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肉辣全集目录列表;淑蓉第二次找卫老止痒

短篇肉辣全集目录列表 第一章

结束乱世的一代人已经走向终场,这是郭鹏的预感。
仿佛老天也要顺应着郭鹏的预感似的,兴元八年年初,程昱去世了。
程昱终究没有活过郭鹏,一场春雨之后,程昱患了风寒,不到十天,人就没了。
郭鹏都没有反应过来。
郭鹏在程昱刚生病的时候去看了他一次,过了几日还听着大医馆的人说程昱正在转好,正准备再去探望他一次,结果没几天,人没了。
郭鹏盯着程昱的尸体愣了许久,才意识到程昱是真的没了。
然后他发火了。
在大医馆又是摔又是砸,把大医馆砸得一塌糊涂,痛骂大医馆的医生都是群尸位素餐的庸医,废物,养他们还不如养一群猪。
“把仲德还给我!还给我!不然我让你们偿命!偿命!!!”
郭鹏涨红了脸,攥着华佗的衣领子红着眼睛愤怒的嘶吼,像一头受伤的野兽。
他要杀掉大医馆所有的“庸医”为程昱偿命。
退位以来,郭鹏还从来没有发过那么大的脾气。
大医馆全体医者被他的怒火吓得跪在地上瑟瑟发抖,一动也不敢动,头都不敢抬。
郭瑾也不敢去劝说,只能请出曹兰。
最后还是曹兰赶来了大医馆,把盛怒之中的郭鹏带走了。
郭鹏被曹兰带着回到了泰山殿,瘫坐在床铺上好一会儿,然后就抱着曹兰痛哭失声。
“我去看他的时候,他还和我说,等病好了,还要再帮我办一场大案……他说他查到了又有人在贩私盐,他要狠狠办一场大案……这才几天?几天?他怎么就没了呢?”
郭鹏紧紧抱着曹兰,哭的一塌糊涂。
哭的不像是个快六十岁的老头子,倒像是个六岁的孩子似的。
程昱是他

文学

的半个知心人,是他仅有的半个知心人,程昱没了,他失去了仅有的半个知心人。
无论他怎么哭,也哭不回程昱的命。
兴元八年三月,司隶校尉程昱因病去世,享年八十三岁。
太上皇郭鹏亲自吊唁,抱棺痛哭,连续三天守在程府不愿离去。
直到程昱的棺木将要运离洛阳、回到他的家乡东阿县安葬的时候,郭鹏还是不愿意离开。
他亲自跟着程昱的棺木,把程昱的棺木送出了洛阳城,又站在洛阳城的城墙上远远望着程昱的棺木渐渐离去,直到再也看不到为止。
郭鹏亲自为程昱拟定谥号为【贞】,赠太师之位,以三公之礼下葬。
又因为程昱的特殊处境,郭鹏嘱咐郭瑾,动用临淄营的力量,把程昱的所有族人神不知鬼不觉的送往郭珺的西蜀国,令他们改名换姓,从此生活在西蜀国,不要提及他们是程昱的后人。
程昱去世了,一直以来强势镇压群臣不轨之心的雪亮法刀没了。
虽然因为太上皇郭鹏的哀伤,没有人敢于公开的欢庆,生怕撞上郭鹏的霉头从而被他宰掉。
但是不知多少人都在心里欢庆。
欢庆这个可怕的家伙终于死了,他们终于不用每过一阵就提心吊胆,生怕自己干的事情被发觉,然后被杀掉。
郭瑾综合考察了程昱的部下们,选择了程昱原先的重要助手法正担任第二任司隶校尉。
根据他的考察,他发现法正气量狭小,锱铢必较,是一个典型的有恩必还有仇必报之人,这样的人最适合坐在司隶校尉这个位置上。
郭鹏的程昱死了,但是司隶校尉不能没有人选。
郭瑾选出了自己的“程昱”。
法正就任以后,似乎是为了向皇帝展示他并不比程昱要差,于是立刻就程昱之前调查的私盐贩售案展开了调查。
他派出很多人四下里调查,目标直指诸葛亮兼管的盐务司。
似乎想要用对诸葛亮的攻击表示自己对皇帝的忠诚,表示自己不畏惧诸葛氏背后的任何政治网络,只忠心于皇帝郭瑾一人。
诸葛亮上表给郭瑾,对此事进行了一番解释,并且说到了最核心的问题——只要有专卖,必有贪腐,必有私盐。
抓可以,但是抓不完。
诸葛亮兼管盐政数年,已经很大程度上革新了盐政弊端,增加了盐务收入。
但是与此同时,他多次上表给郭瑾,称盐务问题并非是反腐就能解决的,若要解决,必须下大决心。
要对盐铁专卖的局面进行一定程度上的改变,如此才能改变贩私盐屡禁不止的局面。
郭瑾知道诸葛亮已经尽其所能把盐务做到最好,但是至于要不要改变盐铁专卖的局面,他还在犹豫之中。

短篇肉辣全集目录列表 第二章

四万闽军死伤有两万多,只有一万多人,侥幸逃得一条性命,连旱营都不敢去,直接逃往了襄щww..lā
张元趁势一路追击,不废吹力之力,便将旱营也一并拿下。
旱营中,杀的过瘾的诸将们,皆赶来会合,一个个都兴奋如狂,还嫌杀不过瘾。
张元便下令:“传本王之命,把战场上所杀敌卒的人头,统统都斩下来,兵围襄阳之时,本王要把这些人头,全都射入襄阳城中,吓破他们的狗胆。”
诸将得令,当即去斩割人头。
大胜的张元,没有再继续前进,占据了旱营之后,便叫水军休整,传令后方的步军,尽快赶来会合。
大军齐集,就是兵围襄阳之时。
襄阳城。
州府大堂中,一片死寂。
形容枯蒌的韩遂,无力的坐在那里,坚定的脸上如死灰一般黯淡。
那双眼睛中,愤恨、失望、惊恐,诸般复杂的神色在闪烁。
黯然张久,韩遂环视了一眼众属下,苦着脸叹道:“襄阳水军尽没,步军一战也死伤无数,眼下张元的大军已过江,随时都可能来兵围襄阳,我大闽国已在生死存亡之秋,尔等有仲应对之策,还不速速道来。”
回应韩遂是一片寂静。
如今危机的情况下,那些善谈的名士们,这时却无人敢吱声。
韩遂兴看兴怒,厉声道:“本王养你们这么多年,而今大闽逢危难时刻,你们怎的一个个都变哑吧了”
“大王,水旱二营已失,我主力又遭受重创,若再坚守襄阳城,只会怕重蹈越阳覆没,臣以为,不若趁着张元大军未集,即刻退往江陵吧。”周兴终于站了出来,叹气进言。
韩遂浑身打了个冷战,脑路之中,不由浮现出了越阳,黎阳、邺城之事。
当年,袁家父子一个个仗着城池坚固,妄图死守,结果最终还是被张元攻克,获得个身死名灭。
襄阳虽为坚城,但之前一战,四万主力损失了一半,已经彻底摧毁了韩遂的信心,此时此刻,他根本没有再坚守住襄阳的决心。
周兴说的对,死守襄阳,只会重蹈袁氏覆辙。
犹豫片刻,权衡片刻,韩遂长叹一声,坚定的脸上尽是不杨,咬牙道:“全军速退,速速南下撤往江陵吧。”
韩遂很清闽,坚守襄阳只能是死路一条,如若退守江陵,他就可以背靠黄河,仗着江陵水军,或张还有翻盘的希望。
决意已下,韩遂不敢有半分停留,当即便带着家眷,张武百官,在两万兵马的护送下,星夜出城,向着江陵奔去。
与此同时,韩遂又命主公韩束,抓紧时间迁移襄阳附近的世族,尽可能的把大族们抢先迁往江陵,免的落入张元手中。
两日后,天明时分。
张元坐胯战马,率领着大周雄兵,浩浩荡荡步出旱营,向着襄阳城开进。
举目远望,败絮其中巍巍襄阳城,终于就在眼前了。
襄阳城有多重要,熟知历史的张元,岂有不知。
这襄阳城与北岸樊城,隔西方相望,西南方向有山地为屏障,自春秋之时,闽国便在此筑城。

短篇肉辣全集目录列表 第三章

平章贾似道对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说:
“程元凤出生于书香门弟,精通诗词,他也忠诚正直------但是,此人却不是一个好丞相。
一个好丞相,定要在大是大非上有洞察之力,而不是纠结于旁枝末节。”
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心里明白,左丞相程元凤确实对在推行公田法的过程中,一些恶吏趁机敲诈勒索的事情屡屡有过非议,同时还恶毒攻击在军队中的打算法,认为正是此法逼反了刘整。
平章贾似道对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说:
“做人也是如此,要看到为人的主流,休要提些日常小事情------”
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心里明白,左丞相程元凤确实经常强调为官者以德为先,慎独为正,这里有影射之意。
平章贾似道对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说:
“为官者只知反对,却从无建树,可乎?若是说些虚无飘渺之语,只会做表面文章,天下之人,谁人不会?
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心里明白,左丞相程元凤先前在升任右丞相兼枢密使时,提出过\”进贤、爱民、备边、守法、谨微,审令\”12字方针作为施政纲领。
而先前为地方官时成就不过尔尔。
平章贾似道对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说:
“有人自称以进贤为首命,然而其所举荐之人,无不是外表彬彬有礼,写得一手道德文章,然而为官之能力,呵呵,都是泛泛之徒,怎可能与老夫相比?!”
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心里明白,程元凤左丞相确实举荐过几十名道德君子,但是无一人有善政之名。
相反,平章贾似道所举荐之人却屡屡有所建树。
远的是李庭芝。
当年平章贾似道镇守京湖,李庭芝起初担任制置司参议,后来,平章贾似道担任京湖宣抚使,留李庭芝暂时任扬州知州。
不久,李庭芝在鄂州解围战中表现出色,平章贾似道极力向宋理宗推荐李庭芝,于是夺情让他主管两淮制置司事。
现在,朝廷百官无不对扬州的管理大加赞赏。
近的当然是自己和法可。
法可所担任的御前火绳枪营指挥使,虽然现在人微言轻,但是直属官家管理,择日外放也是一定的了。
至于自己嘛,年轻的监察御史陈宜中想了想,自己还是不能过早搅入朝堂上的纷争中。
陈宜中这时进言说:“平章,某以为可以用丁大全做文章------”
平章贾似道高兴了,孺子可教也!
两人低语了起来,定下了借丁大全打倒左丞相程元凤的计策。
唯有这个办法,才可以保证自己是独相的地位,以利朝政的推行。
平章贾似道对这个年轻人很满意。
他高兴地说:“办法真是好,你将来必会是前途无量!”
陈宜中想了一下说:“平章,在下参劾完毕后,想外放为地方官,好好历练一番------”
陈宜中考虑到自己如此做事,会在朝廷内积怨太深,而做地方官却有利于自己建立政绩。
平章贾似道爽快地答应了!年轻人嘛,在外面做地方官来磨堪一番,当然有用。
丁大全这个人不仅专权自恣而且贪财好色。当年,他任淮西知州时,淮西总领郑羽富甲吴门,丁大全见财起异,欲结交郑羽,郑羽深知丁大全为人,婉言相拒,丁大全恼羞成怒,竟令台臣卓梦卿弹劾郑羽,然后抄其家,吞并了郑家的财产。
还有一次,他请人为媒为他的儿子丁寿翁求一个当地颇有美名的姑娘为妻,女家应诺。
后来,丁大全在一个偶然的机会见到那位姑娘体若惊鸿,美若西子,竟惊得魂飘魄散,于是决定自己要娶她为妾,把儿子扔到了脑后边,一时为知者所耻笑。
但是他善于阿谀奉、承结党营私,一路上升官倒是很顺利。
他自从当上权相之后,无寸功所建,倒是在1259年时,鞑靼军队攻打鄂州,中外震动,当边关报急的文书传到朝廷时,他却隐

文学

而不报,以致战事日益转向不利,鞑靼元帅兀良哈得由云南入交趾,从邕州攻广西破湖南。
他这时才不得不上报当时还健在的宋理宗。
宋理宗如梦初醒,不知所措,不得以让贾似道去到前线充当救火大队长。
贾似道当时解救完危机后,马上回头攻击丁大全。
他找到监察御史饶虎臣,这是他的一个朋友,指出了丁大全的四大罪状:绝言路、坏人才、竭民力、误边防。
宋理宗大怒,罢免了丁大全,几经贬官,一直贬到海南岛,早在两年前,乘船落水而死。
所以说平章贾似道的成就是建立在斗倒了丁大全的基础上。
现在,当陈谊中提出再借用准备丁大全曾经与左丞相程元凤关系较为密切的事情时,平章贾似道当然高兴了。
送走了陈谊中后,他又招来好友廖莹中。
廖莹中,号药洲,邵武人。他在登科后,为贾似道幕下客,曾经官为太府丞、知州,皆不赴。
醉心于刻书、藏书之业。
大概在十年后吧,平章贾似道因事得罪,他相从不愿离开。
一日与贾似道一起痛饮,悲歌雨注,五更归舍后,其留下遗言,服毒自杀
平章贾似道现在找他,是为了编辑《福华编》的事情。
现在他需要用此文歌颂自己于抗蒙军时的英勇事迹,好给自己加分。
平章贾似道对自己的好友说:“编著《福华编》,可以宣告天下,那鞑靼大军不过尔尔,以激励人心,你看如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