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fo员工:被变相降薪,广告销售KPI加重

“模式没走通的话怎么都一样,阿里接手后就能盈利了吗?不一定吧。”一名员工反问。

本文共计2400字,阅读时长5分钟。

ofo员工:被变相降薪,广告销售KPI加重

ofo员工:被变相降薪,广告销售KPI加重

本文为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原创

记者 / 薛星星

编辑 / 苏琦

ofo即将在舆论紧张中迎来自己三周岁的生日。

从上周开始,社交媒体上就流传着ofo大规模裁员的消息,包括COO张严琪在内的众多高管被传离职,海外团队被裁等等。彼时ofo回应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称这是“谣言”。

但“谣言”最后还是在今早达到了高潮:虎嗅网在早间刊发了一篇《小黄车要黄了》的文章,直指ofo存在大规模裁员,整体裁员比例达到50%,且存在继续扩大范围的可能性。

ofo联合创始人于信中午10点在朋友圈中反驳称“无稽之谈”,并称“背后有人推动”。ofo公关向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表示,于信朋友圈中的发言就是回应,ofo官方没有其他的口径。

ofo员工:被变相降薪,广告销售KPI加重

ofo联合创始人于信朋友圈截图

寻找中国创客了解到,在ofo的钉钉通讯录中,已经找不到负责市场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南楠。

ofo否认“裁员”传言

ofo员工:被变相降薪,广告销售KPI加重

再过一天,就是ofo成立三周年的日子。ofo为员工提前准备了礼品,包括定制的钢笔、本子以及文化衫等。

下午4点半左右,ofo内容总监杨汛在朋友圈晒出了这些礼品,祝贺ofo三岁生日快乐,还配了一张自己在工位上的照片,像是在隔空回应被离职的消息。

早上那篇刷屏的报道中,称杨汛已经离职。不过,文章刊发时将杨汛的名字错写成“杨讯”。杨汛随后在朋友圈中予以否认,“没离职,状态良好”。最后还不忘diss下对方,“写错别人名字是不好的。”

虎嗅网的报道中称,除了大规模的裁员外,“ofo海外市场主管张严琪离职,同时离职的还包括负责市场公关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南楠与主管杨汛。”

ofo一名内部员工向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证实,COO张严琪没有离职,但在企业钉钉通讯录中,已经找不到负责市场业务的高级副总裁南楠。

今年1月,腾讯科技报道称,ofo账户上的可用资金仅剩下不到6亿人民币,按照ofo每月在员工工资、运维及押金流出等方面的支出大约为4-5亿元计算,ofo手中的现金仅能支撑一个月。

ofo随后发布声明,驳斥腾讯科技相关报道为“没有任何事实依据的谣言”,ofo公司法务部已正式开启起诉腾讯科技的法律流程。

但在今年3月,ofo被媒体爆出曾于2月份两次通过抵押共享单车的方式换取了阿里巴巴共计17.7亿元的借款,当时ofo对此回应称不予置评。

结果3月13日,ofo便宣布以股权与债权并行的方式获得由阿里巴巴领投的8.66亿美元E2-1轮融资,该轮融资似乎包括此前向阿里抵押单车获得的17.7亿元借款,ofo对此未有明确解释。

ofo员工:被变相降薪,广告销售KPI加重

“V Day”计划

ofo员工:被变相降薪,广告销售KPI加重

但在此轮融资过后,ofo进入了少有的平静期,市面上少有关于ofo资金短缺的报道,直到4月初,摩拜被美团以总价27亿美元全资收购后,ofo的资金问题再次显现出来。

4月底,有媒体称滴滴将重启收购ofo的谈判,ofo发表声明称消息不属实,将保持长期独立发展。到5月初,《南华早报》报道称,ofo已经拒绝了滴滴潜在的收购要约。ofo创始人戴维在公司内部会议中称现在是公司的“至暗时刻”,并称ofo未来将依旧保持独立运营。

根据ofo供应商上海凤凰随后发布的公告显示,过去一年,ofo向上海凤凰采购的500万辆共享单车订单最后的完成量仅有186万辆,完成量不足4成。上海凤凰在公告中解释称,ofo采购量的下滑主要来自于政府部门对共享单车的监管及市场对单车的投放需求。

但更多的报道认为,更主要的原因似乎来自于ofo的资金压力。

戴维在公司内部启动了意为“Victory Day”的“V Day”计划,一位ofo的员工称,该计划“目前主要是落实B2B的商业变现”,变现渠道以“广告和企业年卡为主”。

广告方面,ofo在单车车身、App中都设了广告栏位,根据网上流传的一份ofo广告刊例显示,ofo车身广告最低价位是160 元/辆/月,最高的品牌定制车是2000元/辆/月。App的广告则以开屏广告、弹窗及骑行结束页为主。

共享单车仅靠租金盈利的商业模式暂未走通的情况下,ofo寄希望于可以通过广告来迅速将流量变现,多位ofo内部员工证实,ofo向许多不属于市场销售的部门也派发了广告业务,每单的销售的提成高达35%。

但车身广告在部分城市属于违规行为。北京市在去年9月出台的《北京市鼓励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的指导意见(试行)》中明确表示,共享单车不得在车身设置商业广告。ofo的车身广告业务能走多远,还是一个未知,目前尚未在公开报道中看到有刊登广告的ofo单车出现。

ofo员工:被变相降薪,广告销售KPI加重

内部人士称大部分员工底薪“变相下调”

ofo员工:被变相降薪,广告销售KPI加重

“就是公司流传的风言风语,我觉得一笑而过吧。”一位ofo内部员工针对此前社交媒体上流传的裁员消息评论道。

大规模裁员的消息刷屏之后,不只是ofo的公关部门,许多普通员工也收到不少外部人士的询问。“各种被关心。”上述ofo员工说。他在去年初加入ofo,经历了去年共享单车的融资高潮及下半年的倒闭潮流,他仍寄希望于公司可以独立发展。

“模式没走通的话怎么都一样,阿里有钱,接手后就能盈利了吗?不一定吧。”他反问。

但实际情况在于,对于巨头而言,盈利与否很可能就不是他们关心的问题。就像此前马化腾在朋友圈中针对阿里巴巴下注哈罗单车的评论一样,“被当作支付的推广工具了,可怜了其余小股东被锁死。”

ofo员工:被变相降薪,广告销售KPI加重

ofo的自救之路仍在继续。上周,ofo相继取消了此前在多地大力推行的信用免押金政策。此前,ofo在武汉、石家庄、福州等全国25座城市与芝麻信用合作开通了信用免押金的服务,但现在能使用信用免押金的仅剩下上海、杭州、广州、深圳和厦门5座城市。

其余的20座城市,用户需要购买95元“福利包”后才可继续享受免押金服务。95元“福利包”被直接充入账户余额,消费完后,用户需重新购买。

今日晚间,有ofo员工向寻找中国创客(ID:xjbmaker)爆料称,最近两个月ofo内部在城市端KPI考核及薪资调整上均有不少动作。

该员工称,公司海外部门确实有裁员,但并非“整个海外部门解散”,“海外部门的裁员比例大概在20%到30%之间。”该员工说。

其次,ofo开始尝试加大广告变现后,为各个城市端制定了广告销售的KPI。此前,广告销售只由销售部门负责,而现在则是由整个城市端负责,占据城市端KPI考核标准的20%左右。北上广等一线城市的销售要求是每月100-200万。

此外,ofo在5月中旬对公司员工的薪资考核标准进行了调整,据这名员工说,此前薪资标准是固定薪资+绩效。调整之后,以原固定薪资的1.17倍为基准,其中60%为固定薪资,40%为绩效考核。

“相当于你的底薪被下调了,我们私下计算,薪资考核标准调整后,大约有20%的员工可以涨薪,80%的员工降薪。”

截至发稿,上述三点尚未得到ofo方面的证实。

“环境确实比较严峻。”前天,一位刚入职ofo不久的员工说道,“但是老板还是比较有想法,现在也是在想各种突破口。”

他所在部门也被派发了广告销售的任务,不过他现在仍然“一个都没卖”。

“公司内部看起来还风平浪静。”今天下午,他似乎有些动摇,已经开始去看其他的工作,“先看看机会。”他说。

*部分图片来源于视觉中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