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第一章

沈佳凝还在电梯就提醒了:“柱子你在车上抓她手了。”
赵德柱汗毛都立起来:“车厢里那么黑!”
李媛媛终于能反击:“哼哼哼,我们坐在后面,可不正好顺着挡风玻璃能看见么,清清楚楚的!”
赵德柱叫苦不迭:“她抓我的手!”
沈佳凝话不多主意正:“柱子啊,龙姐很相信你哦,可不能犯错误。”
赵德柱感觉自己遇见了老婆分婆,家庭民主专政的摄像头就高悬在旁边。
连连双手合十感叹:“知道了知道了,我绝对不会犯错误。”
李媛媛这才稳稳的最后一刀:“你的外套都还在那个狐狸精身上,肯定待会儿要来找你。”
语气都不是公司老板跟

文学

秘书,纯粹是家人的味儿。
赵德柱看了眼二宝,觉得这俩真是龙姐的绝佳打手。
哪怕叛变给他,在龙芷羽面前都绝对掩藏不住内心经历。
所以马上乖乖投降:“我跟你们住,全程证明我是清白的!”
这俩居然一个嘿嘿笑鼓掌:“早就知道你跟她们都住过一屋了。”
另一个使劲抓马尾脸红。
都没个拒绝的。
赵德柱自然得更加老实,才对得上这份信任了。
反正也没啥行李,更不在乎会不会被楼道监控抓到自己夜宿女生屋。
果然,没多一会儿。
隔壁就响起一次次门铃声,得不到回应就来敲这边门。
正在帮赵德柱铺床的李媛媛回应:“谁呀?”
外面果然是姚敏的声音:“阿德在吗?”
这还是第一个这么称呼赵德柱的女人。
李媛媛忍不住脸上挤眉弄眼的回应:“不在!老板晚上去哪里我们可不敢问!”
不知道是她兴奋的语调出卖了心情,还是别的啥。
姚敏嗯:“那就开门让我进来等他吧。”
还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李媛媛开始捋袖子了,刚从浴室出来的赵德柱拿浴巾裹在腰上。
拍拍正背对他,红着脸卸妆护肤的沈佳凝。
自己开门埋怨:“这么明显的事情你还要打扰?有什么明天再说吧。”
李媛媛伸长脖子嘟嘴,身上贴身绒衣凹凸有致。
沈佳凝清水出芙蓉的脸上还带着水珠探头,吊带小衣的肩头浑圆白皙。
真是环肥燕瘦,各有特色。
脸上还都一点惭愧羞涩都没有。
理所当然的嫌弃。
姚敏哪怕有点心理预兆,还是对赵德柱的不要脸有点吃惊。
不过还没说话,啪,门就关上了!
里面还有小欢呼!
姚敏简直觉得太离谱了。
倒不是眼前的场面有多震撼。
而是自己那一刻居然都有点反应不过来。
赵德柱才懒得管她什么想法呢。
躲开李媛媛戳他胸口的动作,小声警告:“睡了!不然我告诉龙姐啊!”
李媛媛还异想天开:“我们把两张床拼起来吧!”
赵德柱深恶痛绝:“刚说了不能犯错误,你这不是害我么,去去去!你看佳佳多稳重!”
沈佳凝就在富丽堂皇的半开放卫生间收拾自己,但一直探头看这边打闹,脸上的微笑比在演播厅啥的地方开心多了。
好不容易等三人都分别上了床,她才慢吞吞的说:“好像是有点挤哦,我都快掉下去了。”
李媛媛马上兴高采烈:“快点快点!拼起来!拼起来……”
赵德柱无语:“再闹,老子打地铺去了!”
这俩才安生些。
只是两张娇艳的脸蛋,披散浓密乌发靠在床头,满是新奇兴奋新鲜的表情。
赵德柱看一眼都觉得有点受不了。
举起手机拍张照发邮件给老婆:“隔壁有点骚扰,只好来这边借地方了。”
然后拿给这俩看,才终于偃旗息鼓。
龙芷羽居然回复:“做得好”
赵德柱就决定明天尽快回家去,外面千好万好不如家里好。
但赵德柱打电话确认航班的时候,那俩就一直叽叽咕咕的讨论今天看见明星,也没多了不起嘛。
最后还有软绵绵的柱子晚安。
赵德柱才觉得自控是个多么艰难的能力。
好在他已经得了自家真传。
在别人看来香艳无比的一夜,略显煎熬的醒来,比较意外的是唐天峰已经赶到了。
昨晚得了消息,他连夜搭乘火车往湘南赶。
正好一起吃早餐。
营销总监才不会多想老板跟俩秘书助理干嘛呢,已经拿出了连夜草拟的运营方案。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第二章

(感谢书友20191123092721288打赏鼓励,感谢书友20170820004210766月票鼓励)
“你觉得能行不?”
沉默了一会儿后梁晓琳问道。
“你问我,我问谁去啊?这个事……,不好操持,难办啊。”刘半夏哭笑不得的说道。
“刚刚我想了一下,如果是一个小时之内的小手术,那都属于正常情况。哪怕是需要开腹,只要给患者做好了术前引导,术中再分散一些注意力,勉强也能撑过去。”
“可是这是冠状动脉搭桥啊,你想一下,换成你躺在手术台上,我在你的心脏周围操持,你会有啥样的想法?”
“这还是咱们学医的人呢,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那份压力得多大。我估摸着够呛,这台手术的风险太大了。”
“如果手术过程中患者情绪过于激动,很可能的一个后果就是手术失败,甚至可能会失去患者。”
“而且这台手术过后,也可能会给患者留下一个很严重的心理阴影。没有一定时间的心理疏导,肯定是不行的。”
“没别的法子了?这是要命的手术啊,不仅仅可能要了患者的命,也可能要了咱们的命。秘书啊,咱们得慎重。”
梁晓琳翻了个白眼,“已经不能再慎重了,就患者这个情况,说不上什么时候就堵死了。到时候连抢救的机会可能都没有了,要不然也不会想这个法子啊。”
“这不是没办法了么?要不是觉得你平时挺能花言巧语的,也不会找你来了。主任那边我哥回去沟通,患者这边你来负责咋样?”
“反正你是住院总,心外的患者也是你的患者。你愿意不愿意的,你都得管。这是救患者的命呢,要不然你就想个法子。”
“那个啥,溶栓不行么?”刘半夏心虚的问道。
梁晓琳都没说话,仅仅是瞟了他一眼。
“嗯……,这么严重了,肯定是不行的。”刘半夏只好自己回答。
“我跟患者见一面吧,颅脑手术清醒的倒是偶尔有,冠状动脉搭桥的手术也清醒着玩,愁人啊。”
他也知道,这是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唯一的办法了。
就像梁晓琳说的那样,这是在救患者的命。但凡有别的能够解决的法子,也不会做这样大胆的决定。
梁晓琳倒是轻松了,还对着刘半夏挥了挥拳头。
其实这个活是应该她来做的,只不过她可没有信心能够做好。这时候就需要刘半夏的“花言巧语”了,现在就可以随便用。
跟着梁晓琳来到了病房,那位患者现在的精神头很差。毕竟经历了一次过敏反应,这就是抢救及时,要不然都可能会丢掉命。
“医生,这个手术的法子想出来了?”患者的妻子问道。
“目前我们还在探讨,我是来看看他的情况。”刘半夏笑着说道。
“我不行了吧?手术也做不了,没救了吧?”
这时候患者开口了。
“其实还是有一个可行方案的,就是不知道你对自己有没有坚定的信心。”刘半夏说道。
“医生,得咋做啊?”患者的妻子问道。
“做清醒手术,我们做高位硬膜外麻醉。”刘半夏说道。
“结合目前您的情况来看,这是唯一可行的方法了。如果仅仅是通过药物控制,能不能管用先不说,即便是管用了,什么时候能够发挥作用也是两说着。”
“做高位硬膜外麻醉,就能够规避到麻醉药过敏的问题,能够让您的手术顺利进行。但是缺点也有,因为这样的手术您会保持清醒。”
“再加上您这台手术需要的时间还很长,您到时候肯定会有一定程度的恐慌与紧张,就会给手术带来危险。”
“相关的手术过程还是不变的,这一点是需要额外跟您交代的。你们必须要考虑清楚,而且也需要给我们提供一些能够舒缓您情绪的事情。”
梁晓琳诧异的看了刘半夏一眼,没想到他就这么没有任何铺垫,直截了当地就跟患者讲了出来。
“医生,没怎么听明白,您能说得清楚一些么?”患者的妻子皱眉问道。
“简单的说,就是您的丈夫会在手术的过程中全程保持清醒。”刘半夏说道。
“这样的大手术需要做很长的时间,预计要达到四个小时以上,而我们的情绪波动对于身体指标都会有一定程度的影响。”
“比如您过于紧张或是恐慌的情况下,肯定会影响到心率与血压还有一些肾上腺素的分泌,这就会给生命带来危险。”
“医生,那要是戴眼罩、听音乐行不行?”患者妻子问道。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 第三章

陈汉升离开江边公寓后,先回了一趟果壳电子办公室,他是16号凌晨去医院的,虽然人在建邺,但是这一周都没有去过厂里。
不过管理层和员工都习惯了,老板曾经在韩国被扣了一个多月呢,这次还算不错的,因为聂小雨能把材料送过去签字,说明陈董并没有人间消失。
各项工作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只是果壳董事会里有人开玩笑,大老板没有冲击国内首富的意愿,否则他不会这样偷

文学

懒的。
以果壳现在的影响力和布局,陈汉升想冲击国内首富还是很有可能的,不过大家都看出来,陈汉升对这个名头比较忌讳。
他可以接受“青年企业家、民族企业家、行业领航者······”这些称呼,偏偏对“首富”不怎么感兴趣。
“陈部长,你有没有觉得世界很奇妙啊。”
陈汉升处理事务的时候,小秘书站在旁边看了一会,突然感慨了一句。
聂小雨经常去医院,她也是见过小小鱼儿的,当时只顾着逗弄宝宝没有察觉,现在陈汉升坐在宽敞庄重的办公室里,小秘书才有一种“违和感”。
“哪里奇妙了?”
陈汉升继续看着文件。
“就是,就是······”
聂小雨努力把那种感觉用语言描述出来:“我觉得陈部长这样的人,应该很晚要宝宝的才对。”
陈汉升听了,签字的动作稍微停顿一下,颇为得意的说道:“可是哥很快都有两个女儿了,顺便说一下,我明天要在鼓楼医院陪着沈幼楚,你记得把文件送过去。”
“噢~”
小秘书听话的点点头,还给出一个建议:“你在那里陪着会不会无聊啊,我干脆找一些奶爸番剧给你,正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免了。”
陈汉升摇摇头,一板一眼的说道:“我和王梓博吹吹牛逼,或者调戏一下小护士,一般都不会无聊。”
“什么?”
聂小雨愣了一下,难道萧容鱼生宝宝的时候,陈部长居然在泡妞?
“开个玩笑嘛。”
陈汉升看见小秘书很惊讶,笑呵呵的说道:“你怎么当真了。”
“呼······”
聂小雨吐出一口气:“陈部长虽然坏,但是不可能做这种事的。”
“这就对了。”
陈汉升处理完公务,临走前拍了拍小秘书的脑袋:“你好好想一想,我怎么可能和王梓博吹牛逼呢。”
聂小雨:······
······
陈汉升自然在唬骗可爱的小秘书,先不谈他没有这个心思,当初医院里有那么多双“小鱼党”的眼睛呢。
从办公室回到宿舍后,陈汉升先畅快的洗个澡,然后安静的躺在床上,瞅着天花板怔怔发呆。
聂小雨说的没错,陈汉升有时也觉得很有趣,那个只知道睡觉和吃奶的小人儿,居然就是自己血脉相连的女儿,从此以后心里的挂念就多了一份。
陈汉升现在光是想起小小鱼儿,都已经控制不住的掏出手机给萧容鱼打了过去。
“喂~”
萧容鱼接通电话,声音很小,大概是怕吵到小小鱼儿。
“闺女呢?”
陈汉升也压低音量,“闺女”叫的无比顺口,心里还有一种无以言表的满足。
“刚刚吃饱又睡啦。”
萧容鱼轻笑一声:“就和小猪似的。”
“我想听听她呼吸的声音。”
陈汉升要求道。
其实才几天的婴儿睡觉不会有动静,不过萧容鱼还是把手机拿过去,过了一会问道:“听到了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