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上海正在开启影视的新“黄金年代”

提前了足足36个小时,影迷徐自立就出现在了上海影城,开始等待。2017年6月11日是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开票的第一天,当时长跳到当天早上8点,徐自立开始按照他规划的片单选择影票,有全套法斯宾德的影片,有《窗外》、《三生计》等,不一会儿,价值1700元的影票被他收入囊中。而在他身后,还有更多影迷陆续收获喜悦,满载而归。

类似这种为了心爱的电影排队的场景,已经成为上海国际电影节的惯例。有人说,上海影视之美,在于这里有一批懂电影、爱电影的好影迷。但对于整个影视产业而言,这里还有丰厚的影视土壤、切实的扶持政策和众多以诚意回馈观众的创作人才。而伴随近日《关于加快本市文化创意产业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文创‘50条’”)的发布,在推进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的过程中,这座光影之城的影视发展脉络变得越来越清晰,上海作为中国电影发祥地的新“黄金年代”,值得期待。

来看一组活跃的数据,作为当今世界九大A类竞赛型国际电影节之一,2017年的第20届上海国际电影节共收到来自106个国家和地区的2528部影片报名;近500部中外优秀影片覆盖全市16个区县、53块银幕,共放映1532场,观影人次超过42万,票房超过2440万元……作为见证者之一的导演贾樟柯感慨说,上海国际电影节给影迷提供了细致周到的观影服务,更让电影工作者近距离接触国际电影发展潮流,是一个“不断进步,不断增加吸引力与凝聚力的电影节”。

不难发现,上海国际电影节这样的成功例子,只是近年上海影视产业取得的诸多成果之一。在2011年的《关于促进上海电影产业繁荣发展的实施意见》、2014年《关于促进上海电影产业发展的若干政策》等扶持政策的杠杆作用下,上海近年新落户的影视企业数量、制片备案出品数量、电影票房等各项产业硬指标均有显著的增长。

具体来说,2012年,上海电影制片公司只有96家,全年完成片数量是28部;但截至2017年最新统计,上海持有《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的制作主体已达到1988家,上海备案、立项电影达247部,约占全国总数的8%。上海出品影片71部,比2012年全年增长153%,其中有33部进入院线上映,累计票房约44亿,是2012年上海出品电影票房的10倍。

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上海正在开启影视的新“黄金年代”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上海正在开启影视的新“黄金年代”

不仅如此,带有上海烙印的口碑佳作络绎不绝:主旋律影片《我是医生》获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优秀作品奖;《大耳朵图图之美食狂想曲》《村戏》《陆垚知马俐》在第31届中国电影金鸡奖上收获颇丰;陆川导演的《我们诞生在中国》入围2018年第90届奥斯卡最佳纪录片单元;《七月与安生》《老兽》在2016、2017连续两届台湾电影金马奖上开花结果……

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上海正在开启影视的新“黄金年代”

三年前,导演毛卫宁在拍完荣获第十四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的电视剧《平凡的世界》后,选择将工作重心转到了上海。谈到这个决定,毛卫宁说,最感谢上海的影视土壤,“取得很多奖项,作品本身当然有力量,但这也是上海各级部门支持才有的局面。我希望还能创作这样的作品,为上海文化尽一份力。”

上海众多影视佳作背后,不乏毛卫宁这样在上海全面铺展创作的高级影视人才。如今,上海文创“50条”为他们带来了更多好消息。记者获悉,接下来,上海将加大影视人才引进力度,重点引进电影行业紧缺的编剧、导演、宣发、后期制作、专业服务等高层次人才。同时,探索将影视产业重点专业纳入市重点专业和紧缺专业目录,享受居住证积分加分等政策。青年影视人才的人才公寓、公租房等保障力度也将加大。

与此同时,影视的新生力量也在这片土地上成长。成立于2014年的上海温哥华电影学院,是国内第一所也是唯一一所,以北美师资和好莱坞电影工业规范为教学特色的中外合作高等教育学院。据统计,近年从学院走出来的学生62%进入了上影集团、立鼎影业、米粒影业等上海大中型影视类企业,近10组学子在环上大国际影视产业园注册了自己的公司或工作室,还有优秀的学子进入了《龙之诞生》《极致追击》《假如王子睡着了》等国际合拍项目,小试身手。

而根据上海“50条”的政策,未来上海将推动本市院校和教育培训机构开展多形式、多层次和多类型的电影人才培养。除了支持引进国际领先水平的影视教育教学资源,上海也鼓励教育界与产业界联手开展全球青年影视人挖掘行动、孵化储备计划、编剧培训计划等,探索形成对接国际、符合上海特色的“产学研用”一体化发展机制。不用说,上海影视人才等待的春天,近了。

有了优质的影视人才资源,再加上务实的政策扶持,越来越多影视企业选择了上海,它们中有阿里影业、博纳影业、爱奇艺影业、麦颂影业、联瑞影业等全国有影响力的企业,也有徐峥、宁浩、韩寒、黄渤等知名导演的个人影视公司,可以说是百花齐放。

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上海正在开启影视的新“黄金年代”

银润传媒董事长陈向荣说,2013年之后,公司的备案项目几乎都在上海,生产了好几部上海作为第一出品方的作品,并得到了政府层面的大量帮助。以扶持青年导演为己任的坏猴子影业CEO王易冰则透露,公司起初抱着尝试的心态,在上海备案了《绣春刀2》等作品,没想到在开拍前就获得了扶持基金,“客观说,青年导演的作品风险较大,失误率也一定比成熟导演高,这样的资金支持绝对是‘雪中送炭’。”

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上海正在开启影视的新“黄金年代”

对于影视剧组,上海同样敞开怀抱。2014年10月率先成立的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为来沪取景拍摄的剧组提供了资讯和协调两类共135项免费服务,每年还特别制作《上海影视制作服务指南》,堪称上海拍摄“百事通”。电影《建军大业》在上海拍摄时,需要在上海天文台和上海松江教堂取景,为此,上海影视摄制服务机构的工作人员花了整整两天时长进行沟通协调,最终教堂方同意将室内的空调和监视器等设备全部拆除,在拍摄工作结束后再全部还原。负责人于志庆透露,这样的故事在机构成立以来还有很多,“协调过程确实很辛苦,但我们很高兴,为上海电影繁荣做了一些基础的工作。”

收获硕果的同时,上海影视行业也面临着一定的不足与挑战,比如拍摄基地较小、较散,缺乏高科技影视后期制作基地;拍摄补贴力度较小;专业配套服务较弱,缺乏后期制作、专业制景、服装、化妆、演员经纪等细分领域的“隐形”服务企业等。

不过,根据文创“50条”,接下来上海将提升影视产业链发展能级,打造“1+3+X”产业基地布局。市文广局局长于秀芬介绍说,“1”指以“科技影都”为目标,建设松江大型高科技影视基地,基地将以大型高科技摄影棚为主,配套符合国际技术标准的拍摄制作设施及专业技术服务,与现有的仓城、车墩等基地建设充分联动。“我们专门对国外内一些比较好的影视基地做了调研,发现凡是影视产业发达的城市都有大型的影视基地,他们普遍具有规模大、技术强、服务好、配套全的特点。这些经验值得上海借鉴。”

同时,“3”指打造三类有特色的影视摄制服务功能集聚区,即人才培养和孵化类功能集聚区、影视开发投资功能集聚区和影视取景拍摄功能集聚区。“X”则代表着若干零星分布在全市的影视摄制资源,它们将加强沟通联动,形成互补、协调发展的整体格局。

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上海正在开启影视的新“黄金年代”建设全球影视创制中心,上海正在开启影视的新“黄金年代”

记者注意到,这一规划充分考虑到了上海原有的影视产业分布和基础,比如,这几年《乘风破浪》《微微一笑很倾城》《欢乐颂2》等热门作品都已经留下了沪上多区域的优美景致,而松江目前配备的水下摄影棚等专业设备,也让各类影视剧组纷至沓来。实现“1+3+X”产业基地布局后,未来无论是取景拍摄,还是剪辑、制作、特效,影视剧组可以在上海“一条龙”式地创作,更多影视佳作也将因此打上“上海制作”的烙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