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我和两个女领导玩双飞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一章

这日,上午黄亦云看完上午最后一个病人,开始收拾东西回家,黄家便派人来接自己回娘家了。
因为这日二姑终于发动了,要生产了。
“发作多长时间了,稳婆先进去了吗?”来到娘家,黄亦云便朝在产房外等着的肖衙役母子两人问道。
“进去了,刚发作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就请亦云你去了。”肖衙役听到产房内的痛呼声音,他脸上露出担心焦急之色的道。
“二姑夫别担心,女子生都是这样,有我在,没什么问题的。”黄亦云安慰了一句,便往产房内走去。
来到产房内,稳婆正在安抚二姑。
黄亦云上前直接喂给黄彩霞一粒止痛丸,再行止痛针法和助产针法。
之后,黄亦云再扫描了一圈二姑这胎的情况,见二姑这胎的胎位很正,但是肚子肚子里头的娃儿有些偏大,怕是要折腾一番才能够生下这两个娃儿的。
止痛丸和止痛行针下去,黄彩霞顿时没有这么疼了,她心神一定。
“二姑,你这胎胎位很正的,只是腹中的两个娃儿有些偏大,待会怕是会受些罪的,到时候听我说的去做,没什么大问题的。”
“好,有亦云在,姑不怕的。”
黄彩霞从午时过半的时间开始生产,足足的到酉时初的时间这才把她肚子两个娃儿生下来。
一个有四斤三两,一个有五斤一两。
生下来一个个哭的哇哇响亮,一看就是健康的。
在外候着的肖衙役母子一人抱着一个娃儿,稀罕的逗弄,怎么也看不够一样。
这一下午的接生,可累着了黄亦云,以往中午的时候,她都要午睡一番的,今日下午二姑发作了起来,黄亦云一直待在产房内守着二姑的,就连午食和晚食都是在产房内解决了。
吃完晚食,黄亦云觉得太疲惫和太累了之后,来回又要折腾的便不想回李家,便让人传话回去,住在娘家了。
许久没做梦的黄亦云,这夜黄亦云突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境。
一座城池对面,是一片枯黄霜打茄子般的枯草草原上,突然一阵阵的怪风从城池的左侧方吹来,往草原的位置呼呼呼的刮去。
这怪风来的有些奇怪,风势有些大,竟然把那枯黄的草原上的枯草都刮走不少,足足的刮了一刻钟的时间,这怪风这才停歇下来的。
黄亦云刚梦到这怪风之后,她人便清醒了过来。
这事还是黄亦云初次梦见的梦境是最短的一次。
梦中并没有出现人和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这让黄亦云嘀咕觉得奇怪不已的。
等黄亦云回李家的时候,她还在想着梦见那怪风的事情的。
黄亦云知晓,自己梦见的事情都会在现实生活之中会发生的。
既然是让自己梦见这怪风,怕是这其中是有用意的。
黄亦云坐在窗户前,皱着眉头思索着,忽然间,她李周氏住的主屋上空有一缕缕的青烟飞出,一阵清风一吹,那青烟往外吹走了。
黄亦云见到这情况,她脑海灵光一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双目精光一闪,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随后去除笔墨纸砚出来,开始给李巍写信去了。
“这梦来的及时呢?看来,前线两国大战这即将就要结束了呢?”黄亦云见小黑飞走之后,黄亦云喃喃的道。
……….。
李巍刚刚服下林传年开的药儿,准备休息的。
听到外头那熟悉的‘嘎嘎’叫唤的声音之后,李巍有些迫不及待的走出帐篷。
小黑见到李巍之后,在空中一个盘旋便落入李巍肩膀上。
李巍取下小黑脚上信筒中的信,查看完黄亦云给他飞鸭来信之后,李巍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之后,他连忙的让人去唤来林传年和姜子晨两人来。
“李巍你这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吗?”林传年被人急急

文学

的唤来李巍这,林传年以为李巍哪里不舒服,林传年走近帐篷内问道。
“我这身子日渐恢复之中无碍的,只是我有一事情询问林大夫的,不知道你这儿有么有强烈的迷药的。”
“有,你这是要什么。”林传年不解李巍为什么这么问。
“有多少?”
“不多,大概十来包的,重量的话,只有三四两左右的。”
“太少了,那林大夫这儿可是有泻药或是毒药,还有让人闻之,可以让人体力衰弱,类似于迷药的东西。
这东西全部加起来,这有多少的。”李巍一连串的朝林传年问道。
“毒药、泻药以及迷药都有,量不多,加起来的话,只有一斤多罢了。你这是要这些东西干啥的。”林传年不解的问道。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二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第三章

“你在说谎。”他冷声道,眼中迸出怒火。
“……”
月沁腹诽:尉尘他到底是想搞什么,让她把真相说出来真的很好吗?是想看她笑话吗?哼,刚才那一幕的实情她已经打算烂到肚子里,真的,她绝对打死不说!
于是,月沁很倔强的撇开头去,不再去直视他愠怒的眼睛。
见她撇开眼去,尉尘莫名的怒火更上一层。
“你又在欺骗我?我在你眼中竟是随意可欺瞒之人吗?”他抓着月沁肩膀的手用了些力气,声音里带着阴沉。
又欺骗他?月沁挑了下眉头,不解的想:自己有经常骗他吗?
“痛,痛啊,尉尘你干什么?我不过就是嫌丢人不想回答,你用的着这么暴力吗?”
他冷笑:“丢人?这件事说出来就这么让你难以启齿,抑或是颜面尽失?”
谁人不知花家小姐喜欢沉迷丞相府的赫连雅君,每日鞍前马后环绕着,花楼的红妖公子由于长得与雅君公子有几分相像,也常被她千金包下,数月来只需接待她一名客人即可。她为赫连雅君做过的荒唐事可不只一件两件,而今日她刚对自己做出迷恋的举动,就百般抵赖死不承认,真可谓之薄幸!
难道他竟比不过赫连雅君万分之一吗?
“额……也不能你这么说啦,其实也不丢人,不,也有点丢人…….算了,我现在真的纠结的不得了,刚才那件事咱们可以不再提了吗?我认错可以吗,刚才都是我的错!”月沁哭笑不得的将小手举得高高的以示认错,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尉尘依旧是一脸冰冷暴戾的样子,愠恼的眸子紧盯着月沁,哪里像善罢甘休的样子。
对峙中……
月沁最先败下阵来,痛得龇牙咧嘴,肩膀都被抓得生疼好吧,尉尘他真是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感情。
“尉尘先松开手好吗,你抓着我的肩膀太痛了!你只要松手,我什么都坦白。”月沁声若蚊蝇,头也不敢抬起了。
尉尘复杂的眸光变了变,缓缓松开了手掌。
“就是你说的那样。”快刀斩乱麻,月沁极快的小声说,在他松开自己肩膀时脱口而出。
他的手停在半空僵住了,片息后轻勾起唇角,温润低沉的嗓音缓缓逸出:“我说的什么?”
月沁无地自容的扶额,人生低谷!月沁敢保证这是她有史以来最尬的一刻……
天,这么快她就食言了,刚才还打死不说呢……难道她又要再一次向命运低头了吗?
她快速环顾了下左右,深深倒吸了一口气,闭目不甘的大嚷:“就是以为……你要亲我!”
由于声音太大,最后两个字的回音还在屋里回响了一圈,见尉尘呆愣住了,她突然坏心肠的想笑。
哼!没有最尬只有更尬,你要听的,赖不得我,要尬尬一双!来吧,一起造作吧!!
紧接着,月沁机智的飞奔夺门而出,她觉得在这屋内多待一刻都是罪过,再不敢看尉尘此刻的脸色。
她当然清楚此刻尉尘对她的感觉,因为在她说出这话的时候,好感度一分都没有增加。不加好感度的话,八成还是厌恶她的吧。
玉白惊讶的看着正在飞奔逃逸的月沁,大声呼喊道:“小姐,你跑这么快是去哪里啊?我家公子不是还在屋里,您不听午课了吗?”
看着月沁头也不回的跑没影了,玉白奇怪的摇摇头,端着一壶热茶走进书房,却看到尉尘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公子,小姐怎么慌里慌张的跑了?”
尉尘的思绪被打断,并没有回复玉白,而是问:“我让你做的事可有办妥?”
玉白:“公子,你放心吧,我也是经过阁主精心培养的人,这些小事对我来说很轻而易举。”
“嗯,下去吧。”尉尘犹豫了一下,继而道,“等等,另外派溯帮我盯视花月沁的一举一动。”
玉白本来想说花月沁是个草包,无关紧要的人物,派人盯视她不是浪费人手嘛,但是这毕竟是主人的安排,他还是把话憋在了心里,应答道:“是的,公子。”
……
小菊大老远就看到月沁一路狂奔回自己的院子,他紧追慢赶的才追上,此刻他正扶着门框气喘吁吁:“主子,你怎么突然又回来了,您这是回心转意不打算考科举了?”
月沁倒了一杯水,一饮而尽,顺了口气,“谁说我不考的?我……我想着尉尘这些日子教导我太辛苦了,所以回来自习!顺便回来找些小玩意,想犒劳犒劳他,你去把我平时最珍爱的那对玉狮子找出来,还有那十几串红玉钏子,还有个叫什么南翁墨盘都给我统统找出来,给尉尘送过去。”
“主子,您以前也不是没送过他东西,可是那时他一律不收都退回来了,虽说这次您也是一片好心,但万

文学

一他又退回来怎么办?”小菊又想起之前在尉尘那边吃的闭门羹,心里不安的问。
月沁鼓起腮帮子,蹙眉教导道:“笨呐,他不要你也不要拿回来啊,东西放在他那里就让他随意处置好了,让他随手丢掉也比拿回来强。”
小菊忧虑的问:“光这一对玉狮子就价值万金,他若真的随手丢掉,您不心疼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