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人妻合集500章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一章

“是谁付了钱?”
电话里姜导声音洪亮:“就是您。”
苏长青笑了起来:“别逗,怎么可能是我。”
“差不多这意思吧,有人留了话,在我这,您过来吧。”
有人留了言,这个账是为他结的?
苏长青突然意识到真有这个可能,记得祥云基金筹款的时候,西门樱和丁嘉洛跑巴黎之外还去了伦敦,说明那也有她们的人。
如果这人与与基金有关系,自然也就与苏长青有关系。
总台小姐说是英国伦敦腔的亚洲人时,苏长青一度怀疑过基金内的人出于感激偷偷帮他结了帐,可能搞不清状况就把两个剧组的账都结了。
可做这种事总得先打招呼吧?
另外西门樱和丁嘉洛接触的人出身都不一般,似乎不是那种容易心怀感恩的,真的会干这种事?
但也难说,基金成立以及横扫泰国、菲律宾后,一直有人建议聚一次,想见见苏长青,但他都没同意。
甚至对丁嘉洛说:“让你那些朋友安安静静赚钱吧,别总想着聚一聚,咱们是搞基金不是搞社交。”
整个八月祥云基金都在印尼,与世界游资一起所向披靡,两个月下来东南亚已经哀鸿遍野,二战后几十年积累的外汇所剩无几。
虽然世界舆论一片哗然,但也只是装好人瞎嚷嚷,这事体现的正是资本主义精神内核,谁有罪资本也是无罪的,甚至无关乎道德,反正抢的又不是他们。
于是这场金融战争越来越血腥,祥云基金顺风顺水,悄无声息地跟着获得了巨额利润。
这种钱赚到足够多时,是令人敬畏的。
基金无往不利再加上苏长青高高在上的姿态,显然镇住了这些人,连马屁都不知道怎么拍了。
苏长青能理解这些人的动机,不仅仅是感谢那么简单,金融风暴是短暂的,但人的欲望是永恒的,无非是期望接下去跟着继续赚钱。
然而苏长青很谨慎地与这些人保持距离,并不是什么风头都好出。
他立刻去了姜导房间。
没想到人还真齐全,张导等全部人都在,包括巩琍。
她并不住在这个酒店,但基本都呆在这,毕竟人多不寂寞。
所有人都表情古怪地看着苏长青,都是好演员,一个个表现力很足,仿佛在说:“厉害啊苏导,有人把马屁都拍到威尼斯来了。”
姜导把总台的条子递给苏长青:“我可不是故意拿你的留言,我们的人又去总台了解情况,他们就给了。”
这是个电话留言,苏长青先看了留言人,蜜司丁。
是丁嘉洛留的,买单的多半是祥云基金的人了。
看来就在苏长青出去吃饭的功夫,丁嘉洛打电话过来,找不到人就给总台留了言。
九七年国际电话不好打,手机还没有国际漫游业务,出了国就是块砖。
苏长青有点恼火,打不通可以再打,留个屁言,如果文字涉及到基金,回头非收拾她不可。
然而并没有,丁嘉洛不可能在留言中提及基金,这点精明劲还是有的。
条子是英文写的,大致意思是:我的一英国朋友到意大利出差,报纸上看到您到了威尼斯,出于感激和敬仰,又不敢打扰,于是就悄然买了单。
苏长青更恼火了,这家伙瞎结账,搞得他现在不好解释。
后来他打电话问丁嘉洛怎么不早点打招呼,弄得大家疑神疑鬼挺尴尬,她也很委屈:“那两天我们刚结束了印尼,按您说的到韩国等着,当时沟通不顺畅,我看到那家伙的电子邮件马上就给您打电话了,因为时差等原因就迟了点。”
印尼结束后就是香港,苏长青不准参与,于是资金转往韩国等候。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二章

@@@@
其实,有读者应该能感觉出来,这本书在前些时候已经写崩了,主要是文娱类的书就是这样,不停地拍戏,宣传,票房大大的高,然后又拍戏,又宣传……一开始,我还有感情的支线在支撑,后来李艺和程雅婕谈恋爱后,我就后悔了。
许多人就看到那里确定关系后,就不看了!
订阅一大把的掉。
我就知道!!
我就该知道!!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你们整天说要在一块,结果在一块了,你们就感觉这本书已经没有期待感了。
ε=(´ο`*)))唉。
也怪我,第一次写那么长的书,没有把控好节奏。
那么接下来我的新书已经发了一段时间了,这本书日常、轻松、带点甜。
我也知道能够看到这个完结感言的人并不多,但我还是希望能够继续支持一下新书。
放心,这本书大纲有,不会再写偏了。
好了,这本书的这段路程到此结束了。
谢谢大家。
欢迎继续追本作者号的《从追老婆开始走向巅峰》,一定要追啊!
@@@@
正在手打中,请

文学

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第三章

“一家没有任何建筑资历,成立还未超过一个月的公司,刘艳你仗着自己是董事长夫人的身份,不顾公司决策层的反对,直接就给这家公司投资的两千万,你真当我们忠秀房地产公司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见到刘艳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郭友年是真的动怒了,也不顾及双方的面子,直接抓住要害的地方,向刘艳发难。
在刘艳的和李平的意识当中,刘艳只要在陈忠赫昏迷住院期间,完全掌控住公司的大局,就能够轻而易举的转走陈忠赫的所有家产,结果两人千算万算,却漏算了公司的股东,陈忠赫最好的朋友郭友年。
面对郭友年的质问,让刘艳顿时感觉有些骑虎难下,不过她也不是省油的灯,连忙开口回答道:“给这家公司投资,是我们家老陈在没生病之前就决定的,我只是按照老陈的决定,完成这笔投资而已。”
郭友年听到刘艳的狡辩,完全不给刘艳任何面子,一脸严谨地对其质问道:“忠赫没有生病之前就做出的决定,过去公司一直都由忠赫在管理,他每做出的一个投资决定,投资部门都会事先得知,并做出相关的投资议案,既然是忠赫在没有生病之前就做出的投资决定,为什么投资部门却没一个人知道?”
“另外忠赫生昏迷住院已经快一个半月了,这家公司成立还不到一个月,而且还没有任何建造资历,以忠赫的经商方式,他会给这种皮包公司投资吗?你说这是忠赫做的决定,难道是忠赫在医院的病床上托梦给你吗?”
“另外最重要的一点,你是忠赫的妻子,虽然是他二婚的妻子,那也是他的妻子,忠赫昏迷住院到

文学

现在,你除了忠赫刚刚送到医院的时候,曾经过问过忠赫的病情,后面你对忠赫的病情,完全就不闻不问,反而以董事长夫人的身份入主公司,这是一位妻子应该做的事情吗?”
“综合你这段时间在公司里的所作所为,我可不可以这样认为?你担心忠赫万一走了,就会出现遗产的纠纷,所以你想趁着忠赫昏迷期间,以投资为名悄悄的转移忠赫的资产?”
自从刘艳以董事长夫人的身份,插手公司的管理以后,刘艳的所作所为,早就引起公司许多中高层的怀疑,不过考虑到刘艳的身份,大家尽管心知肚明,却没有人敢当面说出这种话,现在众人听到郭友年的话,纷纷露出赞同的表情来。
从得知郭友年来公司的消息以后,刘艳的心底就产生一股不妙的念头,甚至隐隐的感觉郭友年召集公司中高层开会,很可能就是冲着这两千万的事情,结果刘艳没想到,郭友年不但是冲着这两千万而来,更是怀疑她趁着陈忠赫生病的机会转移财产。
刘艳看到公司中高层的反应,马上就意识到,这些中高层似乎跟郭友年有着相同的想法,毕竟她以临时董事长的身份,不顾投资部门的反对,强行通过的这笔投资,明眼人都能够看出有问题。
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让刘艳感到无比的心虚,开口对郭友年说道:“郭友年!过去你对公司的事情从来是不管不问,现在却突然跑回公司,想要把我从公司赶走,我看你才是向趁着我们家忠赫昏迷期间,想要谋夺忠赫的财产。”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