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节感想

上海电视节历来是行业晴雨表。过去三年,一年一气候,一年一个关键词。

上海节感想

2016年是躁狂:天价剧目横行,大IP晃着膀子走路,游资遍地流淌,层出不穷的新公司发布着层出不穷的片单。而媒体在悲愤地呐喊,无力地批判,用一个又一个10万+螳臂当车。

2017年是狐疑:调控已经来临,证监会很久没有给影视板块好脸色了,资本上游断水的现象出现。电视台颓势难挽,三大视频网站依然秀肌肉。现实主义已经回暖,但具体的路径仍不清晰,人们都在大眼瞪小眼:怎么办?媒体不再鼓噪,也不再痛斥,而是牢骚满腹,心事重重。

2018年是内伤:整个上半年都没有出现爆款剧,钱没少花但收视率破个1好难,连IP剧都伪装成现实主义的样子了,当年疯狂追IP、开脑洞的人,转过身来拼命扯虎皮、喊口号。因为五脏受损,七情上面,喊口号也是有气无力,装模作样。

每家的日子都不好过。电视台没有收视率就没有广告收入,没有收入就只能对内减薪,对外耍光棍。签合同的都要和收视挂钩,收视不达标的不给钱。有的干脆连合同也省了,只有“播出确认书”,拿到钱的日子猴年马月。有合同的急了还可以兴讼,虽然得冒着退出江湖的风险。而手里只有“确认书”的则人为刀俎,我为鱼肉,拿不拿得到钱听天由命。

上海节感想

视频网站也有些日子没出爆款了。除了甜宠,似乎也没什么安全而又能黏住观众的题材。观众这个喜新厌旧的小祖宗,把对长视频的注意力很大程度上转移到了短视频上。一个带兵打仗的将军,当他有“非战之罪”的托词时,局面往往也就很难收拾了。

都说视频网站财大气粗,可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全行业都指着这几把米续命的时候,米的拥有者就成了上帝。各种不由分说,各种独家排他,各种分账模式,混不到金字塔的顶端,想挣点儿钱好难。金字塔尖的健儿,心里也是万马奔腾。

制片公司面临的局面最凶险。首先是头上又悬了一把利剑。崔永元和冯小刚、刘震云的纠葛,原本只是私人恩怨。因为冯刘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小崔一箭射向更大的标靶。这阴阳合同的事一抖出来,就牵出一个巨大的税务黑洞。税务部门不会放过扩大税源的机会,舆论观瞻也不允许黑不提白不提地完事儿。所以,霍尔果斯的影视公司不能开票了,一场税务风暴聚集能量,走在路上。

上海节感想

风暴刮过,倒霉的是谁?基本上不太可能是明星,明星有两个退身步:阴阳合同已成往事,工作室接单才是主流。工作室是纳税的。要让工作室缴纳高得多的个人所得税,道理并不通畅。如果不是工作室签约,而是与个人签约,明星也多半会大笔一挥,在酬金的数字后面写上(税后)字样。

利剑挥过,谁的人头落地?那就只能是公司了。明星有“税后”的自我保护机制,制片公司有“代扣代缴”的义务,真要是板子打下来,制片公司多半得挨着。真要有巨额罚款或补缴税款,制片公司你得接着。如此这般,全民仇富的大戏中,被绑缚刑场的将是本来就负担承重,不堪困扰的制片公司。

就算这把剑侥幸不落下来,制片公司也早就一头包了。央视和卫视排播乱套,很少有剧目不打回票。每一个题材似乎都有了新的危险因子,每一句对白似乎都有重新认识的必要,每一次本该正常的播出,都要接受同行心有余悸的恭贺,每一张酒桌上都聚拢着忧心忡忡的老灵魂。这哪是做剧呀,这是提着脑袋闯关。

上海节感想

先要争得一个播出的机会。再要求得一个真假难辨的数字。最关键的一步才可能实现:顺利回款。视频网站强势归强势,在回款方面还是可以信赖的。电视台则处在虚不受补的时刻,三个锅盖盖五个锅,总有一些锅是盖不住的。

古装剧一定是被下了降头。开年就是两部大制作的两败俱伤,然后就是噤若寒蝉。眼瞅着事情有缓,小崔又点燃了冰冰的炮仗。一部《莽荒纪》播得有气无力,世界上最可怕的事情不是被观众骂,而是无声无息地从你的全世界路过。接下来暑期档有《扶摇》和《斗破苍穹》要上,都在周播剧场,被视为两个探路者号,探市场风向,也探政策风向。

现实剧身上可能是被绑上了巨大的热气球,悬浮天地之间,上不去下不来的剧多的是。有些剧倒是千斤之重,但却体型失控。各种功能不全,各种要素不全,各种被拉长,被稀释,被融化,被烂尾。

在各种伤筋动骨的体检和修理之后,走到台前的已很少全乎人儿了。有的看上去四肢俱全,但也受了严重的内伤。神完气足是奢望,力拔千钧是幻想。就这副面无血色的样子,还举着自制的小旗,表达着忠顺的心愿。不挂羊头卖狗肉不行啊,不乔装打扮一下不行啊,不顾左右而言他不行啊,久而久之,从言不由衷到当众撒谎。

今年在上海节的展馆里逛完了,没有人再说“冷清”。一不小心说出来了,也恨不得给自己一嘴巴子:说病人的风凉话,缺德吧你就。只有少数几家公司在发布新剧,只有少数新剧在做宣传,只有少数宣传不是喊口号而是谈创作,只有少数创作真的是在创作。

上海节感想

论坛上嘉宾的脑子也乱了,电视剧论坛头号主持人也掌控不了局面。他们就是要吐槽,他们就是不聚焦。哪哪儿都是困惑,什么事都没有答案。

也有人如沐春风,其乐融融,他们打定主意和真相决裂,憋着要当影后和影帝。他们知道自己在演戏。我们也知道他们在演戏。他们也知道我们知道他们在演戏。大家一起演一场戏,回家以后掩面而泣。

上海节感想

唯一带感的可能是电视剧60周年的各种纪念活动吧。那场“与时代同行”的晚会上,四大名著剧的剧组世纪同框时,多少观众真的湿了眼眶。电视剧60年大系丛书发布时,多少电视老炮儿动了真情。就连“电视剧研究的小学徒”用60讲的形式回溯《大明王朝1566》时,内心也是抚今追昔,千回百转…

上海节感想

我们差不多到了靠着回忆过日子的时候。谁把我们丢在半路,谁让我们语不成句,谁让我们声嘶力竭,谁让我们黯然神伤。由传统媒体到新媒体,是有解放表达的快感的。当新媒体也成了传统媒体,内心渐渐爬满了熟悉的粘稠和荒凉。夙兴夜寐,可怜白发生,但有成就感。八门洞开,左右逢源,抑制不住意义不再的恐慌感。

平常心吧,现实蹭蹬就返身历史,尖锐无用就娓娓道来,能争一分是以分,能进一步是一步。正能量收场,耶。

上海节感想

【文/五指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