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一章

“怎么样?群玉院有什么消息吗?”黄蓉见楚鹿人回来之后,面色凝重,马上开口问道。
“以后不要去群玉院传递消息!有些不大对,我怀疑群玉院可能已经被东方教主控制了!”楚鹿人立刻嘱咐起黄蓉。
同时楚鹿人此刻也是一个头两个大——不仅是黄蓉和云罗,平时他与好朋友们联系,也经常都通过群玉院的情报网,然而现在必须通知她们不能再信任群玉院!
如此一来,无疑给楚鹿人造成了极大的不便,别的且不说……以后还能放心的租马吗?
还好我根本没付押金……
这还不是重点,楚鹿人也有些紧迫起来,担心“变幻大王旗”的群玉院,会对其他人不利,必须立刻通知大家,且显然不能用群玉院来通知!
“发生什么了?”黄蓉疑惑的问道。
楚鹿人闻言一滞——发生什么?这还真不大好解释!
“其实刚刚我遇到了刺杀……”楚鹿人硬着头皮,将红衣女子的事情省略,仅仅说了疑似柳生家的人刺杀的事情。
黄蓉听得一头雾水,本身这柳生家的人的刺杀,就显得有些“敷衍”,而且……这和群玉院有什么关系?
即使有关系,不也应该先想到,是群玉院的人被逼迫了吗?
“还有别的什么事情吗?”黄蓉站起身来,俯在小圆桌上,凑近了一些的看着楚鹿人的眼睛。
“这个……怎么说呢……”楚鹿人左顾右盼了起来。
虽然是我方大脑,但作为成熟的男人,应该有自己的秘密!
黄蓉白了他一眼,之后说道:“是不是和……某个比那位柳生家的女刺客更美的

文学

女子有关?”
“啊?”楚鹿人大惊失色的看着黄蓉,之后迎上了黄蓉“无语”的眼神。
黄蓉见他这反应,更加大翻白眼,接着坐了回去,并且在桌下给了楚鹿人一脚。
“要不然你带弄月再去看看?”黄蓉提议道。
为了防止对话被人偷听,黄蓉平时也是称呼“弄月”。
“还是算了……”楚鹿人马上摇了摇头。
这个建议楚鹿人一开始就想过!
可是离开群玉院之后,被街上的凉风一吹,楚鹿人越发联想到了“真相”。
毕竟《笑傲江湖2:东方不败》也不是没有看过……
虽然情况有很大差别,但也不是不能产生些联想,如果她是……
想到那红衣女子有可能的身份,楚鹿人感觉一阵肝颤,觉得带怜星过去,更容易令事态失控!
同时楚鹿人自然也有疑惑,那就是如果真的是她的话,为何要来勾引自己?
之前有见过她吗?
楚鹿人心虚的央求黄蓉,带怜星一起上街逛逛,让她感受一下人气儿的同时,自己回到了房间……
毕竟怜星的洞察范围太大,而男人在安慰自己的时候,总是不希望被发现的。
之前的“热恋感”实在太强烈,令楚鹿人在安慰自己一番后,也渐渐想起了一些事情,比如在衡山、比如在平西王府、比如那次自己喝多了之后……
想到这里,楚鹿人艰难的咽了下口水的同时,也想到了另一种验证方式——并不需要去直面那个人,这不是还有一个很可能的知情者吗?
玉真子道长,你在什么地方?我想为你翻案!
就在楚鹿人想要追查一下,玉真子这条线的时候,忽然听到楼下传来一道声音:“小二,住店。”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二章

瞬息之间,场中局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虚空之上,妖异的紫色火焰席卷八方,空间都被烧得寸寸崩坏,毁灭的气息弥漫,骇人的威压笼罩天地之间,令人极度的惶恐不安。
在那一方紫色火海的中央,一朵妖艳美丽的紫色莲花,悄然绽放,紫光流转,一片片莲花花瓣,晶莹剔透,闪烁着宛若紫水晶般的艳丽光泽。
紫色妖莲,无声绽放,妖艳至极,像是一朵盛开在幽冥之间的彼岸之花,令人只可远观。
在那一朵妖艳莲花之上,一道娇躯站在其上,长裙飘扬,一头紫色妖异长发飞舞,发丝晶莹,锋利如刀,发丝飞扬间,竟然连空间都能够割裂,看的人心惊胆战。
武清璇妖艳、冰冷、漠然,气质发生惊天变化,简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这一刻,她化身一尊女妖帝,紫焰滔天,帝威浩荡,震慑九天十地!
武清璇身处紫焰世界的中央位置,脚踩妖莲,不可一世,有着绝世的女帝风姿,一双紫色妖瞳,投射出两道数十丈的妖光,那睥睨苍生的眼神,令人胆寒,无人敢与之对视!
“武帝妖莲,寄生其体内,与之血脉共生,这……怎么可能?”
见到那紫焰世界中的武清璇,白袍老者等一众武神殿强者皆是震惊万分,感到匪夷所思,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武帝妖莲,此等绝世之物,威力无穷,其中蕴藏何等惊天伟力,一介肉体凡胎怎么可能与之共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白袍老者等人无比惊骇,不敢相信眼前这一幕,他们深知这武帝妖莲的恐怖,此次他们本就是为了这宗至宝而来,只不过打死他们都想不通这是怎么一回事,武帝妖莲竟然与武清璇共生,寄生在了武清璇体内,她一介弱女子,又是如何承受其武帝妖莲的恐怖能量的?
“齐老狗!没想到会是这样吧?”
严东流放声大笑,看到武清璇蜕变,他也是由衷感到高兴,终于等到这一天,武清璇乃是天生的太阴玄体,这是一种非常可怕的阴寒体质,加之武清璇又是大帝之女,身负大帝血脉,血脉之力非常强大。
而武帝妖莲这种至宝,极喜极阴极寒的环境,因此,武清璇与武帝妖莲极为契合。
可以说,这世上没有人比武清璇更适合武帝妖莲。
以太阴玄体为容器,以帝血为养料,如此终日滋养武帝妖莲。
当年,为了保护武清璇能够顺利成长,其父用无上手段将武帝妖莲封印在武清璇体内,遮蔽气机,武清璇看上去只是一个普通人。
不过只要等到妖莲绽放之日,武清璇就会发生质的蜕变。
妖莲是她,她亦是妖莲,彼此共生!
这一朵武帝妖莲,乃是昔年一位妖族女帝祭炼的无上至宝,内蕴妖帝的毕生修行所得,获得武帝妖莲,不仅拥有强大的战力加持,而且还等于得到了妖帝的道统传承。
所以说,武帝妖莲是一件无上至宝。
紫色火焰世界中,武清璇发生蜕变,紫发飞舞,妖异紫瞳,周身涌动着极为恐怖的气息,此时此刻,她仿佛化身一尊妖族女帝,威势惊天!
武清璇那一双妖异的瞳孔,放射出紫色,让人感到头皮发麻,此刻她的目光扫下了严东流。
严东流先前本就燃烧人皇本源,以命相搏,最终不敌,深受重创,然后又被白袍老者斩断双臂,不成人样,气息奄奄。
武清璇的那一双妖异瞳孔中,充斥着恨意、杀意,残酷漠然,这让她看起来更像是一尊冷漠无情的女妖帝!
武清璇身形一闪,下一刻便出现在了严东流的面前。
“爷爷!”
武清璇冲破封印,与妖莲共生,实力可怕,自然能够说话。

媛媛和老赵在厨房做 第三章

……
好吧!
小丫鬟巧儿,也是颇为无奈,

文学

你是小姐你说了算。
我想想办法琢磨琢磨,怎么样在大庭广众之下把这首诗塞给新姑爷?
与此同时,中庭。
王守哲好整以暇地坐在了石凳上,冥思苦想起来。
说实话,远睿这首诗给他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按理说身为一个穿越者脑子里装满了古代诗词,随便拉一手千古名篇出来,都能秒杀了柳远睿那首。
但是终究这是他自己的大婚,还是想办法自己作一首诗。哪怕作的不是很好,却也是自己的东西,抄来的诗词去哄骗老婆,总觉得没劲。
柳远睿他们也没有催,只是笑嘻嘻地看着姐夫在那里苦苦思索。他知道做一首诗可不容易,尤其是做一首好诗得慢慢琢磨。
正在此时。
小丫鬟巧儿后院从中匆匆跑出,挤过人群狠狠地撞在了王守哲身上。
“哎呀,新姑爷不好意思,是我走路太匆忙了,撞疼你了吧?。”
就在王守哲目瞪口呆之时,那姑娘很机灵地塞一张纸到他手中,然后还朝他挤眉弄眼了一下,暗示一下你懂的。
再然后她就飞奔跑了。
这姑娘还真是来去就像是一阵风。
弄得王守哲有点哭笑不得,感觉好像是后面那位,好像有点坐不住了,找了个小丫鬟过来帮忙塞了一首诗给他。
这不是作弊吗?
好吧好吧,娘子帮夫君的事情哪能叫作弊呢?
这叫恩爱!
想到此处王守哲,心中还是有点点感动的,暖洋洋的。
可柳远睿却是愣在了当场。
刚才那个不是姐姐身边的丫鬟巧儿吗?
这么莽莽撞撞地一头栽到姐夫怀里,塞了一张纸,当大家都是瞎子吗?
这不是明目张胆的在作弊吗?
霎时间柳远睿,有一种眼泪哗啦啦地感觉。我远睿辛辛苦苦为姐姐撑腰,怎么一个一个都在拆台?
你说这作弊也就作弊了,手法还如此拙劣,如此明目张胆,让他情何以堪啊?
作弊的手法就不能高明一些,也好给他留几分尊严行不?
巧儿的手法的确很拙劣。
其他小舅子小姨子们也都看到了这一幕。但是他们一个一个都在装聋作哑,好似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摆明了就是后院那位在帮助未来姐夫作弊,常年积威下,谁敢吭声?
柳远睿也是无奈道:“姐夫想差不多了吧,咱们赶紧开始吧?”
他心想既然是姐姐作的诗,不管怎么说都得喝彩捧场,否则惹怒了姐姐,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其弟弟妹妹们也在装模作样:“是啊,姐夫差不多了,我们开始了。”
可王守哲却摇头说,不行不行,我还没想好。
惹得柳远睿翻了一下白眼。
你这要装模作样到什么时候?明明我姐姐已经在帮你作弊了,你却还说没想好。
行,你要演就演了,谁叫姐姐亲自出手了呢?
片刻之后王守哲终于站了起来说道:“我想好了,远睿的诗很好。姐夫只能班门弄斧一番,献丑献丑。”
‘好,姐夫来一个。”
小舅子小姨子们纷纷呼喊了起来,作出了一副翘首以盼的模样。谁都知道王守哲那首诗,可是后院的姐姐作的,甭管怎么样大家负责轰然叫好就行。
只见王守哲背负着双手,在中庭内一步一步踱步,没几步后他吟出了第一句:“神女仙阙怜苍生,执戟殿前守长夜。”
“?”
众人一听,脑子里顿时反应出了画面,好像说的是一位女神在她的天宫之内,为天下苍生而忧愁,处理着凡间之事,一位执戟仙将守在殿门前,陪她度过漫漫长夜。
还没等他们回过味儿来,王守哲第二句又吟了出来:“岁月轮转千百回,终得人间连理枝。”
众弟弟妹妹们,开始明白了过来。这是讲了一个故事,姐姐是那位忧心苍生的神女,姐夫是那位默默守护的天将,最终那神女不知是否因为要救赎苍生而下了凡间,却和姐夫命运偶遇共结连理。
听起来好像还不错啊,把姐姐抬得挺高啊。
然后他们就开始轰然叫好了起来,这是姐姐作的诗,而且听起来好像还挺有味道的。
“不对!”柳远睿一惊,“这不是姐姐的手笔。姐姐不可能把自己比作神女,把姐夫比作一个守夜殿前卫士的。”
“原来这样啊?”小舅子小姨子们回过神来,不过话又说了回来,姐夫这首诗味道还可以,就是好像还缺了点什么味道。
“还不错了,姐夫能有这样水准,已经算是文武双全了。”
“是啊是啊,虽然比远睿那首诗要略逊半筹,但是把姐姐可是抬得很高。”柳氏家族对文化培养也是不遗余力的,大家都有些鉴赏能力。
“过关了过关了。”柳若蕾直接欣喜交加道,“大家快让开,别耽搁姐夫接新娘子。”
便是连陈方杰都是佩服道:“没想到守哲还是颇有些诗才的,比我要强半筹。”
蓦地!
柳远睿却表情凝重阻止道:“大家等等。”
“呀?”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柳远睿身上。远睿你不是吧,姐夫这首诗已经很不错了,还不成还想为难他?
柳若蕾更是狠狠而不满地瞪了他一眼:“远睿,莫要太过份啊。”
“莫要误会,莫要误会。”柳远睿急忙举手投降说,“姐夫这首诗的确还不错,但我觉得还缺乏了些什么。姐夫,莫非这诗还有下半阙?”
下半阙?
众人一愣,远睿好像说的有点道理,此诗意犹未尽的模样,好似并不完整。
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王守哲。
王守哲也不矫情,继续开始吟起后半阕来:“惟恐娇妻乘风去,骗说娘子天宫寒。”
“?”
大家一怔,都被带入了姐夫的心理状态之中。试想,一个苦苦守候了无数年的殿前卫士,有幸和心中神女在凡间喜结连理,这自然是大好事。
但是他又心中害怕,有朝一日心爱的娇妻,终究会飞升而去,因此他不惜哄骗妻子说天宫不好,如此惶惶恐恐的心情,一下子展现出来了。
“好,好一个唯恐娇妻乘风去,骗说娘子天宫寒。”柳远睿叫好不已。
其余人也都纷纷叫好。
随后,王守哲又念出了酝酿已久的最后一句:“牵手儿女泪眼盼,祈愿万世同枕眠!”
此句一出。
所有人都愣住了,所有人眼前都浮现出,姐夫王守哲拉着一双儿女的手,眼泪巴巴地看着神女姐姐即将飞升,非常依依不舍的模样。连还未出世的儿女这一招都用出来了,要不要这样无耻啊?
最后一句就更无耻了,祈愿万世同枕眠。
这是让姐姐这辈子嫁了他还不算,还得嫁一万世啊?我呸,太无耻了。
正是有诗为证:
神女仙阙怜苍生
执戟殿前守长夜
岁月轮转千百回
终得人间连理枝
惟恐娇妻乘风去
骗说娘子天宫寒
牵手儿女泪眼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