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一章

“终于……到了这个时候……”
得了萧千离的暗示,宋书剑、朱景阳等人一拥而上,将隐道人灌了个酩酊大醉,扶入客房休息,萧千离则独自回到了掌教小屋。
“尊上请现身!”
一柄古朴长剑渐渐从虚无中露出身影,似乎在叹息,又似乎有无限感慨:“想不到,短短十余年间,竟然真的被你完成了……”
“托您老人家的福,还算凑合!”萧千离语气中,不无自傲之意。
“你这家伙……”长剑冷哼了一声,迟疑了一下,徐徐道,“且由你小子得意一番罢!”
萧千离呵呵轻笑,道:“到了如今,尊上也该告知昔日种种因果罢?”
“此事由贫道而起,便由贫道来说罢!”
在萧千离的耳边,似乎有人轻轻呼吸了一声。
偌大的虚无识海突然间翻腾起来,亿万道神光升起,化作万丈虹桥,又有朵朵莲花绽放,化为无边花海。
一位中年道人徐徐从虹桥上踏来,背负长剑,星冠白袍,飘逸出尘,容颜极是俊美,来到那虚空漂浮的长剑面前,恭恭敬敬的大礼参拜,朗声道:“见过太师叔!”
那长剑冷哼一声,道:“此间诸事已了,本座这便归去了!”
“它”倒是说走就走的性子,一道流光从识海中飞出,转瞬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在长剑离开的那一瞬间,萧千离心中突然一空,与系统那玄奥无比的联系,便告完全断绝!
他这一惊非常小可,急忙连连呼唤,那中年道人笑道:“太师叔一向便是这个脾性,你与他相处了十余年,莫非还不了解么?”
萧千离悻悻然停住了徒劳的举动,苦笑道:“罢了,罢了,如今既然任务已经完成,想来也不必再动用了……”
他转过头来,见那人甚是面生,当下稽首行了一礼,道:“见过仙长!敢问仙长怎生称呼?”
那中年道人轻笑道:“小友莫非不记得贫道了么?”
萧千离心中起疑,认真端详了半晌,摇头道:“仙长恕罪,萧某驽钝,实在想不起何时曾见过仙长!”
“再想想!”那中年道人笑得极是古怪,“前一世,你因何而死?莫非过得十几年时光,便尽数忘记了么?”
“因何而死?”
萧千离心中一撞,心底的记忆猛然间翻将上来,这件事怎么会忘却?在公司组织的一场旅游途中,在某个景区,他被突然倒下来的石像砸昏过去,而那石像,应该是……
“纯阳演政警化孚佑帝君……”萧千离突然睁大了眼睛,不敢置信的问道,“你……你是吕洞宾?”
见到中年道人含笑点头,萧千离这一惊非同小可,联想到他刚才对那长剑的称呼,心中更是骇然,喃喃道:“太师叔祖……刚刚那把长剑,莫非便是……”
“除了青萍剑,还有谁能对诛仙四剑呼来喝去?”吕洞宾笑嘻嘻的说,“这青萍剑乃是通天太师叔的成道法器,见剑如见教主当面,纵然是诛仙四剑这等混沌至宝,也不敢造次!”
萧千离其实早就对系统的真实身份有所猜测,但是他只当系统是仙家法器,这诛仙四剑也不过是后天炼制的仿品。如今听吕洞宾所言,竟然是真正的诛仙四剑在手。
仿佛知道萧千离心中所想,吕洞宾呵呵笑道:“无须疑心,诛仙四剑交付于你手中时,所打开的禁

文学

制百中无一,若是三十六重天威力全开,你便是近身千丈,都会被诛仙剑散发出来的煞气打得魂飞魄散!”
萧千离这才恍然大悟,心中却又升起一个疑惑,诧异道:“帝君乃是太清一脉,不知与截教……又是怎生牵扯上干系?”
吕洞宾轻叹一声,苦笑道:“说起来,贫道也是受人之托——”
万仙阵之后,截教万仙被打得烟消云散,通天教主被道祖带往紫霄宫,元始天尊带着门下去了玉清天,老君与玄都一师一徒前往太清天,西方教则回转极乐净土。
在道祖即将封闭地仙界前,玄都大法师广开山门,收下男、女、老、少、富、贵、贫、贱八人,是为上洞八仙,吕洞宾便在其列。
道祖虽是将仙佛鬼妖等尽数收走,但是地仙界地脉被万仙阵所损,此事总要有个了断。故而太上圣人遣下多宝恶尸、准提分出孔雀恶尸,双双镇压在地脉中,以完杀劫。
二人虽被佛门收罗,但是无数纪元的师徒情分,至情至性的通天教主又岂能坐视不理?故而将青萍剑留在太清天,请大师兄寻机解救两个徒弟。只是太清天被道祖封闭,便是太上圣人也不得轻出。
与旁人不同,吕洞宾却是喜动不喜静的性子,时时分出化身,游历尘世凡间,太上圣人与玄都大法师也不理会,任凭吕洞宾周游万界。
恰好萧千离被吕祖石像砸死,吕洞宾顿时心有所感,心念一动,立刻附身在石像上,原本打算动用法力将萧千离救活,却不料收到玄都传讯,要他将萧千离的三魂七魄收回,带至太清天。
吕洞宾应诺,随即收了萧千离的三魂七魄,径直往太清天飞来。
只等吕洞宾交出萧千离的魂魄,太上圣人将青萍剑取出,对着长剑密密交谈几句,随即将青萍剑送入魂魄识海之中,随即抛出太极图,将魂魄连同青萍剑一并纳入图中。太极图猛然展开,一端破开虚空,眨眼间不知行了多少亿光年,破碎无数层虚空,来到茫茫不可测的空间,便是地仙界之所在。
太上老君持着太极图一端,轻轻一抖,萧千离的魂魄身不由己,被抖落出阵图,化作一道光芒,如同流星划过,落入地仙界之中,正落在昆仑山玉虚峰山腰。
听到这里,萧千离已是恍然大悟,咬牙道:“好个吕洞宾,我好端端的在旅游,就这么被你砸死,今日你若是不给个交代……”
“交代?”吕洞宾笑得极为古怪,“你若是想要回到你的世界,贫道这就送你回去!可好?”
萧千离不由一呆,回想起在那个世界的种种不如意,茕茕孑立、形影相吊,又想到在这里自己有徒弟门下无数,又有知交红颜为伴,怎么会再回到那个世界?当下嘿嘿一笑,摇头道:“那我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
吕洞宾哈哈大笑,这才正色道:“前世贫道虽是对你有所亏欠,这一世却也送了你一场造化。通天太师叔虽是性情有些古怪,却是恩怨分明。他借你之手,救出多宝、孔宣两位师叔,岂会少得了你的好处?这偌大的地仙界,此后便任你呼风唤雨,岂不美哉?”
萧千离迟疑了一下,却摇头道:“好意领了,只是我争斗多年,如今却也觉得有些疲乏……”
吕洞宾有一尊分身曾是剑仙,对萧千离的复杂心态早已心知肚明,当下也不勉强,笑道:“这也由得你!小友,你我相识也是一场缘分,待你羽化之时,贫道便来度你可好?”
萧千离张了张嘴,心中也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半晌才苦笑道:“仙长休怪,若是我有朝一日身死,当首先拜见上清教祖……”
吕洞宾不怒反笑,哈哈笑道:“你重情重义,贫道岂会责怪?也罢!如今上清天无人伺候,两个童子不堪大用。若是你羽化归天,贫道便来接你前往上清天!”
他好言安抚几句,笑道:“这一世,你且快活罢!千载只在弹指过,你我相逢之日,再行把酒言欢!”
话说到这个份上,萧千离也就不再多言,稽首笑道:“千载后再会!”
识海中,那个飘逸出尘的吕祖身影,渐渐淡去,最终渺不可见。
萧千离的意识从识海中回归现世,时间却只过去了短短片刻。他略一凝神,随即走出门外。
转眼又是三年之久,这三年间,纯阳宫声势滔天,早有天下第一宗派之称,道门也为之大兴于世,正式被册立为国教,玄观道君为当朝国师。
“铛——铛——铛——”玉虚峰顶,钟声悠然响起。
钟声一响,

文学

一众门人无论正在做什么事情,纷纷抛下手头的事物,一窝蜂向太极广场涌去,当六十四响钟声敲完,数千门人已齐聚峰顶,偌大的太极广场围得水泄不通。
“今日召集诸位,乃是有一桩要事宣布!”
众人屏息静气,都静静的听掌教的吩咐。
“即日起,本座纯阳宫掌教萧千离,将掌教之位,传与弟子紫华道尊柳随风!”
“柳随风,即为纯阳宫第三代掌教!”
“登位大典,将在三月之后举行!届时广邀天下武林同道,共同见证!”
“至于本座……”萧千离目光徐徐扫过惊得目瞪口呆的众人身上,微笑道,“也该松一口气,陪着师妹游山玩水去了!”
“掌教……”“师尊……”台下已是一片大哗,谢广陵眉头一皱,运足内力,大喝道:“肃静!”
众人顿时安静下来,萧千离含笑道:“本座卸任,只为过些清闲日子,并非要离开纯阳宫。至于掌教一职,随风武功声望都已足够,他来当这个掌教,正是理所当然。”
众门人顿时哑然,虽说明知道柳随风必然是钦定的下代掌教,只是这一天竟然来得如此之快,还是让一众门人吃惊不小。
柳随风等人早已得了师尊的吩咐,此时向萧千离拜倒在地,沉声道:“弟子定当竭尽所能!”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塞东西不能掉出来检查 第三章

感谢《我想要当咸鱼》这本书创作的过程之中,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还有帮助。
可以说,这本书是我目前写的所有书里最满意的一本书,虽然成绩不是让我最满意的,但无论是表达,还是故事,还是一些自我突破,都是让我最满意的。
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恐怕只有部分设定涉及到的宗教,导致从一月份开始就有人举报,修改很多章节,导致我原来的不少设定都没有展开。
例如段无根,他的断道也会成为一个强大的派系,讲述有舍有得的思想。
例如苦行一脉,本来也要重点描述,甚至苦瓜还有更多的戏份,讲述要我个人有关于吃苦的理解。
例如儒门,其实他们的戏也因为涉及到一些不能写的东西,而减少了很多。假仁义和真仁义的对立等等。
例如鲁班门,其实我是想要通过鲁班门,讲述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鲁班门所能做的,不仅仅是提升武者的实力,更是可以改变世界的发展。
太多的想法,但因为一些人的举报,导致都不敢写出来。
原本应该写更多的,结果却是因为缩减了太多的内容,最终不得不只写到这里就结束。
这一点,可以说是这本书最大的可惜和遗憾。
现在我人还在青海,因为疫情,暂时没办法回深圳,毕竟深圳人流量太大,我回去也是在家里,还不如暂时在青海女友家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