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掠夺者

影视掠夺者

“小兄弟,哇,你有一道灵光从天灵盖喷出来啊!小小年纪竟然就有一副横练的筋骨,真是百年难得一遇的武学奇才。我这里有本秘笈,见你这么投缘,十块钱卖给你,以后维护世界和平,警恶惩奸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好吗?”

秦逸欲哭无泪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前一刻还在大都市之中穿行的他,不过是头脑一热,请路边一位已经只剩下骨头的老头吃了一顿饭之后,再次出现的时候,竟来到了这里!

……

和以往一样,秦逸下班回家,因为时节已入深秋,路上行人并不多。只是不同的是,今天的路上车流量不多,显得格外的阴冷!

秦逸紧了紧身上不知道洗了多少次已经发白的衣服,向着那属于自己的小窝走去。

“公子!”

一道微弱的声音传到他的耳朵里,秦逸走得并不算快,所以他还是注意到了发出声音的这个人。

一个衣衫褴褛的老头蜷缩在人行道一角,一个已经只剩下一半的碗放在他身前。从他犹如枯槁的手,可以看出,用“行将就木”来形容他也绝不为过!

露出的手就好像是一层已经失去了生机的皮肉包裹着一敲即碎的白骨,任谁看到他的第一眼,绝不敢相信这样的人会活到下一刻,或者说,只怕没人相信他是一个还有气息的人,这只能算是一具枯骨。

“公子?你是在叫我吗?”秦逸蹲了下来,指着自己的鼻子向他问道,虽然他并不知道他是否能够看得清自己!

“你既然停下并且蹲下来了,那我当然叫的就是你。每个从这里过的人我都叫了,男的叫公子,女的叫小姐,只不过你是唯一一个蹲下来,并且跟我说话的人。”他已经开口说话,而且说得井井有条,只要听了他的话,若是没有人看到他的人,一定不会想到他长这副模样。

“公子,真是一个奇怪又好听的称呼!”

“无论是谁到了我这个地步,说话都一定会很好听的。”

“哦?”

“你说一个人若是连饭都吃不上,要靠别人施舍的时候,说话会不会比他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好听些呢?”

“很多时候的确是这样子的,为了糊口,什么都愿意做的!”秦逸不由得发出了一声感叹,随后又道:“看样子你是饿了,不过我身上没有吃的东西,可以的话,去对面,我请你吃东西!”

秦逸摸了摸肚子,才下班,他也是有些饿了。

“管饱吗?”

“若是我的钱用完了你还没有吃饱的话,那我就算管饱也不过是一句空话啊!”秦逸拽了拽口袋里干瘪的钱包,有些无奈的说道。

按理说城市规划这门专业毕业也不会到达吃不饱饭的地步,但是现在他的生活却很拮据,入不敷出啊!

其实他大可不必如此的,毕竟大街上乞讨的人虽然不是很多,却也并不少,老头也只是其中之一而已,他完全可以甩手,一走了之的。

不过,日行一善对谁应该都没有什么坏处的。所以他便养成了“日行一善”的习惯。日行一善,积善成德,佛家说,因果循环,善有善报,很多时候这种事虽是无稽之谈,但是他遇到了,依然还是会去做的。

……

时长在两人没有一句话的吃饭之中度过!

“老头子我身无长物,这是老头子我身上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你请我吃一顿饭,这便算是我回报你的东西了。”

一顿饭以后,邋遢老头的精神似乎好了很多,在他浑浊的眼睛里,秦逸偶然间似乎看到了一道道精光,似能照亮世间一切!

“好玉!”秦逸虽然没见过什么好东西,但是在老头递出玉佩的一刹那,他也看得出来这是一块好玉,心中也在感叹。

心中虽然震惊这样邋遢的老头身上为何会有这样的好东西,但是秦逸倒也没动什么歪心,不是自己的东西,就不该乱动!

“老人家客气,我请你吃饭不过是想要找一个陪我吃饭的人而已,这东西你还是留着吧!”秦逸说完,向老头子摆了摆手,走出门外,走向家中。

他却不知道,在他回头的瞬间,老头子一身的邋遢之色完全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看着秦逸离开的身影,脸上出现一道神秘的笑容,随后如同天间尘埃一般,缓缓消散!

想着心事的秦逸不知道,他所走的路已经渐渐偏离原来的轨道,那并不是回家的路,而是一条不知道通向何处的道路,直到他几乎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在干什么,回过神来的时候,眼前已经不是林立的高楼大厦,而是一老一少两个人,一个邋遢的老头,一个眉清目秀的小少年。

“叮,恭喜宿主触发任务,在三个个时辰之内获得一部武功秘籍,任务成功,奖励十点气运值;任务失败,成为当前世界中的一员,永远不能返回现实世界,请宿主努力完成任务?”

秦逸看到老头和小孩的第一眼,一道金色的字符跳跃着进入他的眼帘,光芒竟是如此夺目,声音竟如此刺耳!

字的源头,是一块掌心大小的碧绿色的玉佩,不知道又什么材质雕琢而成,可以看出的是,这块玉佩他刚刚见过,正是老头子欲给他,而他没有接受的那块玉佩。

玉佩之中,一道如蚯蚓般的流光在其中快速游动着,似乎有用不完的精力。

秦逸苦笑,他实在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现在的这种心情。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他已经不在自己原来的世界,至于在什么地方,不得而知,不过根据房屋的样子,倒是有些像三几年的广东!

无论是谁,除非是一个已经麻木了的人,否则遇到这样的情况,都不会好很多的。换作其他人,只怕也和他并没有什么区别,或许多数比他要好一点点,因为他并不是一个没有牵挂的人,他的家里,还有一个受伤的母亲要照顾。

“老伯啊老伯,我不知该感激你还是该恨你了!”秦逸几乎已经确定那老头子一定不是一般人!

他虽然是在乞讨,但是他所说的话绝不是一个衣衫褴褛,行将就木的老头所能说出的。井井有条,思路清晰,而且话里面,如今细细想来,似乎还带着些许禅机。

刚刚没有感觉,现在一想,他哪里像一个乞丐?玉佩是如何出现在他身上的,秦逸已经无从考证,一个“高人”,想必做什么事情都不是太难的。

秦逸将玉佩中闪出的金色文字全部看完之后,眼前一清,所有的东西全部消失不见。若不是脑海中深深的印着这一段文字,秦逸还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武功秘籍……武功秘籍,就看你了!”秦逸碎碎叨叨的,快步向前面的一老一少走去。

本文来自小说《影视掠夺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