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乱小说合集200篇、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一章

口红老太太撂了张一百子。
“我说这次怎么如此隆重呢,不沾边的旁系亲戚都请了来,还是黄鹤楼黄师傅掌勺。原来家有喜事。老姐姐,你这就不够意思了,也不提前打个招呼也好让我们备了见面礼来。”
弋老太太压上一张牌,笑了笑。
“今儿黄师傅做宴还堵不上你的嘴?哪这么多闲话要说的。”
“怎是闲话?见面礼自然是见了面就要给的。这会子已经见完了,下次再见你说给是不给?给了又以什么由头?不给倒显得没有礼数。”
一句话噎得人茶都喝不下去,却偏生伸手不打笑脸人。
牌桌上另一方凑角的妇人放了一波水,没要老太太牌,打趣说:
“亏得我们知道两位老祖宗打小一处长大,亲得很。不然还以为这是做亲家不成反成了冤家呢。”
弋老太太接连压了上家三张牌心里舒畅,又见是这丫头讲话。
便也顺势岔过那话头,说:
“瞧你家瑞凤这张嘴,老祖宗喊着,说的话可是半点没饶人的。”
“我也没辙。你该庆幸今儿你家慧茹没来,不然哟,我们俩老东西一句话都别想说了。”
寂和坐在陆慧贞旁边,安静的听她们你来我往。
弋阳时不时的给她递些吃的。
口红老太是棠家老太太,棠浔的祖母。见两人如此黏腻便忍不住揶揄。
“伯阳怎么不去偏厅和哥几个待着?”
“和他们待一起能有几个意思?不如听老太太们多讲会儿子话,胜读十年书。”
这话说出来倒像喝了十斤蜜似的,哄得在座的人都乐呵呵的笑起来。
“这孩子今天这嘴格外甜。老姐姐,你如今是儿孙满堂有福气得很呀。”
弋老太太也不否认,满脸的喜气,“这过年过节的都有福气。”
这时,外头妈姐抱了个三岁孩童进来,“太太,小少爷闹着要找您呢。”
瑞凤闻言把人接过来,轻轻抚摸着背部哄着。
“炎炎这是怎么了?”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二章

【空间昏暗封闭的地下室。
一盏蕴黄的灯成为这里唯一的光亮。
灯光打在墙壁上,

文学

手脚被铁链束缚的少年跪坐在地上,稍稍一动,铁链发出叮噹脆响,额间的碎发遮住他大半张略显病态的脸——
喝得醉醺醺的中年男人,拿着皮鞭,晃晃悠悠的打开门走进地下室。
看到少年愈发精致的脸,眸中泛着潋滟波光,嘴巴里的唾液更是分泌开来。
啪——的一声,鞭子落在地上。
“啧!你小子是长得越来越好看了。”中年男人猥琐的目光,像是要把少年全身上下都扫个遍。
“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大少爷,漂亮得跟小姑娘似的。”中年男人浑浊的眼睛里出现某中愤恨,咬牙切齿的挥起鞭子……】
“这种狗东西就应该弄死他!”姜糖像是看影片一般接收完剧情,握紧拳头,为少年心疼的同时,又对那中年男人恨恨不能自已。
任务目标顾郁森,是B市顾家的继承人。
他父母联姻并无感情,但结婚之后,他母亲爱上了他父亲,可他父亲心中却另有人在,娶他母亲也不过是为了两家联姻,公司合作上能更加紧密。
但好景不长,顾郁森出生后,顾父时常不回家,且领回来一个私生子,生生气死了产后抑郁症一直未好的顾母。
自那之后,顾父的真爱登门入室,像是抹了蜜的百花仙子般,对顾郁森非常好,那时的他毕竟是个小孩子,即便敌对不接纳,也无甚意义。
在绝食抗议几天后,保姆用食物诱惑他,且总说心疼他的话时,令顾郁森动容,感动的吃下那食物,却因此昏过去,再醒来就被卖到山里。
从六岁到十三岁,顾郁森每天动辄被打被骂,睡觉的地方是猪窝,吃食更是猪狗不如……但他顽强的活了下来,在十三岁那年,他逃跑了。
可这次逃跑,并没有给他带来光明,而是无尽的黑暗……他被人抓到,关在暗无天日的地下室里,手脚被锁链锁着,自杀过几回都没死成,意识到对方故意吊着他不让他死,他开始学会保护自己,用稚嫩的面容装巧卖乖。
卧薪三年,杀了那人,从地下室里出来,无方向无目的的跑着,在他累得跑不动时,被车撞送进医院。
顾郁森因此失忆,被他爷爷找到,然后带回顾家。
彼时的他已经十六岁,却十分聪颖,顾爷爷将他当成继承人在培养。
顾郁森像是普通的少年一样上高中上大学,只他永远不与人亲近,即便和人站在一起,也像是自成一个世界,无人看得懂他,也无人亲近他。
后来顾郁森黑化,对先前所经历的一切有关人员展开报复——
“太惨了。”姜糖知晓这人的人生后,心底浮现这三个字,他不黑化,简直天理难容!
现实世界中的姜糖,是个玩票性质的女明星,就是那种想奋斗就出来努努力,不想奋斗就回家继承千亿财产的人。
只这人啊,不管是有钱还是有势,身边就总容易聚集点儿魑魅魍魉。
她接受一个朋友的邀请,参加对方的演唱会,当神秘嘉宾。
哪里想到世界画风会忽然变得玄幻起来!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三章

冯院长拉着两位外科主任来到江小小面前。
“介绍一下这两位,一个是魏国民,一个是马国力。
他们两个都对外科整形有很大的兴趣,一个是兔唇方面的儿科专家。做过相关的手术大概有不下于50例。他们两位愿意做你的一助和二助。”
江小小诧异,就算是看在冯院长的面子上,可是这两位来头也有点儿大。
何仁医院专门的外科专家跑来给自己做手术助手。
冯院长这不是给自己很大的压力,这压力山大呀。
只能含笑寒暄。
“魏医生,马医生,两位都是在外科整形方面的专家,这一次来给我做助手。真的是让我愧不敢当,希望我们这一次能合作愉快。”
江小小也不怯场。
自己做过这样的手术不下上千次,要知道在农村这种兔唇的患儿很多,而且因为家境贫寒,很多父母都不愿意给孩子做手术,当初在农村做医生的时候。
就是极力想要帮助那些贫寒的儿童能够得到治疗。
尽量减少手术的次数,让孩子们可以得到最少的痛苦,让家长减少最少的医疗费用,孩子才能得到治疗。
否则的话,任何一个贫寒的家庭都不愿意让孩子去做手术。
没钱这是最大的阻碍。
所以这个手术对于她来说一点儿都不陌生。
马国力和魏国民含笑。
两个人和彭旺不一样。
他们两个在冯老的办公室见识过江小小提供的那一份手术计划书。
江小小的手术计划中,详细的罗列了如何进行这次的手术。
包括手术中可能产生的问题,遇到的紧急情况,甚至这一次手术对于患儿的修复状况都提出了一个很明确的方案。
甚至还有详细的图表。
就冲着江小小拿出如此一份出彩的手术报告来,都足够让他们两个人惊艳。从这份报告里就能看出,写这份报告的人对于这次的手术,那是熟知于胸。
手术方案图更能看出来做手术的人对于如何修复甚至对于皮肤组织血管的修复,包括唇型的修复都有很深的造诣。
否则的话不能把图纸画的如此详细完整。
如果这样的人他们还能不能相信的话,他们还能相信谁?
就以他们的能力已经做过不下几百次的兔唇整形手术,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也没办法做到,还没有手术就能画出一个如此详细的方案,针对一个病人做出如此详细的规划。
就冲这一点,他们两个人是抱着学习的目的来的,无论做手术的人是谁,他们都应该相信,老师绝对不是那种把病人置于危险境地的人。
哪怕眼前的这个小姑娘身上,让人看不到一丝外科医生应该有的条件。
当然这个所谓外科医生应该有的条件,是年龄再加上经验,这些都是必备的。
可是眼前小姑娘的年龄很明显是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学生,这个不能怪他们用这些苛刻的条件来形容一个医生,毕竟任何一个外科医生的成长,都需要大量的实践,包括在医院的手术才能积累出来丰富的经验。
而眼前的小姑娘,除非她几岁就开始做手术,否则不会具有这样的能力,很容易让人在第一眼的时候就产生质疑。
不过他们两个和彭旺不一样,他们对于老师的信

文学

任,还有这一份手术报告书的信任,让他们对眼前的小姑娘绝对不会以貌取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