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一章

至于【英杰】之上,会是什么战力层次,系统没有给出说法。
毕竟连【英杰】层次都是一种隐藏,只有突破了30000点的上限之后才会发现。
不过从这前六个战力层次都没有变化的事实中,徐流心中倒是颇为确定,超过【英杰】的第七个层次,恐怕就是【武炼】了!
至于更后面的,他很确定存在,但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标注和名称了,因为【武炼】便是平行世界的巅峰了。
相比于淡金色的【战绝】头衔,【英杰】二字是如血一般的殷红色,比起淡金色来说,多了一股肃杀之意,这是一种沉淀之美。
看完战力之后,徐流扫了一眼维护公告,微微点了点头。
里面最主要的一条内容自然就是新增宠物栏位,至于宠物的获得,在玩家通关各个副本的时候,都有机会获得对应副本内存在怪物的迷你款。
副本中能获得的,都是迷你型,比如迷你冰龙斯卡萨,迷你罗特斯?
至于更高级的主世界宠物获得,需要用到珍贵的【宠物契约书】,而【宠物契约书】的获取渠道,系统没有说明,许是副本产出,又或者来自其他地方,留足了神秘感。
用【宠物契约书】相当于以玩家为主导,由玩家施展契约魔法,不过他这里,倒是小恶魔利弗代为效劳了。
这也让徐流明白,等到深渊位面开放,里面的辅助型恶魔,绝对是最大的宠物群体。
毕竟它们的获得,不需要用到这个【宠物契约书】。
“大概率,又是一种以全服玩家为基数才可能掉落的珍贵道具,不掉落出来,也压根不知道产地。”
就像【使徒罗特斯卡片】、像【旧神遗书】、甚至【魔剑·阿波菲斯】,它们压根不是想爆就能爆出来的。
可以氪到,但无法保证能亲自爆到,
这就是以全服玩家为基数的装备道具,一个人刷,很可能到关服都刷不出来。
“主人主人,我好像感觉到了一个空间在召唤我,我可以进去吗?”
利弗的声音直接在脑海响了起来,
与其说是声音,其实更像是一种信息流与请求的情绪,这让徐流有些意外的同时,也是相当满意。
这种交流方式显然更加快捷,不需要一字一句的说,直接反应在脑海。
属于是契约之后的变化。
“嗯,为你准备的空间,试试吧。”
说完这句话后,徐流就观察起了新增的宠物栏,不只是一个栏位,更是拥有了一个宠物界面。
很快,他在宠物界面找到了一个对话框,上面显示有方才利弗的那句话。
他试着输入文字,几乎立刻的,利弗的声音就再度在脑海里响了起来。
“咦,主人你也会这个吗?”
“嗯,那个空间怎么样?”
确认这个对话框是与利弗的另一种交流渠道之后,徐流再次输入了信息。
比起说话,这个文字输入显然快上了极多,心念一动文字就有浮现。
只不过这种聊天方式,不适合玩家之间,毕竟还要眼睛辨认文字,远不如语音方便。
体验了两下之后,徐流也就失去了兴趣,他更喜欢直接开口的方式。
这个功能,大概也就等于与宠物的“队内语音”?
“唔,有点小,利弗不喜欢。”
那个空间,自然就是宠物空间了,毕竟是拥有智慧的存在,徐流旋即和小恶魔进行了交流。
“来,实验一下,我先回一次异世界。”
说着,徐流就下线了一次,等到再次上线,也就从利弗这里得到了答案。
没有被强制拉回宠物空间,而且可以自由进出他的宠物空间。
这个结果让徐流颇感

文学

新奇,意外也不意外,只能说,不愧是拥有智慧的宠物,待遇完全不同。
宠物到手,旧神遗书技能书到手,可以说短期的追求就只剩下深渊派对里的极品装备了,不过还可以再等等,距离遗忘河副本下线,也只有两个多月的时间了。
下线锻炼,吃过早餐之后,徐流再度回归“快乐”的遗忘河副本,系统的维护更新时间放在了凌晨,倒是不影响他今天的战斗。
双开模拟器一键换装的功能早已经开启,消耗的不过是2亿的金币。
它的功能也非常简单,一如其名。
两套的装备被徐流进行了设定,第一套,自然就是索拉里斯狂暴套,配上无影剑以及输出首饰,还有一整套的深渊骑士装扮。
第二套装备,就是提升技能等级的索拉里斯沉溺套,配上破极兵刃Lv+2的【堕落之暗】,时装的上衣效果为破极兵刃Lv+1的【机械牛的上衣】。
其他部位保持不变,五件防具,一把武器,一件时装,相等于7件装备的更换,如果进行手动,需要7个操作指令,即便是思维指令快的高玩,也需要两秒左右的时间。
而一键换装,仅需要1个操作指令,瞬间就能完成换装。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二章

三日之后,小山城,山药帮。
一群年轻弟子,穿着绫罗绸缎,骑着高头大马,进入小山城,来到山药帮驻地,纷纷抬头,望着山药帮匾额,一时间不由神情复杂至极。
“寒师兄,听闻山药帮这个驻地,还是咱们九元宗帮忙才拿到手的,是不是如此?”
一名身穿紫衣,眉清目秀,喉咙没有喉结,似乎是女子伪装的男弟子就问话了。
这货扮得破绽百出不说,关键一开口就完全露馅。
若是钟神秀在此,必然要吐槽这女扮男装的都不讲道理了。
当然,也或许只是此人骄纵,得到师门长辈溺爱,随便找个借口就混入队伍中,看个热闹罢了。
因为大家心知肚明,也就任凭她去掩耳盗铃了。
望着这个年轻娇憨的师妹,寒诺心里不由生出些宠溺,摸了摸她的头,回答道:“是啊,这山药帮当初只是一个小帮派,还被三山派灭门,最终还是靠咱们九元宗出手帮忙,才找回了场子。因此,双方还算有些香火交情。”
虽然话是如此说,但想到如今九元宗居然要被山药帮反过来骑在头上,他这个九元宗掌门弟子心情就不由十分复杂。
更让人遗憾的是,当年在安山城之中,为什么就没有人发现那位荀六一的绝世天资呢?
当然,或许是已经发现了,但是为什么没有将此人引入九元宗?
否则的话,如今这滚滚声望,还有一位人榜前列武者,就都尽数归于九元宗,而不是山药帮独领风骚了。
心里复杂,千言万语,最终只能化为一声叹息。
寒诺上前一步,对山药帮一名看守大门的弟子抱拳行礼,说道:“九元宗寒诺,前来拜山!”
那弟子顿时笑了:“原来是九元宗的各位大侠,你们稍等……”
他先行了一礼,飞快跑入门内。
没有多久,就又出来了,答道:“

文学

帮主请各位少侠移步校场。”
寒诺听了,心里有些兴奋。感觉那位名震江湖的五行掌荀六一大概便会在校场之上等着他们。
一群人若能得到五行掌指点,甚至交手一二,那必然能名动江湖。
说白了,就是蹭上五行掌新鲜火辣的热度。
一行人穿过厅堂,路过花园,终于来到一处山药帮的校场。
校场周围,白桦木架之上,摆放着各种兵刃,地面之上则是从五斤、十斤、百斤再到五百斤的石锁,从小到大依次排列。
钟神秀一袭白袍,虽然是数九寒冬,却没有感到丝毫冷意,悠闲地坐在紫檀木椅上,望着场中石羽与陆羊练武。
魏白术等人跟在他身边,只有站立的份,却没有人觉得不对,反而一个个认为是理所当然。
此时钟神秀转过头,看到一行人,点点头就当打过招呼。
反而是韩诺等人,纷纷行礼,朗声道:“晚辈九元宗寒诺,见过山药帮主,以及荀长老……”
嗯,钟神秀最近在山药帮的身份见涨,已经被提拔为长老。
想必就是去竞选帮主,都很有希望,虽然最大可能还是魏白术笑眯眯让位,将钟神秀一把摁在这火坑上劳心劳力。
钟神秀哈哈一笑,摆了摆手道:“你们的来意,我已经尽数知晓,作为本地武者,我也有着提携后辈的责任,这便教导你们一两手吧!能学个一招半式,日后行走江湖,也算有个依仗……”
这话口气极大,听得九元宗各弟子都是暗中皱眉,却又不敢反驳,特别是那个紫衣女弟子,小嘴气嘟嘟的,偏偏不敢回嘴,倒是显得有些可爱。

宝宝我们对着镜子做 第三章

拥有不死燃烧军团持续作战,再辅以传奇四灵以及手持降术大刀的空冥,菲奥娜、蔚、凯特琳,薇恩与娑娜五个女孩甚至有一些休息的时间,可以用以缓和不断战争,导致的神经紧张。
生物在遭受死亡威胁的时候,会不断产生繁殖欲望,这是来自血脉深处,基因的指令,因此战争中往往会有纵兵劫掠、奸淫甚至屠城的情况,因为巨大的死亡压力需要宣泄,否则压力不断积累导致营啸的话,受损失的就是自己了。
不仅仅是男人如此,女人也是一样,菲奥娜、蔚、凯特琳,薇恩与娑娜五个女孩难以忍受的时候,就去找石毅宣泄,吕祖之道,本就是身心双修的,石毅辛辛苦苦的给五个女孩调理身心,最后丝毫半点的感谢都是得不到的,有时候还会被捶打撕咬,因为他的手法越来越重了。
其实石毅这边的心理并没有任何问题,毕竟金丹修士叠加人仙体魄,身心调节能力非常强,他只是感受到随着战争时间的不断延长,五个女孩的心理问题越来越严重,因此石毅才以对应性的以重手法宣泄她们的心理压力,每次弄哭她们,而哭一哭,是很有利于缓解压力的。若是再不行,那就需要鞭子和蜡烛了,毕竟身体的痛苦可以缓解心灵上的痛苦,这都是有道法理论依据的。
可惜五个女文盲不懂道法,她们只知道互相抱怨控诉某人的口味越来越重越来越变态了,丝毫不了解她们现在还能够充分保持身心的平衡,全部都是石毅的辛劳苦劳。
这一日,疲惫不堪从战斗前线退下来的凯特琳与娑娜,回到后方洞府,发现洞府里没有人。
“不在卧室!”
“也不在厨房和天台!”
“那他们去哪里了?”然后,在接下来的寻找过程中,两个女孩就听到一阵阵如泣如诉的低语,在洗漱室的方向传来……
当石毅扶着短发,脸颊像红苹果似的菲奥娜走出来的时候,迎面就撞上了神色诡异的凯特琳与娑娜。
石毅倒是神色如常的打招呼,而菲奥娜本来就已经非常红的脸,刹那之间完全红透了,然后她狠狠得捶打身旁的男人两下,紧接着捂着脸逃走了,她知道凯特琳与娑娜肯定偷看了,因为换作是她自己,也绝对绝对绝对会偷看的。
但若是正常的还好,可是一想到自己与石毅刚刚玩得那些游戏,菲奥娜就羞愤得几欲死去。
“阴阳生死,天道纲常是也,越是叫嚣着存天理灭人欲的,往往越是行事下作,人之欲望如潮,可以疏导不可强抑。”石毅是非常正经的同凯特琳与娑娜谈论着阴阳道法。他风度翩翩,器宇轩昂,犹如一位饱读诗书的老学究,然而石毅却被眼前两个女流氓扑上来一阵的撕咬虐待,最后被她们拖着进入洗漱室里了,看来今晚又要加班加点,劳心劳力。
男女双方相处,分为外貌价值,情绪价值,两性价值,石毅在外貌价值与两性价值方面都做到了极致境,只是情绪上不可能给予太多陪伴,毕竟是一V五,但菲奥娜、蔚、凯特琳,薇恩与娑娜五个女孩也没有那么多的闲功夫,大争之世,她们也有着自己的修业需要进行。
在一一处理释放过五个女孩的身心压力后,石毅拖着稍感疲惫的身躯,前往这处临时洞府的核心区域,在那里,有繁复密集的大阵运转,而在大阵的中央处,是一柄虚空悬浮着的龙骨弯刀,因为体量庞大的死亡力量灌注,这柄刀的背脊,几乎已经浮现出一片深红血色。远远望去,犹如泣血之刃。
行手上前,飞腾而起,石毅一把将龙骨弯刀的刀柄抓住,感受其中死亡之力的澎湃汹涌:
三阶斯瓦迪亚骑士(英灵)
三阶萨兰德马穆鲁克(英灵)
三阶诺德皇家侍卫(英灵)
三阶罗多克神射手(英灵)
三阶维吉亚神射手(英灵)
“五大三阶英灵已然血祭完成,晋升传奇刀灵这一步至关重要,若是可以完成,我手中将会有九大传奇战力,单纯镇守此地甚至都不需要菲奥娜她们出手了,防守压力将会大为降低。”
“但是,仅仅以鲜血与死亡祭刀,积量变以成质变,却并不是那么容易的,至少短时间内难以成型。按照现在的进度估量计算的话,我至少还要在里镇守一两年的时间……需要人为进行术法催化!”在心中不断计算盘算着,以外力投入强行催化成型,一定程度上会降低能量的精纯度,降低五大刀灵成型后的魔刀威力,但能量精纯度低的问题却是可以事后弥补的,这就犹如遭遇重症需要以猛药续命,虽然是药三分毒,猛药必然摧残身体,但只要人还活着,就有调补修养回来的可能性,而若是不施以猛药的话,可能就没有以后了。
接下来,石毅开始向联邦军方索取各种各样的超凡资源,其中的一部分甚至就连联邦政府都难以搞到,没有储存,需要从石家借调,那么就以物资置换吧。反正,石毅需求的材料是必须获得满足的,他为整个国家镇守此地近半年,挽回各方面的损失何止亿兆,因此无论石毅提什么样的要求,联邦政府那边都是大赚特赚的。
这边的要求传达下去,同时石毅开始投入心神研究术法结构的构成,术法的施展与术法的媒介。
最终,石毅敲定以符咒之术承载术法,在召唤出五大英灵并以自身金丹神通域进行生死转化时,投入五大灵符,在它们由死化生之时,完成重塑,冲入传奇。
一个月之后,大量价值巨亿的超凡资源,被送抵过来,而这个时候,石毅已然镇守此地,足足半年。
十三战将镇高桥,其它十二处的防御点,战将已经换过数批了,唯独石毅这里,依然是最初的六人。
………………………
“以红龙之血,强化调和斯瓦迪亚骑士,我令你强壮凶猛,并且无所畏惧!”
“以蓝龙之血,强化调和萨兰德马穆鲁克,我令你沉稳敏锐,并且锐不可挡!”
“以黑龙之血,强化调和诺德皇家侍卫,我令你对抗魔法,并且嗜血成狂!”
“以绿龙之血,强化调和罗多克神射手,我令你阴险卑劣,并且无可察觉!”
“以白龙之血,强化调和维吉亚神射手,我令你霜寒入骨,并且箭矢凝结!”
这是石毅第一次以西方灵物,绘制东方灵符,不过东方修士世界从来都有灵血入符的习惯,因此倒也兼容,并没有什么不适应性,毕竟,五色巨龙,全部都符合修士世界对于灵血的定义。
前线战场上,自己的使魔与女朋友们依然在日常作战,洞府之内,石毅于自制的石质长桌前,调笔绘符。在石桌质长桌一角,放着五大罐灵气各异的龙血,这些龙血都是被提纯过的,龙血本身的价值就很高,再被以高超的炼金技术提纯,直接就价值过亿,然而对于今时今日几乎是被以举国之力供养的石毅来说,这却根本不算什么了。
别说胸有腹稿,即便仅仅只是练手来玩,也是应有之意。
(其实,也考虑过以红龙之血强化斯瓦迪亚骑士,以比蒙之血强化诺德皇家侍卫,以恶魔、魔鬼之血强化罗多克神射手与维吉亚神射手……但终究还是要考虑一个后期炼化的问题,而且,龙骨弯刀本身就是龙骨材质的,取五色龙血作为它们的进身之阶,兼容性与成功率也相对较高。)一遍一遍的思索,一遍一遍的琢磨,一遍一遍反复绘制,在消耗掉大量龙血,损毁掉大量符纸后,所有的关节之处终于都气机贯通,被推敲清楚了。
镇守此地,一年零两个月后。
这一日,荒兽潮当中再一次有七八头的传奇级荒兽出现,只是这一次,石毅没有再召唤灭世龙魔,而是展开刀中死域,召唤五大英灵,在他催动金丹神通域为它们化死为生之时,五道赤红、冰蓝、黑暗、幽绿、纯白之符光从洞府当中飘飞而出,投入五大白骨英灵的头顶。
下一刻,五大白骨英灵化死为生,转化为生者状态,在那一刹那间,石毅体内的真元法力,犹如决堤之江水般一泄而去,好在石毅也早有准备,各种灵药补剂大量吞服,再加上功力底子实在深厚,因此也能够负荷供给。
五色光华缓缓而落,五大英灵逐渐完成转生,身上的气息逐渐强大,晋升传奇阶位。
从此,顶级传奇魔器弯刀内的五大传奇刀灵分别就是:
三阶斯瓦迪亚红龙骑士(传奇英灵)
三阶萨兰德蓝龙马穆鲁克(传奇英灵)
三阶诺德皇家黑龙侍卫(传奇英灵)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