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儿子抱着睡着后控制不了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一章

晨光洒在铺满断肢残躯的大地上,显得格外凄凉。
一夜的战斗已经结束,黎明之前人类一方就进入追杀状态。
暮光龙的到来让叛军头目们兴起一时希望,但转眼就走又让他们坠入深渊。
眼看人类反攻的号角势不可挡,本是临时捏合的三股叛军立刻现出分歧。
随着其中一支自私的撤退,另两支都不想做殿后的炮灰,临时的盟约顷刻间分崩离析,叛军一哄而散,向四面八方星散而逃。
乌纳斯带着骑兵队一阵冲杀,直到眼前再没有活着的矮人,才缓缓停下来。
战果并不大,叛军们像耗子一样钻入各个地洞,眨眼间就消失大半。
大多地洞恰恰只能容纳矮人的身高,以人类的身躯根本无法在洞里追击,只有放弃。
命士兵们打扫战场,乌纳斯匆匆赶回营地。
“乌斯人类!”
还没到营地,熟悉的呼喊伴随着高大的身躯出现在眼前,会这么叫他的只有一个——食人魔艾萨克。
“哈哈,艾萨克!”乌纳斯大笑着迎上去,“你们来得太及时了,帮了我大忙!”
中途加入的匪军正是乌纳斯在黑炉中的“战友”们——食人魔林肯和女兽人克伊拉的小部落。
此时匪军们大多停留在离营地不远的空地上,搜刮战场上的战利品,好在没有与人类发生冲突,想来路德与他们也是老相识,所以双方才能和平共处。
“乌斯人类,林肯老大让艾萨克过来向你问好,请你过去商量事情,嘿嘿!”食人魔憨厚的笑着,见到圣骑士似乎发自内心的高兴。
别是来打秋风的就好,乌纳斯心中腹诽,这帮匪徒总不会是看在双方之前的交情才出手相助的,可能要提什么条件。
“我现在有急事,等下就去见林肯。”
对方在关键时刻帮了大忙,乌纳斯也不好拒绝,但现在他确实有更重要的事——给麦格尼一个解释。
这不,两名矮人骑兵飞速奔了过来,“骑士阁下,陛下让您速回营地。”
乌纳斯向食人魔摆摆手,跟着矮人骑士兵很快来到营地中心。
“救我女儿。”
矮人国王经过一番杀戮,情绪已经平息下来,一见乌纳斯就提出非分的要求。
乌纳斯一听就知道,麦格尼已经知道自己会复活术的秘密,至于是谁告诉他的,只能是石眉赤眉那两个叛徒。
身边知晓复活术的人越来越多,乌纳斯知道这个秘密无法保守太久,倒也并不在意。
以前不敢公开是怕被人盯上,现在嘛,敌人太多,已经无所谓了。
他没再矫情的做戏,直接道:“我需要安静。”
麦格尼点点头,指了指身边的帐篷,茉艾拉的遗体就在里面,矮人骑兵们早已将帐篷周围的人驱赶干净。
乌纳斯独自进入帐篷,看着茉艾拉被清理干净的僵硬面孔,心里有些犹豫。
真的要复活这个对自己有深仇大恨的女人吗?
可以肯定,复活她并不能让她感恩,这个女人无疑会成为一颗钉子,钉在他的心间,她可以撬动暮光教徒、黑铁叛军和铜须矮人,自然也有能量找他的麻烦。
但不复活她——或者假装失败,又会狠狠的得罪麦格尼,对接下来暴风难民的回家之路造成不利的影响。
而且与铁炉堡的国王结仇无疑会背负不小的压力,自己本来还打算以联盟的立场,向铁炉堡讨要一些支援。
权衡再三,乌纳斯决定还是尽人事听天命,这个女人虽然威胁不小,但还比不上她的父亲。
救赎的施法很快就结束了,金光散去,茉艾拉重新获得呼吸的权力,乌纳斯心情复杂的走出帐篷。
“您的女儿已经没事了。”
麦格尼顾不上什么礼节,一手扒开挡路的圣骑士,冲进帐篷,惊喜的欢呼很快就传了出来。
看样子麦格尼一时半会儿不会出来,乌纳斯骑上金刚奔出营地,很快就见到“正直”的林肯和他那不相称的配偶——女兽人克伊拉。
双方寒暄一阵,互相说起自黑石深渊后门分开后的经历。
林肯的遭遇很简单,食人魔和兽人组成的队伍在灼热峡谷中简直是四面皆敌,没有哪个势力会对他们表示友好。
他们只能一路抢劫,到处流窜,遇到强大的矮人势力就躲,遇到弱小的就抢,却始终无法打通去往荒芜之地的路,只能在峡谷中瞎转。
前些时候,他们也面临到矮人叛军的围剿,损失不小,但黑铁叛军的强势也导致流匪们空前团结,几支几乎被打散的矮人匪军联合起来,准备给叛军一个狠狠的报复。
一直不被各方矮人接纳的食人魔和兽人这时突然有了利用价值,被矮人们邀请加入盟约。
匪军们时刻盯着叛军的动向,终于在今晚,抓住机会,狠狠捅了叛军的屁股,同时也帮乌纳斯解了围。
“早知道当时就不跑了,跟着你或许也能在伦达恩手下混个外族领主当当,哎…”
林肯听了乌纳斯的经历,后悔的叹了一口气,他这些日子可吃了不少苦头,可以说比在黑炉中更惨,在黑炉里他是一方霸主,在灼热峡谷中却是丧家之犬。
“没志气的东西!”克伊拉怒骂一声,“就知道唉声叹气!”
两“夫妻”的感情似乎出了问题,乌纳斯暗中好笑,道:“什么狗屁领主,除了一块荒凉的边境领地,什么实际的好处也没有。”
林肯的眼珠子转了转,“乌纳斯兄弟,你可不能这么说,我们想找一处安身的地方都没有,在峡谷里当流匪的日子大家都受够了。”
“荒芜之地…”
“唯一的通道被炸塌了,听说是一支逃过去的黑铁矮人干的,我们没有能力将其打通。”
索瑞森倒台,很多黑铁矮人都感觉跟世界末日到了差不多,慌乱中还真有可能这么干。
林肯希翼的看着圣骑士,“乌纳斯兄弟办法多,一定要帮我们这个忙。”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二章

在这边大量部队不断飞出的同时,另一边,其他帝国登陆舰上,分布登陆舰各处的出机舱门,亦是接二连三的打开。
到目前为止,这些状况都只能算是在他们的意料之内,自然是并不足以打乱帝国登陆舰队的原计划。
各艘登陆舰上,作为他们帝国军雷打不动的先锋部队,在收到命令之后,魔导机兵们快速杀出。
在帝国军的护卫舰,以舰炮火力发动反击的同时,魔导机兵部队亦是极速冲杀上去,试图瓦解天王星内部那些,对他们构成了阻力的战争设施!
不过,想要做到这一点,可没那么容易。
重要的设施,基本都是笼罩在超高强度的防御法阵之下的,在这个基础上,还会再辅以圣光护罩,形成他们万界文明招牌式的双重护罩。
帝国登陆舰队中的那些护卫舰,火力虽然也不算差,但其主要功能,或者说是这些护卫舰存在的意义,终究还是以确保登陆舰安全为主的。
依照帝国军那些护卫舰的火力,想要轻易打爆他们万界文明要塞级别的护罩,可没那么容易。
双方重火力武器,不断的互相轰杀,在这个过程中,面对魔导机兵部队的高速逼近,地表附近,各处阵地的近防机关炮,以及矮人自动炮台接二连三的启动,不断交织,最终形成了一张超高密度的火力网。
现阶段,帝国魔导机兵团的精英战力,都还集中在星球外,与万界文明一方的武道部队进行战斗,跟着登陆舰队侵入星球内部的这一批魔导机兵,基本是来自于帝国军的各支普通魔导机兵部队。
依照他们的单兵防御术式,面对机炮这一级别的武器扫射,稍微扛个几下,问题倒也不大,可一旦遭到密集火力网的连续扫射,那他们绝对是扛不住的。
在外层防御术式被打爆的瞬间,倾泄而来的弹雨,直接落在他们作为魔导机兵的防具之上。
防具表面,姑且也有施加防御术式,提升防御能力,效果远超普通文明的防弹衣。
但在这密集的机炮攻击面前,这一身防具显然并不足以保住一名魔导机兵的性命,个别来不及进行回避躲闪的魔导机兵,很快就被射成了马蜂窝。
不过,那一个个魔导机兵,也不是只会单打独斗的。
甚至真要说起来,魔导机兵们实际上还是以团体作战为主的。
确认这一份威胁的魔导机兵部队,很快就以小队、甚至中队、大队为规模,联手撑开强度更高的防御术式,以此抵御攻击,并且联手发起反击。
这种状态下,魔导机兵部队的战斗力,几乎是成倍提升。
很快的,不少近防机关炮和矮人自动炮台,就在他们的集火攻击之下,被接二连三的打爆。
同一时间,星球之外,伴随着战局的变化,帝国军一方,更多的登陆舰和战舰,正在不停的侵入天王星内部。
在经历过一番激烈的攻防战后,兵力数量占据着明显优势的帝国登陆舰队,在大量魔导机兵的掩护之下,正式于天王星东部的一片平原上,正式完成了登陆舰队的首批登陆。
身为天王星战区的总指挥官,这一刻,赵磐并没有急着去截杀对面。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三章

一道无比巨大的黑影,在天空缓缓凝聚成形。
黑影之中,透出两只血红双眼。
红色光芒,笼罩天地,把所有人,都映衬成血红光芒。
这光芒一笼罩,所有人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这……这是什么?”
“好……好强的压迫力,比面对大帝还要可怕万倍,完了,完了……”
“不行了,我的身体受不了啦!”
这样的声音,不停响起。
所有人身体,不受控制的跪拜而下。
“扑通!扑通……”
一个个的,跪拜在地上,匍匐于地,瑟瑟发抖。
整个场上,除了苏子阳、筱蝶、星灵。
其他人,都已跪拜而下。
就算如此,此刻苏子阳三人,也是身体微颤,脸上冷汗直流。
他们咬牙怒吼,并没有跪拜而下。
苏子阳望着天空,露出无比慎重神色。
这一战,虽然没有把握,但也必须要战!
他回头望了筱蝶两女一眼,三人一齐点头。
“呼……”
黑白之气,在三人身上急速涌起,笼罩九天十地。
片刻之后,便形一个遮天蔽日的太极阴阳图。
磅礴气息,在阴阳图之上不停飞舞。
阴阳图,如同一个磨灭一切的棋盘,缓缓轮到,似要磨灭一切。
见到这幕,天空上那两只血红双眼中,红光大作。
“果然是完美的大道!太完美,简直是无法形容!”
“等本座吞了尔等,什么陈宇,什么雷灭,通通不在话下!”
“哈哈……”
“陈宇呀陈宇,你怎么也没有想到吧,你竟然成全了本座!”
“等死知道一切真相,会不会气得吐血,真是期待这一天呀!”
声音如雷,在天地之间,悠悠回荡,久久没有平静下来。
“嗡……”
天地颤动,苏子阳身体,急速变大。
眨眼之间,便化作一个傲立苍穹的巨人。
全身上下,如同黄金浇筑,看起来,坚不可摧。
他站在阴阳磨盘之上,手持青铜古灯,伸出遮天蔽日的双手,朝天轰去!
“嗡……”
一缕蓝色焰火,自青铜古灯之上,一闪即逝。
整个黑雾,瞬间映衬成蓝色。
最后,尽数蒸发开来。
“呼……”
苏子阳大手,轻轻一抓。
一道黑影,被他抓在手里。
这道黑影,没有任何面孔,五官如同平面。
他,正是瑞奉主宰!
“啊……”
瑞奉主宰在苏子阳手里,不停挣扎,怒吼连连。
“该死,该死,大意了!”
“快点放开本座,要不然,你会死得很难看!”
瑞奉主宰不停威胁苏子阳。
然而。
等待他的,却是苏子阳全部一握。
“嘭……”
瑞奉主宰身体爆裂开来,消失当场。
苏子阳神色并没有任何变化,那种凝重之色,写满脸上。
他双眼放光,似乎望穿九天十地。
“呼……”
他巨大身影,瞬间消失原地。
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万里之外。
“嗡……”
他右手朝前探去,自虚空中一把揪出瑞奉主宰的身体,一下握在手里。
“呵呵……”
瑞奉主宰望着苏子阳,冷冷一笑。
“小样,我不过是一道分身,灭了我,对我本尊没有任何影响,识相的,立即放了本座,可以给你们一个痛快死吧!”
瑞奉主宰微笑说道。
那种轻蔑笑容,写满脸上。
“死!”
轻轻一声,瑞奉主宰分身,立即崩裂开来,惨死当场。
“哼……”
苏子阳冷哼一声,声如雷爆,惊裂天地。
他目光再次扫向天地。
“呼……”
下一秒,他消失原地。
再次出现时,来到了十万公里之外。
右手一探而出,自虚空中,揪出瑞奉主宰两道分身。
“寒星,你竟然敢来到这里,你那两个小妞不要了吗?”
“这调虎离山之计,你难道一点也不明白?”
两道分身,一人一句说了起来。
这话听到苏子阳耳朵,愤怒滔天。
“嘭……”
两道分身,没有任何意外的,炸裂开来。
“该死!”
苏子阳暗骂一声,身形一闪,瞬间消失原地。
再次出现时,他已经来到皇宫上空,望着眼前一幕,拳头握得咔咔作响。
只见。
一个巨大身影,一手一个,正在握住筱蝶与星灵。
两女疯狂挣扎,奈何办法用尽,也是无法逃脱。
这道巨大身影,与苏子阳相比,还要大了十倍,根本不是一个数量级。
他不是别人,正是瑞奉主宰本尊。
瑞奉主宰望着苏子阳,脸上扬起一抹冷笑。
“看样子,你很在乎这两个小娘们,给本座跪下,本座可以给她们一个痛快!”瑞奉主宰微笑说道。
这话一出。
筱蝶与星灵脸色大变。
“寒星哥哥,不可!”
“我们就算死,也要站着死,别跪!”
两女用尽全力,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
苏子阳站在原地,拳头握得咯咯作响。
愤怒自脚底直窜而上,似要把他胸口撑炸。
“看样子,你是不跪了!”
说完,瑞奉主宰抬起巨脚,朝地狠狠跺了下去。
“轰……”
地面炸裂,恐怖冲击波,连绵四方,似乎要撕裂一切。
“不……”
匍匐于地的众人,但凡被冲击波袭中者,身体无一不是爆裂开来,惨死当场。
阮二娘望着冲过来的冲击波,嘴角扬起一抹解脱笑容。
“小阳,活下去,为我们报仇!”
她挣扎站了起来,冲向冲击波。
“哗……”
阮二娘的身体,如同碎纸所做,寸寸碎裂开来。
最后,崩裂成齑粉,消失不见。
另一边。
俏佳人支撑着自己不倒下,看了眼苏子阳后,便闭上双眼。
“哥,妹没有给你丢脸,我也要站着死!”
这句说完,俏佳人身体崩裂成齑粉,风一吹,什么也没有剩下。
不远处。
风轻笑嘴角扬起一抹惨然笑容。
他望着苏子阳,“老大,这辈子跟你做兄弟,是我最大荣幸!希望下辈子,你我再做兄弟!希望下辈子,一切由我来承担!”
风轻笑喃喃,闭上双眼,静静等死。
“呼……”
没有任何意外的。
风轻笑被冲击波笼罩,片刻都没有坚持,便化成齑粉,消失不见。
“大帝,来世再见了!”
“大帝,下辈子,我愿意追随您!”
弑神殿,不管是谁,这一刻,都在一个个倒下。
每一人脸上,都是露出一副决然之色。
“嗥……”
冲击波急速袭向四方。
整个圣灵天界,寸寸崩裂开来。
跟着一起崩裂的,还有亿万生灵。
瑞奉主宰这一脚下去,崩碎了所有生灵。
活在场上的,还剩下四人。
那就是苏子阳、筱蝶、星灵以及瑞奉主宰。
苏子阳望着瑞奉主宰,胸口起伏剧烈。
那种恨,写满脸上。
“你最好放了她们,要不然,本座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苏子阳的声音很平静,滔天怒火,被他隐藏在愤怒之中。
瑞奉主宰听到这话,如同听到一个最好听的笑话一般。
“哈哈……”
他仰天长笑,状若疯狂。
那轻蔑模样,压根没把苏子阳放在眼里。
筱蝶与星灵见到这幕,脸上露出一抹绝望之色。
她们二人,相互点头,做出一个艰难决定。
“不……不要……”
苏子阳大吼。
然而,还是晚了。
只见,筱蝶与星灵身体,一点点崩裂开来。
那情景,就如同古画,轻轻一碰,碎裂当场。
“寒星哥哥,来世再会!”
“寒星哥哥,再见了!”
天地之间,留下的,只有这两句声音。
就连筱蝶与星灵的灵魂,也一并消失。
干干净净,什么也没有剩下。
苏子阳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嘭……”
他的身体,重重倒在地上。
“不……”
他发出一声极度不甘的怒吼声。
这一声,直接把瑞奉主宰惊醒。
他望着手中化为虚无的筱蝶与星灵,脸色难看。
“该死,该死,竟然自杀了!”
“早知道,就应该早点吞了她们!”
“不过,吞你一个,胜过所有人!”
说完,瑞奉主宰把目光盯在苏子阳身上。
“轰……”
他一步步朝苏子阳走来,每一步,都震裂大地,嗡嗡直响。
他居高临下望着苏子阳,冷笑之意,十分明显。
“小子,绝望了吧?”
“既然如此,本座成全你!”
说完,瑞奉主宰伸出右手,自天空一探而下。
眼看着,就要抓在苏子阳身上。
这时。
“住手!”
一声大喝自天空传来。
紧接着,一只无比恐怖的火焰凤凰,燃烧天地,爆出刺眼红芒。
红芒所至,瑞奉主宰身上的黑气,疯狂燃烧,被蒸发成虚无。
只是一瞬间,瑞奉主宰身上黑气,便少了大半。
他停止下手,望着天空上的火焰凤凰,脸上,尽是凝重之色。
“是你!”
忽然,瑞奉主宰双眼中,绽放异样精芒。
“没想到呀,你不好好跟着陈宇,竟然跑到这里来凑热闹,看样子,是真心找死!”
“既然如此,本座成全你!”瑞奉主宰说道。
“呵呵……”
火焰凤凰冷冷一笑,“你不觉得这一切都是圈套吗?”
这话一出。
“轰……”
如同一记惊雷,轰在瑞奉主宰头顶。
他后脑发麻,冷汗涮涮而流。
以陈宇的个性,很可能布置这么大一个局来对付自己。
这下,麻烦大了。
他目光四扫,脸上露出无比忌惮之色。
“陈宇,给本座滚出来,藏头露尾,算什么英雄!”
瑞奉主宰大声喊道,声若奔雷,响彻整个三千小世界。
然而,并没有任何人回应他。
四周,一片死寂。
越是这样,瑞奉主宰脸上越是不安。
他的身体,微微颤抖起来。
见到这幕,火焰凤凰眼里,一闪惊喜一闪即逝。
“呼……”
她身化急速,直奔瑞奉主宰而来。
天道怒火,自天空直坠而下,狠狠砸在瑞奉主宰身上。
“轰……”
巨大的爆炸声,不停响起。
瑞奉主宰身上,被炸出一个个巨大深洞。
然而,对于他无比巨大的身体来说,丝毫无碍。
“该死的小丫头,你竟然敢偷袭本座,找死!”
恢复过来之后,瑞奉主宰伸出右手,朝火焰凤凰抓去。
火焰凤凰见到这幕,压根就没有在意。
任由他抓来,甚至嘴角,还露出一抹奸计得逞的笑容。
这样一幕,清楚被瑞奉主宰捕捉到。
他赶紧停下,目光四扫,脸上无比忌惮。
“轰……”
等待他的,又是火焰凤凰的疯狂攻击。
他身上,再次炸出一个个巨洞。
“小丫头,气死本座了,既然如此,本座先灭了你!”
这一次,瑞奉主宰不管不顾,疯狂朝火焰凤凰攻了过来。
“嘭……”
一拳轰来,直接撞碎天地。
火焰凤凰身上的火焰,被一拳撞碎。
她的身体,倒飞而出,重重坠落地面。
“呼……”
很快,她便化成原形,变成陈灵模样。
“扑……”
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她望着苏子阳,眼里

文学

,尽是慎重目光。
“小家伙,你还不快跑!”
这一声,如同神音一般,在苏子阳脑袋中悠悠回荡。
苏子阳立即恢复清明,挣扎站起后,他看到了陈灵。
“陈灵妹子,是你?”苏子阳问道。
“你……你快跑,千万别落到他手里,要不然,对整个三千大世界将是一场无比巨大灾难!”
“只要有你在,你死的那些亲人,都可以恢复!”
“跑呀!”
陈灵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大吼。
苏子阳神色发愣,望着陈灵,“我跑了,你怎么办?”
“快点,别废话了,再晚,就来不及了。”陈灵大吼。
听到这话,苏子阳脸上露出一抹慎重之色,二话不说,使出空间大道,瞬间消失原地。
另一边。
“轰……

文学


一声巨响,苏子阳身体,如同撞在铜墙铁壁上面,身体缓缓撞落于地。
见到这幕。
瑞奉主宰发出一阵爽朗的大笑。
“哈哈……”
“真是搞笑,在本座面前,也想逃,怎么可能?”
“死吧!”
说完,瑞奉主宰伸出右手,朝苏子阳轰了过来。
“哼……”
苏子阳与陈灵冷哼一声,同时出手。
“呼……”
青铜古灯,亮起刺眼的蓝芒,似能燃烧九天十地。
蓝色火焰,一下覆盖在瑞奉主宰拳头之上。
他的拳头,以肉眼可见速度,被烧成飞灰。
风一吹,什么也没有剩下,消失得无影无踪。
另一边。
陈灵拿出一把形似长剑的先天灵宝,对准瑞奉主宰便是疯狂斩动。
“咻……”
亿万剑光,绽放出撕裂一切的气息,打得瑞奉主宰遍体鳞伤。
这一刻,瑞奉主宰被苏子阳与陈灵压得根本无力动弹。
连还手的余地都没有。
两件先天灵宝之威,就是如此恐怖。
“该死,该死!”
瑞奉主宰怒吼连连,疯狂抵挡,奈何双手难敌四拳,根本打不过。
“你们以为,本座就没有先天灵宝了吗?”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