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一章

打劫,这种事情并不少见。
杀人越货,那是常有的事。
鬼市本身就是没有太多秩序的地方,在鬼市内,还遵守着基础的规则,一旦鬼市散了,在外面,可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一些不好的心思,自然而然的就出现了。庄不周在鬼市内的行为,也被一些有心人看在眼底。现在自然被盯上。
这三个,更是惯犯。
对于这种半路打劫的事情,完全是轻车熟路。
做过的次数,不在少数。
三人对了对眼神后,都点点头,下定决心,做下这笔买卖。不管怎么看,庄不周的修为也高不到哪里去,一个先天境的御灵师,他们可是三个。同境界中,怎么都是胜算满满。
“果然有人要对我下黑手。”
庄不周在离开鬼市中,就已经发现了这些跟在身后的尾巴,哪里会不知道,这些人到底是在想些什么,鬼鬼祟祟的,没有鬼才怪呢。
虽然发现,不过,却没有制止的打算。
他可不是什么软柿子,之前做捕快时,那也是刀口上舔血,离开青云城后,更是杀戮不断,还是与诡异搏杀,哪里会惧怕这些打劫的小蟊贼,正好刚刚有不小的收获,兴致不低,和他们玩玩也不错。也想看看,他们都有些什么手段。
有心控制下,黑驴朝着一片荒无人烟的山林中走去。
四周静悄悄。
突然间,无声无息的,一口不起眼的飞刀从丛林中破空而来,那速度,快的惊人,只能看到一道绚丽的银光在虚空中划过,跟着,就出现在庄不周面前,朝着脖子要害,那是毫不留情的一刀洞穿过来。
快!
狠!
准!!

文学

堪称是狠辣至极,为的就是一击致命,连任何言语都没有,就是要杀你,杀人掠货,从来没有那么多的话可说,一句话,将你宰了,你的东西,都是我的,没有必要多说。
只此一点,就能看出,出手的

文学

人,心性狠辣绝伦。
做事果决,手段阴毒。
“好毒辣的手段。”
庄不周早就对周围有所警戒,哪里会真的被暗算到,几乎看到飞刀时,下一秒,手中光芒一闪,之前得到的那口亢龙锏已经握在手中,修长的锏身,看起来,跟一口竹棍相似,又如同短矛,短枪。
握住亢龙锏,反手就朝着那口飞刀格挡过去。
叮!!
这过程,快的惊人,亢龙锏已经与飞刀碰撞在一起,伴随着一声清脆的响声中,飞刀被崩飞出去,同样,庄不周也感觉到从飞刀中传递出的巨大力量,那飞刀并没有被亢龙锏崩碎,反而,在半空中转向,朝着脖子再次切割过来。
叮叮叮!!
飞刀眨眼间,就朝着庄不周发起不下十几次攻击,但都在毫秒之间,被亢龙锏挡住,反而一次次格挡下,飞刀上的光芒在不断暗淡。隐隐发出悲鸣。
咔嚓!!
从丛林中,冲出一大群僵尸,这些僵尸青面獠牙,身躯僵硬,不过,弹跳间,速度却不满,一出现,立即就朝着庄不周扑杀过来,锋利的利爪,仿佛手术刀一般,给人不寒而栗的感觉,绝对不会怀疑,这些爪子的锋利。
“找死!!”
庄不周口中发出一声冷喝,手中亢龙锏在崩飞飞刀的同时,反手就是向后一刺,一只正凌空从后面扑杀过来的僵尸,瞬间就被亢龙锏洞穿,挑在半空,一股先天真气从锏中爆发,被洞穿的头颅,就跟西瓜一样,硬生生炸开。
然后锏身一转,砸在另外一只僵尸脑袋上。
啪!!
一道脆响下,一只僵尸再次被爆头,砸个四分五裂。
“来!来!来!!”
“老虎不发威,真以为老子是病猫。”
庄不周眼中闪过一抹冰冷。
怜悯,在这一刻,完全不存在,要想生存,那就要狠,人不狠,站不稳。
想要打他的劫,抢他的东西,真以为他庄不周是没有脾气么。
“杀!!”
就在这时,一道漆黑的身影,从地下毫无征兆的破土而出,在他手中,赫然拿着一把大剪刀,这一剪刀,赫然要将庄不周连人带黑驴一起剪成两半。
心念一动,黑驴瞬间从身下消失不见,被送入彼岸中。
咔嚓!!
然后,那剪刀,结结实实的朝着庄不周胯下一刀剪过来,那画面,真正是恐怖至极,凶残到极点。
然则,庄不周只是脸色更加冰冷,身躯却连闪都没有闪,任由一剪刀落在身上。可这剪刀,却没有将他剪成两半,而是被一层无形的壁垒结界所阻挡。剪刀下,出现丝丝涟漪,浮现出一层白光。死死的挡在剪刀前面。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第三章

很快,关于清江仙盟上门求策被拒,其后九仙宗宗主上门与方二先生一番畅谈,尽兴而返的美谈,便已传遍了整个清江。
世人谈起此事,皆丝毫不吝美言,无论是少年铁骨,一心为大夏,为护清江百姓的方寸方二先生,还是谦虚求教,与方二先生不谋而合的九仙宗宗主,都一下子得到了无数人的赞誉,咋一听起来,竟有了几分世外高人讲道的神奇……
就连九仙宗宗主准备给方二公子献茶认错之事,也传出了好几个版本。
比如说这献茶是给那些想要避战的人看的啦,比如这献茶不是献给某人,而是献给这天下人的风骨啦,甚至还有人说这茶是献给守山宗那些为抵御妖族而亡的先辈等等……
反正说来说去,竟是人人有面子,人人开心。
……
……
最主要的是,这些话竟不是说说而已。
在九仙宗宗主回去,仙盟议事大会,很快便已召开。
而且这一次的议事,居然不是闭门会,而是大门敞开,人人可入之会。
因为之前的清江郡守范老先生,为立清名,一度极为护佑百姓的缘故,也使得清江郡,尤其是清江城里的百姓们胆子比别处大些。有些炼气士地位极高之地,寻常百姓见了炼气士,那可是要赶紧跪在地上叩拜,直到炼气士离开,才敢拍拍膝盖上的泥灰溜溜走的。
可是清江郡百姓不一样,他们不但对炼气士没有这等惧怕,甚至还会把炼气士的事情当成谈资用来下酒。而如今这一次清江仙盟大会,也出现了许多人专门到场来凑热闹。
这一场仙会,他们看得是真过瘾。
回头就跟左邻右舍吹开了:“可以放心了,该吃吃,该喝喝!”
“之前传说要有炼气打仗,看你们吓得那样,我就跟你们讲,不用担心,咱们清江是什么地方?那可是出过九位仙人,还出过一位仙师的地方啊,谁的胆子那么大,敢跑来闹事?”
“现在可不是跟我说的一样了?”
“这次我为了看这场热闹,连该掏的夜香都没掏,一大早赶过去排队,凭着这一身别人比不上的味道,硬是挤到了最前头,正好就看到那些炼气士老爷们,正在祭天地立誓,说就算是拼了这一身剐,也绝对不让外面的妖人踏入清江一步,要咬死了牙关跟他们死嗑呢!”
“……”
“那也就是说,不用逃荒啦?”
“逃个屁,逃到哪能有咱清江郡更安全?”
“……”
各种传说纷起,让人心安,又还有些落不到实处的不踏实。
不过,紧接着清江诸郡所做的事,便让人不仅是不踏实了,而且是踏实到心虚。
对于清江百姓而言,其实最怕的便是炼气士们在大难来时,扔下了自己逃跑,虽然凡人寿元短,记忆弱,但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血脉里,早就印满了这等让人不安的记忆。
清江百姓一开始最怕的,就是这些炼气士们逃了,将自己留给了妖魔……
……他们倒不知威胁来自龙城,而非妖魔,又或许,这对他们来说本就是一样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