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急妈妈教你做、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一章

火焰翼龙的头顶上,一点礼数不讲的克里素质低劣地吆喝道,他的伤口愈合不少,精神上也好了许多,只是这张嘴巴呦,没个空闲。白兰蒂一直放纵着他这个病号所以没咋说他,这家伙就开始骑到龙头上无法无天起来。
但是嘛,“龙丫头”露茜自然不会坐视不理,她上前一把扭住克里的伤口,没好气道:“给我尊敬一点,我不允许你这么无礼!”克里,哀号不止。
“哈哈哈哈哈。”火焰翼龙,恐吓道:“如果是以前,老子我一定一巴掌拍死你这小家伙,不过老子最近大发慈悲,希望能积一点功德…算了,就饶你一命吧。”
克里一听,正准备开口与它决斗来着,被白兰蒂阻止道:

文学

“克里,当心他把你的神秘枪给化了。”
“别以为我怕了,这可是我们的时代……”克里大言不惭,对白兰蒂说道:“本来我是想和它决斗的,看样子应该先放一放,必须先把我的手治好否则‘我的时代’就到头了,我想红龙老大不会欺负我这样一个半残废吧!啊?”克里鬼灵精的,把脑袋探出去,想看一看下面火焰翼龙的眼色如何。
“露茜啊……”火焰翼龙,拖着长长的尾音,叫道。
“哎。”露茜答应一声。克里顿时感到不妙。
“你…来帮我欺负他吧!”火焰翼龙,竟然想出这样一个馊注意来。
克里惨叫道:“不能这样呀!”
可惜呐,露茜“扑哧”一笑,便开始惩罚克里这个病号。乐儿,站在一边看热闹,表情淡然。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二章

离开白家,回来的路上是唐墨驾驶着车子,虽然白溪开车的样子很野,但唐墨不想让她太累。
“饿了吗?”白溪坐在副驾突然问道。
“有点!”唐墨看一下时间,快到中午十二点钟。
“刚给周玲发了信息,去小妈家吃饭!”白溪说道,除了唐墨,周妈也是她的亲人,她出车祸的事,估计周妈一定很伤心,这次回来定是要过来看看的。
“周妈住哪?”唐墨问道,他没去过。
“离天琴湾不远,在江岸明珠小区,周妈最近很忙,目前不在莱海市。”白溪说道。
唐墨将车子停到小区的地下车库,下车时,发现周玲早已等在电梯入口。
“天哪!你不是鬼吧?”周玲看清来人,冲了上来,却不敢轻易与白溪相拥。她怕这是一场梦,一旦触碰立即破灭。
“怎么成一对鬼了!”周玲瞥见白溪身后的唐墨,皱了皱眉。
“你才是鬼,大白鬼。”唐墨怒吼周玲,她竟然咒她媳妇是鬼。
“小白,你真的活过来了!”周玲忍不住的抱住了白溪,有唐墨在,她一定会没事。
“那你还敢碰我!”白溪瞪了周玲一眼。
“做鬼了还能这么漂亮,我也想变成鬼!”周玲说着哭泣起来,那次的悲剧折磨了她半年,让她寝食难安。
“觉悟真高!”白溪轻拍了拍她的后背,她越来越像胖娃娃了,开心就笑,伤心就哭,生活简单,单纯的可爱。
“走,回家说!这里光线太暗,回去让我好好看看。”周玲说着,拉着白溪的手走向电梯,唐墨紧随其后。
“好饿!家里有吃的吧!”白溪问道。
“有,我让邻居帮我买了好多菜,不过得让你的御厨加工一下才行。”周玲说这话时,瞥了一眼唐墨,这小哥哥越发精神了。
“没问题!”唐墨爽快答应,做饭烧菜那可是他的强项,他只盼快些到厨房,他与白溪真的饿坏了。
周玲家住在二十一层,电梯很快到达。
一进屋,周玲像一个安检员,一会摸摸白溪的俏脸,一会拍拍她的玉手,看的唐墨真像揍人,他媳妇,他都还没有碰,她倒真不客气,摸坏了怎么办。
“打住!”唐墨怒喝。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比之前更精致了,真好看。”周玲嘻嘻一笑。
“看着不就行了,干嘛动手动脚。”唐墨很生气,虽然她们都是女人,唐墨范不着吃亏啥的,但周玲着实笑的太贼了。
“切,真小气!”周玲说着吐了吐舌头,说完还不忘在白溪的那个地方轻拍了一下。
“你干嘛!”白溪一时没反应过来,瞬间脸红。
唐墨见状赶紧将白溪拉到自己身边,这周玲太放肆了。
“小白,我太开心了。”周玲笑的有些贼。
“坐下说,有问题就问,别没个正行。”白溪白了周玲一眼。
“有了男人,把我这个闺蜜给冷落了。”周玲斜睨唐墨,嘴里嘀咕着坐了下来。
“墨,你赶紧做饭吧!我与小玲聊会,没事的。”白溪见唐墨在这里还护着自己,心里还是很开心的。

别急妈妈教你做 第三章

谢忠军离开楚沧海的公司之后,直接去了看守所,楚沧海透露得消息引起了他浓厚的兴趣,他从未将安崇光和陈玉婷联系在一起,他要尽快搞清两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因为邻居的关系,谢忠军和陈玉婷要熟悉得多,他直接打着代表老爷子前来探望的旗号。
陈玉婷比谢忠军想象中要冷静的多,平静淡定,看不到她的惶恐。
谢忠军微笑道:“婷姐,老爷子让我过来看看你。”
陈玉婷漠然道:“你们不是已经断绝父子关系了吗?”
谢忠军被她的这句话给噎着了,干咳了一声道:“父子之间哪有隔夜仇啊。”
陈玉婷道:“倒也是,血脉相连,不过你好像是养子啊。”
谢忠军心中暗骂,这女人真是哪句话刺耳说哪句。心中虽然不爽,但是没有表露在外,谢忠军道:“婷姐,你们家的事情我才听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有没有我能帮上忙的?”
陈玉婷道:“你真是后知后觉,我杀人的时候你不帮忙,现在人都死了你又说帮忙,帮什么忙?毁尸灭迹吗?你有那个本事吗?”
谢忠军憋得差点没把一口老血给吐出来,强忍着愤怒,毕竟今天过来是调查情况的,耐着性子笑道:“婷姐,您就别开我玩笑了,我今天来是老爷子的意思,他是不相信你会做这种事的,婷姐,您跟我说句实话,真正的凶手是谁?你为什么要维护他?”
陈玉婷没说话,平静望着谢忠军。
谢忠军满脸堆笑道:“放心,我一定会尽力帮助你,绝不让你蒙受不白之冤。”
陈玉婷摇了摇头道:“我不需要你帮,自己的事情,我自己就能够解决。”
“可根据我了解到的情况,目前你可是杀死佟建军的第一嫌疑人。”看到陈玉婷的态度如此冷漠,谢忠军也就收起了伪善的面孔。
陈玉婷反问道:“跟你有关系吗?你是警察还是律师?一个脑满肠肥的商人罢了,居然厚颜无耻地说要帮我。”
谢忠军道:“婷姐既然不领情那就算了。”
陈玉婷道:“一个对养父如此绝情之人,凭什么让我相信你会帮我?”
谢忠军脸色一变,这女人可没有他想象中简单,他点了点头:“好,那咱们也没必要谈下去了。”霍然站起身,却没有马上走,目送陈玉婷在女警的陪伴下离开,忽然道:“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和安崇光的关系

文学

。”
陈玉婷道:“什么关系?有没有你和秦君卿的关系密切?”
谢忠军的身躯僵立在原地,一双小眼睛里面流露出慌张的光芒,可很快这光芒就变成了阴冷的杀机。
谢忠军驱车离开看守所的时候,安崇光和楚沧海就坐在车内远远看着。
安崇光的表情显得有些失望,摇了摇头道:“不是他。”
楚沧海点了点头,如果是谢忠军在背后布局,那么谢忠军根本就没必要来看守所,楚沧海故意放消息给他,谢忠军前来的目的就是要查证陈玉婷和安崇光的关系,由此逆推,他根本就对陈玉婷的事情不知情。
虽然证明这件事的幕后策划者不是谢忠军,可安崇光的心情反倒越发沉重了,看不见的敌人才可怕,他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会遭遇这样的报复。如果仅仅是一个污蔑,一个谎言那还倒罢了,但是他和萧九九的父女关系已经证明。
楚沧海道:“陈玉婷会不会将这件事告诉他?”
安崇光道:“她早晚会说,手里握着那么一张牌没理由不用。”
楚沧海道:“你打算怎么做?”
安崇光道:“还能怎么做?”
楚沧海看出了他的犹豫:“其实以你现在手中的权力,完全可以在事情闹大之前先控制住。”安崇光是神密局局长,利用这一身份向相关部门施压,争取先一步将陈玉婷控制在手中。
安崇光道:“背后的人布局二十年,就是为了今天做准备,我如果这样做,可能正中他的下怀。”
楚沧海意味深长道:“我认识你这么久,还从没有见过你做事如此畏手畏脚过。”
安崇光苦笑着点了点头道:“我虽然不知道是谁在背后策划,可这个人实在是可怕。”
楚沧海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一个他本不想提的名字:“岳先生?”
安崇光摇了摇头道:“不可能是她,我对她而言只是一个傀儡,对付我,没必要花费那么大的精力,也没必要从二十年前就开始布局。”
两人同时陷入沉默之中,不是谢忠军,也不是岳先生,那么会是谁?究竟是谁在二十年前就已经预见到安崇光会成为神秘局长?
楚沧海道:“谢忠军说江河他们会在年前回来。”他是故意提起这件事,为了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做铺垫。
安崇光道:“这次的行动我不负责,岳先生先将学院分离出去,然后又安排安崇光负责外勤,我现在其实已经被架空了。”说起这件事他对楚沧海一度颇有微词,毕竟自己落到今天的地步和他也有些关系。不过自己也有对不住他的地方,这个世界上只有利益是永恒的。
友情呢?安崇光在心中悄悄问自己,他和楚沧海之间存在真正的友情吗?无论承认与否,楚沧海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他的人之一,自己对他也是一样。这些年来,两人始终维系着朋友的关系,不仅仅因为他们彼此有相互利用的价值,志趣相投也是其中的一个原因吧。
世上的万事万物都存在着平衡,一旦平衡被打破,想要重新回到平衡的状态就必须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整,多半永远都无法再恢复昔日的平衡。
率先打破平衡关系的是自己,如果不派楚江河前往深井执行任务,也不会有上次的意外,他们之间的友情或许还是一如从前。安崇光想起楚沧海在得知楚江河死讯时悲痛欲绝的情景,此时方才意识到那时的楚沧海如同心死,也许因为他没有子女,所以体会不到楚沧海的悲痛。
当初他误以为张弛是自己的儿子,马上就做出了让何东来前去幽冥墟营救的决断,现在看来自己只是被楚文熙利用,萧九九!他和萧九九之间的鉴定报告是自己全程监控,绝无任何的问题,他有女儿,萧九九就是他的女儿。
想到这里,安崇光的心中忽然有些异样,闭上眼睛仔细分辨着这种感觉,不是害怕,不是愤怒,而是欣慰,他竟然在想,就算败露也没什么大不了,安崇光第一次意识到,人世间居然还有比名誉和地位更重要的东西。
楚沧海静静望着这位老朋友,在沉默中观察了良久,方才道:“你是不是很害怕?”
安崇光仍然闭着双目:“为什么要害怕?”
楚沧海笑道:“就像是被人押上刑场之前,不知那把刀什么时候会落在自己的脖子上。”
安崇光道:“你猜我在想什么?”
“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安崇光道:“我在想你得知江河飞机失事之后的事情,不惜代价地在失事地点打捞了整整一个月。”
楚沧海道:“看着我那么痛苦,你却不告诉我真相,这件事我可要记你一辈子。”
安崇光道:“你那么爱江河,为何又要第二次将他送入幽冥墟?”
楚沧海将座椅放下,两只手交叉枕在脑后,两人都保持着这样的姿势,透过全景天窗可以看到灰蒙蒙的天,记得曾经有一次,他们也保持着这样的姿势躺在草原上遥望夜空,他们同时发现,原来黑夜可以比白天看得更清晰。
安崇光道:“你不可能把自己的儿子送入险地的,除非留下来比离开更加危险,沧海兄,你对谢忠军也产生了警惕之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