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第一章

8002年的游戏行业已经成了星辰一枝独秀,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
不算《我的世界》卖了一笔令人咋舌的巨款,光是星辰其他游戏就占据了国内整个游戏行业的大部分利润。
等到明年年后的行业总结,怕是怎么都绕不开这个游戏巨人。
若是在硬件再爆发……
不对,听说星辰的无人机在海外已经卖的断货,国内一直处于缺货状态。
凌港那边的工厂要是搞定了后续的产能扩充,国内也就开始铺货,到时候星辰在硬件领域就不止一个现金奶牛了。
至于八十万的这个数字。
移栋的副总听在耳朵里,那叫一个火热,就差抱着林成楠啃一口,然后再问一句。
“林总,钱你说,股份您看着给。”
这话虽然有些抄袭红衣教主的嫌疑,但一切都是发自真心的。
8002年的十一月第一个周末凌晨,星辰One在一个传统势力范围内,投下了属于自己的核弹。
华国国内预售,星辰One达到了百万级的预售量,要不是星辰紧急关停预售按钮,大家都不知道,最终的这个数字会达到多少。
而这仅仅是华国国内的预售额度,当然其中有一部分来自粤台地区,他们至少贡献了十万加的数量级。
因为星辰的海外网站抢夺更激烈,光是预售就达到了一百五十万部。
林成楠的一场发布会,总共卖了二百五十万的货,人称“二百五,”一个非常好的兆头。
……
第二天天亮,你就看到星辰微博上,到处都是“250”的字眼,官微和“林某楠”的微博下,更是不少人在恭喜,说些什么“恭喜二百五”的话。
就连“林家果哥”的微博下面都有类似的。
瞧瞧这话说的,多喜庆。
反正林成楠看的想自闭,一群沙雕就没个正经的时候。
难道不应该是贺喜么,为什么要加上“二百五,”一看就不正经。
“昨晚喝了点小酒,今儿个还有些宿醉,我就不计较了。”
陈果看了看林某人,如果果啤也算酒,那么我“果哥”也能算是海量,千杯不醉。
产能问题现在最为要紧,林某人一大早要赶往粤州,解决产能问题。
眼下别人说的再多骚话都没用,林成楠和星辰都处在一种痛并快乐着的氛围中。
远超咕歌预期的星辰One一下子预售了二百五十万部,对于想要推广系统的双方来说,没有比这个更好的消息。
只是限于产能,这批货要交付还得些时候,至少原先的那部分生产线肯定不够。
苏州府这边无法满足,全看粤州那边的。
不管怎么说,粤州那边不抽调产能是不行了。
好消息就是,在全球中低端智能机市场有些萎靡的时候,星辰只要有钱,产能这部分还是可以解决的,只是需要一些时间。
……
比星辰人更快乐的是魔都某个官员,打着“星辰驻魔都政府办事处特派代表”名号的魏主任,早晨出门都是走路带风。
进办公室的时候,一路都是“魏主任早”之类的问好声,这叫什么,这叫公道自在人心。
这叫牌面!
魏玉良要托领导办个事儿,就是星辰One的海外航运问题。
星辰想要赶在双十一后,尽快把部分手机交付给海外的用户。
缺乏底蕴的星辰只好“硬推,”让利给海外的快递公司。
为了解决利润损耗,货物最好发到当地。
好在第一批海外销售地区大都集中在欧霉发达地区,不过以他们的邮政效率,怕是不提前不行了。
海外的用户和国内的用户可不一样,他们的福利仅仅是付定金,然后能够第一批拿到手机。
价值一百霉元的预付款绝不是小数额,想要做个尾款人,海外的用户可比国内用户难多了。
现在不少人都在猜测,等到双十一那天到底有多少人付尾款,流失率又有多高。
但从场面上看,海外的用户应该不至于,国内的首付金额太少,倒是有可能流失。
反正“二百五”这个数字有太多的人不相信,甚至怀疑这是不是星辰左手倒右手,在作假。
但是汇报的魏玉良魏主任心中很清楚,星辰整不需要这么做。
就那个产能,何必自己为难自己,要不是看着势头不对,关闭国内的口子,撵上海外用户迟早的事情。
最终这个数字也是评估了现有产能和时间才确定了,什么时间开放下一批销售还未确定。
具体的要等和粤州代工厂那边谈好了再说,否则用户钱都掏了,你想让人家一个月之后再拿手机么?
没这么玩的。
魏主任的汇报得到了上级的积极回应,这批临时加塞的海外快递将会有他们牵头,与航空公司协商解决,一定要满足“赚外汇”的重点任务。
别看我们现在的外汇储备数量巨大,但是能够赚美金的行当,哪个地方不当宝一样的看护着。
更不要说星辰干的还是这么高大上,有面儿的事情,你说你个卖服装的能跟这个比?老老实实的走海运吧,航运你玩不起。
陈友仁要是听到类似的话怕是要炸了。
咋地了,看不起我们做服装鞋帽代工的?
全球百分之就是都是我们那嘎达的,离了我们全球人穿衣服都是难题,敢瞧不起我们,削不死你们。
东方省出来的人也是有血性的,不食嗟来之食。
汇报的时候,魏主任心颤的报着那几个数字。
“一百五十万的海外预售量,一百块的预付金。”
光是这个,星辰就喜提上亿的霉金。
你说星辰若是这个时候跑路,那群付了预付款的会不会炸开锅。
当然一切都是魏玉良胡思乱想,星辰要是敢这么做,魔都市政府就敢去堵门,也就上亿的霉金,至于么!
要不是星辰有良心,魔都政府怕引起众怒,他们甚至想让星辰别再国内销售,优先海外市场。
赚霉金要紧,华币没意思。
等到中午吃饭的点,魏玉良没走成,领导专门留他在食堂吃了顿便餐,还给他夹了一筷子菜,说是“小魏同志辛苦了,都瘦了。”
某人感动的“临表涕零”“英雄泪满襟,”就差脱了衣服拍着胸口来一句。
“这是一个档员应该做的。”
浮夸,太浮夸了。
不过魏玉良能够感受到四周传来的那股子酸味,比醋坛子打翻了都要酸。
上上下下这么多部门,谁不想在领导面前露个脸,汇报个工作,也就魏玉良这家伙三天两头。
“报,大王,门外来了个毛脸和尚!”
 ̄△ ̄
串场了。
“报告领导,星辰又有新动向。”
“快快说来。”
“是。”
您瞧,大概就是这个路数,别人就是想说都没有资格,人家“星辰驻政府办事处特派代表”就是魏玉良,脑门上金光闪闪的两个字。
“星辰!”
其他人上哪儿说理,只能眼红的干看着,没事找事在领导面前刷脸熟,各行各业必备生存技能。
不怕你干活儿少,就怕你干活儿无人知。
眼下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私下里恰着柠檬。
“狗日的运气真好。”
……
“狗日的运气真好!”
从魔都回帝都的航班上,周红衣看着手中的报纸啐了一句。
互联网不用说,肯定铺天盖地都是此类消息,重要的是传统纸媒也落了下乘,被这点小小的销量震惊了,搞得好像没见过世面似的。
星辰是你妈?动不动就全文分析,为什么他能成功。
周红衣那叫一个羡慕嫉妒恨。
旁边半躺着的千度老李听到这番话后,则是放下手中的报纸回应道。
“星辰可不是运气好。”
扭头看一眼窗外的云层,仿佛草原上的羊群,朵朵盛开,在身下一晃而过。
老李本还在寻思着,作为咕歌战略伙伴的星辰,千度是不是该在背后使绊子,但是看到星辰手机的这个销量数据,他又没了这个打算。
这么大的量,是不是预示着移动时代的降临,千度是不是该考虑一下,在移动上发力。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第二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

文学

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第三章

小小的插曲之后,众人陆续的进入了放映厅,《建国大业》的首映礼正式开始;
热芭小媳妇般的一直跟在孟轻舟的身后,今天的事对她来说,有些残酷,之前认为很美好的娱乐圈,不大不小的给她留下了阴影;
孟轻舟也没有按照之前的安排入座,跟着她们自顾自的选了一排,也不管有没有其他人了,
“茜茜,慈善夜也是房祖明,是吧?”
“嗯,这人太讨厌了,那件礼服我也没要,放公司充公了。”
“看来要给他点教训啊,你们帮我想想,怎么才能让房祖明老实点,主意好的话,有奖励哦!”
“轻舟,现在别说了,被人听到不好,回家再说吧。”
“好,看电影,看电影!”
国内的主旋律电影,自建党70周年起,到建国50周年之间,涌现了不少的优秀作品,但走的路子依然是歌功颂德、树立典型的思路,
这几年前后出现了《大决战》三部曲、《开天辟地》等“献礼片”;1999年建国50周年,这一年井喷般出现了一大批质量优良的主旋律电影,如《我的1919》《横空出世》《国歌》《共和国之旗》《冲天飞豹》《红色恋人》《黄河绝恋》等。
其中《红色恋人》试图完成革命回忆与言情类型片的统一,而《黄河绝恋》则试图完成战争类型片与民族英雄主义精神的统一。
这些影片逐渐将主流价值观与电影艺术融合再造,无疑为中国主旋律电影的变革开了一个好头。

文学

而此次由中影集团出品、献礼新中国成立60周年的电影《建国大业》,则是为主旋律电影的市场化大众化树立了一个标杆。
影片在戏剧化的创意、全明星阵容的合理运用以及市场化的营销方面都具有开创性的意义,同时在国家形象的建构方面,也有了更为创新的理念,更符合当下时代与观众的审美。
很多人说国内的主旋律电影和美国的,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这话要是当着孟轻舟说,他肯定嗤之以鼻;
首先,片子内容上的差别还是有的。美国的主旋律片是美国人拯救世界,而中国的主旋律片必须是党或者政府,普通中国人(政治上的)再怎么拯救世界都不算。
其次,美国的主旋律片是个商业行为,因为观众喜欢看,所以这么拍。中国的主旋律片相当程度是政治行为。政府也会投桃报李给予各种政策优惠。
很多大家都爱看的美国大片,本质上就是主旋律电影,像《阿甘正传》、《拯救大兵瑞恩》,就连漫威公司的《变形金刚》也是主旋律电影。
“大叔,这电影拍的怎么样?”
“还行吧,至少那么多明星呢。”
说实话一开始孟轻舟对这个片子也是有点嗤之以鼻的,至少是不感冒的,毕竟小时候看了太多的主旋律电影。
但现在认真的看了电影,实打实的说,这样一个大众都不感兴趣的题材,能看的引人入胜,看的陷入思考,看的明显感受到电影工业那种步步为营的叙事手法及精湛的细节处理,是非常难得的,十分让人感到惊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