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东西,水还挺多的 被两个领导捏奶头

  • A+
所属分类:广告制作

“你可知晓,对大周不敬,对朕不敬,该当何罪?”

大周皇帝伸手一点,指着小熊崽子。

刹那之间,场中气氛凝滞到了极点!

谁也没有料到,大周皇帝竟然在此时发难,而且并非对大夏王朝发难,而是借大夏王朝之中的白虹观为借口!

在场各方神魔来使,均已知晓,此前大周王朝境内,黑暗劫数诞生,当世之中最为璀璨耀眼的宝寿道君陷于其中,彻底陨落,白虹观必将一落千丈!

“……”

文大人面色微变,抬头看向大周皇帝,但是大周皇帝却视他如无物。

他心中隐约猜测,大周皇帝此举究竟有何深意。

如今归于大夏王朝境内的白虹观,大周皇帝则直接将之归列于大周的宗派!

此事若处理不当,便皆有可能成为两国开战的借口!

他阴神念头转动,思考着如何回应,但却发现在伪仙境高层的压制之下,就连开口说话,都变得极为艰难,当下额上冷汗涔涔,双腿仿佛立定生根,也是动弹不得。

而就在所有人目光看向那个小不点熊崽子的时候。

“……”

熊小爷察觉气氛不对,默默放下烤鸡,仔细想了想,然后伸出油乎乎的小熊掌,扯了扯一旁的九霄仙宗长老顾集,小声说道:“皇帝说这话的意思是……他要欺负我?”

“……”

顾集端坐不动,阴神法力压着声音,汇成一缕,传入小熊仔耳中:“也不是欺负你,就是想治你的罪。”

“治小爷的罪?”

熊小爷顿时大怒,想着除了自家老爷,居然还有人能欺负自己,顿时就把布袋拖过来,先把烤鸡装进去,再往里边掏锤子。

“熊大爷,你可别乱来!”

顾集见它不服就干,吓了一大跳,当下坐不住了,连忙传音道:“这可是人家的地盘,弄不好了咱们都得埋在这儿,其实这事也简单,您老人家跳出来,给大周皇帝道个喜,说两句好听的,就当服个软,事儿就过了,指不定还有赏赐呢!”

“赏赐?”

熊小爷觉得赏赐什么的,倒也都不重要,主要是初代祖师教导过,凡事要顾全大局,如今它是代表白虹观的颜面,做事要讲规矩礼仪。

于是它的小熊掌从布袋里的锤柄上放开,转而拿出了今天早上刚尿的万炼坎灵水。

然后众人就见大周皇帝发难之后,那头白虹观的小熊仔,拖过一个布袋,塞了只烤鸡,又从中掏出一个小瓶,跳过桌子外,有模有样地作稽施礼,稚嫩的声音缓缓传开。

“祝大周王朝繁荣昌盛,祝大周皇帝长命百岁。”

声音传开,稚嫩而诚恳,发自内心地祝福,跟赏赐什么的没关系。

然而声音传开之后,各方皆面面相觑,神情古怪。

话倒是好话,乍一听来,似乎也没有什么毛病。

但是……大周皇帝何止百岁?

“……”

大周皇帝面无表情,淡淡道:“朕将近三百岁,你这是觉得朕应该百岁而亡,活到今日实属多余?”

九霄仙宗长老顾集见状,忙是起身来,说道:“陛下,切莫误会,长命观主未足一岁,对年月认知不高,百岁已是它眼中的百倍之寿!今日长命观主此言,是天真淳朴,想着陛下寿与天齐,为此还特地献礼!”

文大人吐出口气,发现威压消了少许,才再度开口,说道:“白虹观的贺礼,已经合并于我大夏王朝礼单之中,今日这一瓶灵水,正是长命观主的一点心意!”

万炼坎灵水,也是世间顶尖的宝物,足以保命的物事。

就连当时国师身受重伤,近乎陨落,也是先要借助万炼坎灵水,才能护持一二。

“献上来罢。”

大周皇帝闻言,才淡淡开口。

熊小爷神色幽怨,朝着顾集和文大人看了一眼。

小爷拿出万炼坎灵水,放在手上,分明是要暗示这大周皇帝,待会儿的赏赐,少说也是万炼坎灵水的品阶……不然皇帝的赏赐,还不如小爷随手拿着的玩意儿,颜面何存?

怎么这两个家伙一开口,忽然就变成了献礼?

不过想着这万炼坎灵水虽然珍贵,对自己来说也是成本不高,也就是十八瓶百炼坎灵水。

于是它也就不情不愿地将手中的一瓶灵水递给了身边的官员,又叮嘱道:“早上刚炼好的,还有点温热,回头让陛下趁热喝。”

这话毫不掩饰,传遍各方,而众人皆是点头,觉得这白虹观的小熊崽子,倒是懂得审时度势,识时务,知进退。

台上的大周皇帝听得这话,面上也缓和了一些,对于这小熊崽子多了几分兴趣,想着今后攻打大夏王朝,收服白虹观,倒也可以将这熊崽子封为护国神兽。

小东西,水还挺多的 被两个领导捏奶头

既然这小熊崽子如此懂事,这位大周皇帝也没有在此事之上纠缠,继续开始祭天典礼。

“……”

小熊仔还定在那里,等了半天不见赏赐,正要问一问,就被文大人一把扯了进来,按在座椅上。

“吃!”

文大人把自己面前这只烤好的九彩珍禽羽冠鸟端了过去,说道:“在你家老爷出面之前,不管你有多不服,全都给我憋着,别动不动就掏锤子!咱们是从大夏王朝来的,出自于礼仪之邦,礼仪你懂吗?”

熊小爷闻言,当即端坐下来,一口一口吃着烤鸡,显得彬彬有礼,然后看过来,说道:“就这?谁不会啊?”

文大人揉了揉眉宇,然后看向顾集长老。

二人对视一眼,皆有忧虑之色。

在这大典之上,周帝忽然发难,不会是心血来潮,而是早有准备。

如今各方皆知,白虹观源自于大周王朝境内,今后若要向大夏开战,从白虹观方面入手,便师出有名!

忧虑之余,便见祭台之上,阵法运转,而大周皇帝上禀苍天大地,当下引起风云转动,天地变动。

“果然如师叔所言,大周王朝这一场盛典,绝不只是召集各方势力,展现国威,而是另有谋划!”

文大人目光凝重,看着天地变幻,呼吸微滞,想着作为大夏国师的师叔,又会如何抵御?

正在此时,大夏王朝,京城之中,皇宫大殿之上。

龙椅之上,坐着的是大夏新皇,他年仅三十,修为仅是炼气境,就算以一国之力加身,无数天材地宝,诸般灵丹妙药,让他修行进度加快,但想要晋升炼神境,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这也是各方势力共同推举他为新皇的原因之一。

而在大殿之下,仅存一臂一腿的国师,坐在轮椅之上,看向眼前众人。

忠于大夏的三位王爷,两位公侯,两位将军,以及三大仙宗的掌教真人,还有白虹观星罗分观之主焦鹤。

这一场密会,就连十二道派的掌教,都没有资格参与。

“如我等所料,大周王朝的盛典,确有古怪。”

国师缓缓说道:“近来大夏诸般乱象,国运衰落,经过重新整治,重建各地秩序,安抚民心,善待百姓,又有诸位所属势力,相助于猎妖府,合力绞灭外来妖魔之辈,而今初步稳定!就在近两日间,我已重新掌握大夏王朝国运之势!”

众人闻言,神色皆有异状。

国师本身就极为强大,早年成就阳神境巅峰之后,修为进无可进,钻研诸般法门,各类流派皆有涉猎,甚至最后融合为一,战力无双,达到了伪仙境的战力层次!

过往时候,世人只知国师强大,借助国运之势,隐有无敌之姿!

但实际上,国师本身同样极为强大,无须借助国运,便有凌驾于世间修行者的战力,尤其是从古墟归来之后,他的雷霆神通威势更胜,不亚于当初执掌国运之时!

而眼下,他又再度掌控国运,本领进一步增强!

如今的国师,又该是何等强大?

“大周的军队,尚未越过我大夏边境,但是大周的国运,已经入侵过来!”

国师沉声说道:“这一场盛典,展露大周之威,便是要击溃我大夏军心,瓦解我大夏民心,从而击溃我大夏国运!如今……大夏国运飘摇,诸位皆是我大夏王朝境内的高层,地位、身份、本领、及麾下所属势力,皆可称得是大周王朝的中流砥柱!”

他看向眼前众人,出声说道:“国之战,非一人战!凭我一人之力,抗衡不了大周王朝,还请诸位早做准备,覆巢之下无完卵,大夏王朝不存,诸位亦是难保基业,未来渺茫!”

他这样说来,不由叹息了一声,就在片刻之前,大周运势浩荡,滚滚而来,他集大夏国运抵抗,却顷刻之间被击溃!

近一年来,大夏连番灾难,人心浮动,各方尚未安稳,而大周王朝此刻如日中天,威胁已经深入人心!

就在各方势力纷纷表态,并且详细商议之后,各自退去,准备派遣人手,支援即将到来的边境大战。

而国师却单独留下了焦鹤。

“宝寿道君,当真没有陨落?”国师出声问道。

“焦某也不清楚。”焦鹤微微摇头,说道:“近来不见道君踪迹,一切号令皆源自于初代祖师。”

“宝寿道君曾以一剑,惊退大周六百万军。”国师沉吟着说道:“如今大周王朝的皇帝,本领应该也不逊色于道君,背后还有太祖皇帝,以及上古神庭的初代神皇……以大夏王朝目前的国力,定然是无法抵御大周来袭!若宝寿道君仍在,以他的本领,合大夏一国之力相助,或许还有喘息之机!”

“道君若在,如今应该就在大周王朝境内。”焦鹤低声说道:“若是道君出手,止住大周祭典,想必能保大夏国运,借此喘息之机,国师应该有办法,扭转乾坤?”

“挡不住的。”国师摇了摇头,说道:“我心知宝寿道君本领极高,但是根据大周王朝方面传来的消息,那位皇帝的修为,已经达到了伪仙境的上层,而且具有大周王朝之力加身!除却大道真仙出手……否则,凭一人之力,根本无法与之匹敌!何况,如今道君究竟处境如何,你我皆不知晓!还是须得早做准备!”

此时大周王朝无形的运势,浩浩荡荡,如摧枯拉朽,直入大夏境内,笼罩大片地域,并且不断扩散,似乎要将整个大夏王朝的疆土,都彻底归入大周的版图之内。

盛典举行完毕之后,恐大夏国运支离破碎,国师将是再无外力可借,而且运势影响之下,人心皆散,心灰意冷。

反而是大周皇帝,进入大夏境内后,仍能调动国运加身,威势无匹!

这就是大周盛典的真正意图!

而各方来使,基本都在此时,看出了大周皇帝所为。

祭台之上,火焰熊熊,冲霄而起!

无尽的国运,汇聚于大周皇帝之身,在他如今扫平内部隐患之后,朝野之间,万众一心,可谓国运凝实,尽皆合于自身,让他的气息节节攀升!

但就在这一瞬间,大周皇帝目光倏忽一凝!

就在大周京城之中,竟有一处,运势

小东西,水还挺多的 被两个领导捏奶头

极盛,无法调用!

这就好比在体内扎了一根钉子!

也如同浩荡江河之中,有一块定于江河之中的顽石,非但不受水流席卷而去,反而阻拦了河水的汹涌大势!

“何人藏于京城之中?”

大周皇帝朝着城南方向看了过去,目光如炬,威势滚滚,镇压了下来。

而就在城南所在,宝寿道长揉了揉眉宇,叹了一声。

本想等到大周太祖皇帝现身,未想在此刻便暴露了行迹。

于是他无奈之下,便只好拔剑出鞘,迎向大周皇帝的威势,斩了过去。

剑气滚滚,浩荡如江流长河!

正是仙家剑术,星辰剑河!

这一剑从城南斩出,斩向了祭台之上!

轰隆隆!!!

大周王朝气运之柱,被剑流长河瞬间截断!

“大胆!”

周帝瞳孔一缩,喝道:“来者何人?”

他声音落下,便神情僵滞住了。

在无数目光汇聚之下,只见城南方向,有一道金光瞬息而至。

金光临近,化作一个年轻道士,手持长剑,神色淡然。

喜欢贫道真不想搞钱啊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