道后,库诺娅轻叹了口气,“我现在都已经习惯每天来到诊所都能看到你们俩的日子了。你们明天就要离开,让我稍微有些不舍呢。”

望着平常总是一副慵懒模样,而现在却难得面露几分憾色的库诺娅,一抹蕴含着复杂情绪的微笑在绪方的脸上浮现。

“这段时间,真的是承蒙你的照顾了。”说罢,绪方站起身向库诺娅躬身行礼。

而一旁的阿町也紧随其后,起身向库诺娅行礼。

绪方身为拯救红月要塞的毋庸置疑的最大功臣,留在城塞内养伤的这段事件,所受到的待遇之豪华,都让绪方有些受宠若惊。

优先享用着优质的药物,每日的膳食虽然都是库诺娅给他们量身定做的病号餐,但所用的食材都是最高品质的。

阿町身为绪方的妻子,同时也是拯救红月要塞的大功臣之一,她也一并得到了这优质的待遇。

在如此优越的休养环境中,绪方也好、阿町也罢,身体都以快并稳定的速度恢复着。

最先痊愈的,是所受的伤基本都是普通皮外伤,还有着数值高到变态的“生命力”的绪方。

然后到5天之前,阿町的身体也痊愈了,除了锁骨处多了条较显眼的疤痕之外,一切都恢复如初,重拾了以往的活力。

而在阿町痊愈的同时,林子平的身体也恢复得七七八八,已完全可以承受远行之苦。

所以在阿町与林子平都痊愈后,绪方便与林子平就“何时离开城塞”为题,好生商量了一番。最终决定——就于明日,离开城塞。

因此——今夜是绪方他们留在这红月要塞内的最后一夜。

绪方他们老早就把他们夫妻俩与林子平离开城塞的时间告知给了恰努普等人,所以从今早开始,便陆陆续续有绪方他们的熟人来跟绪方告别。

恰努普、艾素玛、阿依赞、亚希利……

斯库卢奇没有来告别。

因为斯库卢奇也准备在明天早上率领部下们离开这里。

斯库卢奇他在几日前就已经是处于“随时都能离开”的状态了,何时离开,全看斯库卢奇心情。

除了绪方之外,斯库卢奇在红月要塞内也没有别的熟人了。

在得知绪方明日就要离开后,自知再留在城塞里也没啥意思后的斯库卢奇,就决定于同一时间和绪方他们一起离开,因此选择把告别什么的留到明日早上。

和绪方等人相熟的人,已基本全来看过他们。

绪方与阿町的行李本就不多,现在也都已收拾完毕。

现在除了睡觉、等待明日的到来之外,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可干了。

“如果没有什么其他的事要干了,就快点睡吧。明日之后,你们就得赶路了。”库诺娅离开从刚开始就一直倚靠着的墙壁,“我也差不多该回我自个的家休息了。你们也早点休息吧。”

“在我回去之前,容我再确认一下——你们是打算天刚亮就出发,对吧?”

“没错。”绪方点点头。

“那我明天尽力早点起来,到城门口处送送你。”库诺娅笑了笑,“不过我不一定能按时醒来。如果明天早上没有在城门口处看到我,可不要怪我哦。”

“没关系。”绪方笑道,“我不会在意这种事情的,我已经收到你的心意了,如果明早实在起不来的话,就继续睡吧。”

“打扰了。”绪方的话音刚落,诊所的门外突然冷不丁地传进一道苍老的男声,“请问绪方君在吗?”

“哦?”库诺娅扭头看向诊所的门口,“小伙子,看来还有人要来给你送别哦。”

“这声音是……”绪方嘟囔。

“要让他进来吗?”库诺娅问。

绪方:“当然。”

库诺娅亲自走到门口,撩开门口的门帘,门帘后方,是身体被裹得跟个木乃伊一样的汤神……或者说是神渡。

“你们慢慢聊吧。”库诺娅从她的怀里掏出她的烟枪,“我就先回家了,记得不要聊得太晚,影响到明日哦。”

简单地叮嘱了绪方一句后,库诺娅便叼着刚点燃的烟枪,大步离开了诊所。

“抱歉啊。这么晚还来叨扰。”待库诺娅离开后,神渡缓步走到绪方的身前,然后盘膝坐下。

“没关系。”绪方说,“反正我与内子一般都不会那么早睡。”

自与阿町结伴离开江户后,因每天晚上都要与阿町做极剧烈的身体锻炼的缘故,绪方和阿町在不知不觉中都养成了晚睡的习惯。

绪方看了眼神渡他那被吊在胸前的左臂,以及被包得严严实实的右手——神渡身上最重的伤,便是左肩所挨的那记长枪刺击。右臂则是因为过劳而肌肉严重拉伤。

神渡注意到了绪方的目光,于是轻轻晃了晃右臂,苦笑着说:“你们年轻人的身体,果然就是要比我们这种老人的身体要有活力啊,你们都已活蹦乱跳了,而我还是这样一副样子。”

神渡在他出去请斯库卢奇等人来援时,都在城塞里做了什么,以及这“宠物商人”的真实身份,绪方这段日子都已从阿町等人那听说了。

“库诺娅他们有说过你的身体大概要到何时才能痊愈吗?”绪方问。

“库诺娅他们说我的身体大概是没有办法恢复到受伤前的状态了。”神渡云淡风轻地说着,像是在说着一件与自己无关的事情一般,“我年纪本就大了,身体状况不如你们这些年轻人。”

“受了这么重的伤,已伤了身体的元气,即使伤势恢复了,身体也会变得比以往虚弱不少。”

“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我早就活够了,本来就是什么时候死都不足为奇的年纪。”

“更何况——此次一战,大概是我这辈子最后一次的肆意妄为。”神渡微笑着,扬起视线,看着绪方,“能在最后一次的肆意妄为中和大名鼎鼎的一刀斋并肩作战,我也死而无憾。”

在击溃幕府的大军后,绪方的真实身份便也彻底暴露了出来。但恰努普他们因居住在远离和人地的世外桃源的缘故,所以恰努普他们也好,斯库卢奇等人也罢,都并不清楚“绪方逸势”在日本是多么响亮的一个名字——除了神渡与林子平。

神渡和林子平之前都住在日本,所以自然清楚绪方逸势是何许人也。

但二人都极有默契地选择保密,没有告诉任何人救了这座城塞的这个年轻武士,在日本是多么地名声响亮。

“能与传说中的不净斋并肩作战,也是我的荣幸。”绪方谦虚道。

“哈哈哈哈。”神渡哈哈大笑了几声,“该感到荣幸的人是我,既然能让那个一刀斋记住我的这原以为早已被世人们淡忘掉的绰号。”

大笑过后,神渡抿紧嘴唇,用复杂的目光看着绪方。

“绪方一刀斋,真是……羡慕你啊……”

“我和你差不多年纪时,也是腰佩刀剑,效仿宫本武藏四处闯荡博取名利,但闯荡来闯荡去,除了结下一堆仇家之外,别无所获。”

“若论名气,也没有多响,‘不净斋’的名号仅在奥羽地区流传……出了奥羽,谁也不知道我这号人。”

“最后落得灰心意冷、隐居到松前藩中靠卖宠物为生的下场。”

“而你却于如此轻的年纪就名扬四海,在历史上留下了自己的姓名,还成了家、有着这么一个优秀的妻子。真的是……让我羡慕至极啊……”

“名扬四海……”绪方缓缓露出苦笑,“汤……啊,不。神渡先生,我目前在日本的确算是‘大名鼎鼎’,但这个‘名’可不是‘善名’,而是‘恶名’啊。”

“我现在可是过着平常都得靠人皮面具来掩盖面容的生活。”

“即使如此,你也还是羡慕我吗?”

“一刀斋,这你就不知了。”神渡摇了摇头,“我不知你有没有调查过——你只不过是在幕府、朝廷那儿名声很臭而已。”

“但在民间,你的善名是远大于恶名的。”

“你要知道——现在幕府的名声在民间可算不上好。”

“你三番两次地与幕府作对,可是让不少民众大呼过瘾的。”

“我就有好几次亲眼目睹有平民夸赞你弑杀暴君以及攻打二条城的壮举。”

“我第一次听说到你的名字,就是在居酒屋喝酒时,听到几个平民在那夸赞弑杀暴君的你。”

“在第一次知道了你的名字,并且知道了你所做过的事后,我当时就只剩一个感想:这个世界上,果然是存在着那种能轻松做到你做不到的事情的天才的啊……”

不净斋继续用复杂的视线看着绪方。正露出浅笑的他,眼中缓缓浮现出淡淡的落寞之色。

“现在天下已经没有我这种天资不显且年老力衰的老人家的一席之地了。”

“要更加精彩、耀眼地活着啊,一刀斋。”

“我很期待之后能接着听到——你这个年纪轻轻就拥有了我一直渴求而不得的东西的年轻人的新传说。”

“也别随随便便地死掉啊。你若是随随便便死掉的话,会让我……不,会让我们这些庸庸碌碌度过一生的武士,心情非常纠结的。”

“新的传说吗……”绪方用半开玩笑的语气说道,“那我就只能请你不抱期待地等着了。我可不确保我之后能再做出什么能堪称‘传说’的事情哦。”

“那我就依你所说——不抱期待地等着了。”神渡微笑道。

……

……

翌日——

红月要塞,城门处——

“绪方君。”斩在绪方身旁的林子平问,“行李什么的,都准备齐了吗?”

“都已经齐了。你呢?”

林子平笑着举起双手:“我背上的这个布包,就是我所有的行李。”

现在天空只不过才刚翻鱼肚白而已,但红月要塞的内城墙的城门处,已站上了以恰努普为首的不少人。

以恰努普、雷坦诺埃为首的高层人员。

以阿依赞、亚希利、库诺娅为首的绪方的熟人们。

他们都是来送别绪方与斯库卢奇等人的。

绪方、阿町、林子平站在萝卜与葡萄的旁边,做最后的行李检查。

萝卜是一匹幸运的马,驮载着绪方冲锋陷阵,竟没受什么大伤。

在绪方等人检查完自己的行李后,恰努普等人逐一上前来给绪方献上送别的话语。

阿依赞:“绪方君!祝你一路顺风!”

亚希利:“请不要忘记我们!如果日后有机会的话,请一定要来看看我们!”

库诺娅:“我成功起床了,不过好困啊……哈哈~~”

神渡:“记得我昨夜跟你所说的——不要随随便便死掉啊。”

……

绪方逐一接受着众人的送别。

这时,他眼角的余光瞥见斯库卢奇正大步朝他这儿走来。

“绪方君。日后有机会的话,再见吧。”

“嗯。”绪方用力点了点头,“彼此彼此。”

“绪方君。虽然之前就让你给我带话给木下先生了,但之后你若是再见到木下先生的话,可以再帮我带句新的话吗?”

“嗯?请说。”

“你跟木下先生说;‘我虽然为了生计,成为了臭名昭著的哥萨克人,但我从未忘记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你将原话说给木下先生即可,他肯定一听就听得懂。”

“好……”绪方虽然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默默记下了,“之后若是见到源一大人,我会把你的话带给他的。”

斯库卢奇露出灿烂的微笑:“那就麻烦你了。”

……

……

给绪方等人的送别,足足持续了近半个时辰。

直到每个人都上来送上送别的话语后,这场送别才终于结束。

在众人的送别声中,绪方、阿町、林子平——三人二马缓缓驶离红月要塞。

刽子手一刀斋——再次踏上了旅程。

*******

*******

好想去趟高野山,好好地取个材啊……不知要过多久才能正常地到国外去旅游呢……

喜欢我在古代日本当剑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