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5年,周润发为香港影坛留下了最后的“英雄形象”

上世纪90年代中期,香港电影的“港味”渐渐淡薄,随着与好莱坞的互动日趋频繁,不少港片也越来越多地被打上了西部电影的印记。

由韦家辉自编自导,周润发领衔主演的《和平饭店》就是其中之一。那如沙漠、黄昏一般的色调,驰骋疆场的马队和动地震天的喊杀声,不仅突出了豪迈洒脱的英雄气魄,也透出了一种让人说不清,道不明的寂落。

1995年,周润发为香港影坛留下了最后的“英雄形象”

很多导演,似乎都对“和平饭店”情有独钟。

在《阮玲玉》中,这里成为了她展现曼妙倩影的舞台;在《摇阿摇,摇到外婆桥》中,和平饭店被赋予了让人心驰神往的奢华气息。而现实生活中的和平饭店,是亲历时代变迁的见证。也许这部《和平饭店》与它们之间并没有什么本质上的联系,但可以确定的是,这座建筑里非但容不下什么纵脱和浪漫,反而尽是肃杀和苍凉之气。

1995年,周润发为香港影坛留下了最后的“英雄形象”

“和平饭店”的经营理念十分吊诡:无论什么人,只要能够活着逃到这里,任何仇家都不能再找上门,而和平饭店也不会破例送走任何人。

和平饭店就像一个“乌托邦”一样——它不仅仅是一个受难人士的庇护所,也有着自己的规矩和自己的秩序,在兵荒马乱的年代,和平饭店就是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在这里,不受侵扰的住客们营造出了一派欢声笑语,歌舞升平的热闹景象,他们常常会为掌柜杀人王曾经的传奇故事鬼使神差地入了迷。而立在门前的那把用来警示人们不得越过雷池半步的军刀,就像是乱世中的法典和号令。

1995年,周润发为香港影坛留下了最后的“英雄形象”

影片在温暖人心的同时,也让人感到惴惴不安。

一开场,一场闪着凛冽寒光的杀人案为电影奠定了基础格调。黑白色的画面中是堆积如山的死尸,杀人王阿平(周润发)踏着死神催命一般的步伐节奏和受害者惊慌失措的神情相互掩映,让人倍觉压抑。在很多场戏里,阿平的性格,心理和想法都被深深地掩藏,他就像一个深埋土里的跳雷,似乎时机一到,他的嗜血和狼性便会一触即破。

1995年,周润发为香港影坛留下了最后的“英雄形象”

尽管昔日的那场屠戮让不少江湖人士闻风丧胆,但同样也有大量逃往和平饭店的人,被阿平豁达的胸襟,讲义气重原则的风度而折服。这一人物可以说是《英雄本色》系列和《喋血双雄》中周润发英雄形象的延续。不过不同的是,阿平却是一个十分寂寞且复杂纠结的人,这种寂寞或许不仅来自他在和平饭店高处不胜寒的地位和举重若轻的威望,也源自他的心灵。饭店里的每一位住客都将他当作偶像一样崇拜,但他真正的朋友却只有住客尚还年幼的孩子。此外,在他心中还留存着不时隐隐作痛的黑暗往事——童年时的遭遇,兄弟和妻子的出卖和背叛。所有的一切,似乎都注定了阿平是一个并不完美的英雄。

1995年,周润发为香港影坛留下了最后的“英雄形象”

歌女邵小曼(叶童)的出现,无疑是阿平心灵创伤的填补。

这是一个满口谎言,即使盗窃了阿平的物件,也能信口开河,胡乱编造出其来历的江湖女子。但阿平却从小曼身上看到了亡故妻子的身影,甚至看到了妻子身上并不具备的特质。正因为阿平“内心残缺”,这种填补促使他为了小曼一而再再而三地违背了和平饭店长久以来不容被打破的铁律,使得“和平”神话渐渐破灭。在传统的武侠英雄片中,男人们的鲜血往往都是为兄弟,为家园,为江山社稷而流,但在《和平饭店》里,我们看到的却是阿平始终无法被消弭的心魔和执念。

1995年,周润发为香港影坛留下了最后的“英雄形象”

尽管和平饭店是阿平手染鲜血的赎罪和弥补,是他纯洁灵魂的流放之地,然而在这样一个充满着公义和诚信的地方,不论是阿平的困扰和矛盾,佯装逃难,有意带着欺骗阿平感情而来的邵小曼,无一不是对“和平饭店”注脚的一种莫大讽刺。随着剧情的发展,人们才恍然意识到,原来“和平饭店”不过是一个能让阿平逃避惨痛现实的借口。也许和平饭店从刚刚建立的那一刻开始,本身就是一个最大的谎言。

1995年,周润发为香港影坛留下了最后的“英雄形象”

正是这么一个看似安稳,实则夹杂着犹豫和躁动,恐惧和困惑的避难之所,自然经受不起强烈的外部冲击。

随着曾在阿平屠刀下侥幸活过一命的马贼的赶到,住客们亦如鸟兽四散。也许击垮和平饭店的并不是暴力,而是人们私欲的刺激和摇摇欲坠的道德底线。

又或许“乌托邦”并不存在于在世间,表面上,人们维持着和平饭店一时的宁静,只要人心一旦产生动荡,即使是高高在上的庙堂也难以逃过支离破碎,土崩瓦解的命运。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若尚存,那么“和平”便只能是笑谈。

1995年,周润发为香港影坛留下了最后的“英雄形象”

为本片担任监制的是吴宇森,因此《和平饭店》的表达方式也显得极为写意。

影片开头,出现了和阿平对视着的白鸽,这也许是吴宇森的主意,但它的用意和《喋血双雄》里象征着“以暴易暴的救赎”的含义并不相同,它暗示了阿平的自我逃避,遗忘过去。

1995年,周润发为香港影坛留下了最后的“英雄形象”

由于本片诞生于香港即将回归之前,因此电影也借古讽今般地提出了一个疑问——在社会环境和制度发生巨大转变之际,人与人之间是否会面临着信任危机?

然而香港观众向来都对这种现实,严肃题材的电影并不感冒,这也使得《和平饭店》公映遇冷。虽然本片并没有取得理想的成绩,但在不少观众心目中,它仍然是一部有着独特魅力的经典之作。而本片也让韦家辉找到了适合自己的电影创作风格,影片中那荡气回肠的配乐,炫目凌厉的剪辑,对社会症结的讽刺,对人性深刻的注解,后来都被他刻进了银河映像的电影。

1995年,周润发为香港影坛留下了最后的“英雄形象”

值得一提的是,在拍完《和平饭店》之后,周润发也宣布暂时阔别香港影坛前往好莱坞发展。

如今看来,电影里阿平的结局像是港式江湖英雄电影从巅峰走向末路的预兆(事实证明本片之后,无论是周润发自己,还香港影坛再也没有拍出过像这样的英雄电影)。这个惧怕背叛和猜疑,用一生弥补背叛和猜疑的豪杰,最后恰毁于斯;这个曾经被众人敬仰歌颂的英雄竟自己为自己奏响了挽歌。

1995年,周润发为香港影坛留下了最后的“英雄形象”

黄霑曾在《沧海一声笑》中写道的“清风笑,竟惹寂寥,豪情只剩了一襟晚照”本不是用来凭吊的,不料却在这里一语成谶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