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上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东西 美人妻在老头跨下呻吟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天皇子,你太过了!以你如今的实力而言,对于他们已经形成了绝对的碾压,这已经是神主级的存在了!

可你却对小辈如此下手,自是毫不知晓分寸!”

“你这般存在,是该遭遇狠狠削打鞭笞的!”

诸葛沧海冷声回应,接着眉心血光一闪,一枚天机魂石般的印记呈现。

这印记出现的刹那,苏忘尘心中一动,隐约生出了一种特殊的大命运术般的感应。

他仿佛一下子知晓该如何去破解那从诸葛连城身上杀出来的那块天机魂石了。

这简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苏忘尘冷笑连连,道:“不要脸之极!什么不知晓分寸,我什么战力什么层次,说到底还不是你们定义的?打得过我就是小辈,打不过我就是长辈了?抱歉,我不要你这种孙子!”

苏忘尘说着,又道:“至于鞭笞?抱歉,从来都是我鞭笞别的女人,比如说你让我鞭笞你身边的穆须眉,那倒是也颇为不错!至于你,给老子去死吧!”

苏忘尘说着,陡然祭出了杀破狼三星手镯。

如果可以,他从来不会做夜长梦多的事情,因为越是拖延越是容易出事。

这种神主级别的存在,都是一方大佬,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实力能力法宝底蕴一样都不差,真打起来他未必有多大的优势。

毕竟,之前仙魂一击他以为是必杀的——对方修行元神,这修罗冥狱镰刀专戮元神这不是秒杀吗?

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之外,对方竟是不受影响,刹那之间就挣脱了神魂的影响,并反击出了一招。

看似普通的仿制乾坤鼎,那威力也是惊人,竟是将他的修罗冥狱镰刀给崩了回来。

这就很离谱了!

苏忘尘并不是白痴,他很清楚他到底有多强的战力,所以这诸葛沧海还是很有点儿本事的。

再加上之前系统面板上也无法呈现出这两人的信息,全部都蒙上了一层白光,这也让苏忘尘意识到,这两个存在不简单。

要么直接将两人弄死,要么就等着麻烦不断吧?!

在这般沉思之中,苏忘尘的杀破狼三星手镯直接爆发出了极其恐怖的威力。

“轰——”

就在这时候,忽然之间,那穆须眉竟是自眉心之间飞出了一枚古老的金钱,狠狠砸在了杀破狼三星手镯之上。

不仅如此,虚空之中更是忽然之间爆出了一股彩光,七色的玄光汇聚,呈现五彩绚丽光芒,猛的在天空一闪。

“轰轰轰——”

刹那之间,苏忘尘只觉得浑身一震,仙魂都有些被震动了。

这时候,他无坚不摧的杀破狼三星手镯,竟是被瞬间震飞了出去,再一次的被打落了!

“我草!”

苏忘尘大叫一声,身影衍化纵地金光,立刻消失在了原地。

下一刻,他所在的地方直接被炸成了一片废墟。

落宝金钱,五色神光,还有那仿制的乾坤鼎!

好家伙,每一个虽然都差不多是一两次的攻击之力,但是那威力,十足十的给力啊!

“这是专门对付我的?这两个家伙的配合这么好?狗男女,肯定是背后搞到一起了!”

“恶心!”

苏忘尘心中狠狠的吐槽着,然后直接施展了定身术,猛的定住了穆须眉和那诸葛沧海。

“天机镇魂术!”

“轰——”

恐怖的天机之力弥漫而出,神秘而又玄妙,一震之下,定身术像是玻璃一样直接就碎了。

“我去——怎么被研究出来破解之法了?真就这些手段只能用一次?”

苏忘尘心中也是无比震惊,这什么鬼诸葛沧海这么牛啤的吗?这么难对付的?而且好像对方也没有用全力啊!天机之道这么厉害的?

苏忘尘心中也有些惊疑不定,之前和诸葛连城出手的时候,虽然诸葛连城很差劲,但是其天机之道的表现就很是不俗,已经不差了。

这种实力,和先前的诸葛青尘一类存在差不多,只是稍微弱一些。

如今看来……恐怕不是弱一些,而是这诸葛连城修行不到家。

“这是将天机之道修行到什么层次了?怎么有造化甚至有类似于不朽的韵意?还有那种三千大道的气息?该不会是大天机术的底蕴吧?”

苏忘尘有一刹那的头皮发麻,他觉得这个什么诸葛沧海很不简单。

苏忘尘也是一个狠人,所谓再一再二不再三!

遭遇到这样的情况,他肯定是不会留手的!

“无尽仙魂!”

那一刻,苏忘尘认真了,虽然没有动用天脉之力,但是仙魂底蕴却直接动用了出来。

之前不过千万分之一的仙魂底蕴,这一次直接是十成的底蕴了。

这一点他和苏叶不同,只要察觉到了危机,先一招是试探,第二招就直接干,要人老命的那种。

“死!”

苏忘尘刹那之眼衍化三清一气化盘古,手中的杀破狼三星手镯已经替换成为了罪月幽魂剑。

以剑化斧,直接杀出了极道的盘皇生灭杀道!

“噗嗤——”

这种恐怖的实力之下,已经是绝对的碾压级别了。

所以,当这一击打出,那虚空之中的法宝都完全定格了一下。

“噗噗——”

恐怖的剑意与杀机猛的刺中了诸葛沧海的眉心以及穆须眉的眉心。

两人的眉心同时炸开了足足三层白光,同时,一枚一模一样的天机魂石也在此时炸开,挡住了致命的杀穿的杀机。

可苏忘尘绝不会就此罢手。

他直接以盘古绝杀,猛的又是一剑劈杀而出。

开天辟地!

一击之力,如同要毁灭世界一般,携带盖压万古的绝世无敌仙威!

“轰——”

便在此时,忽然之间虚空出现了一页天书,天书猛的往下一压,苏忘尘发现,他毁灭级的攻击竟是打不出了!

苏忘尘的脸色一沉,陡然收回了杀机,随后神色有些惊疑不定的看向了不远处。

“雪云姥姥。”

这时候,重新凝聚出身影的诸葛沧海浑身染血,整个人像是被打成了一张纸片一般,看起来无比的凄惨。

而事实,确实也比看起来更加的凄惨。

别说是他了,就是那穆须眉,也是只剩下一丝命运之力牵引,算是没有被杀死。

两人前来的是本体,分裂出来的那种本体,但是也依然是本体。

所以一旦真的损失了,那真就是血亏。

到时候哪怕是在山河扇之中重新凝聚出来,没个小世界里几万年的苦修沉淀,都修养不回来的那种。

此时,诸葛沧海见到雪云姥姥出现,也是终于松了口气——妥了。

穆须眉也微微喘了口气,果然还是被算准了。

厉害!

这就是天机圣师,这是真的要成了!

太厉害了,几乎就和来之前的判断一样。

然后,那天机魂石的因果送出去了。

只要苏忘尘探寻因果,就会发现天机魂石的推衍用法,一下子就能将苏离定位出来。

这一刻,穆须眉佩服得五体投地。

不过想到损耗的那一枚落宝金钱和五色神光的使用次数,她也是有些心疼的。

落宝金钱不是她的,而是诸葛沧海的,这是天机阁的沉淀之物,但就这么的拿出来用了,相当于先斩后奏。

可这般引来的效果,上面显然是会无比满意的。

不动声色之间,就将这苏忘尘安排了而对方却完全不知!

这还不是天机圣师呢!

这要是成为天机圣师了,那该有多么的厉害?

而且,这般布局,就连雪云姥姥都用上了,真就是无敌!

穆须眉也没有多想,这种时刻,这念头也只是一闪即逝,而且还是加密的那种,不然会被窥视到而坏了诸葛沧海的计划,那样的话,她就是罪人了。

此时,穆须眉也不由露出了一抹凄惨之色——嗯,此时当然是越惨越好了。

当然,这种惨也不需要装,是真的惨。

如果雪云姥姥不出现的话,她不仅这本体没了,多半还要因为那强大的力量,被穿透到山河扇那边去,山河扇都要因为这种杀穿的杀机而有一定的受损。

最终固然不会被完全杀穿,但是那损失就真的是无从计算了。

不过,如今成功之后,穆须眉知道,值得了。

这个代价,其实并不大,而且如果是元神是错的,这么一番手段,相当于借助于苏忘尘的手段再次斩了一下。

相当于是借苏忘尘之手,来给他们斩断元神的某些瑕疵。

看似重创,实则反而是一种好处啊!

“真的好厉害,这就是拿敌人来磨刀,杀掉自身的缺陷。”

“这一手,真的是漂亮!”

穆须眉都止不住心中多次荡漾起来的情愫,但是看起来,她像是被打得如此凄惨之后的情绪动荡一样。

反正在套了天机之类的手段和梦境之类的方法之后,这情况别人确实看不出来。

哪怕是忘尘寰的尘寰之心,都谛听不出这样的因果。

这也同样是天机圣师的厉害之处。

这时候,甚至穆须眉都有种错觉——诸葛沧海已经是天机圣师了!

“雪云姥姥。”

心中激动,但是穆须眉还是一边吐血一般颤声开口道。

这样的声音,也显得她更惨了,一开口都是血。

不仅是神体之血,还有魂血。

神魂受创严重啊——能不严重吗,之前自己砍的,这次借助于苏忘尘的手段一杀,伤上加伤,所以看起来是苏忘尘下的歹毒的手!

穆须眉是这样,诸葛沧海也是这样。

以至于,苏忘尘对于自己的战力终于多了几分信心——一杀就崩了,原来也是个纸糊的灯笼,没有想象之中的那么强啊!

不过也是,在仙魂之下,这群人哪里够杀的?!

不过这雪云姥姥?

苏忘尘的神色凝重了许多。

这种靠着一张纸将他的仙魂底蕴攻击全部挡下来了的存在,太厉害了!

这是真正的神王?

这么牛啤的?

苏忘尘神色凝重,却也只是以一种冷冽的眼神盯着雪云姥姥。

“怎么,老东西你要出手?你若是动手的话,别怪我这边也不客气了!”

苏忘尘很是忌惮,但是语气也颇为冷厉。

说实话,他虽然嚣狂却不想得罪更大的存在——隐约之中,记忆里似乎有他被大佬追杀躲入各种时间缝隙之中的往事记忆。

只是这些记忆很是模糊。

但,即便再模糊,显然曾经也已经发生过。

是以苏忘尘还是略微有所收敛。

雪云姥姥沉声道:“两位与我有旧——而且两人此来,只是为两人的徒儿讨要一个公道罢了,以天皇子的能力,何必与小辈一般见识?

说实话,也不过小事罢了,不若就此罢了。”

雪云姥姥显然也是不想和苏忘尘为敌的,因而被苏忘尘指着鼻子呵斥老东西,没半点儿尊敬,也没有生气。

反而,其一张还颇有风情的老脸上,多了几分淡定之色。

苏忘尘嗤笑道:“就此罢了,你说得倒是很轻松,不如你自己扇自己几个耳光,让我出出气,然后我们就此罢了?”

雪云姥姥闻言,倒是也不生气。

可是她不生气,她身上携带的一团光似乎很不愉了。

“嗡——”

那一团光顿时汇聚了出来,形成了一个魅惑气息天然大成的绝美女子。

这女子一身浅红色的纱裙,其模样倒是有几分……魅儿?

苏忘尘怔然了刹那,似乎想到一个神秘的存在,只是随即这想法又莫名的消失了。

“可能是某个小世界经历过吧,嗯……以前……很遥远的记忆,我的未婚妻……抛弃了我?”

莫名想到了一段模糊的记忆,记忆之中就有这样的一位美丽的少女。

这少女身穿浅红色纱裙,娇美得令人窒息。

如今,仿佛这样的一个画面猛然呈现了出来了,又忽然之间消失了。

苏忘尘调出系统,直接开了此人的系统面板,然后才发现,这不是魅儿也不是那记忆之中的伊人,那个让他心痛难过却又有些难以忘怀、似乎又无法去想念之人。

苏忘尘尝试着去用系统计算‘魅儿’,却发现,当这样的念头生出之后,系统竟像是发出了‘警报’一般的提醒声。

“滴滴滴——”

报警般的声音让苏忘尘亡魂大冒。

“这狐族有问题啊,有巨大的因果,不可触碰还是什么鬼?出师不利,这来的一个比一个猛……不行,得找个台阶下。”

“不过我还有诸多手段没用,天脉谛听,天脉战魂,《天脉三清》功法等等,还有三千大道,还有强大的道场能力!”

苏忘尘沉思着,这些手段若

晚上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东西 美人妻在老头跨下呻吟

是用出来,战力又要疯狂的暴增,恐怕都连这天都能打穿了。

他有大命运术在身,这样的判断是不会差多远的。

所以他是有实力碾压雪云姥姥的,对方也就几样法宝厉害,论巅峰战力,这雪云姥姥肯定不是他苏忘尘的对手。

这么判定之后,苏忘尘反而释然了起来。

就算是要‘罢了’,那也得找个机会,轻易低头肯定是不行的,那下次别人就会踩着他,蹬鼻子上脸。

苏忘尘沉思之时,不再去触碰魅儿的禁忌因果,因而开始观察那神秘的浅红色纱裙女子的资料。

这一看,并不是什么白光覆盖的存在,而是清晰的呈现了出来。

南宫婉晴。

玉狐族的神女。

南宫雪云的亲传弟子。

而南宫雪云,青丘狐族玉狐族的族主,也是青丘祖地的皇主,一代真正的神王级的神主。

这是一尊老狐狸,实实在在的老狐狸,活了不知道多久的岁月,很多人都要给她面子。

这个人,施展那书页一击,就将他的仙魂杀机都镇压了下来。

虽然他没收到什么反噬,对方却也没什么损失。

那一页纸轻飘飘的被她收回,看不出什么损耗。

此时,那南宫婉晴凝聚出来了之后,美眸冷冷的扫向了苏忘尘,接着忽然冷声叱道:“你就是天皇子?!你怎么能如此无礼的和姥姥说话?!

算了,姥姥和我都不计较,这样,你就给姥姥鞠躬道歉就可以了!

然后呢,我看上你了,觉得你还不错,很对我的胃口!

这样吧,你过来当我的道侣,然后将你那身边那只杂毛鸡直接的砍了,这样,就当是为南宫青鸢他们报仇了。”

这南宫婉晴的话语颐指气使,却有着一种毋庸置疑的命令般的气势。

这是已经成了气候了啊!

虽然这话不好听,但是魄力还是在的。

苏忘尘双眼眯了眯——对姜鸾他还是比较喜欢的。

而且这姜鸾确实是不错,经得起他折腾。

至于这和那神秘的魅儿有些相似的存在,苏忘尘反而颇为忌惮。

这样的强势女子,他是一向不喜欢的,还让他过去给她当道侣?这特么不是赘婿么?

这当赘婿的不是三天两头倒洗脚水吗?

不是活得像是个窝囊废一样吗?

还有人喜好这一口的?

苏忘尘嗤笑道:“哦?还有这样的好事儿?”

苏忘尘说着的时候,那个‘儿’字都还没有说完,忽然就是一手定身术加大时间术,结合钉头七箭书的杀机,以仙魂陡然杀出。

这一击异常的凶狠也异常的快,在大时间术之下,那雪云姥姥又没有被针对,哪里能防范得了?

是以,苏忘尘这一击,直接就将那南宫婉晴的眉心打出一朵血色的梅花印记。

整个脑袋直接都将其给打穿了。

雪云姥姥意识到的时候,南宫婉晴都已经差点被杀穿了。

好在那南宫婉晴的本源印记在雪云姥姥的身上,以至于雪云姥姥的手心再次显化金色的天书,并直接衍化一道因果丝线,接着书页一震,那丝线断裂。

刹那之间,苏忘尘的《钉头七箭书》绝杀攻击就失效了。

这时候,那南宫婉也是回过神了,元神都差点儿被打死了。

她差点儿吓尿了,再也不敢乱说话。

不过片刻之后,她抬手服用了一颗造化丹,接着很快恢复了正常。

“你——你真是可恶!”

南宫婉晴怒喝一声,却是不敢发火,反而主动化作一团光,落在了雪云姥姥的肩膀上。

这时候,南宫雪云则有些异样的看了苏忘尘一眼,忽然开口道:“天皇子。”

“老东西你想说什么?!”

苏忘尘说话之间,《天脉三清》功法开启,天脉战魂汹涌如狂。

刹那之间,他的仙魂底蕴仿佛暴增了千万倍。

这特么就可怕了!

那一刹那,南宫雪云老妇人都差点儿忍不住丢了书页就狂奔而逃。

但是她的身份地位和颜面,让她硬生生的扛了下来——你诸葛沧海搞的好事儿!

算了,反正都是办事,没办法,相互配合一下吧。

南宫雪云深吸一口气,忽然叹道:“天皇子,这世间其实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的。”

苏忘尘嗤笑道:“我当然知道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也从来不会简单,但是我只想杀杀杀杀杀!”

这沉重而暴戾的杀气,让南宫雪云也有些扛不住了。

她再次深吸一口气,保持着镇定,道:“我的意思是,有些特殊的存在觉得这样的小世界有趣,往往会下来玩玩。他们其实是很有优越感的,而且即便是迷失了,那种心高气傲和看似无知的举动,往往也是镌刻进了骨子里的。

正常情况下死了也就是死了,没什么。

可若是——太过于憋屈或者是颜面大失的话……

你想想,一尊真正的大人物下来体验一下生活,结果被按着头打……而且还被其余的上位者发现了,岂不是天大的耻辱?

这样的因果,天皇子你要当心啊!”

南宫雪云说着,还莫名的瞥了诸葛沧海一眼。

诸葛沧海心道:“

晚上睡不着想看点刺激的东西 美人妻在老头跨下呻吟

老婆子你别乱瞟,我又不是大佬,别把这恐怖因果往我身上引啊,我这一局干完我就跑路。”

不过,心中这么想,诸葛沧海肯定也不会表现出来,而是深以为然的道:“是啊是啊,那连城孩儿的命格特殊,所以他心性很差我却也好好的养着。

总之,无论是其成长起来还是成长不起来,我都有备无患不是吗?

结果,他就这样的没了,我无论如何也得因为这种原因而出面讨个说法啊,就算是做做样子也得做啊!”

诸葛沧海说着,抱拳行了一礼,道:“天皇子,请多多担待,请理解。”

苏忘尘闻言,也不由眼瞳微微一缩。

这一次,他的确是听进去了。

是的,如果他是一方大佬,他觉得下面的某些世界似乎有意思,再加上之前从那烈樱一行人那里获取的‘不在三界之内、不在五行之中’的怪异情况,定会凝聚一道分身下界来玩玩。

甚至是靠近那无法看到的、不存在的人身边,仔细的调查一番。

如果那不存在的人是女子,他就化身奇男子,泡一泡妞的同时,探一探对方的底蕴与深浅。

如果那不存在的人是男子,他就化身奇女子,泡一泡天骄的同时,把握一下对方的虚实与长短。

苏忘尘想到这里,也不由情绪有些古怪——怎么回事,我怎么会想到自己化作女人去丈量别人的长处?这么变态的吗?

我还有女装大佬的爱好不成?若是如此,那就真不是爱好而是哀嚎了!

苏忘尘的心情有些古怪,但是他还是相信了南宫雪云的话。

他看出来南宫雪云这样的存在的厉害,而恰恰是这样的厉害之人,也同样不愿意与他动手——这一点,南宫雪云其实已经暗暗的表现出来了。

苏忘尘也有一定的考虑。

他深深的看了诸葛沧海一眼——此人系统看不透,不是个好东西,此次这么下了重手,不杀难泄心头之恨!

可是杀的话,未必能杀穿,而且这雪云姥姥与此人似乎有很大的因果,像是要力保他。

这就很烦躁。

苏忘尘沉声道:“我希望你有点儿自知之明——至少你还是第一个从我苏忘尘的手中活下来的,不过能活多久,看你自己的造化!”

苏忘尘这话说出来,就相当于是不再计较了。

见状,那南宫雪云姥姥的脸色也微微舒缓了几分——好家伙,终于是将你给劝住了。

这种头铁、狂躁之人,她确实是一点儿都不想去面对了。

因为这种人肆无忌惮又没有后顾之忧,而且还很是自私自利,个人主义严重。

这种人一人吃饱全家不饿,难以被威胁甚至不可能被威胁,而一定就被他盯上了,只怕是会各种恶心人——要知道,此人的《八九玄功》造诣极高啊!

这谁顶得住啊!

南宫雪云的脸色缓和了不少,这才又道:“所以,一般情况下,我们这一方世界其实也不愿意动不动将对手杀穿,因为可能一个不好就招惹了大患。

是以,多半大家都会留一手。

这情况,说实话,还是你们皇族的那批存在出来,才这么丧尽天良的,专做杀穿人的事儿。”

苏忘尘不以为意,道:“所以,怪我呗,怪我不该对那些傻批下死手?所以就该任由他们蹬鼻子上脸?不好意思,管你什么老东西什么天大的来历,在老子这边就得被杀穿。要么你们杀穿我,要么我杀穿你们!

这次既然你这老家伙出面了,我也不想继续打下去,没什么意思,那就算了。

但是赔偿是必须得赔偿的。”

苏忘尘开口道。

然后他还要赔偿!

诸葛沧海大概也是没有想到这一出,顿时差点儿吐血——你他妈将我砍成这样,我还浪费了好几个法宝的使用次数,自身还被法宝吸了不少本源,我麾下的神子都被你打死了!

你还要好处?

诸葛沧海真的差点儿破防,忍不住就想破口大骂了。

他也不是什么任人随意踩的人,从来都不是啊!

要知道他以另外的身份存在的时候,别提有多嚣张呢!

此时此刻,他只有一个‘草’字想说,而且还是大声的说的那种。

穆须眉也是同样有些无语——我们没向你要赔偿就算了,你还有脸开口?

穆须眉刚想说话,这时候,苏忘尘直接开了天脉战魂,陡然之间,千万倍增幅的恐怖仙魂气息弥漫天地。

刹那之间,无论是修罗冥狱镰刀还是杀破狼三星手镯抑或者是那罪月幽魂剑,全部都熠熠闪光。

这是法宝发亮的征兆。

“嘶——”

现场众人全部慌得一批。

甚至,就连诸葛沧海都有一种错觉,这样的手段杀出来,死穿是绝对的。

山河扇都保不住他!

“我去,大意了。”

“这天皇子很牛!这就是神秘的皇族绝世仙道传承?见识了!”

“这手段,那苏人皇显然也有,竟是没有显化出来,靠之,牛啤!阴狠,老硬币!”

“从心算了。”

“此人果然是惹不起。”

“自接下九荒神凰塔的任务开始,我就知道特么的是连还因果,果然还是来了。”

诸葛沧海心中沉吟,却立刻朗声道:“咳咳,天皇子所言极是,便如镜仙子所言——所谓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我对待那诸葛连城如子亦如徒,是以这责任在我。

确实该赔偿。”

“我就不狮子大开口了,三百亿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少一点都不可能。”

“你若还价的话,那么我们就好好练练,我也很想和你身边的道侣好好操练一下。”

苏忘尘淡淡扫了一眼穆须眉,还是这种成熟的好点,那什么南宫婉晴,有些让他莫名想到魅儿,然后就会有未知的阴影笼罩。

仿佛是神圣而不可侵犯的,以至于让他对那南宫婉晴这种玉狐神女都敬而远之。

诸葛沧海闻言,差点儿吐血。

三百亿?????

不是三百万?

你确定?

诸葛沧海差点儿发狂了,但是他还是一咬牙,认怂了。

此番还是大意了,没有想到这天皇子战力如此恐怖,这不认怂就要被打死——一旦被打死了还有什么资源啊!

这等情况下上面显然是不会出手的,而雪云姥姥也保不住他啊!

“这是六百亿份天机造化本源命气,请天皇子笑纳。”

诸葛沧海魄力不错,略微迟疑之后,也不还价,忍着肉痛给了。

苏忘尘闻言,笑眯眯的接过那天机圣玉,随即淡淡的扫了诸葛沧海眉心的天机魂石印记上的条纹一眼,眯了眯,道:“不错不错,你很不错。”

说着,苏忘尘还拍了拍诸葛沧海的肩膀——本来苏忘尘是想拍脸的,诸葛沧海身体微微拔高了几分,让肩膀主动的靠了过来。

所以苏忘尘也不能太过分了。

特别是——这诸葛沧海,真就有可能是某个大佬,这么赤果果的打脸,而且还是被南宫雪云暗示了的情况下,确实不太好。

苏忘尘是嚣张,但又不是傻逼,有些事情,无非也就是做做样子而已。

眼下诈……不是,是获得了六百亿的精神损失费之后,苏忘尘忽然觉得,有时候人就应该善良一点儿,该手下留情就要手下留情。

所以,做人还是善良一些的好,不能那么狠毒。

苏忘尘小小的自我谴责了一番。

然后,他美滋滋的将天机造化本源命气直接吸入系统空间之中。

至于说这天机圣玉里是否有囚笼,他从来不怕这个。

管它什么囚笼,系统空间直接给洗得白白的、漂漂亮亮的,然后便极其的好用。

穆须眉见状,也只能叹了一声,看向诸葛沧海道:“待会儿我——”

诸葛沧海摇了摇头道:“没事,有事儿稍后再具体说。”

穆须眉闻言,也不再开口。

她大体上也判断出来,此次这天皇子的战力超标了。

这就是个异类。

所以这事情只能说,恐怕是上面都看走眼了。

就这样的存在,来再多同层次的那都是送。

那么还能不要脸的来上位者级别的?要是赢了还好说,但是在这小世界被压制的情况下,终究还是会和对方来到差不多的层次。

然后,一旦被对方打了,那可就丢脸丢大了。

这事情,谁也不会去做。

那他们这次一个不好被打死了,估计也就死了,也就是一枚弃子了。

穆须眉想到这点,也不由一声怅然唏嘘长叹。

别人以为她是舍不得那三百亿份天机造化本源命气。

确实,要知道一尊强大的神灵将其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全部榨取出来,也不过十亿到五十亿之间。

像是五十亿的那种,那至少也是夏心宁、阙德之类的能杀出来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

普通的神灵,有个十亿八亿的天机造化本源命气已经是很了不起了。

三百亿,足足三十名不错的神灵啊。

这资源都够她打造多少……

可这些,她没有不舍——而是,无论是洪荒皇族还是归墟皇族,都没有一个是善茬。

这样的因果给牵扯进去,这不是作死吗?

不过身在局中,身不由己——这时候,穆须眉才有些庆幸,庆幸选了诸葛沧海。

穆须眉的想法,苏忘尘无所谓。

苏忘尘此时将目光投在了雪云姥姥身上。

南宫雪云差点儿一个趔趄——我是一尊神王,你这是想要来敲诈勒索我?!

南宫雪云不动声色的拿出了一个铃铛来。

这铃铛呈现玄黄和紫色夹杂之色,铃铛上面挂着三个小铃铛,小铃铛下面还有红色的绸缎。

“这东西名为‘紫金铃’,可以用三次,第一次出火,第二次出烟,第三次的话,基本不用出了,因为前两次的效果基本就可以奠定一切了。”

南宫雪云拿出了这紫金铃之后,似乎又觉得不太够,又在手心华光一闪,顿时其手心出现了牙签大小的八根火木。

苏忘尘仔细一看,这并不是火木,而就是火柱子。

这火柱子显化之后,直接自行扩大飞出,化作三丈余长,圆有一丈余,按八卦方位,自行组合了起来。

如此一来,其每一根柱内,都立刻现出了四十九条火龙。

这是什么?

苏忘尘心中一凛,顿时知道了答案——这是通天神火柱,是后天灵宝。

但是这世界并不是法宝等级越高越厉害,也不是法宝等级越低越差劲——而是,法宝品质低一些,反而更能发挥出全部的威力。

因为这样损耗更小一些,更匹配一些。

而顶级的法宝虽然强,但是损耗也极强,威力固然能发挥但是未必能发挥出全部的威力。

所以若是觉得只是后天灵宝就忽略,那就是找死。

苏忘尘对法宝如今也是极其了解,他敢小看任何东西都不敢小看这些法宝啊!

是以,见雪云姥姥这样,苏忘尘也默默的收老自身的天脉战魂和仙魂底蕴。

这底蕴开着也损耗不小。

而且这南宫雪云一大把年纪了,看起来也有点儿老了。

苏忘尘是一个五讲四美的好青年,曾经在前世就经常扶老奶奶过马路,自然也是很尊老爱幼的。

“算了,看你这老婆子也是一大把年纪,看样子活不了几天就得进棺材,就懒得与你计较了。”

苏忘尘大方的摆了摆手,表示不敲诈,哦不,是不计较他这次吃亏的精神损失费了。

南宫雪云姥姥也是个人物,闻言立刻无比老实的躬身行礼,道歉道:“此番多有冒犯,多有得罪,也的确是老太婆的过失。

如此,也给天皇子道歉了。

是老太婆莽撞,也是小丫头不懂礼节,冲撞了天皇子。”

南宫雪云躬身行了一礼。

作为一个皇主,一位神王级的存在,做到这一步可以说是给了天大的面子。

而且,别人未必就真怕了他苏忘尘——至少苏忘尘是这么认为的。

而南宫雪云心中想的是:天皇子,收了你的神通吧,老婆子都快吓得不行了,这一下砸下来,老婆子这手里的这些破烂法宝顶不住啊!

南宫雪云是真怕了苏忘尘。

因为到了她这种层次和境界,感悟造化,所以很清楚这苏忘尘的极道战力有多牛啤。

别看她之前轻易挡住了那蕴含仙力的一击,不得不说,回家了要把天书书页在小世界供养几万年才行呢!

这损耗谁都扛不起啊!

不过这是任务,也实在是没法了。

不然,谁想这样啊!

唉——

想到这里,南宫雪云姥姥心中也是一声叹息。

算了这事儿之后,青丘狐族也得改一改方式了。

这还是幸亏这一次被诸葛沧海拉着看了一眼,这不看的话还真就不知道这一系列皇族这么猛!

南宫雪云这么开口,是以,苏忘尘也已经有了面子。

“嗯,如此也就算了,念及你一大把年纪老眼昏花,难免看人眼瞎,此次事情,便就此揭过——你们两个,有什么意见?”

苏忘尘说着,瞥了诸葛沧海和那穆须眉一眼。

“没有没有,没有意见,天皇子大气,天皇子六……天皇子厉害。”

诸葛沧海很是认真真诚的回应,没有显化半点儿敷衍的姿态。

这会儿他是只想逃,不想多呆了。

多呆一秒都可能有变化。

而这种情况下,最可怕的就是变化。

因为这天皇子就是个言而无信、喜怒无常的小人。

最怕的就是,他敲诈了好处拿了还要斩尽杀绝——这是他最喜欢干的事儿!

反正什么都当,就是不当礽子的那种!

穆须眉也立刻低眉顺眼的道:“没,没意见,天皇子心胸宽广,令人钦佩。”

这时候,穆须眉甚至不敢表现出多少魅力来,生怕被看中然后被采了。

她不是很反感,但既然决定了跟着诸葛沧海,怎么也不能始乱终弃啊。

所以她也没乱想,也不敢让自己被苏忘尘看中。

“嗯,那便如此罢了。”

苏忘尘说着,又莫名的扫了那诸葛沧海一眼。

诸葛沧海显出了一些忌惮、莫名其妙和疑惑之色,却不明显。

然后,两人看了南宫雪云姥姥一眼,又是一番真诚的感谢。

南宫雪云也礼貌的回应了,似乎对于诸葛沧海很是看重。

反而对穆须眉的态度就不是特别的友好——只能说,似乎是给了那诸葛沧海面子才应付一下。

苏忘尘若有所思。

接下来,南宫雪云和穆须眉三人也纷纷和苏忘尘道别离开。

苏忘尘心中也颇为满意——这不是比杀天骄快多了吗?

又是六百亿啊!

他正这么想着,这时候,那离开的南宫雪云姥姥身上的光芒忽然显化了一点点,并有一个娇声娇气的声音带着幽怨之意道:“天皇子你等着瞧,我南宫婉晴一定会让你成为我的道侣的!”

“切!”

苏忘尘嗤笑一声,以一个很是不屑的语气回应。

这一刻他莫名的想起了张无忌和金花婆婆的经历。

随后,他本能的摸了摸鼻子。

“难怪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这是套的什么小世界的因果吧?”

“不过那种武侠世界有什么意思?一巴掌不是全拍死了?”

苏忘尘嗤笑一声,然后默默的拿出天机魂石来,嘿嘿一笑,直接凝聚一点造化点,以紫霄雷霆火焰焚烧造化点之后,激活天机魂石。

“小样儿,没想到我能从般手段之中破解这天机魂石吧?”

“哦?原来这天机魂石中蕴含着的气息是那苏离曾经的天魂气息?他们想等苏离成就人皇之后,谋夺人皇命格?”

“镇魂命匙啊,从镇魂碑之中提取出来的镇魂命匙,就是以镇魂碑将其天魂碾碎之后获取的核心命魂钥匙。”

“好家伙,果真是命运眷顾,我拿着这东西我还找不到你苏离?!!”

“你踏马再跑?我看你能逃到哪儿去!呵呵呵呵呵!”

苏忘尘内心狂喜,却也不由深深的呼出了一口浊气。

好家伙,这就是拥有三千大道的底蕴啊!

这是大命运术、大因果术、大轮回术将所有的因果固定啊!

那镇魂碑出现,无非就是镇死那苏离暗中丢失的天魂,然后出了这镇魂命匙,恰好那诸葛连城傻批被我打死了!

这不就是大命运术知晓我的诉求,这将这因果以大因果术安排上了?

这是让那苏离插翅难飞啊!

“果然,该死之人迟早要死!”

“这次看我不砍死你!”

苏忘尘喃喃,眼中充满了狂热与自信!

有这东西,几乎就可以时时刻刻定位那苏离的所在,他这还能飞了?!

喜欢我在玄幻世界冒充天机神算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