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小丹的性欢生活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第一章

待到天山童姥的背影慢慢的消失在灵鹫宫的大殿的黑暗中后,不一会,有一位身穿紫色衣衫的女子来到了方易的面前。向着方易施了一礼道:\’\’请道长随我去客房休息吧!\’\’
\’\’那就有劳姑娘了!\’\’
\’\’道长不必多礼。\’\’面对方易的道谢,紫衫女子连连摆手。自己在灵鹫宫呆了十多年,第一次见到外人能够在灵鹫宫住下,所以,这个道长肯定是童姥的贵客,自己不过就是个引路的,又岂敢受方易的回礼呢?
月色皎洁,皎洁的月光散落在灵鹫宫的各个角落,凄清而又肃穆,将灵鹫宫衬托的更加的庄重。
方易随着紫衫女子穿过灵鹫宫的,走到了一栋独立的小院。\’\’道长,今晚就请道长在这里歇息吧!\’\’紫衫女子指着小院对着方易说道。
\’\’多谢姑娘!\’\’方易向着紫衫女子躬身行了一礼道。
\’\’吱!\’\’目送着紫衫女子慢慢消失的背影,方易转头推开了了小院的大门!
第二天一早,方易刚刚洗漱完毕,天山童姥便派人来叫自己去见她了。时间把握的太过于精准,搞得方易还有些怀疑天山童姥昨夜是不是派人监视自己呢!
当然了,方易也知道这纯属是自己的臆想而已,似天山童姥这种霸道而又自负的人又怎么可能做出监视这种自折身价之事。
金乌东升,一轮大日在地平线上缓缓升起,温暖的日光洒落在大地之上,为大地带来了勃勃的生机。
方易随着灵鹫弟子穿过重重的亭台楼阁,直奔昨日的地方而去。
\’\’启禀童姥,方道长来了!\’\’带路的灵鹫弟子向着背对着自己的天山童姥躬身说道。
\’\’嗯,你先下去吧。\’\’
\’\’是,弟子先行告退。\’\’那名弟子再次对着天山童姥行了一礼,随后缓步离开。
\’\’贫道见过童姥。\’\’方易上前一步朗声说道。
\’\’前辈,你怎么会……?\’\’天山童姥转过身来,方易吓了一跳。昨日出现在方易面前的天山童姥,面若桃花,身材婀娜多姿,满头青丝,若是不熟悉她的人见到了,只怕会以为她是一个妙龄女子。
而现在出现在方易面前额天山童姥,一夜之间,满头青丝化白发,面容苍老,身躯居然变得有些佝偻了起来,这些情况根本不可能出现在一位宗师级别的武者身上。
而天山童姥会变成这样,只能说明她对无崖子用情太深。感情有多深,受到的打击就有多大啊!
\’\’这就是情吗?\’\’方易有些不太明白。
就在此时,一道悠悠的话语传入了方易的耳中。\’\’无崖子可还有其他的话要告诉我吗?\’\’
方易回过神来目光一凛,立刻答道:\’\’没有了,无崖子让贫道带的话,贫道昨日已经尽数告知童姥了。\’\’
\’\’既然如此,那你马上便随我前往灵鹫书库学武吧!\’\’
\’\’啊?什么?\’\’方易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童姥,其实昨日方易在将无崖子的画送给天山童姥之后就后悔了。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第二章

易尘不再理会那大罗金仙,他根本不信什么天地大能的怨魂。这天地大能大神通者,那都是混元路上的重天境的强者,他们要是不想死的话,是很难搞死他们的。另外一个就是,如果他们没死透的话,死鬼回魂这码事,他们阮的溜圆。就算死透了,什么时候搞不好就回魂了,没见洪荒地仙界的天空和地府正闹着的吗。要说这里战死了大少大能这码事,倒不如说魔界各势力稳藏了多少高端战力来的好一些,这些混蛋不定就借着死上一回而隐藏在了幕后。真要到了各势力生死存亡的时刻,这些该死而没死的家伙,不知得爆发出多大的战力来,搞不好逆转战局都不一定的。
易尘和天魔不再理会大罗金仙,一路就往前而去。可过了老半天,还是没能走出这烟雾区域。回过头来看看,那大罗金仙正满脸苦笑的看着他们。
“喂,这里怎么回事?这又是什么该死的阵法?”易尘恨的咬牙切齿,他这辈子是见不得阵法了。他知道阵法玄妙,他也跟别人学过,可就是有学没有懂,越学越迷糊。就好像他在盘古脊髓之处,是参悟的透那禁制之道了,可禁制之道,不是阵道,阵道为后天禁制之组合,不为先天大道。易尘要想学得阵道,仍然任重而道远。
大罗金仙没回答易尘的话,而是上前拉过易尘和天魔的手,然后往来的路上一步踏出。景色一阵变幻,眼前不在是那烟雾,而是

文学

一片无垠宽广的灰色天地。是的,这里的天空是灰色的,这里的大地也是灰色的。天上没有太阳星晨月亮,连云朵都没有,只有一片灰蒙蒙的天空,大地上没有树木花草,也没有山川河流,更加没有什么生灵,这里的大地也是一片灰蒙蒙。嗯,地上还有一些惨白的骸骨,不多,怕是战死者的遗骸大都也化作了灰了吧。
易尘举目远眺,说好了的怨魂在那呢,一个也没见着。旁边的两人一样也是一脸的懵懂,这还是那满是怨魂的遗忘之地吗。天魔冲着大罗金仙道:“道友,这是你所说的遗忘之地?怎么一个怨魂都没有?”
大罗金仙张张嘴,他不知怎么回笑天魔的问话了。倒是易尘开口对天魔说道:“这里肯定是他所说的遗忘之地,不信的话你往地面上走上一遭,保证让你无限惊喜。地面之下的那些死鬼,应该是你的好口粮。”
天魔听得易尘的话,极力往那地面下看去,可惜这里似乎有这层层隔阻,他的眼力,竟看不了地下,他可怎么说也是大罗金仙级的。天魔不可思义的大叫道,“这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我怎么就看不到地下的?”
“没什么奇怪的,这里怕是正在渐渐的形成一个新的世界。马的,这里怕是又一个万族战场。”易尘也觉得不可思义,他是见识过一点世界形成这一类的,从这里的环境变化来看,只怕是真的应对着洪荒的万族战场来的。只是为什么这战场世界的形成会这么迟,难道还是因为重要与次要之分不成,不管怎么说,这事他记下了。
天魔这边可就不管这么多了,易尘的话才落下,他就如流星一样撞向了大地,过厮倒是个行动派,怕是和他以前作为域外天魔有关。作为有着独立思维能力的天魔,那怕是现在已经夺舍得到了肉身,他依然改不了他的天魔本性,大概也是自在贯了。
“轰轰”一串暴响,天魔撞在了大地上,大地翻滚,这个波及范围,估计得有方圆亿万里。还在大地往外“轰轰轰”的翻出去的时候,“呜呜”之声便伴随着冲天而起的怨魂悲呜满天而起。
等到大地翻滚停息时,这满天满地全都是怨魂了。这此怨魂被抛出地底的时候,一个个全都懵懂着,这过了一段时间后,却是被易尘三人吸引了,大战瞬息便爆发了。
“嗡”的一声刺耳之声传来,这无数怨魂“呜”的一声悲鸣,便围上了易尘三人。疯狂大战开始了,不,是疯狂杀戮开始了。易尘与大罗金仙一块,两人以快打快,一个个怨魂根本进不得他们的百丈之内,便给两人一一灭杀,这可真是死了再死的。这怪不得谁,怪只怪它们太弱,这里的怨魂,大概只相当于天仙一个级别。大地之上,天魔的嘴里吐出一条

文学

长长的舌头,这条舌头太长了,估计得有亿万里长。这条舌头四处乱卷,卷到那里,那里就有一大片怨魂被卷入天魔的肚里。
易尘瞧这天魔的手段,便知道,这只怕又是一个天魔的特性。这家伙以前是域外天魔时,怕就是这样通过不断吞噬同类天魔,才生出独立的意识思维,也就是真灵。不过,天魔类与生灵大不一样的就是,当他们能控制自我时,也就相当于生灵类的大罗金仙了。此时的天魔,算的上是真正的大罗金仙了,不管是真灵,还是肉身都是。只是没想到这厮还保持着他以前的特性,但这算是真性情吗,易尘不知,也许这算是他夺舍肉身后的本命神通吧。

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第三章

李道这下听明白了,和他说的人就是被这黑色雷光困住的冰鸾。
而据她而言,不过就是冰鸾真身的一缕精魂,而那星斗大帝则是一滴残血,也就是说两位都不是本体,居然闹出偌大的声势,可以想象其真身究竟是何等存在!
这冰鸾居然能感觉到他体内真龙之血的味道,想了一想定然是那体内构造化血神遁源炉残余的精血被其感应到了,现在他就是想不答应也不行了。
自己和鲲鹏体内的灵气、妖力在剧烈流失,那星斗的残血明显的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一点他倒是相信冰鸾,只要她一死,以此血的通灵自己多半讨不了好了。
不过李道也不敢过份相信这冰鸾所言,她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般肆无忌惮的吸取自己等人的灵气,估计也是心狠手辣的主,但凡大妖都不会和一个弱者来讲感情。
“没错,我身上确实有真龙之血,但是我又不敢相信前辈,那龙凤大劫究竟是什么,我还没搞明白,若是鲁莽的给了前辈,我自己却要身陷其中,神魂俱灭,岂不是自己给自己挖坑!”
李道神识传音说道。
“哼!小子,你什么意思,别不识好歹,这星斗乃是大魔,当年他与我争斗,最终一缕分身被我镇压再此,虽然百万年过去了,但是残留之威不可小觊,若是脱困出去必须要吸纳万物生灵之血来恢复实力,此地不过是我真身留下的一缕精魂在此监察,经过岁月流逝得不到补充已经是油尽灯枯,根本奈他不何,你若不拿出真龙之血,用不了片刻这九块玉碑就会将我炼化,那个时候他首先会吞噬掉你,信与不信随你!”
冰鸾似乎对李道的态度极为不满,解释一番后便再无声息。
眼看冰鸾的影子越来越淡化,李道心中一狠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了冰鸾,其实他刚才不过是想让冰鸾发
下心魔之誓,让她收拾掉这星斗后不伤害自己和鲲鹏。
不料人家根本不甩自己,若是真如她所言,自己宁愿选择相信她也不会让这星斗脱困,这是有前车之鉴,这星斗实在有些冷酷,那神象威龙说诛杀就诛杀,根本没有一丝的犹豫,这在李道内心中留下了很大阴影。
“血在这里,给你!”
李道用神识将源炉内残余的真龙之血逼了出来,朝冰鸾飘去。
冰鸾感应到精血,不由大喜,连忙发出一声激昂的凤鸣,显得欢愉之极。
而那边星斗看到了真龙之血则是失声道:“真龙一族不是全部被封印了吗,怎么还会有它们的精血存在,这不可能!”
法诀一掐,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星斗手中迸发,五彩之光朝龙血斩来,似乎要彻底的毁灭龙血。
冰鸾岂能让他破坏,愤怒的一声鸣叫后,虚影蓦然涨大,喙子极快的朝那滴精血一啄,瞬间便将那滴龙血吞服腹中,一股火红色的光芒在它的凤体上燃烧起来,如血一般,她原本淡化的虚影凝实了许多。
“星斗,今日便是你的死期,这缕精魂我宁愿不要也要让你尝一尝我龙凤上古一族的秘术——龙凤大劫!”
冰鸾发出一阵尖锐的叫声,旋即整个凤体化为一个血色的漩涡,这旋涡约有数丈长,缓缓的旋转着,散发着令人心悸的味道。
“混沌立判,阴阳初开,一阴一阳,龙凤呈祥;阴阳紊乱,龙凤大劫!”
当冰鸾最后一道声音自血色旋涡内传出后,只见那血色旋涡瞬间变成了一黑一白两种颜色,泾渭分明,一道灰蒙蒙的气息自这宛若太极一般的旋涡内喷出,那黑色雷光瞬间如摧枯拉朽一般,全部被湮灭。
“星斗,受死吧!”
这阴阳旋涡瞬间便突破了九块玉碑的封锁,一闪一烁间便来到星斗之处,灰色的光芒瞬间将星斗笼罩住,旋涡如同磨盘一般转动起来,似乎要将敌人磨碎。
“啊!龙凤大劫,这种逆天之术怎么会出现,不是被君上给封印在无情之海了么,你怎么会有它,本帝不甘心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