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葛优六小龄童都只能当配角的电影,说出了真实的中国年

文/马庆云

中国传统新年很有意思,腊八一过,就开始准备年货,等到了腊月二十三,就开始掰着手指头等过年了。在传统农耕文明的中国社会,年的意义可能更复杂一些。它首先是对上一年的一次象征性清零,其次是对来年的一次象征性展望。因此,传统中国年的味道,我认为,并非是欢乐,而是愁苦与暂时压制愁苦。

这部葛优六小龄童都只能当配角的电影,说出了真实的中国年

1991年春节,上映过一部名为《过年》的电影,赵丽蓉和李保田主演,在这部戏中,葛优、六小龄童、梁天、丁嘉丽等人,都只是配角。这部戏的阵仗,换算成当下,不亚于将当红的国际章、国际巩们集合起来,还得拐带上东北老赵与国际纲。

该片也让赵丽蓉老师获得第四届东京国际电影节最佳女主角,并且于次年拿到国内百花奖的最佳女主角。《过年》电影也获得东京电影节最佳,与次年的国内百花最佳故事片奖项。葛优更是凭借这部电影拿到最佳男配角,他那一脸的坏人样子,就是从这部电影中奠定的。

这部葛优六小龄童都只能当配角的电影,说出了真实的中国年

赵丽蓉和李保田饰演一对儿东北的老夫妻,他们在春节前准备了不少肉食与蔬菜,准备儿女们回家过年,但又对他们回来不做什么大的期待。儿女众多的他们,一家团聚带来的往往不是幸福温馨的时刻,而是“差点没闹出人命来”的去年记忆。

这部戏的精湛之处便在于,将90年代之初的社会风貌原班呈现出来,让我们能够非常真实地洞察三十年前的乡村中国。

李保田饰演的角色,在国家体制内工作,七十年代便可以获得每月70元的工资。而在这次的过年中,他更是给媳妇赵丽蓉带回了万元的收入。在90年代之处,万元户对很多家庭而言,是遥不可及的。他家院子里边挂满了大鱼大肉,贴满了红火的福字,一派新春景象。

这部葛优六小龄童都只能当配角的电影,说出了真实的中国年

然而,便是在这景象之下,压制了儿女们各有的矛盾。

六小龄童饰演的大儿子与丁嘉丽饰演的大儿媳妇,天生一对儿。大儿子性格内向,一心只想安稳地做化学老师,不想补了局长的缺位。而大儿媳妇娘家爹因为是科长,所以可以耀武扬威,处处欺负男人。而丁嘉丽饰演的角色,又是一个爱贪便宜,想要搜刮公婆的人。这种女权压倒男权的局面,将在大年的宴席上最终爆发。

二儿子是研究生,带回了女朋友,两个人打算去东部沿海做商业考察,急需一笔上千元的经费,希望父母进行赞助。

而小儿子却要准备结婚,虽然没有立业,但着急成家,游手好闲,让大家筹钱帮助结婚,自然会成为矛盾冲突的引爆点之一。梁天对这个角色的把握,也让他在以后的《我爱我家》中奠定了基本的演员表演特征。

这部葛优六小龄童都只能当配角的电影,说出了真实的中国年

与此同时,葛优饰演的大姐夫形象,真的是演活了!他游手好闲,又爱背后说人坏话,仗着自己是单位保卫科的职位,更是对女同志们上下其手,招惹出大量的桃色麻烦。大姐性格懦弱,被大姐夫欺负,甚至要去打胎,进而离婚。表面遮掩下的一家和睦,暗藏各种炸点。

更为有趣的,则是二姐和二姐夫。二姐偷了父亲的户口本,自己去登记结婚,造成李保田饰演的父亲断绝与闺女的往年。这个春节,成为两边缓和矛盾的节点。二姐和二姐夫因为成为包工头,而发了一笔小财。根据电影内容来看,当时他俩一个月已经可以收入上千元。

曾经最不被看好的二姐夫终于扬眉吐气,给大家带来各种见面礼,更是为大嫂买了价值不菲的金戒指,颇有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意思。这些人聚在一起,各有各的故事,一桌团圆饭,吃出了诸多滋味。

这部葛优六小龄童都只能当配角的电影,说出了真实的中国年

二姐和二姐夫终于到来的扬眉吐气,估计让不少当下的中国人也感同身受。中国年的味道,与其说是团员,不如说是一次权利与金钱的近距离比拼。大家凑在一起,为具备比拼优势的人提供了更多的话语空间,实在是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

一桌子团圆饭,最终引爆了每个人的炸点,以大嫂砸了吃饭桌子结尾。我们可以将《过年》这部电影看做一部简单的故事片,不过讲的是各有矛盾的个体们凑在一起发生的矛盾碰撞。但我们也可以将这个小故事,真个看做一个中国年的最深刻解读:一年到头,藏着太多的委屈和矛盾,大家都想以新年的方式压制这些东西,求取欢乐,但欢乐越大,愁苦越跟在后面猛长。

这部葛优六小龄童都只能当配角的电影,说出了真实的中国年

农耕时代的中国年,意义更深刻一些。旧岁已经过去,新岁马上开始,大家为什么要吃一点好的,喝一点好的呢?因为这也是冬日里的最后一次节日狂欢,马上开始的春荒,将带给大家更多的苦难。在吃不饱的年代里边,春节过后,最容易饿死人。中国年,更多的是强颜欢笑,面对苦难。

三十年后,中国真正进入商业时代。过完年就吃不饱饭的事情,不会再发生。正因如此,年的味道却总让上了岁数的人觉得清淡了很多。苦乐总是并存,苦少了,乐也便少了。不过,商业时代,带来大迁徙的候鸟归巢。几亿人的大迁徙,成为中国年对商业时代的最新注脚。

如今的中国年,更像乡愁。三十年恍如一瞬,再看《过年》,估计不少影迷都会有自己的全新体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