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第一章

仿佛经历了一场剧烈的回忆洪流,苏颜再也没办法支撑住自己的身体,只能凭借着仅存的力气抵住了背后的墙壁,唐惟心疼地上前,看见她这幅痛苦按住太阳穴的样子,将她从地上轻轻抱了起来。
她好瘦,瘦到唐惟都有些意外的地步,也可能是太久没没有这样抱过她了,将苏颜从地上抱起来的时候,她甚至都没力气反抗。
房间门再次被人关上,这一次换做苏颜躺在了唐惟的床上,她缩成了一团,掠过脑海里的,竟然是年少时残留的那些回忆。
不会的,不应该的,四五岁的回忆,早该忘却了才对,为什么她还记得,为什么她还痛恨。
被安谧扇得每一个耳光,被她拉去讨好别人,被她用凶狠的眼神逼迫做自己根本不想做的事情,身为安谧女儿的她,幼童时期残存的,竟然都是那些令她绝望的回忆。
没有一丝快乐,没有。
快乐……
苏颜缩在大床的某个角落里,感觉自己的脑子特别涨,涨到了发疼的地步,她的身体里一直都有不同的声音在胡乱地撕扯着叫嚣着,仿佛身体里住了好几个人,就快要把她的大脑都分成一块一块的,苏颜摇着头,从嘴里说出来的是极度痛苦的话语,“唐惟……”
唐惟愣住了,刚去外面烧水,走进来听见的就是苏颜微弱的呼救声,那一瞬间,男人仿佛濒死被人捞起,心脏都开始狂跳起来,他急得直接冲上去,“颜颜!”
这两个字,多久没有喊出口了呢。
从薄颜到苏颜,她在他世界里颠沛流离,回应给她的永远都是拒绝,而她却像是飞蛾扑向火,一直企图朝着自己唯一的温暖靠近。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第二章

“艾弗森先生,你看到这个巨大的祭坛了吗?”
“……”
“这个祭坛是《只有神知道的世界》里,那个充满愚昧与自私崇拜的地方,而在这个祭坛里,我们看到了的荒凉的悲哀,以及来自远方,自由的呼唤……”
“……”
“我们知道我们活在一个正常的世界里,但是,我们的世界,真的是我们认知的世界吗?实际上,从《只有神知道的世界》开始,我们脑海中所想的东西,就只有“真相”两个字了,当然,除了“真相”以外,还有自由……”
“……”
“你看到这石碑上的字了吗?这些字,并不是因为要拍电影而雕上去的,而是从很久很久开始,就已经存在在这里了,艾弗森先生,不要触摸,这里可是有神灵之力的……”
“……”
曾经的白鹭村,此时此刻已经成为了华夏最知名的几个度假景点村之一……
曾经坑坑洼洼的泥泞路,已经变成充满着鲜花盛放,空气清新的柏油马路。
站在村口上方看去,你能看到这个村多了一些现代化的东西,但是,还保留着曾经村里的历史。
丛林探险、骑马打猎,荒野生存挑战,湖中泛舟……
许许多多的活动让很多人有种流连忘返的感觉,除了这些以外,每当夜里,还有特立独行的火焰祭祀仪式,所有人围着祭坛,唱着欢快的山歌,还原当初电影祭祀时候的情景……
特别是黄毛跟艾弗森聊关于祭坛历史的时候,艾弗森被唬得一愣一愣的。
他不知道沈浪安排自己到这里来干嘛……
等呆了两天以后,黄毛又带着艾弗森看了《逆袭》……
电影里面充斥着沈浪的高亢演讲与对梦想的追逐与渴望!
看完以后,艾弗森感觉自己鼻子挺酸涩……
他感觉自己见证了一个团队的成长,然后,艾弗森感觉自己的心中的火焰被点燃了起来。
看完电影以后,黄毛又带着艾弗森看到了一眼深圳的演员培训班……
总之……
四天以后,艾弗森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心中就种下了这个团队很牛逼,所有人身上都散着星星火焰,这股星星火焰比派蒙更有活力,更加光明的感觉……
最后!
艾弗森突然明白沈浪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
老美那边对沈浪的电影投诉依旧在扯皮当中。
无所谓……
反正不影响玩具的提成,更不影响《变形神话》的票房。
《变形神话》就仿佛是一根钉子一样,虽然扎得地方很微弱,暂时对海外的电影市场造不成太大的影响,但是,却是在不断地打下了用户基础。
三月五日。
沈浪的办公室里出现了敲门声。
敲门声过后,艾弗森眼神略带复杂地深深呼了口气。
“沈浪先生……”
“艾弗森先生,这几天玩得还开心吗?”
“挺开心的。”
“嗯,开心就好。”
“沈浪先生,你好像给我一个选择……”
《逆袭》这部电影很透彻地把沈浪的发家史重现出来。
艾弗森起初还是抱着疑问态度……
他开始非常认真地调查着沈浪的资料。
但是……
越调查得深了,艾弗森就越觉得沈浪身上散发着一种资本社会没办法散发的光芒,而且光芒无比璀璨与炙热,其中带着一种热血……
夸张得说,沈浪这个人的经历就如同一个神一样让人觉得不可思议。
他富有眼光,能把一个送外卖的硬生生给调教成大影帝,并且加入《魔戒3》的剧组成为正式的大反派,五年时间不到,能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大学生,变成了一个能拍摄出《变形神话》这样比肩好莱坞大片的电影,并且拥有华夏独立的特效大团队导演兼老总……
同时,身上具有善良、敏锐、沉

文学

稳、才华横溢等等数不清的优点,而且每一个优点里面,总有很多的口述,或者网络上的故事纪录……
艾弗森甚至觉得自己看的并不是一个人的成长经历,而是看一个传奇的诞生…
当艾弗森再次推开沈浪办公室面对沈浪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声音都变了。
无形之中,那种紧张感与压迫感更强!
“艾弗森先生,人的一生,不可避免有很多的选择,我们华夏有一句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艾弗森先生,您现在才三十岁左右,浑身帅气,英俊,无时无刻都仿佛在提醒着很多人,你是一个俊杰,同时,你应该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沈浪看着艾弗森的表情以后,笑得很灿烂。
“沈浪先生,我……我能知道,你接下来的计划吗?”
“不不不,你现在还不能知道……”沈浪站起来摇摇头,慢慢地走到艾弗森的身边。
“我……我只有知道您的计划,我才明白怎么选择……”
“一块硬币,总有正面和反面,我选择的,从来都只有正面,至于反面的那一边,我不会要……”沈浪眯起眼睛,声音很平静,但是,这种平静的声音里面,却充斥着暗示。
办公室里……
艾弗森感觉自己的心跳声已经加速。
他越来越紧张了。
因为,他知道自己站在人生的岔道口里,明明本来不难选择的东西,但是,艾弗森却感觉自己非常地惧怕。
“我……”他突然想到了很多很多东西。
“你觉得,在好莱坞,你有多大的机会呢?”沈浪淡淡地问道。
“我……我……”
艾弗森拳头微微紧握。
他在派蒙,从来都是副导演,从来都没有正式地执导过电影。
虽然是副导演,但是,导演的活他全部都在做,而真正站在大荧幕上,奥斯卡典礼上,享受着掌声,享受着万千荣耀的全都不是他……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第三章

他并未忘记和这神族荒的约定…不过他不认为他现在能帮荒脱困。
若是八荒的修为足够,荒也不会让九玄和鲲鹏去经历所谓的危险来换取进入此地的资格。
“带我离开…呵呵。”荒好似听到什么笑话,发出一阵阵痛快的笑声。
也是因为那笑声,无数的涟漪蔓延。
苏翎也再一次感知到最初能无声无息削减他生机,神魂肉身等一切的恐怖力量,不过现如今,那力量伤不到他。
苏翎直接出声:“为何发笑?”
“无他。”
先是摇头,荒走到苏翎的身前:“比计划之中你归来得要早,也因为过早,你还一无所知。”
“何意?”苏翎感觉,荒话中有话。
“按照计划,你应该会自无尽战场中知晓些情报随后归来,不过你应该并未前往无尽战场,如若不然此刻也不会如此。”
说完后,荒的笑意越发浓郁:“无尽战场刚刚开启,你可以选择,让我现在便将你送入其中。”
“选择?那么另外一个选择又是什么。”苏翎心中的不解更甚。
“缘,一切都是,缘。”
低语落,荒看向远处隐于烈日之后的长河:“由我助你返本归元得知一切,作为交换,我将于时空长河问道,你将替带我继承荒之名镇守荒界,直至,有生灵替代你的镇守,你方能于长河问道。”
“这两个选择,有何不同?”苏翎只感觉,他好似触及到什么大秘密,而且,是和他自己有关的大秘密。
“第一个选择,你将会按照计划完成一切,随后遁入时空长河问道,自此诸多轮回之身归来成就永恒之身,不过…你将不会是你,替代你的是,当年定下计划遁入轮回的火羽金翅枭。”
顿了顿,荒嘴角上扬:“第二个选择,由我帮助你返本归元,你将能得知一切,不过作为代价,你将会失去当年火羽金翅枭自我手中赢去的问道之机,对你而言,你还是你。”
言语虽然绕口,苏翎却是瞬间就明白过来….所谓的第一个选择,一旦真那么做了,他就不在是他,而是,火羽金翅枭。
他虽然也是火羽金翅枭,可是,火羽金翅枭可不是他!
“看起来,我只能选择第二个,不过我很好奇,问道之后成就永恒之身,很珍贵吗?”苏翎微微耸肩。
“我会助你返本归元,届时你自会知晓一切,不必我为你届时…静心。”刹那间,漫天涟漪倒卷朝着苏翎涌去。
苏翎下意识就准备反击,不过最后却压下,而是盘坐在地。
无尽涟漪笼罩,对他没有半点伤害,相反的…随着涟漪的入体,苏翎感觉到,他的实力在以一种极其恐怖的速度提升。
同时,还有无数的记忆碎片一点一点的开始浮现在神魂深处。
那诸多记忆碎片中,苏翎看到,无数年前这里曾经有一场惊世之战…没错,就是曾经将仙魔妖修罗四界打得消失的那一战。
而那一战,有一名极其强大的妖族和神族击败无数对手之后才此地对决。
那妖族,是为火羽金翅枭。
那神族…也便是此刻的荒!
火羽金翅枭和荒的对决,将此地和四界的联系彻底打断,他们的一战也让荒界天地动荡,继续打下去,说不得天地都会破灭。
两者察觉后,只能停下战斗,只是….他们并未离开。
因为长河就在他们的眼前,那一条不断流淌,隐于烈日之后的长河!
那是时空长河,据说,时空长河蕴含着时间的奥秘,若是进入其中,还可逆转时空回到以前亦或者是去往未来。
众所周知,时间不可逆,可是时间长河却能逆转时间!
而在其中问道成就永恒,一旦成功,那么便可掌控时间之能,自此自由出入往昔和未来,也不会付出任何代价,堪称极其恐怖。
两者都不愿意放弃,可是他们又不能继续打,若不然荒界势必会崩溃,也并非他们不一起进入其中,而是此地需要一个强者来镇守,而上一任镇守者被他们击败后,将一切告诉他们,随即便问道离开。
上一任离开,他们之中便需要有一个留在此地充当镇守者,无奈之下,两人定下赌约,赌的便是,谁进入时空长河问道…..至于赌约的内容不足为叙,结果是火羽金翅枭赢得了赌约。
只是进入其中的时候却是出现岔子,因为枭最初和神族厮杀的时候消耗太多,体内力量无法抵挡长河侵蚀,无奈之下他自能选择兵解遁入轮回,同时以最后的威能定下天机决定归来之期。
这不得不说是一个有些可笑的结果。
作为他们这般的存在,性子自然是极其高傲,也不屑于违背承诺,故而…神族荒一直都未曾违背诺言,而是在此地等待荒的归来,也便是,苏翎。
不过,他不愿意违背诺言却不代表着他愿意镇守荒界!
故而,苏翎的出现让他很是惊喜,因为按照火羽金翅枭的计划,哪怕记忆尘封,可是却也应该是以枭为主导,而不是轮回之时诞生的灵智。
此刻…他也不算违背承诺,不管苏翎到底是火羽金翅枭还是苏翎这个人,对神族荒而言都没有不同,反正都是同一个身体。
一切的记忆尽数被苏翎所吸收。
而苏翎,还是曾经的苏翎。
慢慢的,苏翎缓缓睁开双眼,看着眼前的荒露出满脸的复杂。
没想到…此次进入苍穹问道之地竟然会得知如此之多,而现在,返本归元的他,不说太多,哪怕还为彻底自如掌控,可是正面和女帝,帝君等这般存在厮杀不成问题。
“你已经将问道机会让给了我,现在,你便是荒。”
说完后,那神族看向不远处的长河:“我将问道…之前和你一起进入的人和妖都是不错的苗子,想必无需太久你也会问道而来,我会等着你,三十元会之前的一战,还未结束!”
说完后,那神族身形一闪便跃入长河,没有带出半点浪花,也随着他的跃入长河,气息什么的尽数消失。
苏翎看着自己的手,在看看不远处的长河:“我现在便是,荒了?”
他,不是火羽金翅枭,故而哪怕得知一起,而且以他那坚韧的心性,此刻却还是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知多久后。
“苏兄。”随着有些气喘吁吁的话音,九玄和鲲鹏带着些许狼狈又出现在这里。
苏翎瞬间回神,心绪也彻底恢复如常。
时空长河问道吗?
他,有选择!
若不去问道,他也不会死,相反的,他若尘封此处,那么,无论多久,待到他将体内的力量彻底掌控下来,他便是荒界至尊,没有谁能超越。
若选择问道…想办法让九玄快速突破,而后让九玄接任荒之名,他又不

文学

是往昔那些镇守者,非要被打败才述说一切,而后问道离开。
九玄揣着粗气的面容之下有些不解:“苏兄,你在想什么?”
他不知道,为何他和九玄被扔出去,可是苏翎还在这里,而且苏翎的气息为何变得如此深沉?那个自称荒的神族又为何消失不见。
反观苏翎,面容露出奇异的笑意:“我在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