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叫一声老公就给你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一章

天启二十九年七月,浙江,舟山群岛,傍晚。
海风习习中,夕阳的余晖照耀在一个躺在软椅上的老人身上,给他的身躯铺上了一层金黄色。
“学生等拜见老师,老师~”
“唔?哦哦,是你们来了啊。哎,人老了,不中用了,躺着躺着就睡着勒。”
“老师这里的风景真是不错,也难怪老师不在乌程老家,搬到这里来常住了呢。学生等看了,真是深感羡慕。”
“哈哈哈,你们距离过上这样的日子,还早着呢。嗯,要不了多久就要出海了吧?家里的事情都安排妥当了么?”
“都差不多了,朝廷预支了一年的薪俸,全都留下了。一截头发、以前常穿的衣服、戴了多年的手表,都留了。给未成年小儿子的遗书也写好了,若是真的阵亡,等他长大了,自有他母亲或者大哥念给他听。家里的族老也发话了,若是这次大战回不来,族里会负责把孩子们全都养大成人。”
“哎……这一仗,不得不打。但真要打下来,不知道有多少大明男儿会身死异乡。也不知道老天爷还能让老夫活多久,能否看到你们得胜归来啊。”
“哈哈哈,老师必然是长命百岁的,这场仗,时间再长,总不能打十五年以上吧?”
这一年的温体仁,已经84岁,风烛残年的老人在七月的天气里,太阳下山后,也得穿着一件薄毛衣,才敢躺在室外的软椅上。此刻在他身边的,是其晚年收的三个学生,齐齐穿着洁白海军军官服的冯京第、王翊、董志宁。
“人老了,记性也不是很好,老夫记得,你们三个好像都是舰长了吧?”
“老师还说记性不好?没错,我们三个都是舰长。完勋(王翊)兄军衔最高,上校。现在是魏忠贤号重巡的舰长。我和幼安(董志宁)都是中校,学生是佛山号驱逐舰的舰长,并且是第三驱逐舰支队的领舰。而幼安是琼州号轻巡的舰长。”
“魏忠贤号?嘿,这个家伙死了就死了吧,居然还捞到一艘重巡命名。哎,真是好运气。”
“老师,当年国家没发行纸币的时候,不是急缺贵金属入市么?皇上不得已卖出军舰的命名权。而且,以老师为国家做出的贡献,将来老师百年后,怕不是要有一艘战列舰以老师的名字来命名。”
“哈哈哈,那就托你吉言了。不过完勋啊,老魏虽然是个宦官,但他做东厂厂督这些年,从未构陷过国家大臣。所以,你在这艘以他为名的战舰上,不要有什么别捏。”
“老师放心,学生对宦官没有什么歧视。像魏忠贤这样安静、不生事的厂督,比起以前的刘瑾、汪直什么可好了太多。魏家人遵从他的遗愿,将其一缕头发装在盒子里放到舰上,学生可是让勤务兵每天都为这个盒子做保洁的。”
“嗯,那就好。”老头子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跻仲啊,你负责的驱逐舰,据老夫所知,应该是海战里刺刀见红的舰种吧?”
“正是如此,老师。驱逐舰,身板小,火力弱。无法与敌人的大舰对抗,对岸炮击的能力也近似于无。但是他速度快啊,学生带的佛山号,是天启二十七年才下水的新舰,最高速度达到了二十七节。如此航速,在激战中,冒着漫天的炮火,左右闪躲后,高速底近敌人大舰,然后放出鱼雷。梆梆~樯橹灰飞烟灭!”
虽然冯京第说得很是轻松,但老温到底是做过首辅的人。退下来这么多年,朝廷专门给高级官员制作的内参从未短过他一期。所以在听完自

文学

己学生的讲述后,他眼里的忧虑怎么都藏不住:“哎,若是以前的那些比乌龟还慢的高压空气鱼雷,你这个驱逐舰舰长很大概率是出师未捷身先死。不过现在嘛……”
“老师慎言,按照保密权限,幼安和完勋有些事情他们不知道,暂时也不能知道。”
是的,自内燃机研发的临门一脚被一个不识字的铁匠踢开后,接到报告的朱由栋立刻让朱逵柚做了一个基本型的内燃机:初步测试,热效比将近10%——这已经和大明目前顶级的蒸汽机差不多了。
然后朱由栋做出的指示是:研发更高动力的内燃机啥的不急,首先要做的是将内燃机小型化,尽快的装到鱼雷上。
要实现这一点,说起来是真的很难——难在发动机小型化,难在规模化生产。但做起来,如果只是解决有无问题的话,还真的不难:大明,或者说中国宫廷的能工巧匠实在是太多了。在历史本位面,顶级的皇家工匠甚至可以在鼻烟壶的内壁上写下整部金刚经——要论微操,此时的中国匠人吊打全世界。
所以,在有了基础的原型内燃机后,不求量产,只求手工制作的话。大明的能工巧匠们完全可以把内燃机等比例的缩小,再缩小,并且做得分毫不差。
当然,纯粹的手工制作小型内燃机,质量是不错的,但是这效率和成本就极高了。不过朱由栋也不在意:这是划时代的热动力鱼雷,水下速度可以超过二十五节,最大潜行距离超过三千米——如此鱼雷,在这个时代,那就是超级大杀器。虽说纯手工的这种鱼雷,大批皇家工匠紧赶慢赶四个月,也就弄出来三十枚。但若是在海战的关键时刻,这三十枚鱼雷突然出现,击沉了那么一两艘敌人的战列舰呢?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二章

银辉溅落,星耀全军,冰寒的冷色调光是披在汉军身上,就让对面的罗马士卒感觉到了些许的压抑,并没有太多的形象变化,但是那种内敛的力量,让马尔凯不由自主的色变。
“这可真的是麻烦了。”马尔凯看着对面全军那种清冷的色调,相比于之前金色光焰的恢弘,这时看起来简约了太多,但是作为一个将震荡天赋再一次开发到近乎本质的统帅,他很清楚,什么叫做由繁入简,很明显对面这是进入了最终状态的标志。
因为再往上会有什么变化,马尔凯也不清楚了,因为从未有人在精锐天赋一道上,自这等程度再次迈出一步!
到了这个层次再往上,就没有明显的跨度了,更多是积累,张任能以一己之力带着数万士卒踏足这个层次,马尔凯除了惊讶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形容了,这已经不是强大足以形容的。
“是吧,是不是很恐怖,我当时被他追着打。”阿弗里卡纳斯神色沉稳的说道。
“你没被打死都是运气好了。”马尔凯认真的说道。
“天上掉了一颗陨石,砸向了对面。”阿弗里卡纳斯笑着说道。
马尔凯直接被噎住了,沉吟了良久,“嗯,你的运气确实是非常好,居然靠陨石躲过了一劫。”
“接下来我需要订制新的武器。”阿弗里卡纳斯晃了晃自己的十字枪,这玩意儿拿在他的手上就跟短枪一样。
“少说废话,对方来了,亚奇诺,我调一个辅兵帮你压制奥姆扎达,菲利波箭矢掩护,用马其顿士卒重组战线,正面,交给我和阿弗里卡纳斯。”马尔凯很自然的接过了指挥的权力,虽说从一开始就是他在指挥,但有些时候还是需要说清楚的。
“好!”菲利波和亚奇诺,以及阿弗里卡纳斯都没有拒绝,果断的点头,然后迅速的开始调动自己的队伍,调整军团构型,尝试压制张任的锋头,当然,马尔凯没有抱一次性成功的希望。
“奥姆扎达全力出手,在接下来一刻钟,你率领的焚尽军团各方面的防御力会成倍提升,一刻钟过后,防御力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衰减,尽快击溃第六鹰旗军团。”张任在冲锋之前对奥姆扎达进行最后的通知,现在这个局势可不怎么妙啊!
和上一次的第四天命不同,那一次的天命将张任军团的防御硬生生拉到了唯心防御级别,攻击也拉高到了同样的程度,所以杀第三鹰旗军团可谓水到渠成。
可这一次不同了,哪怕动用了两条天命,张任依旧无法将攻击和防御拉高到他所想要的程度,而且提高到近乎铁骑的那种唯心防御的程度也是几乎无有可能,所以最后张任选择了最大程度的提升防御。
攻击可以靠专注度和其他来提升,毕竟西凉铁骑的存在已经证实了这种路线的正确。
作为不是以攻击著称,但因为其防御力极其可怖,可以完全不关心别人的攻击,全力以赴的进行砍杀,致使西凉铁骑在使用长兵器作战的时候战斗力在一众三天赋之中并不算太差。
张任为了生存力和对抗能力考虑,果断的选择了提升防御力。
奥姆扎达点了点头,他能感受到自己身上的那层星辉庇护,坚韧无比,有这么一层接近于唯心防御的防御层,他有把握在短时间击溃亚奇诺,“张将军安心,我会尽力击溃第六鹰旗。”
张任闻言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觉得自己不应该给奥姆扎达说这话,奥姆扎达这话一出,张任的直觉就告诉他,局势有些不妙了。
“尽力而为,其他的交给我!”张任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没有将自己的直觉说出来,他现在有些后悔没有率领陈曦给他混搭的那部分盾卫,当时因为盾卫腿短,有些来不及,现在有些可惜了。
“全军出击!”张任怒吼着下令道,目标直指马尔凯,而马尔凯则是身上的冷漠的指挥着第十二鹰旗军团主动出击,爆发疾驰加渗透打击,在马尔凯全力以赴的指挥,如同脱缰的疯狗朝着张任的方向飞奔了过去,紧握的骨朵更是高高的举起,朝着汉军挥去。
剑刃和骨朵碰撞,哪怕是张任都感受到了那可怕的冲击,那凝儿不散的力道化作细丝从阔剑上传递了过来,好在被张任迅速化解,但这种表现让张任清楚的认识到了面前这个军团达到了哪一步。

小烂货夹得好紧太爽了 第三章

天色渐暮。
贾蔷随内侍入了皇城后,直往凤藻宫而去。
一路上,可以明显感觉到宫中的紧张气氛。
沿途所遇宫人,皆行色匆匆。
看到贾蔷进宫,也并未停留见礼。
牧笛将贾蔷引入西殿,叮嘱道:“侯爷万万劝好五爷,今儿五爷是真恼了。以前从未发现,五爷能执拗成这样。皇上动了怒,让人打了板子,都不肯低头,一声也不吭。皇上差点没气出个好歹……”
二人进了西殿后,甫一入门,却都止了步。
牧笛面色尴尬,看着跪在殿内之人道:“原来是王爷在这边……”
殿内所跪之人非李暄,而是李时。
李时脸上几块青紫,一脸的恼火,没有理会牧笛,而是看向贾蔷沉声道:“贾蔷,本王在户部知政,此次皇上让本王领人挑起内务府钱庄之重任,你过来帮本王。”
内务府终究是天家内库,安排一个皇子领事,对外倒也能含混的过去。
只是,李时……
贾蔷呵呵一笑,心里转了两圈,摇头道:“王爷恕罪,在下才疏学浅,才被皇上和武英殿剥夺了钱庄差事,就不去给王爷添乱了。”
李时直直盯着贾蔷,沉声道:“父皇和武英殿那里,自有本王去分说。贾蔷,你想好了,到底过来不过来?”
贾蔷还是摇了摇头,道:“不去。”
李时气急反笑,道:“你知道你在说甚么?”
贾蔷叹息一声,道:“王爷心中虽有怒火,却也不必来为难我。”
李时怒道:“不必东拉西扯,本王最后再问你一回,到底来不来当差?”
贾蔷敛起神色,郑重的看着李时,道:“不去。”
李时一张脸先是气的蜡黄,随即却又恢复了其素日来的笑脸,道:“好,不愧是不贪权威不慕富贵的贾良臣。朝廷有你这样的勋臣,真乃社稷之幸。”
贾蔷呵呵笑了笑,转身离去。
这位王爷今儿估计是被打后气糊涂了,真是……
大失水准!
……
凤藻宫,东殿门口。
牧笛小声解释道:“方才奴婢出宫前,五爷在西殿来着。不知道又出了甚么事……”
二人进门,就看到李暄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周围宫人面色都十分尴尬。
贾蔷上前,到跟前后用脚轻轻踢了下,问道:“喂,王爷,就算交情不错,可见了我也不用行这般大礼罢?”
周围宫人差点没笑出来,牧笛忙打手势,将诸人撤去。
李暄转过头来,看到来人是贾蔷,却是勃然大怒:“好你个球攮的,还敢来见爷!”
贾蔷警告道:“说人话!”
李暄挣扎着爬起来,怒吼道:“谁让你把内务府钱庄交出去的?”
贾蔷眨了眨眼,道:“你爹。”
“我爹,我……”
李暄差点没被噎死,看着贾蔷气的发抖,吼道:“他让你交,你就交?”
贾蔷笑骂道:“你脑子没气糊涂罢?这内务府都是皇上的,我不过是在这里当差,他让我交出来,我还能扣下不成?行了,气甚么呀?不过就是一个空壳子名头,啥啥都没有,他们拿去就拿去,回头咱们再搞一个自己的不更好?还不用为他人做嫁衣!娘的,做好事做的,让人骑脖子上来了。所以从今往后,谁也别想做好事,就顾着自己发财就完了。我都不气,你还气啥?”
李暄闻言,面色虽舒缓了些,还是骂道:“放屁!咱们自己搞个钱庄,能卖出两千万两的股?”
说着,气馁的坐在地上,许是打了板子还在痛,所以又趴下了。
地下有火龙地道,跟铺了地暖似的,很是舒服。
贾蔷干脆也席地而坐,轻声笑道:“狗屁两千万两,他们能得根毛也算他们能为。”
李暄闻言,又骨碌一下翻坐起来,盯着贾蔷道:“甚么意思?你准备使坏?爷就知道,你小子没那么窝囊!”
贾蔷摇头道:“使甚么坏?我在御前做了保证,不使坏,不拖后腿。”
李暄气急骂道:“你这是猪油迷了心还是迷了眼了?你把路数都给人趟开了,人家照着你的法子走就完事,你还说他们能得一根毛?”
贾蔷笑道:“我刚回家才想起来,齐家和江南九家还未与我签契书呢,原是约定了粮米到了

文学

京城之日,才会签订契书。王爷你猜猜看,他们得知内务府钱庄换了主事人后,还会不会签这份契书?”说罢,挤了下右眼。
李暄闻言,眼睛都直了,随即爆发出一阵怪笑来:
“喔呼呼呼呼!”
“呀哈哈哈哈!”
“哇嘎嘎嘎嘎!”
贾蔷见之忍不住哈哈笑道:“笑的跟鬼似的,你撞客了?”
李暄仍喜不胜喜道:“好那群忘八肏的,爷看他们还得意!人家江南九家是因为看到你的德林号在江南日进斗金,赚出一座金山来,敬佩你的能为,才愿意买那钱庄股。如今内务府钱庄换成一群官老爷,谁信得过他们?那群叽霸卵子,爷直想砸烂他们的脑袋!”忽又想起甚么,忙压低声音叮嘱道:“贾蔷,你可千万记住,此事莫要声张。让他们知道了去,必还要逼你!”
贾蔷轻声道:“头一批十万石还是要送过来的,总要解了燃眉之急才行,毕竟我先生分管户部,也要给皇上留足体面。不过之后的事,咱们就不管了。王爷也别再闹,等着看好戏就成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