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叫出来再给你 一女被多人玩弄的辣文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咚咚咚……”

深夜里的诡异鼓声,从出现后就响个不停。

鼓点的节奏不快不慢,保持着与心脏一样的频率,让所有听到的人,都生出了一种古怪的烦躁与难受感。

镇妖司里面,好不容易才忍住燥热睡着的守夜人,纷纷被吵醒。

刚醒的时候,他们还有些迷糊昏沉,没能听出这是鼓声,相互指责。

“这他娘的是谁啊?呼噜声这么大,还让不让人睡了?”

“老石,你别睡了,快醒醒,是不是你打的呼噜?”

“放你娘的狗屁,老子醒着呢!再说了,老子的呼噜声能有这么响?你怎么不说,这是你磨牙打屁的声音呢?”

“我放屁能一个劲地放,响个不停?”

短暂的争执过后,守夜人们清醒了许多,也意识到这‘咚咚’响个不停的声音,确实不像磨牙放屁打鼾。

朱秀才没有参与争执,他一直在侧耳倾听,此刻招呼道:“都别吵了,这声音是从外面传进来的!”

有守夜人闻言一喜,猜测道:“不会是打雷的声音吧?难道是要下雨了?那可真的是老天开眼!这场雨下来,绵远县的旱情,定能缓解不少。”

“不是打雷。”

崔有愧仔细的听了听,摇头道:“这声音,倒是有点儿像敲鼓。”

“敲鼓?”

众人闻言一愣,都很惊讶:“大半夜的,怎么会有人敲鼓?”

崔有愧也在纳闷,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个鼓声有古怪。

于是他坐不住了,从大通铺上一跃而起,抓起一件衣服套上,推门就往外走。

朱秀才、马和尚等人紧随其后,其他的守夜人也纷纷下了床。

大伙儿都想看看,这半夜里的鼓声,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不成,是有夜宵主动送上门来了?

朱秀才一边走,一边还招呼:“诶诶,老道你等等,你穿错衣服了,那条裤子是我的……”

众人刚走出大通铺,就看到了站在院子里,全副武装的秦少游。

一个值夜的巡游官,正神情古怪的在向秦少游做着汇报。

崔有愧等人立刻凑了上去。

朱秀才一边提着裤子,一边也跟着凑上去旁听。

就听那巡游官说:“大人,这鼓声,来自县衙门前的鸣冤鼓……”

鸣冤鼓就是设置在各级衙门前的鼓,又叫喊冤鼓,是专供老百姓喊冤报官所用。

所谓的‘击鼓鸣冤’,便是由此而来。

可是有谁会在大半夜里,敲响鸣冤鼓?

要知道,这绵远县和雒城一样,都是有着宵禁制度的。

尤其是在李阿难等黑莲教妖人,妄图在绵远县中建立黑莲佛国后,绵远县对于宵禁,就管控的更加严格了。

所以朱秀才等人都很诧异,七嘴八舌的问:

“敲响鸣冤鼓的是什么人?”

“他是怎么躲过巡夜兵丁,跑到县衙门外敲鼓的?”

“喊冤的人在哪儿?怎么没有把他带进来?”

听到众人的询问,值夜的巡游官却摇头说:“并没有人敲鼓,那鸣冤鼓是自己响的。”

“鸣冤鼓自己在响?”

听到这话,朱秀才和崔有愧等人终于明白,为什么巡游官的表情,会透着古怪了。

秦少游也是一脸的诧异。

他虽然听出了这是鼓声,也听出了声音来自衙门外,却没有想到,这竟然是鸣冤鼓在无人敲击的情况下,自行发出的声音。

这算什么?

是鸣冤鼓成了精?

还是有善于变化隐形的妖鬼,躲在暗处敲击它?

不管是哪一种可能,似乎都与妖鬼有关。

那么这妖鬼敲响鸣冤鼓的意图,又是什么呢?

示威?挑衅?还是……喊冤?

秦少游在惊讶之余也有些好奇,当即招呼了一声:“走,出去看看。”

然后就大步朝镇妖司衙门外走去。

朱秀才和崔有愧等人急忙跟上。

同时还不忘让手下带足武器装备,以防不时之需。

孙显宗又安排了几个善射之人,让他们拿着弓弩翻到院墙上去,负责警戒与掩护。

秦少游他们刚走出镇妖司衙门,县衙那边的门也开了。

几个衙役躲在门后瑟瑟发抖,探头探脑。

安沐通则和五姐大步走了出来。

五姐手中提有一杆长枪,腰间也悬了一口刀。

安沐通则是手握长剑。

看到秦少游和守夜人来了,安沐通微松了一口气,朝他点了点头。

秦少游也点头回应,随后就将目光投向了县衙门口的鸣冤鼓。

这只鼓的直径接近一米,鼓面呈现暗黄色,布有许多斑点,被放着一个木头架子上。

此刻,在这只鼓的前后左右都没有人,也没有妖鬼的痕迹。

崔有愧还用灵力感知了一下,也说并未察觉到有妖鬼在鸣冤鼓周围。

虽然遭到了众人的围观,可是鸣冤鼓依旧在‘咚咚’作响。

众人甚至还能清楚看见它的鼓膜在震动,就像是心脏的搏动一般。

守夜人们飞快的摆出了战斗姿态,将鸣冤鼓围了起来。

与瑟瑟发抖的衙役不同,他们的表现都很激动,颇有一种‘闻妖则喜’的意思,相互间还在小声的议论着:

“还真的是鸣冤鼓自己在响。”

“这鸣冤鼓不是成精了吧?那今天晚上岂不是能加餐了?”

“大人怎么还不下令让我们冲上去灭了这鼓?”

躲在县衙里面的衙役,在听到了守夜人的话后,都很错愕不解。

这鸣冤鼓成了精,与加餐有什么关系?

还有这帮守夜人,为什么会对加餐如此的期盼?难道镇妖司平日里,连饭都吃不饱吗?

别说衙役们不懂,那些绵远县镇妖司里留用的守夜人,同样不明白这群从雒城调来的同僚,为何会对闹妖鬼如此的期盼。

仿佛他们要面对的,并不是什么妖鬼,而是……美味的酒席?

秦少游和崔有愧带着十足的警惕,走到了鸣冤鼓前。

在经过了一番检查后,崔有愧道:“并不是鼓成了精,而是在这口鼓里,被封印着一只鬼……”

秦少游摸着不断震动的鼓

小东西叫出来再给你 一女被多人玩弄的辣文

膜,神色凝重:“这鼓膜不是牛皮等物,而是人皮!”

“人皮鼓?”

众人闻言一惊。

他们倒不是在害怕这种邪门的玩意儿,而是在惊讶,为何县衙门前会摆上一只人皮鼓?

而且还用这人皮鼓充当鸣冤鼓,里面甚至还封印着一只鬼!

这是什么人操作的?他又是何用意?是在挑衅县衙和镇妖司吗?

另外这只人皮鼓,在半夜发声,又是什么意思?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它似乎只是发出鼓声,并没有别的举动。

总不能,它真的是在击鼓喊冤吧?

“鬼喊冤?这样的事可不常见。”

崔有愧看了看人皮鼓,又看了看秦少游,忍不住笑了起来,摇头叹道:“秦总旗,你还真是招妖引鬼呢,走到哪里,哪里就出事……”

秦少游苦笑连连。

这事儿还真不好解释。

甚至他也在怀疑,自己该不会是真的有‘死亡小学生’一样的神奇体质,走到哪里,哪里就出事吧?

然而朱秀才却有不同的看法。

他摇头,神情认真的反驳了崔有愧的话。

“老道,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这鬼喊冤,不正说明我们大人断案公道,是青天大老爷吗?连鬼都知道,我们大人来了,绵远县就太平了。我们大人来了,青天就有了。否则,鬼又岂会在我们镇妖司门外,击鼓鸣冤?”

崔有愧都听傻了。

这马屁拍的,也太响了吧?

秦少游则满意的看了眼朱秀才,暗道:不愧是曾经考中过秀才的人,果然会讲话!

喜欢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