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女被多人玩弄的辣文 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 A+
所属分类:影视广告

牛芳芳一辈子活在内宅,见识的都是女人用的东西,她想挣快钱,只能从小东西入手。上辈子她也是掌管过内宅打理过嫁妆和家业的,让她管庄子铺子不在话下,可现下有吗?牛家有地,可牛家人不是下人。何况打理庄子她不过是吩咐吩咐管事,具体种地她可不会。

她是如此打算的,先稳住牛家,让牛家的孩子去上学,自己就能有个还算过得去的出身。再去蔡家,等过几年自己长大些想法子把蔡家的铺子接过来,有上辈子的见识和经验,她能让蔡家的铺子开到京城去。

如此,等到长大说亲,右手是牛家的耕读之家清白名声,左手是蔡家的富贾一方坚实后盾,然后自己再经营一番美名才名,等杜氏因缘际会结识上辈子的婆母后,自己就很能拿得出手可以入那人的眼了。

牛芳芳的打算很好,几日时间她画了些花样绣样首饰样,倒腾出二百两银子来。这次她不能白白给老牛家,养成他们趴在自己身上吸血的坏习惯可不行。得让他们自己赚钱去,自己可以出本钱,但不能什么都要靠自己。

牛芳芳直接和牛老爹谈,她爸牛福山那个老实人就别指望他能办成什么事。

牛老爹被一百两的银票刺疼心,无比惋惜为什么这不是个孙子。

牛芳芳:“爷,哥哥们,还有以后的弟弟们,读出书来应该感激谁?”

牛老爹不开心:“大家谁也不会忘了你的功劳。”

牛芳芳摇头:“爷,咱是一家子,家里好了我才好,我让兄弟都记我情干什么。爷,读书人读的是忠孝。”

牛老爹不懂,他觉得这个小孙女有点太能了,说话他都听不懂。她舅教得这么好?

牛芳芳:“兄弟们得记爷奶、记伯伯伯娘他们自己爹娘的好。爷奶伯伯伯娘供他们读书,他们得孝顺爷奶和爹娘。”

牛老爹隐约懂了。

牛芳芳把银票推给他:“爷,咱得有家业,老牛家的家业,伯伯伯娘们有长久的进项,兄弟们才能长久的进学。”

牛老爹:“你不愿意出力?”

牛芳芳:“爷,读书人名声最重要,上慈下孝,当官的就看这个。”

怎么慈?首先你得养啊,养好了啊。

牛老爹盯着那银票开始算计:“如今田地贵啊,一百两看着多其实买不了几亩地。”

这是要她出更多?

牛芳芳气,扶不上墙的烂泥。

“爷,除了络子赚的钱,明面上咱家可不能再猛的多银子了,村里人现在已经很眼红了,奶说好些人都来打听。爷,你想想,咱家猛的比村里都富了——”

牛老爹想,立即哆嗦:“不行不行,太招眼了。”

万一贼进屋把人全砍了呢。

牛芳芳心累,不点不明啊:“所以,咱家得做点啥,做点啥大家都看在眼里了,慢慢有钱才正常。不然年底哥哥们全去读书,村里人把账一算——”

“嘶——还是你想的周到,你说吧,叫你伯伯们去做啥?”

牛芳芳:就我一人想?你脖子上长的不是脑袋?

她的眼神里太明晃晃的鄙夷,牛老爹老脸一红,烟锅子一挥:“开会。”

自此,牛家各房人口奔上了红红火火又磕磕绊绊的发家致富路,他们想的开,反正本钱不是自己出,就算赔了也有人填补,还能再拿钱再做生意,做就做呗,怎么都是自家稳赚不赔。

各房媳妇更是想法设法把钱往自己腰包搂,反正有牛芳芳这个大牛人,亏点她给填上不就行了?

因此牛芳芳被牛家的人和事折腾的鸡飞狗跳,后话再提。

眼下,牛芳芳紧把牛老爹,提前告诫他:“读书人,名声最重要。咱不能真正成了商户,村里的地不能丢,只要有余钱了,立即买地。爷,你要做乡绅。”

这话与牛老爹的心思不谋而合,老辈人眼里数地最值钱,数地最稳当,他应承下来:“芳芳,你屋头的银子不然拿去买地吧,你爹娘听你的。”

牛芳芳心道,赚钱听我的,花钱可不听我的,要不是用不再赚钱不再去舅家威胁,蔡桂花一个铜板都不会给我留,手里没钱我怎么东山再起费力筹谋?怎么给自己贴金?

不对,这辈子不是贴金,她要把自己变成实心金。

牛家各种折腾,整个村跟着看热闹,今日这个卖吃的,明天那个收山货,一天一个花样,一房一个想法,老牛家成了整个村子津津乐道的话题。

话题之火热,让蔡出权不用去村里看,只需要在街上遇到同村的人搭一话茬,人家就看稀奇的招呼他:哎哎,你那妹子的婆家,又在啥啥啥了。

蔡出权从稀奇到麻木,虽然人嘴里说的是牛家不同人在折腾,他却很肯定背后都是牛芳芳的主意。

这些天,三口谁也没来过,原来是在自家忙活了,忙活自己家没问题,可他们明明知道杜彩娘还“生着病”,原来,竟是没一个人关心吗?

蔡出权是商人,商人遇商事未免想得不要太多,从牛芳芳不愿意进蔡家,扭头却放弃蔡家的铺子给绣庄赚银子,然后又哄得牛家七房全去做买卖,蔡出权心里忍不住七想八想,回家跟杜彩娘嘀咕。

“到底是牛家的人,想着牛家好。”蔡出权心里不免泛酸。

杜彩娘心知肚明牛芳芳这是在努力提升自己的身份,却装得一脸茫然:“夫君你言过其实了吧,芳芳再聪慧也只是一个三岁的孩子,她能有那么多大人都不敢有的想法让牛家人团团转?我看你呀,就是想外甥女了。不然,你去看看她呗。”

去吧去吧,你不在我跟前转,我还更开心呢。

蔡出权上来劲:“我才不去,我等着她来孝敬我。”

杜彩娘轻笑:“好,你等着吧。”

等你外甥女飞黄腾达了给你送女人。

这些日子蔡出权伏低做小小意温存的,就差把她捧成祖宗,令得杜彩娘有时候恍恍惚惚弄不清

一女被多人玩弄的辣文 宝宝楼梯上做好刺激

现实和上辈子来,有时候摸着肚子想,如果,上辈子都是假的,这个孩子生下来,他们一家三口该有多好。可再一想到上辈子蔡出权毫不犹豫收用下那两个美婢,并没有挽留她的决绝离去,后来也不曾去观里看她,杜彩娘就告诉自己,蔡出权的好有限,半辈子都撑不到。

现在,她觉得自己在撕扯。一个声音:为了孩子,跟他好好过。一个声音:有了孩子他也不是良人。

杜彩娘很纠结。

隔壁三人看得腻歪。

盐阿郎:“狗吃屎,一辈子都是吃屎的狗。”

卫弋:“不要苛求,她一个妇道人家,家里不能没有男人。难道下一个就更好?”

盐阿郎:“我可以让下一个更乖。”

卫弋:“日子要她自己过,如果只是要听话的,买仆人不就好了?”

郝灵:“我有办法。”

喜欢植灵女王升级记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