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说 奇门遁甲:徐克袁和平与乐视影业的那些“突破”

为《奇门遁甲》贡献元旦票房,是一件很奇妙的体验。毕竟,能看到金字招牌徐克与袁和平的“额手相庆”,看到神话渐灭的乐视影业的“垂死振臂”,这种体验掺杂了太多的情怀、情义与情操,绝对算得上前无古人,但近观近年来的影视圈,后无来者也未可知。

电影说 奇门遁甲:徐克袁和平与乐视影业的那些“突破”

虽然风评堪忧、票房折戟,但得着还是要为《奇门遁甲》招呼招呼,毕竟,这部作品中,“无心插柳”般的实现了太多此前不敢想象的“突破”,真可谓滥用情怀、节操碎地。

电影说 奇门遁甲:徐克袁和平与乐视影业的那些“突破”

本片,是向怀旧套路的致敬。全片看下来,一种上世纪港产片的即视感扑面而来,各种似曾相识甚至耳熟能详的元素,让观众热泪盈眶。不着四六的故事和奇形怪状的人物设定,这里暂且不表,单说充满武侠小说意境“章回体”编排,完美诠释了“藕断丝连讲故事”的意识流不适合影视剧的“铁律”。

电影说 奇门遁甲:徐克袁和平与乐视影业的那些“突破”

本片,是向视觉特效的致敬。前些年,但凡“大片”,一定是情节稀烂但特效优质的标配属性,《奇门遁甲》继承了“唯特效”大片的光荣传统,《无极》、《夜宴》、《黄金甲》在这一刻灵魂附体。在这一刻,它冲破了时代的阻碍和观众的审美,用堆特效的方式,任性的实现了“越挖越深”的“自我突破”。

电影说 奇门遁甲:徐克袁和平与乐视影业的那些“突破”

本片,是向打破常理的致敬。在《奇门遁甲》中,周冬雨抛弃了古怪精灵、性格玉女的人设,坚持天真呆萌有点笨的“本色”,甚至不惜动用露后背的裸替,向装傻充愣、贡献笑料的“傻姑”致敬;柳岩抛弃了好不容易树立起来的女人当自强的人设,坚持胸大腿长很诱惑的“本色”,甚至不惜无限夸大身体的“优势”,向她一直不屑、矢口否认的“花瓶女神”致敬。

电影说 奇门遁甲:徐克袁和平与乐视影业的那些“突破”

本片,是向打破角色的致敬。得着要声嘶力竭的告诉各位,《奇门遁甲》明显是一部“明星脸群戏”。虽然,本片缺乏一以贯之的主要角色引导,但勇敢的打破了主角配角、领衔群演的设定,坚持哪里有戏哪里就堆明星的好传统,让观众每一分钟都在与明星面对面,让每一名观众的票价都不白花。

电影说 奇门遁甲:徐克袁和平与乐视影业的那些“突破”

前一阵的“吴宇森圈钱事件”,被各路批为“名声片票价”,此番的徐克袁和平联手,似乎总有些异曲同工的味道,这些曾经“统治”港产影片、闯荡过好莱坞的明星导演,在资本的极力怂恿下,越来越习惯于被当做文化符号进行恶意的透支消费。

电影说 奇门遁甲:徐克袁和平与乐视影业的那些“突破”

虽然,名声总有用尽的一天,但至少经典永存,只不过,欣赏品味逐渐成熟和依靠名声招摇撞骗的此消彼长,注定会让这种变味的资本游戏,越来越玩不下去。

电影说 奇门遁甲:徐克袁和平与乐视影业的那些“突破”

得着说 | 拿兴趣说事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