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卫视的跨年综艺秀,一场消费流量的闹剧

跨过2018年每个人在忙碌的工作之余,还在评论余温未冷的各大卫视的跨年综艺。不论是以浙江卫视为代表的“歌舞形式”跨年,还是深圳卫视为代表的“知识形式”跨年,消费流量明星都成为各个卫视,晒年底成绩单的一种无奈之举。

各卫视的跨年综艺秀,一场消费流量的闹剧

然而,各个卫视内容的同质化、质量的粗制滥造,特别是流量明星的假唱,却成为了今年跨年歌舞类综艺的标志,虽然,有些卫视标新立异的用如“逻辑思维”或“局座”这些言论领袖进行“知识跨年”,但是,评论类综艺一直不是跨年综艺的主流。这种扎堆只秀明星流量,无艺术呈现的浮夸综艺,使跨越2018年的综艺晚会成为一场闹剧。

跨年歌舞类闹剧的通病,除了秀明星那张脸外,能“真唱”吗?

每年的跨年综艺都是各大卫视的必争之地,湖南、东方、江苏等卫视拿到了直播权,其他没拿到直播权的卫视也以他们不同形式和差异化进行用户流量的争夺。

2018年的跨年综艺都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就是舞台、灯光和布景给人一种华丽的气场,相信这些设施的水平已经达到或超过到国际的先进水平。硬件的水平之高,却反衬出软件实力-各路明星的“艺术能力”疲软。这种,鲜明的反差,导致跨年晚会更像一个盛大的时装秀,观众在缺氧尖叫后,对综艺晚会中明星唱什么歌,跳什么舞都没有任何印象。不知是为了达到现场效果还是这些流量明星故意藏拙,跨年晚会的集体假唱,成为今年的晚会的主要热搜词。歌舞类跨年晚会变成了一个个明星耍酷,吵嚷的闹剧。

各卫视的跨年综艺秀,一场消费流量的闹剧

在普遍内容疲态和创意危机的综艺时代,在这个看脸的时代,流量明星就代表着收视率和广告收入,但是,流量明星除了脸其艺术功底的匮乏,导致又在重复“抠图”和“假唱”传统招式。曾被网友吐槽的芒果TV就是一场“假唱晚会”,关晓彤、王俊凯、Baby等流量明星在跨年演唱会上的粗糙的表演,乏善可陈,纷纷被网友质疑假唱,在湖南卫视的胡一天的表演唱《我多喜欢你,你会知道》和吴昕的《童话镇》是被质疑得最为严重的一段歌舞节目。

各卫视的跨年综艺秀,一场消费流量的闹剧

除了假唱,各个直播现场也状况频出,浙江卫视晚会表演的陈伟霆,在表演舞台的后方出现噬人的大坑,同时,耳麦频频滑落导致出现多次中断;蔡依林演唱的《舞娘》多次忘词,面露尴尬一笑,江苏卫视疑似音响设备故障频出,让张信哲的《白月光》多次断片,北京卫视,窦靖童裹着军大衣在露天广场,如行为艺术一般的瑟瑟发抖地演唱摇滚……都成为观众诟病的热词。

只重 “量”不重“质”的急功近利的思想,体现出集体内容生产焦虑

当前晚会能够真唱的明星好像还是十年前的明星,他们是否过气先不做讨论,但是,其艺术功底和艺术呈现,其实才是美的体现。但是,现在这个看脸的时代,管你有什么艺术或美的功底,只要有一张好看的脸,就能带来收视率,其他都可以拼接,如抠图或是假唱。这种只重视流量,不重视质量的现象,反应当前综艺节目的集体内容生产焦虑。

各卫视的跨年综艺秀,一场消费流量的闹剧

可喜的是2018年跨年晚会也不是一无是处,如浙江卫视汇聚了“马东、高晓松、吴晓波、张召忠”四位言论领袖,以演讲的方式进行“思想跨年”。还有深圳卫视举办了三年的“罗振宇演讲跨年”。就是跨年综艺的一股清流,互联网的“网红”文化,百家齐放的不一定要秀脸,可以秀思想,这种“言论秀”形式也慢慢被观众所接受。因为,当所有卫视节目中,到处都是相同的明星脸,观众已经审美疲劳,内容的同质化和无创意,已经将观众最后的一丝追星热潮燃尽,观众急需一种精神上的食粮来填补枯燥的思维空白。

各卫视的跨年综艺秀,一场消费流量的闹剧

虽然这种“思想跨年”的效果还是比不上“歌舞跨年”的收视率,但是,观众趋于理性的同时,也对综艺内容的创作提出挑战。未来的发展趋势,明星并不重要,内容才是根本,在这个“内容为王”的互联网时代,传播已经不再是门槛,关键建立观众吸引力才是关键,明星效应无疑是最有影响力的,但是,在急速造星的时代,只有颜值没有内涵和艺术功底的现代明星,不断被观众所诟病和质疑。同时,在时代和信息进步的今天,观众比如会慢慢的趋于理性,这种理性的表现是对艺术的追求,不止是对一张漂亮的脸的摩拜。

娱乐综艺的未来在很多有识之士眼里开始出现焦虑的情绪,同时,内容不够,明星来补的模式也渐进入了审美疲劳期,观众更欢迎那些“匠心”和“走心”的综艺来引起心灵的共鸣。比如“朗读者”等综艺,希望在百花齐放的今天,更多“匠心”和“走心”综艺能够走入各个电视台,走入观众心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