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越,一个相声演员的传奇人生

孙越,一个相声演员的传奇人生

李文华是他舅爷,动物园饲养员是他“本行”

近日,江苏卫视《阅读阅美》节目邀请到德云社知名相声演员、岳云鹏的搭档孙越担当朗读嘉宾,为观众带来《黑象》这篇文章,呼吁公众关注泰国大象的悲惨境遇,同时也让大家了解到他曾经作为大象饲养员的人生经历。

从2015年携手岳云鹏登上央视春晚,到2016年助力岳云鹏拿下《欢乐喜剧人》第二季总冠军,站在“德云一哥”身旁这个长相憨厚喜庆的大胖子孙越也获得越来越多人的关注与喜爱。国庆节期间,难得给自己放个假的孙越利用休息时长接受了本报专访。

舅爷是李文华,上台就不能给他丢脸

生于1979年的孙越,从第一次说相声到现在算起来已有30年。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李文华是孙越的舅爷,但他开始接触相声,是被同学领上道的。孙越向本报记者回忆,那是在小学二年级的一个学雷锋日,学校组织文艺汇演,班里一个跟他关系要好的同学杨明找到他说:“咱俩演个相声呗。”孙越毫不犹豫就答应下来,“他负责找词,结果在台上还忘词了,空了一分多钟,同学们还挺高兴,觉得我俩说得像那么回事儿。”从那以后,每逢学校组织演出,老师都会让这小哥俩演个相声,直到小学五年级,两人一起加入小花艺术团,师从赵小林,接受专业训练。

爱上相声以后,半导体和磁带填充了孙越大部分课余时长。侯宝林、刘宝瑞、马三立……半导体每天循环放,家里的磁带堆满箱。家里迄今出过两个说相声的人,但自从他记事起,舅爷李文华就已经不说相声了。“我也是在学校演出完回来以后,我爸才跟我说,舅爷以前也是说相声的。”那时李文华已经做完喉部切除手术,见到自己家又出来第二个说相声的,老爷子很欣慰。

那时候,孙越没事儿就去舅爷家,说话不方便的李文华拿出一堆手写的稿子给他看,“虽然说话慢,他还是会跟我讲年轻时候见过的那些说相声的老先生的事,有时候一件事能说一个钟头。”孙越觉得,舅爷对他最大的影响,就是一定得把相声说好,不能给家里丢人。“小时候,人家一提我是李文华的外孙,别人都对我高看一眼;长大后,就觉得很怕给他丢人,只有说得好了,才敢让人提。”

1999年至2009年的10年间,孙越的本职工作是北京动物园大象饲养员。那时候正是相声的低谷,家里人不同意他搞专业,舅爷李文华也觉得,拿相声当个爱好就挺好了。因为从小喜欢动物,园林学校招中专班时,孙越主动报了名。“那时候本来应该是人生最折腾的时候,但是安安静静上了10年班也挺好的,见的人挺多,学的事也多,每天被那些老师傅们带着,学习为人处事,算是人生沉淀吧。”平日与象为伴,周末剧场演出,是那10年孙越的生活常态,虽然工资不高,但也自得其乐。“我家就是北京的,父母不用靠我养,也不用租房,钱挣得不多也算够花。”

搭档岳云鹏,“适合”才最重要

在动物园上班那几年,孙越辗转待过几个相声社团。再后来,他作为发起人之一成立艺馨社。“那会儿德云社已经火起来了,我们觉得相声这行或许也会跟着好起来。”艺馨社一直亏损,孙越不得不把上班的工资和到处走穴演出挣来的钱贴补进来,给大伙儿发工资。

德云社三里屯剧场开业时,郭德纲派人找到孙越,叫他过去帮忙。半年后,郭德纲又提出让孙越给岳云鹏做搭档,但条件是辞去动物园的工作,做专职相声演员。孙越也给郭德纲提了个条件:把艺馨社这十几个弟兄全部接收,郭德纲痛快地答应下来。那一年,孙越30岁。“我十一二岁时就认识德纲师哥,彼此太了解,我们之间可以开那种别人开不了的玩笑。他觉得我跟小岳岳搭档很合适,再加上他觉得我相声说得还行吧。”

遇见岳云鹏时,对方正处于事业上升期,原来的搭档临时有事,需要换个新搭档。孙越试过几场之后,感觉还行,二人便开始连开25场专场。演出持续三四个月,奠定了岳云鹏爆火的基础。“都已经开场了,小园子门口还有排队买不到票的。”孙越回忆说。第25场专场演出时,郭德纲和于谦都去捧场。从那以后,岳云鹏成了角儿,孙越则是他的金牌搭档。

舅爷是相声界捧哏名家,但这与孙越也当捧哏没啥关系。“要是胖子站左边,旁边站个瘦子捧哏不好看。” 其实,身材只是一部分原因,从第一次说相声开始,孙越几乎一直都在捧哏,偶尔当过几次逗哏,都觉得没有做捧哏顺溜,归根到底,还是性格使然。私下里,孙越和郭德纲的搭档于谦一样健谈,而岳云鹏则跟师父郭德纲一样寡言。一到台上,双方的角色则开始互换。“台下我更爱闹,他拿个小凳往那儿一坐,不吱声,你聊什么他就听着。你愿意做捧哏,那就得压抑一部分天性,台下再热闹,台上也得稳当。”

关于捧哏与逗哏,孙越和于谦私下里也深入讨论过这个话题。“能当好捧哏的人,是需要社会经验的,它并不是需要你去背多少台词。比如逗哏这个人,可以去扮演各种角色——小市民、中年妇女,或者老太太;而捧哏,则需要靠你在社会中积累的经验去考虑怎么对付这个人。”来德云社学相声的人里,99.9%都想当逗哏。孙越则说,只有真正会捧哏的人才能体会捧哏是多么有滋味的事儿。

孙越徒弟吕硕向本报记者回忆,在去年参加《欢乐喜剧人》节目录制时,孙越总是叮嘱他们在领工作餐时,要先把两位跟拍摄像老师的盒饭领出来,“师父担心人一多就拿乱了,摄像老师吃不上饭。每次拍戏或者录节目,他尽量不让主办方来接,通常都是我们自己过去,不想给人家添麻烦。虽然我们这些徒弟都挣工资,他还是会问我们钱够不够花。他总是替别人着想。”

无论是在动物园工作10年,还是给半路出家的岳云鹏甘当绿叶,孙越始终心态平和、自得其乐。除了跟岳云鹏国内、国外跑演出、办专场,他也拍拍戏,喜欢鸟笼和葫芦,开办了儿童摄影机构,还创立了两个自己的服装品牌……无论火与不火,他都能掌控好节奏,就如同在台上一样。“我们这个行业,最后看的就是心态。其实哪个行业都是这样,如果你这也争,那也争,啥都看不惯,不会有啥好结果。”(陆隽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