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乱小说合集200篇: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一章

龙坛身躯一阵剧烈抽搐,喉间猛地发出“呃”的一声低吼,身子突然直挺挺的从地上坐了起来,胸口处的伤口已经消失不见,只有衣衫的破洞还在。
那张贴在他小腿上的定身符,则瞬间侵染成黑色,如日久腐朽一般,化为了灰烬。
“竟敢,你竟敢……今日我必要杀了你!”龙坛大口喘息了几声后,转头看向沈落,眼中怒火喷薄,大声咆哮道。
“这又是什么手段?”
沈落原以为这是林达施展的某种夺舍附魂的法子,没想到“复活”之后的龙坛,神智似乎没有丝毫异样,似乎还是龙坛自己。
不等他细想清楚,龙坛的身形已经猛扑了过来,其手中引魂杖上被一层黑雾弥漫而过,瞬间侵染成纯黑之色,朝着沈落猛然挥下。
沈落一把握住龙角锥,将其做剑横举上去,格挡住了黑色法杖。
“砰”的一声重响!
黑色法杖剧烈一震,表面顿时荡起一层黑色粉尘。
沈落眉头微皱,虽不知道那是什么,却也立即封闭了呼吸。。
这时,龙角锥上忽然亮起金光,不等沈落催动,那金光便如火焰一般升腾了起来,那些落在其表面上的黑色粉尘,便瞬间被燃烧一空。
沈落空出的手掌捻住一张落雷符,朝前猛然一拍。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
一道雪亮白光在身前亮起,化作一道手臂粗细的白色雷光劈落下来。
龙坛身外顿时乌光亮起,好似一层甲胄套在了身上。
白色雷光落在乌光甲胄上,轰然炸裂,无数雪白电丝四散而开,电光之下的龙坛却是丝毫无损,身上连半点雷电痕迹都没留下。
“哼!我得师尊法身相助,你的一切攻击,不过都是搔痒之举罢了,受死吧!”龙坛冷笑一声,手中黑色法杖重重下压。
沈落顿时觉得一股巨力压身,不得不撤掉力道,身形忙向后退去。
“休走。”龙坛见沈落退走,大喝一声,又追了上来。
……
此刻的林达已经无法再分心别处了,他还是远远低估了天道雷劫的威力,更加低估了自己往日所作所为所积攒下的业障。
所有恶因,皆成恶果,今日便是应验之时。
“轰隆……”
一声剧烈雷鸣自九天之外响起,引得整片沙漠都为之猛然一震。
那雷声便好似苍天之怒,四名执法天兵漠然的神情没有丝毫改变,手中降魔杵再次相互交击,十字法阵上雷光攒簇,一道黑色和银色交错的雷柱凝结而成。
林达看着这一幕,心中忍不住又咒骂了一声,双手动作不敢有丝毫懈怠,快速结印起来。
其周身鬼面各个争相嘶吼,从口中喷涌出阵阵血色红雾,彼此交错混杂,很快凝成了一座三层高的佛堂样式的半透明建筑。
林达盘膝坐在佛堂当中,双手合掌,口中诵咒,竟然大有佛陀高座明堂的架势。
“轰”的一声巨响传来。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二章

安朝三百二十七年,西南大旱,伴有蝗灾。
国政拨款被层层盘剥,救灾粮食还未抵达目的地便已经全都是袋袋浮米,底层全都是木糠和砂石。
一时间,饥荒遍地,西南三州犹如地狱,众灾民人人易子而食,啃食树皮,生吞泥土。
一个守备森严的村镇,一群走投无路的饥民。饿红的双眼,让双方都像是从饿鬼道中爬出的恶鬼。
双方都没有过错,可如今都要为了生存而互相厮杀。
饥民数量过多,墙垒三日而破,村镇上下被杀戮一空,连粮食带尸体都被吃得一干二净。
唯有镇内柳家幼子柳秀,得蒙柳家故交,一位天极四象门长老相助,得以从饥民的围攻中幸存。
“王伯,这世间总是如此苦难吗?还是说仅仅是现在如此?”
瘦弱不堪的幼童站在片草不生的山丘上,他眺望一望无尽的干枯大地,以及如乌云般飞掠而过的蝗群,柳秀茫然的询问苦笑的修行者,他无法理解这一切发生的缘由,为何风调雨顺的西南三州会突然数百

文学

日不降寸雨,为何大旱之后又紧跟蝗灾。
“天地轮转。阴晴雨雾。这大旱灾情,非我等凡人能够操控说来可笑,你王伯我修行玄武控水诀,本以为能在这旱灾中有所作为,可事到如今才发现,既然天地不予,你又怎能求取?一丝水汽都没有,什么道法也不可能无中生有啊。”
“人力有穷,人力有穷。”
长叹一口气,依然是凡人的修行者仰视仍然千里无云的天空,眺望遍地尸骸枯骨,他哀叹着,喃喃道:“故老相传,近千年前,天地中仍有仙神存在,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如今若还有仙人存在,想必就能改天换地,终结这苦难吧。”
“是吗……天地不予……”
柳姓的幼童轻轻重复道,他的双眼中,透露出和他年龄不符的聪慧和决心。
“既然如此。那我,一定要成为仙人。”
天极四象门,玄武坛法主王首道,携柳家幼童柳秀归入门中,经过测灵摸骨,确认其身负‘天生道体’,乃千年不遇之才,故而被收入门主旗下,赐道号‘钟灵’,受悉心栽培。
八年后,柳秀柳钟灵,时年十七,修至后天巅峰,大宗师之境,得传天极四象门核心秘法,‘天雷麒麟法’。
三年后,弱冠之年。
柳钟灵成为天极四象门第三十七代掌门人,各法主长老皆心悦诚服,认为他已超越先贤,如若不是绝地天通,或许真的可以飞升成仙。
二年后,二十二岁。
柳钟灵剑挑六合,无敌于天下,天极四象门压服神州其余七大道门,成为道门魁首。
五年后,二十七岁。
柳钟灵深感门中五大根本传承法落后于时代,主持修法,再造传承,突破性的创造出复合性道法,以及种种道法的全新应用。
自修法结束那一天起,天极四象门便将他的画像挂在祖师一侧,所有新入的弟子,除却拜祖师外,还需拜他。
这便是天极四象门门主,道门魁首柳钟灵修成后天巅峰后的,第一个十年。
但柳钟灵对于这些虚名毫不在意,半点也不感兴趣。无论是天下无敌,还是道门魁首,亦或是弟子的跪拜,三不朽之立言的修法……这些,对于修行者而言,都是泡沫。
他还是不能成为仙人。
“不行,如若想要突破后天巅峰,进入典籍中的‘先天境界’,我就必须将全身上下用灵气贯通,

文学

从内到外都修的无一瑕疵……内修我已抵达巅峰,可是外修,却需要天地间的元气辅助,令我之心神可以贯穿天地,感天地之灵而成长。”
“但是天地元气的浓度远远不足以支持我感悟天地之灵,壮大自我的心神魂魄……天路已绝,这条道,断了。”
风度翩翩的道人枯坐在掌门大殿中,天下无敌的柳钟灵已经不再出手,可是已经无人敢于与他为敌。现在,他真正的敌人并非是任何有形有质的存在,而是这天地和时间本身。
“我已经抵达此世的上限,虽然我能感知到,我的极限远不止如此,可是环境不允许。”
经过无数次的尝试,柳钟灵最终确定,这世间近乎所有的传承都已经断绝了前路,不可能修成先天。
除非……他自己再创一套传承。再创一套可以壮大魂魄,统御天地之力的道法。
但这实在是太难了,需要耗费的时间,可能需要用到柳钟灵自己接下来的一生。不能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怀着这样的想法,柳钟灵再次前往神州各地,收集各大门派的典籍,从上古洪荒之时的神话传说,一直统计到如今。
他终于计算出来,灵气的兴起和衰弱,是有着起伏规律的,而如今这个时代,灵气的浓度其实是在不断上升的,而这个上升的幅度,约莫在九十二年到一百一十四年这个区间内,抵达巅峰。
到了那时,哪怕是没有创出新法,他也可以以天地蕴灵,成就超凡。
“至少九十年,甚至一百多年后……”已经三十岁的柳钟灵,站立在满是石碑的山间,能看见,以其为中心的岩石大地都被人用真气抹平,而上面铭刻有无数密密麻麻的字符,似乎是用于推演计算一些极其复杂的东西:“枯荣交替,生死转换,千年的衰竭抵达极限,所以到了那时,天地将会迎来一次大兴。”
抚摸着自己的长须,道人疑惑地低声自问:“可我能活这么长时间吗?”
然后,柳钟灵笑道:“我当然可以。”
修行者的寿命,就是一口真气的轮转。常人时常开玩笑说,只要保持呼吸,人就不会死,但这种玩笑,对于道人而言,便是现实。
只要一个大周天的灵力运转不停息,修行者是不会老死的。
确定了这一点后,柳钟灵再一次有了目标和希望。
在他成为天极四象门掌门人的第二个十年里,他研习其他门派的道术,还学会了炼丹,也与其他想要争夺道门魁首,天地第一门之位的其他门派斗法,为神州百姓击退外道的邪魔妖人,甚至数次陷入险境,受了重伤。
虽然柳钟灵的修为天下第一,可是世间的上限也就不过是后天巅峰罢了,大家都是后天巅峰的大宗师,几个人围殴一个,还是偷袭,哪怕是柳钟灵也要退避。
接受治疗时,淡然如他,偶尔也会心生不忿:“可恨,这些人不过是一味照走前人老路的庸才,就是凭借时间积累修为,抵达了和我一样的境界……倘若再多几个人偷袭,哪怕是我,说不定也会死。”
“可倘若我能成就先天……”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三十年,柳钟灵四十七岁。
因深感时间不足,他培养出了天极四象门下一代的门主种子,更新了天雷麒麟法。但因西北出现后天巅峰的妖兽雷雕风虎,携裹兽军突袭城镇,柳钟灵还是义无反顾的率队前往西北,剑斩妖虎,掌毙雷雕,还太平于民。
同样受伤的弟子细心涂抹药膏,为他治愈伤口,柳钟灵笑着安慰对方:“没事,雷法本就是越用越熟,这一次战斗,令你师父我深有体悟,新法又有了一些灵感。”
“待我开创新法,成就先天吗,你我师徒二人便可更加方便的帮助万民……哎哟,你这个逆徒,手轻一点!”
“行了行了,守心你过来,我为你疗伤,顺便示范一下,涂药需要怎样的力度。”
修成后天巅峰的第五十年,柳钟灵六十七岁。
感觉到自己的肉体开始衰老的他,传位给自己的弟子,成为太上长老休养身体。
到了这个时候,柳钟灵还记得自己小时候的誓言与决心,他仍然尝试帮助其他人,并创造了一种专门灭杀蝗虫和蝗虫卵的雷法道术,灭杀了一地的蝗灾。
凭此,他甚至得到了安朝当代皇帝的真人册封,神州各地都有了生祠。
虽然还不能完善新法,成就先天,但听到这个消息,颇有些郁闷的柳钟灵还是振奋了一段时间。

新乱小说合集200篇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