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丹的性欢生活,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一章

秃驴!?
这他娘,反了天了啊!
少爷我这才多长时间不在京师,就有人敢这么说话。
这他娘的,真是小树不修不直溜,人不修理艮啾啾!
沈宝库只是愣了一下,便转过头,劈头盖脸的骂道:“你才是秃驴,你他娘的全家……诶,这个……徐膺绪啊!好久不见,我是沈宝库啊!”
这时候,徐膺绪也认了出来,可是却有些纳闷:“你这个脑袋……”
“哦,你说这个啊,一句两句话的,也说不清楚。”
咕哝了一句之后,沈宝库便将纶巾重新系在了脑袋上,转头问道:“这样呢,好多了吧?”
“反正没有变得更差就是了。”
“……”
真是,一个不靠谱的人。
沈宝库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好了,我要去你家看看徐增寿,你有事儿就忙你的去吧。”
“哦,那我走了,你去吧。”
徐膺绪转身,正要走,沈宝库却一把拉住了徐膺绪,皱眉问道:“那你怎么穿着文官的衣服。”
“不知道了吧。”徐膺绪一抖胸前的补子,有些得意的说道:“我现在可是尚宝司的徐尚宝,以后见到我规矩点,不要总是这么不懂礼貌。俺们文官,说话要有水平,要……要……出口成脏才是!”
好吧,出口成脏,你还是赶紧的出口成脏去吧。
沈宝库实在懒得和徐膺绪废话,当即和徐膺绪告别,到魏国公府门前打了个招呼,便被人带了进去。
今天的天气不错,太阳晒在身上,暖洋洋的。
徐增寿这会儿正在晒太阳,顺便再脑袋里瞎琢磨,自己那几个兄弟,现在都怎么样。
说不心急,是不可能的。
可是,他急也没用,也没有办法出门,只能在后院里干着急。
而且,为了不让徐妙锦担心,在徐妙锦面前的时候,他表现的都是乐观向上的一面。
只有他自己一个人的时候,才会急的抓耳挠腮。
走到后院的槅门,魏国公府的下人正要推门进去禀报,沈宝库却一把拉住那个人,轻声问道:“徐增寿就在院子里呢?”
下人点头答应,沈宝库又问:“你看我的衣服整不整齐。”
“……”
这个问题,没法回答。
抖了抖衣襟,也不用下人叩门,沈宝库直截了当的推门进去。
听到开门声音,徐增寿抬头望去,只是一眼,便有些惊喜的喊道:“哎呀,你他娘的狗东西,还他娘的知道回来啊!”
许是激动了,徐增寿只是说了一句话,便跟着咳嗽了起来。
好一阵,才停了下来。
“你这是……”
沈宝库知道徐增寿的病,可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他还以为徐增寿早该好的七七八八了。
“先别说,跟我进去说话,不然一会儿小妹过来了,咱哥俩都得完。”
对于徐增寿的说法,沈宝库并不怎么相信。
那么长时间没见,他觉得徐妙锦应该还是挺乐意见到他的。
只不过,徐增寿压根也不给他这样的机会,不由分说就拉着他进了房间。
看在他拖着病体的份上,沈宝库也不好反对。
进了房间,小心翼翼的门销,徐增寿这才松了一口气,对沈宝库说道:“你回来了就好,有件事情,除了你,别人也帮不了我了。
李芳英这个狗东西,靠不住。”
说着话,徐增寿伸手拍了拍沈宝库的肩头。
只是他的手仍是有些没劲,这一拍一抬,就把沈宝库的纶巾给拉掉了,露出了沈宝库光秃秃的脑袋。
“这是……哈哈哈哈哈哈”
虽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沈宝库的这个形象,徐增寿实在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只是听到门外一声清冷的“开门”声,徐增寿的笑声戛然而止。
苦着脸,看着沈宝库,埋怨道:“就怪你,小妹来了。”
“……”
恶人先告状,纯粹的恶人先告状啊!
不过,看在能见到徐妙锦的份上,也不跟他计较了。
“这个……小妹……我跟沈宝库商量点事情,你也知道,我们俩久别重逢,难免有许多的

文学

话要说,就不耽搁你的时间了吧。俗话说的好,小别胜……”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二章

礼堂内一片安静,安静的仿佛一枚绣花针掉在地上都会传出巨大声音,赵虎站在演讲台心里不停的在颤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准备好的检讨书,抬头看向了连长。
连长对他微微点下头,好像在告诉他这件事你是躲不过去的,既然你想要勇于面对那就必须迈出这一步。
赵虎暗自深吸一口气,一咬牙一跺脚打开了检讨书:
各位领导,我是来自飞鹰连一班的赵虎,这次我之所以能够站在这里全都是因为我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在三天前我因为和战友产生了肢体上接触……
经过这几天的深思熟虑我深深的认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千不该万不该去用这样的方式解决问题。
……
赵虎读的检讨书指导员在下面听得有些不太对劲,现在心里万分后悔刚刚没有强行拿过来看一遍。
台下的战士们在听完赵虎的检讨之后也都是万千表情。
“报告团长,我读完了。”
“你读的是检讨书?”团长皱着眉头质问道。
赵虎回答倒也痛快:“是!”
“我怎么听上去你这都快成获奖感言了?赵虎,我那天怎么跟你说的?有没有告诉你需要在这份检讨书里面听到什么?”
“报告,你说让我要写的深刻。”
“那么深刻去了什么地方?被你吃了,还是说你压根没有把这个当回事,你以为只要是写上几句我错了,我认识到错误就可以了?我要的是你真实想法,而不只是为了读出来给我们听,明白吗?”团长对于赵虎的这份检讨书表现非常不满意。
“明白。”
“好,把你的检讨书收起来,现在来说一说你对这件事的认识程度,说一说回到飞鹰连的这三天你都在干些什么?”
赵虎猛然一愣,本以为读完了这份检讨书就可以下台没想到还有这一环节,这可让他彻底的陷入了蒙圈状态,本来就紧张的内心此时此刻更是无法控制。
“说啊。”
不管是赶鸭子上架还是怎么样,今天注定会成为赵虎这一生都不能忘记的日子,也会成为他未来好多天的噩梦。
赵虎的这件事团长并没有过多的追究责任,因为他知道赵虎绝对不是一个会去无事生非的人,他也知道这家伙有时候做事就是有

文学

点不会变通,说白了就是憨。
队友赵虎的惩罚团长交给了连长。
当他们结束了这场会议返回到飞鹰连之后连长命令文书集合全连所有人。
大家整齐的站在操场上,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连长跟赵虎还有指导员三个人从一侧走向队列的最前方。
“王强。”
“到!”
“从现在开始你是一班的代理班长,我希望你好好表现。”
“啊?连长那我们班长他……”王强被吓一跳,惊讶的询问道。
连长双眼一瞪,没好气的呵斥道:“什么你们班长,从现在开始你就是班长,听见了没有?”
“是!”
站在队列最右侧的高健对于连长做出这样的决定还是有些惊讶,不管赵虎做了什么,做错了什么,他比任何人都适合当这个班长,一班的成绩就是最好的证明,更何况现在绝对全团通信兵大比武的日子越来越近了,如果在这个时候换掉赵虎很可能会造成一些想象不到的后果。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三章

清宁宫,昭庆殿。
李碧一边审阅着王琦呈上来的今年宫中预计支出,一边监督着儿子写字。
李原已在书案边上端坐了近半个时辰,见母亲依旧没有放过他的意思,苦着一张小脸,却也不敢动弹。
只是他那转着眼珠,不时偷瞄母亲一下的小模样,确实跟李破颇为相像,透着一股不安分的劲头。
此时宫人进来通报,圣驾将至,李碧整理了一下,起身出去相迎,李原大喜,放下毛笔一骨碌爬起来,便随在母亲身边迎接阿爷去了。
回到殿中,夫妻两人对坐,儿子侍立于一旁,看上去蛮和谐的。
李破装模作样的问了儿子几句学业,得到的回答和之前类似,老师们教的很好,儿子也在努力进学当中,大字已经会写一些了云云。
于是李破便也判断,老师倒也是好老师,就是儿子没什么长进,学业进展缓慢,再瞧瞧李原努力的挺直小身板,一副小大人的模样,不由有些好笑。
李原才四岁多些,读书习字在他看来是有点早了,只是当世就是这么个模样,有那个条件的话孩子记事起就要开蒙读书,一般都是在三四岁的年纪。
这年头的爹妈才真正的想让孩子们赢在起跑线上……
三四岁的孩童爱玩爱闹,正是不懂事的年龄……可在老师和爹娘的严厉教导下,很多孩子都早熟的厉害,尤其是贵族们,到了七八岁上,他们在礼仪上就挑不出什么毛病来了。
及到成年,这些就都融入到了他们的骨子里面,自然而然便在接人待物上表现了出来,你说那些没受过贵族教育的人还怎么跟他们相比?
父子问答了一会,李破便摆了摆手,“天色也不早了,自去休息吧。”
李原心中欢喜无限,练字练的他都快吐了,但小小年纪就已经知道压抑本性,只是脸上不由自主的带出了笑模样,并躬身行礼,“阿爷,阿娘也早些安歇。”
转身迈着轻快的小步子,没等挪到殿门处,左右宫人便围了过来,簇拥着他出去了。
李破目送着儿子的背影消失,心里微微泛起些妒意,小崽子生活过于优越,吃喝不愁还有那么多人伺候,想他早年间风吹日晒的……真是不能比啊……
好在不用读书习字,咱就是这么厉害,生而知之,你说气不气人?
转过头的时候,李碧已经满脸晦气的拿着儿子一副刚写的大字递到了他的面前,李破接过来瞧了瞧。
李碧没好气的道:“拿反了。”
李破瞧了她一眼,讪讪的正了过来,他娘的写成这样谁还能瞧出正反?
“孩子还小,你急个什么?你瞧李春十几岁了才开始读书认字,如今不也有模有样的?督促太过,你可得小心适得其反。”
李碧想了想,觉着丈夫说的确实有些道理,她自己小时候的事情有些记不得了,不然倒可拿来和李原比一比。
李春……就算了,根本没有可比性,看上去像是照着将军来培养的,性情古怪,无法无天,如今终于要嫁出去了,却愈发弄得她提心吊胆,生怕李春婚前婚后做出点什么惊世骇俗的事情来。
夫妻两个其实都差不多,对孩子的教育上没什么好办法,也拿不准该如何做,只是条件没的说,按照养育贵族的方式一步步来就是了。
在李破的安慰下,李碧点了点头,“孩儿是小了些……没有同龄之人相伴,一个人也颇孤单,不如选几个教养的好的入宫来,陪他一起读书?”
李破眨巴了两下眼睛,心说你不会又去偷听了吧?怎么才给选了个伴读,你就……难道是心有灵犀?
嘴上却道着,“咱们还真想到一出去了,窦诞窦光大你还记得吧?”
李碧当然记得,不说当年如何如何,就说现在吧,她的父亲正在蜀中作战,那边的事情她想不关注都不成,窦诞才献剑阁不久,是蜀中大捷的关键人物,在京师长安已是鼎鼎大名……
只是她不明白丈夫提到此人为何……转念间她又想起窦诞娶的是李渊次女,顿时脑袋上便冒起了几许青烟。
仔细打量了丈夫几眼,才道:“我怎不记得?窦三郎与李二娘在云内时与夫君可是相谈甚欢呢。”
李二娘几个字是重音,必须强调一下。
李破斜她一眼,心说我跟你说正事呢,扯什么李二娘?
“窦光大长子窦孝慈年纪与我儿相仿,我已让他将之送入宫里来做伴读,窦氏家教颇严,族中子弟杰出者众,应该能与我儿相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