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妻合集500章|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人妻合集500章 第一章

大乾王朝·西京城·晋王王府
“搏兄这一招釜底抽薪之策……可端的是绝妙非常啊!”
王府之中,晋王赵胜每每回想起那一日在养心殿中,任职大将军的搏兄主动自荐,欲要带兵出征大骊之事,就不禁开怀大笑,心中赞叹不止!
“是啊,秦亲王殿下果真心怀叵测!若无姬大将军横插一手,恐怕数十万大军统御之权……便要落于其手啊!”
晋国国相方长在这一刻也不禁感叹而道。
当他从大王口中得知当日养心殿一事之时,他可真真是吓了一跳,至今都觉心有余悸!
他实在无法想象,本就富极一方的秦国,如果再拥有数十万大乾精兵的统御之权……
倘若旦有歹心,必将祸连国中,牵扯整个大乾!
此等危害,简直不可想象!!
所幸,姬大将军临危不乱,顿出奇策,却是在盛赞秦亲王妙策的同时,主动将发兵攻骊这等白捡战功的好事抢先揽下,等于是提前摘了秦亲王的桃子!
如此一来,可谓是一石二鸟之大善之策!
一来,可以打压秦亲王的势力,使其无法统御大军,虽献出奇策,却无法取得与之相对应的功劳与战果。
二来,姬氏更可以趁机做大,为接下来即将面临的激烈夺嫡,争得更多的资本与话语权!
甚至于当大军从虎牢关出境之时,连秦国自身的驻军,都要接受最高统

文学

帅的战时调动!
届时无论秦国暗藏了多少精兵,十万也好,二十万也罢,却全都要统统接受战时最高统帅的指挥调动!
即便是秦亲王本人,也无权拒绝战时最高统帅的合理要求!
否则,当以叛国罪论处!!
当然,想要实现这一切的前提,还得统帅权能拿到姬氏的手中才行。
若是秦亲王拿到了最终的统帅权,那无异于如虎添翼,将使其势力极速膨胀,迅速从一并无多少存在感的边郡藩王,成长为举足轻重,甚至于有资格与燕亲王与齐亲王正面交锋的强势郡王!
故而,一切的一切,却都还是把握在太极圣皇的手中啊……
而圣皇陛下针对此事的任何决断,都必将引起大乾朝野上下的巨大震动,乃至于波及至本就纷乱的九州局势!
念及至此,方长的心中不禁便有些忐忑起来。
只因他非常清楚,之前因为沛水泛滥一事,导致大王在圣皇陛下那里印象极差,为此还遭了责罚。
而圣皇陛下对于秦亲王的印象,那可就要好太多太多了啊……
“也不能说九弟他心怀叵测吧……”
赵胜闻听国相此言之后,却也不禁皱起眉头,虽然认同搏兄这等做法,却对于国相所言九弟心怀叵测之说,心中并不认可。
“九弟他也是一心为国啊……我相信在这件事上,九弟绝无私心!”
联想起九弟一直以来的举动与做法,赵胜倒是极为罕见的与四皇兄赵拓达成了统一共识。
那就是九弟所言所行确实是一心为公,并非为了反对而反对。
“大王!这……”
方长顿时有些傻眼,他却是一直都难以明白,大王他对于其他皇兄都那般警惕异常,可唯独怎的对这雄心勃勃的秦亲王……
却总是信赖有加呢?!
“不过你说父皇他究竟会答应搏兄的请求……还是会委任九弟为最高统帅呢?”
赵胜很显然不愿在这个问题上再多掰扯,而是话音一转,却是又担忧起了统帅任命一事。
毕竟圣心难测,当时搏兄主动请战之时,父皇就是不置可否般轻轻揭过此事,并未当场决定究竟由谁来担任北征统帅。
只是首肯了‘兵出虎牢,围骊救行’之策,并在明面上与大骊使者虚与委蛇,暗地里却在紧锣密鼓的整备军队,筹集粮秣,随时准备对大骊发动奇袭!
而如今,最终担任北征大骊这一明显风险不大,却注定会立下赫赫战功的大军统帅一职,便成为了备受关注的焦点!
当日有幸参与密会之人,都在心中暗暗揣测着最终结果。
而一旦结果出炉,这一重大任职,将会直接决定未来大乾朝堂的局势走向……
“依臣之见……或有可能,但却希望不大。”
方长略微沉吟,而后分析而道。
“当日足够资格参与密会之人,也就仅有秦亲王殿下、齐亲王殿下、国帅狄殇以及姬大将军这四人可堪重任!”
赵胜闻听此言,不禁微微颔首。
这四人中,四皇兄赵拓以及国帅狄殇,大将军姬搏,这都是大乾国中威名赫赫的功勋武将。
这三人中任意一人,都有资格统御兵马,堪当此等大任。
按理来说,从未掌过兵马的九弟赵政,根本是不可能有这等机会参与领兵的。
但关键之处在于,围骊救行之策乃九弟率先首倡。
并且大军要从虎牢而出,后勤保障还都需仰仗于秦国才是,故而种种因素叠加下来,反倒是九弟都有了争夺统帅职权的资格!
“其中,齐亲王赵拓本应最有可能获任统帅……但他却因路线失误,极力提倡助骊灭行,首先便被排除在外。”
方长轻抚髯须,微眯着眼细细思虑而道。
“老元帅狄殇资历最老,但却年事已高,故而希望同样不大……”

人妻合集500章 第二章

第四百十四章将生的希望给全世界!
他能够坚持到现在,已是创造了奇迹,足以为傲了。
他真要准备撤出让隐在暗中的灵虚族强者接手,可是就在这时,一道空灵悦耳的笛声忽然在场中响起。
那一声犹如玉落金盘,清脆的让人心中生出一种酥麻之感。
竟是崇云不知何时坐在了一颗树枝上,纱裙轻垂,黑发如瀑,如九天仙子一般吹响了手中的玉笛。
正是那一声,让正与苏瑞交战的老者浑身一震,动作不由自主的滞在了半空之中。
月神清音!
苏瑞立刻明白了崇云的心意,这让他立刻打消了心中的退意,重新变得斗志昂扬,并且他很快抓住了老者那瞬间的呆滞,浑身真元迸发,随即,一种傲视寰宇的气息瞬间席卷当场。
老者蓦然一惊,猛然扭头看向了苏瑞,可是立刻吸引他的目光的,是苏瑞手中高高举起的那把剑。
此时此刻,那把剑似是和方才有了一些不同,老者一时之间说不清楚,可是却无比的肯定。
这是一种令他很不安的感觉,尤其耳边那听起来如仙境空灵,细雨拂神的乐曲,让他有一种昏昏欲睡的感觉,可是昏睡本来是需要平静的心绪,此时他却感到自己似乎越来越暴躁。就连心跳都在逐步的加速,隐隐的有一种什么东西要从自己身体里冲出来的诡异感觉。
这是一种极为矛盾,因此也极为怪异的感觉,可是此时此刻,老者却感受的无比真切。
他尝试过用真元封住双耳,可是发现不封还好,声音只是由耳而入,一旦封住……声音竟是由心中而起,越发令他感到抓狂。
那一瞬间,他立刻有了决断。
他舍弃了长剑高举的苏瑞,凶狠的目光落在了崇云的身上,他猛地挥动了左手的袖袍,空气里立刻多出了一道暗红色的能量,翻滚着向崇云奔去。
崇云的面色依旧平静如水,甚至连眼皮都没动一下,仿佛那速度极快,片刻后便要临体的恐怕能量跟她没有丝毫的关系一般。
苏瑞眉头一皱,心中微紧,不过却没有做出进一步的举动。
一来他的气势还未曾攀升至定点,二来,他相信崇云,也相信隐在暗中的那些灵虚族的高手不是吃白饭的。
果真,苏瑞的判断是对的。
那狂暴的能量似乎同样无法摆脱笛声的影响,以一种令人难以置信的速度平静了下来,待到临近崇云近前之时,已然化作了一道轻风,仅仅是拂起了对方入云的秀发。
“什么?”
老者发出一声惊呼,眼睛瞪得滚圆,他觉得今天自己一定是见了鬼了,随便遇上一个毛头小子能跟自己僵持这么久,如今连一个黄毛丫头也轻易的化解了自己的攻击。
要知道方才那一击虽然他并没有用尽全力,可却足以将一般的翻云境强者送入地狱……如今,就被那女孩如此轻描淡写的给化解了。
就吹了吹笛子……连眼皮都没动一下……覆雨境巅峰的攻击就这么没了……
这是什么修为?
这还有没有天理。
总不可能这个看起来弱不禁风的女孩比苏瑞还要恐怖吧?
老者忽然感到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他心中隐隐的生出一种不妙的感觉,似乎,今天这一根血玉芝的生意做的有些太不值了。
他下意识的向周围瞥了一眼,似乎想要将心中的怨气冲那裴玉衡发泄一下,可是下一刻,他的目光再次一凝。
他看到了一脸呆滞,目中如见鬼魅的裴玉衡,也同样看到了对方身旁那似笑非笑,满脸都是说不出诡异神情的中年大汉。
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感受到了大汉身上那微弱的气息波动,那根本是和自己同一级数的!!!
“我草!”
老者心中忍不住爆了一句粗口,有一种几近崩溃的感觉。怪不得人家有持无恐的当街露宝…..感情人家根本就是有绝对的信心可以护得宝剑的周全啊。
亏自己还傻傻的以为遇到了天大的好事……
不打了
说什么也不打了
别说在这诡异笛声的影响下自己能不能稳胜手握神兵的苏瑞,便是这个和他同一级数的高手在旁边虎视眈眈,就让他心生忌惮,无法放手一搏。
这么打下去,到头来吃亏的还是他自己。
他才刚刚作出了决定,尚还未来得及说出只言片语,忽然间,一种犹如来自太古洪荒般的恐怖气息从身后升腾而起。
他面色一呆,猛然回头,随即,他只看到有一把赤红如火的剑,成为了这片天地里的唯一。
一道剑光忽现,分不清是刚刚破天而出还是本就与世长存,总之随着那道剑光的亮起,天地中的一切景色似乎都逐渐远去……直至虚无。
老者的目光变得有些迷离,剑光在他眸中快速的临近,让他的双眼看起来越发的璀璨。
可是不知为何,他没有动。
不知是沉醉于这惊世一剑,还是受到笛声的影响,又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他就那样面色沉醉的盯着天空,任由那剑光临体。
“轰”
一道巨大的声音如春雷炸响,那道如同从天外斩来的剑光在距离老者身前约莫十丈之处时忽然化作了一条巨大的火龙,龙首狰狞骇人,龙身火焰缭绕。
可是,火龙又前冲了数丈,最终停在了老者身前半丈左右的距离,巨大的龙头缓缓的探到对方的近前,无声的打量着双目早已瞪得滚圆,浑身不断轻颤,却不敢有丝毫妄动的老者。
眼前的一幕,早已超出了老者的认知。
这哪里还是剑气和真元所化,分明就是一条活生生的龙啊。
“嗷!!”
火龙就在老者的近前,忽然发出了一声震天的怒吼,那恐怖的

文学

音波立刻化作了无数道风刃,尽情的撕扯着对方的衣衫。
老者仓惶后退,神情惊恐无比。
巨龙下颚的龙髯一阵剧烈的抖动,晃了晃硕大的脑袋,随即张开大嘴,似是打了一个哈欠,仿佛对眼前的老者失去了兴趣一般。
随即,龙尾一甩,在空中翻腾几下后化作了一道流光,没入了苏瑞手中的长剑之中。
剑名赤龙,剑中果有赤龙……
老者此时衣衫褴褛,如乞丐一般,早已没有了方才的嚣张。虽然那一剑并未斩下,他也根本没有受到什么实质的伤害,可是方才那一幕给与他心理的打击,才是真正要命的。
心境有瑕,阴影已现……或许一时半会没什么影响,可是想要再进一步,却已是没有了丝毫的希望。
当然
即便没有这一茬,他也未必有啥希望…..
“为什么不继续?”
面对老者有些失魂落魄的询问,苏瑞淡淡的说道:“继续也杀不了你,既然如此,又何须费力?”
老者面色微滞,目中满是不解,他瞥了一眼裴玉衡身边的大汉,沉声道:“加上他,未必不可!”

人妻合集500章 第三章

邬稚,罗伯特,加上8个黑盗成员。
华夏王牌军这一波赚得飞起。
真要定罪还挺难的。
毕竟很多案子都是无头公案,连邬稚在内,没有一个有罪名在身,黑盗行事太过小心谨慎,且只盗取财物不杀人,行踪诡秘,很难抓到把柄。
但单单拒捕,攻击华夏王牌军的罪名,就足以让他们喝上一壶。
这方面王直也不擅长,他完成任务就行。
其它交给华夏王牌军处理。
本身这件案子就归朝天椒管,他只是辅助。
“王少校,这次的任务全靠你才能完成,无法分你军功,我这心里着实过意不去啊。”洛天骄左手胳膊刚接回来,整个人还有些虚弱,不过精神挺不错的。
王直也无奈。
军功他也想要啊。
可他和洛队长分属不同部门,加上他实际职位比洛队长还高,军功真分不了。
“如果洛队长真过意不去,我有个小小请求。”王直灵光一闪。
“王少校但说无妨。”
“我想要邬稚的空间格。”
“这……”
洛天骄犹豫了一下。
于理这是公物,按华夏王牌军的规矩,人是王直抓的,可取一件宝物。
但于情他欠了王直好大一个人情,难以回报,王直也够给他面子,完全可以在抓邬稚时把空间格给扣下来,但王直没有这么做。
这叫什么?
仁义!
品德!
王直这么对他,如果他还是斤斤计较,那就有点枉为朋友了。
“如果不行……”王直虽然想要邬稚的空间格,也知规矩,他只是讨价还价,把取一件宝物升级一下,比如说三件?
三件不行两件?
邬稚贵为川蜀黑盗的小头目,身家可不一般。
她的空间格里有多少宝物?
王直已经见识过了。
动不动就取出一颗炸弹,正是小母牛闯进公牛圈,牛哔坏了。
“行!”
洛天骄重重点头:“就当洛某的一点心意,希望王少校不嫌弃。”
“不嫌弃,怎么会嫌弃。”
王直心头一乐。
意料之外的收获。
“不过空间格内有关于川蜀黑盗的资料,物品,我必须筛选一遍,其它都可转移空间格。”洛天骄道。
“明白。”
王直对那些机密文件什么的,也没多大兴趣。
次元宝物,才是最爱。
……
休息室。
“萧赫回去了?”王直讶道。
“嗯,早上7点的飞机。”
林夏道:“20任务已完成,他们留在这里也没事做,所以先回羊城基地了。”
王直点点头:“如果其它没什么事,我们晚点也走。”
林夏美眸闪烁:“去哪,杭城,冰城,还是洛京?”
三个分别是19任务,22任务和23任务。
三个没满额的任务。
依旧有空位。
已完成上半轮任务的队伍,可以选择其它队伍数量未满的任务。
“哦不对,冰城和洛京的任务满员了。”林夏看着生命监测器上的任务信息,惋惜道:“有三支队伍已经率先完成上半轮任务,比我们还快。”
“现在只剩下19任务,难度SS级的马家祖传致富秘典被窃,只有陈立威队在执行。”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