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第一章

第1368章
众人看着始终空着的主位,一时心思各异。
期间还有人眼中露出诡异的亮光。
“难不成……”
说话那人的声音不小,大家都是修士,如何能听不到。
众人眸光闪烁。
难不成什么?
虽然那人没说完,但绝对不会是好话。
青云宗最近势头太猛,天元剑宗与青云宗交好,在众人看来却另是一番含义。
在他们看来,青云宗越来越有乾元界第一宗门的架势,天元剑宗也要避其锋芒。
青云宗发展成为乾

文学

元界第一大宗,小势力或许没所谓,但是对一些总想爬上乾元界顶端大家族和的门派来说,却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
若青云宗被誉为化神第一人的熠华道君出事,甚至是重伤或陨落,这是很多人都乐见其成的事。
而且……
他们朝主位看去,有三个主位是空着的。
这三个主位,正好对应熠华道君、轩极道尊和修为不明的万宸尊者。
这三位正是青云宗如今的顶梁柱,都是以一顶百的人物,只要有他们在,就没人敢动青云宗。
如今这等重要日子,吉时将近,人却迟迟不到。
这很难不让人多想。
这些人面上虽然没表现得太明显,但他们在想什么,大家只需动动脑子都知道。
青云宗早已分坐一旁的诸位高层自然也知道他们在想什么,脸上仍旧淡定得一批,心里却气恼不已,恨不得将这些家伙揍一顿。
林厌几人凑在一起。
“师父不会有事吧?”,赵旻满脸担心地道。
林厌:“不会,师父这么厉害,怎么会有事。”
白梅和蒙畅齐齐点头,他们赞同大师兄的说法。
就在这时,宾客席忽然有人开口。
“既然熠华道君不能到场,我等就先走了。”
秋霖真君等人脸色沉了沉。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第二章

强势,霸道,在沐王朝,向来是形容女人的词汇,但在今天,却被旁观的人下意识的套在了少年的身上。
凤君执掌后宫,严厉者有之,温和者有之,却没有一个像他一样的。
说温和也是挺温和的,让他们一切照旧,没有什么太大刀阔斧的改变,并且说每年只会进行一次检查。
但说严厉也是挺严厉的,他的标准便是,他只管六局宫正这六人,哪个部门出了什么事,他只找执掌者的麻烦。
所以,如何管理手下的二十四司,二十四典和二十四掌以及吏员便是他们的事,层层划分下去,谁负责谁一目了然,追责起来,更是清晰的很。
况且,一年只查一次,说起来宽松,但他却没给具体查什么,以及什么时间查谁。
“一年,十二月,六局,那就两个月查一局啊,就从明年一月开始吧,一直到十一月,不按顺序来哦,按爷心意。”
沈辞盈盈含笑的嗓音携着无上威压落到了六位宫正的心底,不免咯噔一下。
不按顺序,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第一个被查的,不一定是你们以为的尚宫局。”
六局,尚宫,尚仪,尚服,尚食,尚寝,尚功,这是诸人皆默认的顺序。
虽说各局品阶一样,但向来是掌导引中宫的尚宫局是排在最前面的啊!
若有顺序,查之前他们还可准备准备,但这若是随机的话,原本一年只需费心准备一次的抽查,岂不是每隔两个月都要提心吊胆一次?
嘶,这日子可不怎么好过啊!
当然,若是一点龃龉都没有,完全问心无愧,那当然是什么都不怕,但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有呢。
况且他们目前还不清楚这位凤君能接受到什么程度,是一定要水至清啊!还是说可以浑水摸鱼一点啊!
通通不清楚。
只有一句–
“若有漏洞,后果自负。”
那含着笑意的幽凉嗓音,无端的让人打了个冷颤,这是怎么个后果自负的法子啊!
回想着以前听到的流言,再加上如今这殿内的座位,他们心里都清楚一件事,那就是陛下是绝对站在凤君身后的。
那么,这个后果自负的含金量,就不得不让他们重视重视了。
哪怕沈辞到现在还什么都没做,威慑已经产生,六位宫正哪敢现在触霉头,当即俯身表了忠心,言定会让凤君满意。
“可以让你身边的北夏和北明让他们认识一下,就像父后身边的鸣桓一样,这样以后就不用事事都你出面了。”
沐元溪到底是不舍自家少年过多操劳,说着要好好养着他的,但父后执意如此,他又愿意为了她妥协,那么她也会尽量的减轻他的负担。
“说得有道理诶!”
六局宫正虽说现在是表了忠心,但没有一个完全意义上是他的人。
北夏和北明就不一样了,一个是他在这个世界醒来时见到的第一个人,贴身随侍,也很忠心。
就是有些青涩,但不要紧,有一个君子楼的君子明在他身边带他,应该能让他尽快成长的。
这两个都是他能信任的人,所以有些事交给他们的确很方便。
沐元溪又继续说道:“若有需要,东宫还有。”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第三章

胡家主的脸色变成了酱猪肝,气得胸口上下起伏。
墨思瑜冷笑,继续道:“我留下来的药膏还没有用完,这身体里的毒素还没有彻底清除,如今毒素侵入胡少爷的命根子,胡少爷命是保住了,可往后能不能传宗接代,便只能听天由命了。
本大夫是人,不是神仙,爱莫能助!”
胡家主闻言,只感觉到眼前一阵阵的发晕,整个人摇摇欲坠。
胡夫人眸底闪过一抹光亮,立即扶住了胡老爷,语气里满是气急败坏,对着管家道:“去查,立即给我查清楚,究竟是哪个不要脸的小蹄子弄坏了少爷,但凡查出来,一个都不要放过……”
因为打击实在太大,胡夫人扶着胡家主进了客厅后,让胡月卿送墨思瑜出府……
送至大门口,墨思瑜道:“胡小姐留步,多亏你赶来的及时,否则,也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若是闹出了人命,也挺麻烦的。
胡月卿却只抑制不住唇角的笑意,定定的盯着墨思瑜看,一副含羞带怯欲言又止的表情。
楚初言见胡月卿这幅模样,只觉得有些不对劲,轻咳了一声。
墨思瑜只知道此时气氛有些怪异,却也没察觉出什么,直截了当的问:“胡小姐,可还有事?”
“我……”胡月卿咬着唇,看了一旁的楚初言一眼,嗓音娇羞:“我能单独跟你说吗?”
墨思瑜看向楚初言,以为楚初言会主动避一下嫌,却没料到,向来懂得分寸的楚初言分明听到了墨思瑜的话,却连动都没有动一下,稳如磐石一般站

文学

在两人面前,眼神锐利的盯着墨思瑜。
墨思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