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广告还是要注重疗效,盘点那些“洗脑”一样的“毒”药品广告

2017年12月,一篇热门网文《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让曾经红极多年的眼药品牌莎普爱思陷入了舆论漩涡。文章质疑,一些如“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模糊滴、重影滴、黑影滴”的广告语,几乎成了许多老年人和儿女的洗脑神句,与当年脑白金制造的效果如出一辙。

仔细一想,除了莎普爱思,各大卫视还有很多药品类广告轮番轰炸。俗话说,“是药三分毒”,一般人对药品的了解并不多,如何避免误导消费者?这些广告究竟是否太过夸张?哪些广告比较靠谱?

带着这些问题,我们来盘点一下那些耳熟能详的药品广告。

“良心药,放心药,选修正药,管用的药”

修正药业的广告想必大家都很熟悉。

1997年,药厂推出新品“维U颠茄铝胶囊”,这就是一直是修正药业的王牌产品“斯达舒”。 1999年,修正药业董事长修涞贵花300万元在央视做了一年广告,那个著名的“四大叔”广告,让人们记住了“斯达舒”。后来,又请了张丰毅、孙红雷做广告代言人。此外,有段时长,董事长修涞贵自己也上电视做广告,“良心药、放心药、管用的药”广告,就是他自己上电视说的。

近年来,修正药业通过明星代言打造的“修正药,良心药,放心药”似乎颇为见效,这点通过其每年的业务收入就可见一斑。

看广告还是要注重疗效,盘点那些“洗脑”一样的“毒”药品广告

然而,2012年4月曝光的修正羚羊感冒胶囊牵涉到“毒胶囊”事件,这家号称做“良心药”的药企以及代言明星们则面临着“良心”的拷问。2015年10月,成都市食药监局公布一批行政处罚案件,其中修正药业因为使用不合格药包材遭到处罚。

影星陈建斌代言的修正六味地黄丸,广告词有这么一句:“胶囊,就一粒!”网友在微博戏称:“这个只能一粒啊,多了怕出事啊!”

可见,经历了这些负面新闻,修正药业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品牌危机。有媒体报道称,修正官网在“毒胶囊”事件期间频遭受到黑客攻击,恢复之后口号已经从“良心药,放心药,管用的药”改为“修元正本,造福苍生”。

悄然改换的口号背后,暴露的是医药行业“重广告轻质量”的普遍问题。在不惜重金的广告投入之外,是修正药业在产品质量上暴露出的问题。

很多人都吃过修正的药,比如“斯达舒”等常备胃药,说实话效果还是不错的。但无论怎么说,作为一个药业品牌,关系千万人的健康,它没有做到自己承诺的“良心”,就已经很难再赢回公众的信任。

这两年,修正药业似乎低调了许多,稳扎稳打,品牌形象略有恢复。但需要明确的是,事不过三,如果再有类似的负面新闻,修正的错误,就再难“修正”。

“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

相信很多人都对这句话,以及说话那个魔性的童声难以忘怀。

上市后的葵花药业,仍然延续着高广告投入的风格。葵花药业最为被大众所熟知的药物是吴秀波代言的胃康灵和海清代言的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两大产品。

“孩子咳嗽老不好,多半是肺热,快用葵花牌小儿肺热咳喘口服液!”来自“小葵花妈妈课堂”的这句广告语,却频繁遭到儿科专家的质疑:“咳嗽不会咳出肺炎”。

有医生表示:“小儿咳嗽病因多,有感冒,也有各种肺炎导致的咳嗽,如大叶性肺炎,如果听了广告,自己买这种口服液喝,延误治疗,就会危及小儿性命。电视台播这种广告,真是要钱不要孩子的命啊!”

近年来,葵花药业在广告方面的投入可谓一掷千金,而频频曝光的质量问题却给了葵花药业一记响亮的耳光。

资料显示,在2007年第四季度湖北省药品质量抽查时,葵花药业旗下的2批次牛黄消炎片曾被检测出药品性状不合格;

2010年,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2009年第二季度药品质量公告不合格名单中,葵花药业的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赫然在列;

2012年8月,国家食药监局公布了14个批次的不合格药品,其中葵花药业占了3个批次;

……

细数起来,问题还真是有点多。

看广告还是要注重疗效,盘点那些“洗脑”一样的“毒”药品广告

“葵花药业,咱老板姓的好药”,“有太阳的地方就有葵花”……葵花药业将营销重点从药品质量转换成狂打广告战,研发投入不多,广告与销售投入倒是疯狂,不得不令人担忧。

目前,儿童用药的安全问题更多的被政府和家长重视。扛着企业责任感的旗帜忽悠家长,如何能让“小葵花妈妈们”放心?!

“消炎止痛治溃疡,快喷桂林西瓜霜”

2017年,是桂林三金建企50周年。只要有桂林西瓜霜、三金片在,桂林三金就会有讲不完的故事。

看广告还是要注重疗效,盘点那些“洗脑”一样的“毒”药品广告

早在清代就有西瓜霜制霜工艺,而1967年分配到桂林中药厂的三金集团创始人邹节明可谓艺高人胆大,在1976-1985年间,向医药科技难题——改良传统制霜工艺发起挑战,使西瓜霜化身为一粒粉色小药片,去往大江南北。

看广告还是要注重疗效,盘点那些“洗脑”一样的“毒”药品广告

吃粉色小药片长大的“80后”们或许不知道,西瓜霜润喉片最高销量为全国每年每人平均4片。

邹节明研发新药不仅关注古方药,还显示出对民族土方药的情有独钟。1971年投产的新药“三金片”就是他在走访桂林民间药市中受偶然所见的启发而追溯开发的一个新药。

“酒香还怕巷子深”,市面上疗效好的产品打不开销路也比比皆是。三金对于西瓜霜含片、三金片的广告投入,也是丝毫不手软,塑造了一个较为健康的品牌形象。

近年来,三金收购了一些国内外药企,手法上多是将三金品牌植入,再借助品牌影响力和三金原有的资源优势,迅速把并购企业的新产品做强做大,占领市场。而品牌运作模式,更类似于“轻资产运营、低成本扩张”战略,或许是今后一段时长三金成长的一个重要发力点。

毕竟,“知天命”后的三金,对于邹氏“药二代”来说,恐怕很难光抱着“三金片”、“ 西瓜霜”过下一个50年呀!

神药不神

除以上提到的,九芝堂、江中、康美、天士力等等,还有很多我们常在电视广告中见到的药业品牌。当然,这些已经算是靠谱的大品牌,出了问题还有地方讨说法。

而除了洗脑式简短广告语形式的广告外,许多医药广告制作成养生节目的形式,以专家与患者交流的形式推销药品。这些才是最可怕的。

曹清华、鸿茅药酒、中华神醋、硒芝胶囊……各种各样的“神药”对广大中老年患者具有极大的诱惑力。销量可以“吹”出来,药效却“吹”不出来。

其实早在2007年,《药品广告审查发布标准》就已开始施行。为了控制滥用药品的现象,国家规定处方药不得在大人媒体作广告宣传也就是为了人民群众的安全。而非处方药虽然可以在大人媒体作广告宣传,但其内容必须按批准的内容进行。

对药品广告的限制一是为了安全,二是为了避免群众上当。

在巨大商业利益的驱动下,想要让虚假医药广告彻底消失,绝非一朝一夕之事。一方面,公众健康知识和科学素养亟待普及和提高,另一方面,医药广告监管需要建立可持续的机制。不过,值得欣慰的是,每一次的媒体曝光和舆论风暴,对各方来说都是经验教训,都是促进行业健康发展的重要一步。

图文来源于网络,一波说编辑整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