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第一章

“大叔您节哀……”。
似乎是听到了身后恩人的轻唤,大叔顶着一张血泪脸回头,指着一地的尸首呜呜咽咽的呢喃。
“这是我堂伯父,你看,他的瘸腿儿我认得呢,小时候不懂事,总跟在同族的兄弟们屁股后头瘸子瘸子的叫,可我堂伯父人好,从不与我们娃儿计较,至今我都还记得,当初我们拜别乡亲父老时,堂伯父塞我怀里的那把故乡土……”。
“还有,这是我七婶子,别看眼下她老人家面目全非我认不出,可整个族里,乃至整个镇上,就我七婶的身板最壮,我绝不会认错的。”。
“还有,还有,这位,这位肯定是族长家的二伯父……”。
大叔滴着血泪,一边呜咽着,一边指着地上各色早已腐化,散发着尸臭,面目全非的尸体说的俨定。
飘一路,认一路,说到最后,大叔呜呜的苦变成了嚎嚎大哭,“恩人,小恩人啊!我找不到我爹娘,找不到我兄弟,找不到我的父老乡亲跟族人了啊,呜呜呜……”。
肖雨栖撇过脸,不忍再去看,冷静下情绪定了定神后,这才尽量避开地上这些,一看就不像正常死亡的尸体,上前来努力的安抚英魂大叔。
“大叔,今年闹旱灾,后来浊河还决堤涨了洪水,虽然洪水没有淹到这边来,可您家乡却是遭了旱的。”。
肖雨栖语气和缓柔软,尽量的给大叔分析着形式,有意的安抚。
“您看,既然都遭了灾,指不定您的家人、族人、父老乡亲们,能跑得动的,早就一道逃难去了,所以大家才不在的,而这里的,可能,兴许……”。
肖雨栖绞尽脑汁的想着借口,试图安慰大叔,哪知没等她可能也许完,人家大叔却凄苦的摇头,“多些小恩人劝慰我,只是不会的……即便遭了灾,我们族人也不会轻易离开的,而且……”。
百年前,他们全族就是举家逃难到此的,因着逃难,死伤无数,最后活着的十不存一。
因有这样的历史在,剩下的族人在此沙田镇落脚后,为了不再重蹈覆辙,自那以后,他们除了会在族内每年预存粮食外,便是每家每户都会如此,秋日打了粮,存进新粮,倒腾出旧粮,一直都保证便是来个三年的灾,他们也能安守沙田镇活下去。
再来最重要的是,眼下偌大的祠堂内,粮库已空不说,一地的尸骨不仅有老人,还有年轻的少壮,甚至还有孩子,数目多的他的心肝灵魂都在颤抖,这说着明什么,他心里明白。
也正是因为明白,所以才会如此的绝望。
“大叔……”。
“莫再劝了,小人不才,多些小恩人送我还乡,却无以为报,眼下却还得麻烦恩人一二,不知……”。
“大叔别客气,您说。”。
“万望恩人帮着我把这一祠堂与族人,一把火烧了吧……”。
在这样的乱世里,说不定死了,烧了,骨头都随之湮灭,这样才是最终的解脱,想来,也是如他们这样,可怜的浮萍们最好的归宿。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第二章

这日天气很好,晌午后正是阳光大炽之时,卢龙塞城门大开,巴图骑马在前,乌日苏马车在后,还有两辆架子车,上面堆放着长公主的赏赐,若拆开那些油纸包裹,就能看到,那是一摞摞的书籍。
赵胤和白马扶舟携卢龙塞将领几人,送至城外门二里。
时雍也跟着去了,许久没出城门,空气清新,阳光温暖,心底仿佛开出大朵大朵的花来。随着晏兀两国盟书一签,战事宣告结束,连天空的鸟儿盘旋都自在许多。
“驭——”
前方是个山口,层峦叠嶂几不见天。巴图停下马步,调头朝赵胤等人拱手示意。
“送君千里,终有一别。孤与诸位就此拜别吧。”
赵胤止马停步,众人纷纷停下。
乌日苏也是打了帘子从马车跃下来,低头朝众人揖礼拜别。
“青山不改,绿水长流。诸位,后会有期。”
赵胤还礼道:“后会有期!”
巴图看他仍是一副不苟言笑的模样,微微一笑,“后会有期!”
他扶住缰绳,调头策马,“驾!”
乌日苏回头看一眼,朝众人道:“大都督再会!”
赵胤:“再会!”
乌日苏深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站直身子,上了车,扬起鞭子在空气里发出噼啪的一声脆响,“驾!”
几匹马儿在官道上踏出蹄声阵阵,晌午阳光尚好,官道上的人、马,风,仿佛凝成了一幅静止的画面,渐渐模糊,被时光一点一点吞食,变成一幅斑驳的画。
白马扶舟衣带飘飘,凝目许久笑道:“走远了,还舍不得回吗?”
赵胤道:“回吧。”
时雍轻轻抬头,看着站在人前的二人,再透过他们望向远处连绵不绝的大青山。
秋季已尽,快要入冬了,山峦翠色变黄,万物渐渐沉睡,连同那些埋藏的心事,悉数化在这片山峰里。
——————
历史的车轮碾过这发黄的一页,重新翻开了崭新的篇章。
光启二十二年十月初三,寅时,兀良汗大军集结完毕,拔营起寨,浩浩荡荡离开青山大营,往北而去。途经各个关隘要地,纷纷加强戒备,民间百姓则是悬挂经幡,燃放鞭炮,祭祖谢天。
当年兀良汗王阿木古郎与大晏皇帝赵樽于京师议盟,两国和平了三十九年,如今巴图匆匆南下又匆匆而返,民间各有揣测,无一不说这场战事打得匪夷所思,因不知退兵原委,就突发奇想地编造出了很多说法。
同一天,大晏京师举行了隆重的告天祭祀。
僧录司禅教觉远大和尚主持法祭,皇帝身体欠佳没有出席,由九岁的皇太子赵云圳代皇帝登坛敬献祭礼,并昭告天下,嘉奖六军,晋升抚北军将领,同时对深受战争影响的几个州府减免赋税。
宝音长公主一行人在卢龙塞停留七日,启程返回天寿山,东厂众番役和厂督白马扶舟随行护卫。
甲一带走了兀良汗二皇子来桑,直接解送京师。
三日后,圣旨到达卢龙塞,抚北军副将霍九剑领兵北上松亭关,沿途各军屯布政司重新整肃,该下狱的下狱,该提拔的提拔,各有命数。
光启二十二年十月十五,朝廷钦差到达卢龙塞,交接军务后,赵胤、魏骁龙等一干将领回京述职,锦衣卫众人随行。
启程那日,卢龙塞下了今冬以来的第一场雪。
银装素裹的卢龙塞,白茫茫一片,垛墙、箭楼,哨塔、烽火台,在褪去硝烟后,这里俨然变成了一个素净的世界。校场上,将士们持戟列阵,相送远道而来的京军,有些相处得好的甚至抱头痛哭。
离别的雪花,终是染上了浓重的悲伤。
卢龙塞城门外的官道边,纛旗在雪风中翻飞,一个刚刚修筑的碑亭,崭新地伫立着,亭子四角和柱身被红色的绸缎包裹,扎上了胜利的红花,但是碑石上还没有刻字。
“大都督,请您题字。”
卢龙塞守将熊丰双手捧上笔墨。
竖碑载事,一为歌功颂德,二为警示后人。
赵胤看着雪白的纸和铺天盖地的雪花,没有动笔。
“千秋功过,一点浮云。是非成败皆出自书生笔墨,我何须写。”
守将捧着纸笔,仰着头,一脸雪花和尴尬。
时雍看了他一眼,笑道:“大人写罢。千秋功过虽不值得提,但千百年后,说不准就是一个景点,可为百姓谋利呢。”
赵胤回头看她。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第三章

教林灵学车,这是一个让何小姐恨不得倒带重来的事。
没错,林灵就是这么手残外加脚残。
“离合离合,上坡的时候……要踩离合。”何念坐在副驾驶眼睁睁地看着车子正慢慢倒回去。
“林三儿,你行的,你给我描述的你的车技远不及我看到的这么……”何念抚了下额头,“我教了你三天,亲爱的,任何一个我能教三天的人都能够去弯道急转了,你真的没有这个天赋。”
林灵耸肩,然后开门下车,叹气,“你别打击我了,我已经够痛苦了。”
何念从另一边下车,她裹了裹身上的大衣,瞄林灵一眼,“今晚又要出去相亲?”
别问她为什么会这么问,完全是因为她来的那天中午,林灵正在跟一个年轻医生相亲,那医生好像挺喜欢林灵的,一直缠着不让她走,最后还是何念过去解了围。
“今晚又得去见白大褂,烦,哎何小念你别动,让我听听我儿子在干嘛。”林灵突然把头贴上来。
何念哭笑不得,一巴掌拍走了她,“还是个胚胎呢,动什么动。那你今晚出去相亲,我去跟阿姨学做桂花糖藕。”
“你这是要抛弃我?”林灵不敢置信,瞪着一双大眼睛看着何念。
何念拍拍她的头,眉一挑,“我是要学做菜的人。”
“得了吧你。”林灵鄙视了一下,学做菜?去吃菜还差不多。
晚上,林灵还是一个人苦闷的去相亲了。
何念跟林妈妈后面吃东西,林妈妈特别会做这种小吃,以前林灵就经常带去学校,简直就是何念的女神。
“念念呐,你出来看看我这电脑怎么了,突然间就蓝屏了。”林爸爸在客厅里喊何念。
何念将手中剩下的白斩鸡一口咬下,“林爸爸我马上来。”
“哎哟喂,你慢点儿,不急。”林妈妈一回头看何念那欢脱的背影,不由拿着勺子咋呼着。
何念挥挥手,“没事!”
林爸爸的电脑没多大事,何念伸出手敲了几下,电脑就恢复正常,也比以前好用不少。
林爸爸又狠狠地夸奖了一番她,然后继续浏览网页,何念偷偷瞄了一眼,发现是B大的八卦贴,她,……
门铃突然响了一声,林妈妈在厨房嫌弃的说着,“林爸爸去开门,肯定是你的宝贝女儿又忘带钥匙了,这才出去一个小时,那丫头肯定又把人小伙子给糊弄走了。”
林爸爸笑呵呵的去开门。
何念靠在厨房门边咬着苹果,就听见门边传来一个男声,“伯父,您好,我叫亦铭清,是林灵的男朋友。”
她差点被苹果噎死。
林灵相亲被亦铭清逮到了?
何念突然间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她看看将头深深埋起来的林灵,淡定的啃完了苹果,扔掉果核,然后进房关门,动作太快,林灵想阻止也没来得及。
然后她一个人在门外,接受林爸爸林妈妈的魔音灌耳。
**
第二天,林灵就被亦铭清带去见自己的父母,她是不愿意的,但见亦铭清那张冷脸她就不敢反抗了,底气不足,毕竟,是她跟白大褂约会被他看见了。
其实那并不是约会,她本来是想趁着这场约会跟白大褂好好说清楚的,但就是那么不凑巧,被进店谈生意的亦铭清抓住。
他们见面的地点是在皇家酒店,S市最高档的一个酒店,林灵一看到这地方就苦了脸,她穿的只是一件普通的红色短棉袄,下面黑色短裙,皮靴。
进酒店,合适吗?
她有点不开心。
亦铭清的父母都很传统,见到她都是淡淡的,笑都没给一个,“林小姐是吧,坐。”
林灵很好脾气地坐了,倒是亦铭清站在桌边半晌没动,脸色有点不好。
“坐吧。”林灵捏捏他的手。
亦铭清看她一眼,然后坐下。
“这是S市最大的酒店,有钱也不一定能订到位子的,林小姐你可有福了,我们家铭清特地订的这里。”对面的妇人轻飘飘地看林灵一眼。
林灵脸上笑意不变,“对啊,所以今天我要多吃一点。”
“你……”亦铭清的妈妈有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下手,亦爸爸接过话题,“铭清啊,你知道我们公司最大股东的女儿,叫小露,她今年才24岁,就

文学

拿到了双博士学位,刚回国

文学

继承家业,有百亿的家产。”
听见这话,林灵心底有点不舒服,她虽然大条,但第六感很准,亦铭清的妈妈不喜欢她。
擦!你知道我家叶疯子干嘛的吗?她家就是开酒店的!全国的帝豪都是我闺蜜的!
擦!你知道我家清儿干嘛的吗?说出来吓死你,我二姐夫是华青帮的!
擦!你知道我家何小念是谁吗?她结婚都是那战机开道的!
擦!你知道姐是干嘛的吗?姐的游戏账号里有一千万金,折合RMB一千万,装备全服第二,你服不服?
然而,林灵只是想想罢了,她不敢多说,因为这是亦铭清的爸妈。
她从小就对金钱权势没什么概念,神经确实粗到一定程度了,这一点跟她爸像。
以至于跟那三个人同寝的时候,她是四个人中最能让人放下戒心的,可以说,若没有她,这几个人最终不可能这么好。
叶瑾希脾气不好,偶尔看人一眼贵气凛然,不好接近;谢文清太文静,是个才女,有着文人特有的骄傲;何念太冷,人长得漂亮,但很少有人敢接近她。
只有林灵,太能让大家放下所有防备,寝室里所有的人都在无意中护着她。
林灵有点失落,亦妈妈跟亦爸爸都不喜欢她,她在给何念发短信。
聊着聊着心情就好了。
林灵的性格,亦铭清懂,他的父母一直在那边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但每一个字都是对她的否定,他的脸上已经黑到一定程度了,突然有些后悔将林灵带过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