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特辑:NO1 “酷爱装逼的墨镜王”——走进王家卫的影像世界

王家卫导演的电影是一个具有独特的、 或者说是虚无的世界,虽然根据影片不同时代的设定、空间的设定也不同,但是他描写的世界总是一样的。——张国荣评

人物简介

王家卫(Karwai Wong),1958年7月17日出生于上海,香港电影导演、监制、编剧。

1963年随父移居香港。出生于上海,5岁时随家移居香港,毕业于香港理工学院平面设计系。(这也为王后来的电影事业产生巨大影响)1981年考进无线电视台第一期编导培训班,结业后于无线电视台工作,1988年王家卫首次执导电影《旺角卡门》,1990年执导第二部影片《阿飞正传》,获得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及金马奖最佳导演奖 。1994年执导影片《东邪西毒》,是一部颠覆传统的武侠片。1997年导演影片《春光乍泄》,获得第50届戛纳电影节最佳导演奖,更是第一位获此奖项的香港导演。

电影特辑:NO1 “酷爱装逼的墨镜王”——走进王家卫的影像世界

王家卫(Karwai Wong)

影像风格

“色彩应该成为剧中的一个重要人物”——(美)斯坦利考夫曼

王家卫的美术经历在他的电影中发挥得淋漓尽致。在他的电影里,色彩不仅可以给观众带来巨大的视觉冲击,还与人物性格、心理、命运等紧密联系,具有强烈的象征主义和表现主义作用。王家卫自己本人也讲过,色彩不仅仅是对现实的简单还原,而且还是一种自觉的审美选择。色彩艺术不仅是视觉造型,还是情绪氛围;不仅是色调,还是情调。在王家卫电影里,色彩几乎成了某个特定人物的象征和环境的象征。王家卫美术风格天马行空,表现了一种对电影空间的思索。而王家卫的电影风格的确立,却可以从他的访谈中略窥一二。

电影特辑:NO1 “酷爱装逼的墨镜王”——走进王家卫的影像世界

《堕落天使》中的不同色调与人物心情的象征性

电影特辑:NO1 “酷爱装逼的墨镜王”——走进王家卫的影像世界

《堕落天使》剧照中王家卫风格的色调运用

当情感跳出技巧的框架后,技巧便成为了不落痕迹的浑然天成。而王家卫的选择便是以色彩来作为人物跳动的心脏,使观众能直观的感受到人物的情绪化变动。人物的情绪更是在色彩的运用下,一如既往的表现的恰到好处,展现出人物细腻的内心世界。

形成由来

王家卫曾坦言,青年时期的他格外钟意阿伦·雷乃,不可置否的是王家卫电影风格的确立与阿伦·雷乃密不可分。受到法国阿伦·雷乃的影响,学习他的“时长与记忆”的永恒主题。况且,王家卫曾言他看了曼努埃尔·普伊格的《蜘蛛女之吻》深受影像,王家卫说:“到了现在来说,对于我拍电影产生最大影响的正是他。 不过他最好的作品不是《蜘蛛女之吻》,他最好的作品是《伤心探戈》,很伟大的作品。”《阿飞正传》受到曼努埃尔.普伊格的零碎结构的影响,从此王家卫从他那里学会拼合零碎片段,构成情节。《东邪西毒》也同样是非线性叙事风格,王家卫曾表示这样的做法灵感来自于曼努埃尔·普伊格的作品《布宜诺斯艾利斯事件》。

在内容上,王家卫深受新感觉派的影响,如民国时期的穆时英,王曾坦言要为穆时英拍一部电影。在剧本内容的创作中,王家卫作品的结构与日本作家小松左京的极短篇小说《殉情》有对应关联。关于日本作家,王家卫提及了三个作家:“整体来说,川端康成、太宰治和横光利一对我的影响比较深远。后来再长大写我开始看日本小说,最初是川端康成,我喜欢他的《雪国》和《睡美人》 。阿伦·雷乃是法国左岸派的领袖,与当年其他新浪潮人物不同的是,阿伦·雷乃代表的左岸派更注重文学性,有着浓厚的知识分子气质。

电影特辑:NO1 “酷爱装逼的墨镜王”——走进王家卫的影像世界

阿伦·雷乃(Alain Resnais)法国新浪潮电影的代表人物

雷乃在《去年在马里昂巴德》中打散人名,角色甚至没名字,只有A、M、X等代号,王家卫在《堕落天使》《重庆森林》等片中照搬了这样的方法。如梁朝伟扮演的“警察223”等。

而王家卫在电影中独有的摄影风格是大量的长镜头和摇摆不定甚至是直接手持拍摄的慢镜头,这就绕不过一个与他合作甚久的摄影师杜可风了。他作为王家卫的黄金搭档,从《阿飞正传》到《2046》,他们合作了七次(包括其他王家卫担任非导演工作的电影)。两人彼此间那种亲切感和安全感,尤其弥足珍贵。这令他在片场可以安心发挥,因为班底熟络,互相之间已可以做到心有灵犀一点通了,杜可风表示:“我们就像Rolling Stone(滚石(听歌)乐队),平常大家各自去Solo(单飞),但每年总有一两次开演唱会,会再聚在一起。”

电影特辑:NO1 “酷爱装逼的墨镜王”——走进王家卫的影像世界

杜可风掌机的《春光乍泄》

电影特辑:NO1 “酷爱装逼的墨镜王”——走进王家卫的影像世界

杜可风掌机的《东邪西毒》

从王家卫的角度看,他对技术那些东西不是太感兴趣,摄影机不过是将眼看的东西转到荧幕上的工具。所以他总是对杜可风说,“我要某一个效果”。那些看似凌乱的镜头,大有深意,首先要保证内容和形式的结合,比如在《阿飞正传》中对景深的运用,人物对话时彼此在镜头中所在的位置,都让观众有一种参与感。而杜可风在拍摄现场经常是突发性的“胡闹”,喝点酒后随行而拍,这种拍摄手法却让王家卫赞同。王家卫要的只是那种感觉,并没有依赖这些观念,而杜可风恰恰能满足王家卫想要的那种感觉。

电影特辑:NO1 “酷爱装逼的墨镜王”——走进王家卫的影像世界

杜可风掌机的《重庆森林》

新浪潮电影

产生于1958年的法国。当时安德烈·巴赞(Andre Bazin)主编的《电影手册》聚集了一批青年编辑人员,如克洛德·夏布罗尔、特吕弗、戈达尔等50余人。他们深受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思潮影响,提出“主观的现实主义”口号,反对过去影片中的“僵化状态”,强调拍摄具有导演“个人风格”的影片,又被称为“电影手册派”或“作者电影”。他们所拍的影片刻意描绘现代都市人的处境、心理、爱情与性关系,与传统影片不同之处在于充满了主观性与抒情性。这类影片较强调生活气息,采用实景拍摄,主张即兴创作;影片大多没有完整的故事情节;表现手法上也比较多变。


左岸派

“左岸派”的导演们由于对人和精神的发展过程感兴趣,从而走向了电影制作。因此,他们的影片有着明显的侧重人物内心描写的倾向。这似乎与20年代超现实主义先锋派电影的美学探索有着某种联系。然而,在20年代超现实主义的表现中,内心世界是他们唯一关心的现实。他们认为:内心的现实远远高于外部现实。而“左岸派”导演们却提出了“双重现实”的问题,即“头脑中的现实”和“眼前的现实”。他们认为,这是更高一层的现实。这样一个新的创作追求使“左岸派”电影一方面以探索人物丰富的内心世界有别于传统的现实主义电影,另一方面又将内心现实与外部现实,即头脑中的现实与眼前面对的现实结合起来,将原有的超现实主义改造为一种易为公众所理解与接受的高级的现实主义。


在政治主张上,新浪潮内容通常简单,不涉及政治。而左岸派电影通常背景复杂,经常遭遇麻烦。

新感觉派

起源于20世纪初期日本的一个文学流派。新感觉派认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物质文明迅速发展,人们要以视觉、听觉来认识世界和表现世界,即以感性认识论作为出发点,依靠直观来把握事物的表现。因此,他们主张追求新的感觉和对事物的新的感受方法,然后再给现实做精美的加工。代表人物:穆时英,川端康成和横光利一

人物趣事

王家卫有一次让他的演员翻译 I love you,有的演员翻译成我爱你。墨镜王说,怎么可以讲这样的话,应该是“我已经很久没有坐过摩托车了,也很久未试过这么接近一个人了,虽然我知道这条路不是很远。我知道不久我就会下车。可是,这一分钟,我觉得好暖。”这个演员就是李嘉欣,出自《堕落天使》。

拍《重庆森林》则没有拿到批文。因为电影必须要在25天之内拍完,所以一向慢吞吞的王家卫必须要白天写剧本,晚上拍镜头。既没有批文,也没有脚本,一切就像在抢东西一样。他记得当时林青霞戴着假发往前走,而杜可风则扛着摄影机往里冲。现在看起来,那段镜头的摇曳是那么自然而迷醉,可是真实的现实却是一群警察操着警棍追打着老杜……杜可风的胳膊、肩膀都受了伤,林青霞也难免受牵连,但好在那个镜头被完美地捕捉下来了。王家卫说:“我的头也被打了,因为我就在旁边。”

张国荣曾提到刘德华,他说刘拍「阿飞正传」时在九龙城寨拍了三个月戏,每天都要在那楼底不足五呎半高到处都是老鼠的地方演戏,而刘德华是十分怕老鼠的,每天跳来跳去避老鼠,後来他在九龙城寨拍的戏份全部剪掉。

最后提一个,有人问王家卫“为什么要选择布宜诺斯艾利斯为拍摄地呢?”—(布宜诺斯艾利斯为阿根廷最大城市),王却回答“因为在地图上看着离香港最远。”

哈哈哈,王家卫是Gordon最喜欢的一位华人导演,以至于Gordon在写故事方面会刻意模仿王家卫的风格,下面我来模仿一段王家卫风格的对话吧。

“在2018年3月15日下午十六点十二分以前,天空是灰蒙蒙的似乎在下雨。我的眼睛总是看着窗外,因为我明白人若是哭了你可以给他一包纸巾,可是天空哭了你又能干什么,我却知道这会是咸的。”

Gordon

欢迎各位在评论里模仿王家卫说一段话!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