攵女乱h;感受到他的抵着你了吗

攵女乱h 第一章

剑光如电,如匹练掠空,直指薛穆心口。
水幕飞溅。
看不见握剑的人,只有那一道寒光,映衬在桃树之间,惊艳时光。
三十背旗死士无庸手。
实力最强的几人,按剑按刀就欲抢出。
薛穆冷哼一声。
区区跳梁小丑,正好拿来祭刀。
世人只知道薛穆是云麾将军,只知道薛穆兵道尚可,也有些许匹夫之勇,虽然不是沙场无双的猛将,更不是江湖无敌的刀客。
但素有帝军第一勇士的美溢。
以前也许是浮夸。
但如今的薛穆自诩,这帝军第一勇士的头衔,他大可稳稳的戴在头上。
面对这惊艳时光的一剑,薛穆甚至不情愿拔刀。
低喝一声。
抬刀。
用刀鞘横档身前,于电光石火间横亘在那一道剑光之前。
锵!
众人耳畔起惊雷。
剑尖与刀鞘相交的点上,气浪涌卷,形成一圈涟漪,肉眼可见的向四周荡漾开去,一瞬之间拂过周遭桃林。
万物仿佛在刹那间静止,时间停滞。
寒光消失。
握剑的是个娇小玲珑的女子,身影在半空一个曲卷,倒落远处,落地之后恰好背靠着一株老桃树,毫无预兆的,老桃树炸裂成漫天粉齑。
双脚沾地的刹那,方圆百米之内有若地震。
骤起狂风。
以薛穆为中心,周遭数百颗桃树齐齐拦腰而断。
薛穆胯下战马,一声悲鸣。
浑身血肉涌动,如波浪一般翻滚,骨骼寸断的喀嚓声如爆竹一般响起,旋即毫无丝毫声息的栽倒在地,没了生机。
薛穆早知如此,已经横掠落地。
盯着不远处握剑的娇小女子,笑了,“我道是谁,原来是清异司主司、凤仪镜花,娘娘已经如此不加掩饰的想杀本将军了?”
一击不成,镜花并无懊恼。
别说薛穆是异人,就算他不是异人,要想一击击杀也不是易事,只不过以前的薛穆,镜花出手的话有十成把握。
如今的薛穆……
就从刚才交手来看,镜花心中的自信在飞速下降。
刀不出鞘便能挡自己一剑。
这样的薛穆,绝对可以媲美清异司九甲,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而镜花的真实水平她自己清楚,也许可以高过一些九甲缇骑,但绝对不会比金甲王仙之高多少。
也许还要低于补位的那位剑甲。
那位剑甲之强,强如镜花,也看不清他的深浅。
镜花冷若冰霜,“有些事说出来就没意思了,薛将军心知肚明,当你做出选择,那么就要承受做出选择要承受的后果,只不过有些后果你能承受,有些后果你承认不了而已。”
薛穆哈哈大笑一声,“本将军承受不了的后果?”
没有!
只要那个麻子不在,这天下就算有北境秦王又如何,白起兵道再高,也落后于时代;汉王又能怎样,卫青霍去病还能有当年之无敌?
至于燕王,不是薛穆看不起他,纯粹是靠天气赢得江山的幸运儿。
凭什么和秦皇汉武齐肩。
竖子无名,时势造英雄耳。
明初天下大定,那些盖世英雄死的死,老的老,若非朱元璋杀得太多,燕王靖难能成功?他有多少信心打得过蓝玉、徐达这些人?

攵女乱h 第二章

怎么就万岁冲锋了呢?
完颜宗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和耳朵了,宋军刚才还怂得不行,怎么一下就炸了锅,喊着“万岁”向前冲了!
和完颜宗望一样吃惊的还有跟着他追杀了刘延庆一路的那些女真兵,他们其实也已经是疲惫之师了。在万年新堤上和宋军打了好几天,然后又以最大的力量向宋军发起冲锋,一举摧毁了宋人的阵,随后又追着刘延庆的败兵跑了几十里路……幸亏他们都是白山黑水间一路打出来的“老女真”,吃苦耐战,体力充沛,士气也特别高昂。要不然自己都累怕下了!
但即便如此,那么长时间的厮杀、追逐下来,人困马乏还是难免的。所以遇到突然开始万岁冲锋的宋军,真的有点难以招架了。
不过完颜宗望也不是好惹的,他最清楚夜间的大军混战,打得就是个气势。
不能怂啊,谁怂谁失败!
看着手底下的人要怂,完颜宗望也不及多想,也不去打听对手为什么突然就炸了……一旦让对手的气势飙起来,后果不堪设想啊!毕竟对手的人多,说不定有三四万,要都打起万岁冲锋,今晚这一仗谁胜谁负都不知道了!
想到这里,完颜宗望忙大呼一声:“塞里!”
“某家在!”
马上就有个披着件脏兮兮的白袍,发辫和胡须都湿漉漉的女真壮汉应了一声。
这汉子也是完颜家的人——完颜家族在这几十年中可真是了不得啊,将星璀璨,人才辈出,也难怪没什么位子可以给投靠来的走狗了。这个完颜的汉名是宗贤,和完颜宗望是一个辈份的兄弟。历史上还有个赫赫有名的匪号,就盖天大王!
他之前跟着完颜宗翰、完颜昌一起捉了耶律延禧。而这回南征则分到了完颜宗望手下,一路打到了开封府城下。不过除了万年堤坝一役,他在这场攻宋争中就没好好打过一场……而且万年堤坝一役在他看来也没什么意思,不过就是宋人前赴后继的送死罢了。
倒是今晚这场夜战看着有点意思了,宋军的气势有点起来了!
当宋军的气势起来的时候,完颜塞里就直接站在了自己战马的马鞍上,伸着脖子四下张望。这家伙天生一对“夜眼”,而且耳朵也很灵光。当完颜宗望叫他的时候,他已经发现战场的关键点在哪里了?
“敌大将在何处?”完颜宗望也知道他在观察战场——站那么高,还伸长了脖子到处看,不是在观察敌情还能是干什么?
完颜塞里大吼道:“敌大将在前方寺庙山门处……山门左近的宋兵声势最大!”
“好!”完颜宗望道,“塞里,你打前锋,某家跟着你……咱们一起冲杀一阵!”
“得令!”完颜塞里应了一声,两脚一分,夹着马鞍往下一滑,就稳稳的坐在了马背上。然后就看见他从身边一个亲随手中接过一支马枪,挥了挥向前一指,张开喉咙大呼,“儿郎们,跟着某家塞里……敌在山门处!”
“敌在山门处!敌在山门处……”
这下镇水观战场上的金兵不喊什么“大水来了”,都改“敌在山门处”了。这可不是在瞎嚷嚷,而是为同伴指明进攻的方向。
现在是晚上,而且金兵在一路追敌的过程中,指挥体系已经乱了,将找不到兵,兵找不到将,正常的命令传递体系都没了。所以就只能用最原始的方法调集部队——靠吼!
当然了,在这种情况下,部队的士气就非常重要了。因为上级下令靠吼,下级执行就靠自觉了……谁要溜了号,也没督战队能找着啊!
而这个时代女真金兵的士气是足够的,一群山林野人都打成贵族了,当然牛气冲天,也就是天天嚷嚷着要和武人共天下的赵楷这“二货”的军队能和他们比——两边都是“打天下、分油水”的路数嘛!而且两边的士卒大多都比较单纯,也相信真的能分到油水。
所以当“敌在山门处”的吼声响彻战场的时候,原本散在各处与宋人混战的女真本都纷纷往道观的大门处聚集!
而赵佶这边就不行了,开封兵那是世世代代的老油条,“打天下、分油水”的事儿他们才不相信呢!要真有的分,他们的老祖宗就分着了。所以在镇水观夜战的时候,只有靠近山门的开封兵因为赵佶临阵而被鼓舞起来,其他人该溜还是得溜。特别是和他们对打的金贼开始往山门处集中后,他们逃走的机会可就来了!
至于刘延庆的秦兵,则是逃跑成了习惯,改不了啦……哦,也有没跑掉的,比如刘延庆本人。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到了镇水观后立即就自己跑去见赵佶,结果就哪儿也别想去了。
所以今天晚上,真正拼了命在替赵佶打金贼的,也就是驻扎在道观中的胜捷军、班直,还有道观山门外的少量开封宋兵,以及刘延庆的亲兵。加一块也就是五六千人,数量比完颜宗望、完颜塞里带来的金兵还少呢!
当大批的金兵喊着“敌在山门处”的口号蜂拥而来时,这些护着赵佶的宋军就开始扛不住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赵佶的酒也醒了!
酒一醒,人就怂!
说真的,他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上了战场!
他就记得刚才还跟人在好好的房子里面喝酒吟诗,怎么忽然就上了战场……而且还是这么一个又乱又黑又可怕的战场,各种听着就瘆人的声音交杂在一起,好像浪潮一般一阵阵的向他涌来。
“怎么回事?怎么就打起来了?和谁在打啊?”
护在他身边的人一听这话,就知道官家酒醒了,也知道要糟糕了!
因为赵佶那是打着灯笼上战场的!
周围的宋兵都看着呢!如果他现在溜号了,那宋军的士气立即就会崩溃,到时候就全完了!
战场经验丰富的童贯连忙扶着赵佶(怕他晕),“官家不怕……不过是几千金贼打来了。”
不过是几千金贼?
赵佶当时就给瞎懵逼了,嚷嚷道:“快,快护驾……”
喊着话,赵佶就转身要往道观里面跑,结果却被赵枢、赵榛两个大孝子给抓住了。
“父皇……道观不是城池,守不住的!”
“父皇,道观是木头搭建的,一点就着,会给烧死的!”
赵佶一想也对啊,忙问身边的孝子,“这可如何是好?”
“杀出去!”刘延庆嚷嚷了起来,“官家,趁着现在金贼还没围严实……臣护着您杀出去!”
刘延庆到底是久经战阵的,知道这样打下去必死!
别看现在战场上好像势均力敌,但实际上的情况一定是宋军死伤惨重,金兵没死几个。
之所以宋军还能维持,一是官家临阵支起来的虚火;二是天太黑,金兵也有点乱,不知道自己的优势多大?
所以要逃跑就得趁现在!
“刘太尉所言极善!”童贯也说话了,老头子已经快急疯了,连忙对赵佶道:“老臣已经召集好了300诸班壮士……他们都会骑马,可以保着陛下杀出去!”
都会骑马……听着真能鼓舞人心啊!
“可,可朕……”赵佶说话的声音都抖起来了,他的眼泪都快急出来了,“朕害怕,双股颤栗,不能骑马啊!”
他的话刚说完,一个酒葫芦就递上来了,赵佶一看,是自己的儿子赵榛捧了个葫芦要给自己。
“十八郎,你这是……”
“父皇,这是孩儿为您准备的美酒!”
“美酒?”赵佶不明白啊,这什么意思?
“多喝一些,喝醉了父皇就不怕了!”这个十六七岁的大个子少年一脸认真地说。
是啊,喝醉了你就不是怂人赵佶,你变成江东周郎了……
赵佶也真是急疯了,半大小子的话他也信,拿过酒葫芦就拔了塞子开始灌自己!
还别说,赵佶一葫芦酒下肚,胆子就真的壮起来了,没一会儿红着眼睛红着脸,看着跟发疯差不多,然后摇摇晃晃地道:“刘延庆,你打头阵……本教主皇帝压后,杀开一条血路!杀出去!”
什么?我打头阵?
刘延庆这下可真寻死的心都有了,他本来想要护着赵佶

文学

跑,现在却被一个发酒疯的官家逼着打头阵……也不知道会不会打成忠烈(刘延庆在历史上还真是抗金战死的)?
……..
第131章赵佶之死——庄宗崩、宋有种!(求收藏,求推荐)
大宋宣和八年四月二十六日,凌晨。
当天色终于有点蒙蒙放亮的时候,千余骑兵,已经在五丈河边的镇水观前摆出三堵长墙一样的横队了!
其中排在最前面的就是刘延庆的三百多个亲兵,头盔下那一张张面孔都铁青的快要滴出水来了——悔恨交加啊!
他们都是跟着刘太尉吃香的喝辣的好多年的亲兵,从军恁多年都没好好打过仗。形势好的时候就跟着刘太尉放抢,形势不好的时候就护着刘太尉逃跑……拼命这种事情,他们是想都没想过啊!
他们本以为跟着刘太尉这个将主总可以安安稳稳混个病死榻上,没想到还是被逼上了送死的第一线当了“死兵”,这回想不死都难了!
因为刘太尉现在就领着三百

文学

个脸色比他们还难看的胜捷兵在第二排摆了开来……刘延庆已经发话了,他和那三百个胜捷兵是有进无退的!如果他的亲兵胆敢临阵脱逃或是迁延不进,直接马枪招呼!
当然了,刘延庆那么忠勇也是被逼的……有个喝醉了的官家要**为忠啊!
而且这个喝醉了发酒疯的官家就临着三百个也喝了不少酒店殿前班值和几个亲王,还有童贯、高俅等随行的官员组成了第三排骑兵,现在就顶在刘延庆的背后!
天爷啊,三百多个醉鬼骑着大马,拿着刀枪,就顶在身后……这他M的是酒驾啊!也没人管管,天理呢?谁来管管?

攵女乱h 第三章

@@@@结束语and新书《不完全变态》@@@@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