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翁熄粗大、涨精装满肚子

新翁熄粗大 第一章

齐雁和见状,嘴上还是挂着笑,可他出手却极快,掠起了一阵破风声,对着我就抓过来了!
下一瞬,凤凰毛忽然从左侧穿过,直接卷在了齐雁和的手腕上:“七星,快跑!”
我没犹豫,一把拽住了江辰,奔着走廊另一侧就跑过去了。
只要我跑了——程狗就不用再护着我了,他凤凰毛在手,自己逃出去,比护着我逃出去简单的多,八成能留下命。
江辰被我带了一个趔趄,咬了咬牙:“你身边的这些人,都是怎么训练出来的?”
是啊,我身边的人,跟他身边的人不一样,个个能拼出命来护着我,可他身边的,不过为了名,为了利。
“你学不会——你没有人心。”
江辰的脸一冷,我卡他卡的更用力了:“指路!走错一步,我弄死你的力气,还是有的。”
江辰最惜命,最谨慎,为了自己的安危,不敢给我指错。
有人过来,可看见江辰,不敢靠近。
保安人群后面,有一个人微微跟我点了点头。
果然是那个张浩。
他露出个嘴型:“谢谢。”
我装作没看见,免得被人发觉,给他带来麻烦。
到了一个很长的回廊,附近有很多门口,可江辰的身体,却明显的抗拒了一下。
“这边不能走?”
他犹豫了半秒,可就冲着这半秒就看出来了,这地方肯定有什么说道。
我立马拽着他就过去了。
他还想挣扎,可是惜命,跟着我就过来了。
这地方的门是细长的,窗户也是,有点像是老式西洋建筑。
他既然不想让我来,八成是个很好的躲藏地点。
上头的锁算是好锁,可我开锁技术十分娴熟,就在我拽着江辰进去,关门的瞬间,脚步声就同时从来时的回廊响了起来。
差一点就被看见了。
我单手顶上门,开始剧烈喘气。
江辰吸了口气:“上这里来你会后悔的,别怪我没提醒你。”
“笑话,要是能让我后悔,你会提醒我?”
江辰不吭声了。
我喘匀了气:“你怎么知道我没有行气?”
江辰冷笑:“你的本事,我见过,也听过——要是真的恢复过来,你没必要用我做人质。”
不愧是江辰。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了,跟着我出来,也不过是想找到求助的机会。
是啊,要是没被江夫人献祭,这地方,闹个天翻地覆,又怎么样?
他不知道的是我现在的情况,以他的本事,完全可以自己把我反手制住,可他不敢——太谨慎,也太惜命。
“李北斗,我劝你把江先生给放出来!”
“江先生出什么事儿,你这辈子别想出去!”
外面是那些先生们的无能狂怒。
我冷笑,狠话听多

文学

了,耳朵起茧子了。
而且,没提程星河,这是好现象,说明程星河没被抓住。
我随手把灯开开,这个屋子的陈设,跟刚才的书房差不多,不过这里没有那么多书,架子上是珍玩摆设,倒像是会客厅。
“这屋子干什么用的?”
江辰冷笑:“住人的。”
爱说不说。
我拽着江辰四处看了看,出了口气:“你这次怎么从天师府出来的?你背后那个靠山,连三清老人都管的了?”
江辰一笑:“算是吧。”
我其实很想看看江辰的流年走势,可现在根本就看不出来。
同时

文学

我努力用调息法来运行体内的气——可神龛虽然被毁掉了,行气还是没法完全恢复。
用什么法子能恢复呢……
还是说……一种不安笼罩了上来。
没法恢复了?

新翁熄粗大 第二章

“哦~我还以为会有一番战斗呢,没想到张雪颜小姐居然妥协了,看来张雪颜小姐也是十分明智的人嘛。”
博易的神情十分的得意,不过也就在这个时候,一只突然伸来的金属手臂却是直接从博易的身子上穿了过去。
“什么!难道是虚拟影像。”
博易的身形受到干扰,一下消失,不过随后又在张雪颜的身旁重新出现。
“张雪颜小姐,我本以为你是一个聪明人,但是没想到会是这样,你的行为真是太让我感觉到失望了,那么接下来,希望您会喜欢我给你准备的盛宴。”
博易的脸色一下变得狰狞,不过说完之后,直接就消失在了张雪颜的面前。
张雪颜心下一紧,立刻感觉到脚下有些轻微的震动传来,也是直接一跃而起,低头却见原先脚下足踩之地,居然就这么分了开来。
所有的家具摆设,全部都随着分开的楼板倾倒了下去。
张雪颜眼见着自己即将掉落,也是当机立断,立刻抓住屋顶之上的吊灯,然后一个巧劲,将自己给甩了出去,被巧劲甩出的张雪颜正好就落在房门口的地方。
眼见着大门关闭,张雪颜丝毫没有在留手的打算,直接对着房门伸出了左臂,随后就见一道电光激射而出,直接洞穿了整个房门,随后张雪颜从跟着从洞穿的房门那里蹿了出来。
而外面的两名守卫听到里面动静响起,也是早就持枪已对,不过面对着张雪颜却是连开抢的机会也没有,一下窜出屋子的张雪颜,一个翻滚躲开两人的射击。
随后就一个蹬腿身子猛然朝前一射,直接来到两名少女门前,双手分别握住两名少女卫兵手中的枪,稍微一用力,两名少女手中的枪变直接被握扁了。
两名少女卫兵也是看的惊骇莫名,却是忘记了动作,张雪颜也不管她们,直接将两把枪一抽,然后朝着窗户砸去。
‘平陵胖浪‘,窗户顿时碎裂,张雪颜立刻抬腿一跃而出。
“呵呵,这样果然困不住她,不过也就仅仅如此而已了。”
就在同样的一间办公室内,博易坐在办公桌前,看着张雪颜从跃起到跃出办公大楼前的所有一举一动。
“蒂娜,人已经都准备好了么。”
“是的,博易大人,总计一万名战士,在张雪颜进入到这里后就全部已经埋伏就位了,她纵然再强也不可能从一万名战士的手中逃出去。”
果然的,就如蒂娜所说的那样,张雪颜刚跃下办公大楼,便有一队数百人的少女战士在下面等着她了,见到她以后二话没说就直接对着她射击了起来。
张雪颜也是面色一寒,连忙几个后空翻躲过射击而来的子弹,随后再次一个后跳,跃到了另一个方向,企图从另一边逃走,只是还不等她站稳,枪林弹雨便直接朝着她倾斜而来。
“呵呵,不错,告诉少女战士们不用留手,既然她不肯合作,死的活得对我们而言就没有了区别,只是可能要多花点时间而已。”
“是,博易大人。”

新翁熄粗大 第三章

却说这来人非是别人,竟然就是那华英雄与无敌。
苏青瞧见二人,心中虽有疑,却并无惊讶。
“想不到为了对付我这个外来者,你们这些死对头竟然都联手了,这就是窥视天机后带来的反噬么?还是我的宿命?哈哈!”
华英雄望着眼前的废墟,看着面前如邪魔一般的人,神情凝重。
“你可知因你一己之私,有多少人丧生在这场核爆中,大逆行事,天道难容!”
苏青听完,轻轻一叹,他摇头说道:“你说的可不算!”
“嘿嘿,你不也受伤了,到底还是个人,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
那金太保翻身而起,口中长啸,一身气机愈发狂霸,体魄也愈发的非人,筋骨暴涨,像是一头蛮荒巨兽。
眼见来人竟是华英雄,金太保心中虽有不愿,但面对眼前这匪夷所思的大敌,他却是不得不如此,毕竟到底还是一位强援。
“他肉身之强简直已至神魔一流,华英雄,你可要小心行事,千万别丢了性命,到时候老子找你还要一洗当年耻辱,杀了你!”
“老子管他是神是魔,我只想和他分个高低!”
无敌冷冷说道。
苏青却是瞥了眼那海中渐淡渐散的漩涡,也无多言。
“来!”
事已到这般地步,已是言之无用,何况,做了就是做了,他如今却是要借那核爆的力量再行破碎之举,既然此间非是故地,那他当然没有久留的心思,所做所为,也多是为了今日。
唯一有的收获,怕也就这命运二字。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看看,杀了你们这些所谓的天命之人,这天能奈我何!”
“杀!”
一声沉喝。
金太保奋起拳头已然杀来。
其余三人皆是不约而同,出手出招。
苏青却是不退反进,众人拳掌刀剑齐出,然,如此惊人的攻势之下,却见苏青就似一条泥鳅般仍能找到彼此间的空隙破绽,仿佛能洞悉先机。
以一敌四,竟然不落下风。
交手一瞬,四人尚未触摸到苏青的衣角,然下一刻他们却全都倒飞了出去,跌了出去。
不知不觉,竟然已是中招。
“小心!”
黑龙司令沉声呼道。
可变脸色的却是金太保,他眼前一花,身旁已见一人傲立,心中顿时叫苦不迭,正要翻身迎敌,奈何一只手却似察觉到了他的动作,在他眼睁睁的注视下,自他的双手间探来,破入空门,五指内扣如爪,生生抓入了他的胸膛。
一蓬热血霎时飞洒溅出。
“哇!”
金太保目眦尽裂,却是疼的不住抽动着,他看着面前那双平静的眼眸,心中哪还有之前的嚣狂霸道,有的只是对死亡的恐惧,因为他要死了。
下一刻,他果然死了。
胸口一痛,金太保就觉那只手已破开了他的胸骨,贯入了他的心口,心知自己将死,金太保眼中瞬间流露出一抹歇斯底里,浑似驱散了恐惧,口中咳血,竟然不退反进,嘶吼着,朝苏青扑去。
像是对他的举动有些意外,苏青不自觉的一掀眉,右手“噗嗤”一声已插入了对方的心口,但那金太保竟然是抱着同归于尽的念头,双臂一揽,一手死死的扣他右臂,一手却是想要将他拥入怀中,钳制他的动作。
“杀,杀,杀了他!”
同时嘶声怪嚎着。
其他人见状,心知机不可失,立见一刀一剑齐至,一柄赤红如血的长剑,陡然自苏青身侧袭来,连攻他身上数处要穴,而那刀,却是一柄东洋武士刀,刀身竟然自金太保身后而来,破开了他的腰腹,刺向苏青。
“噗嗤!”
利器破入血肉。
苏青终于还是退了数步,伤他的,是无敌的刀,他避过了赤剑,奈何这金太保肉身强横,竟然令他一时未能挣脱,动行受制,被无敌所伤。
“哈哈哈,我死了,也要拉你陪葬!”
金太保还未死,他就像是一个挂在苏青右臂上的风筝,口中血水狂涌,却还是死死的抓着苏青的右臂,五指近乎抓入了苏青的皮肉之中。
“嘿!”
还有一人,黑龙司令,他在天上,他纵空而起,而后以上打下,却是趁着金太保的钳制连出杀招狠招。
苏青如水的眼泊中,仍是平静无波,就听他斥道:“死!”
他口中“死”字一出,但见一缕白茫茫的光华瞬间自喉中飞出,如掣电迅雷,仿似箭矢般打在了黑龙司令的额头。
“啊!”
惨叫一声。
黑龙司令已摔在了地上。
而金太保的笑声也停了。
他的神情还凝固在前一刻,但他整个人却是已没了气息,死的干脆利落,胸口处一个血淋淋的窟窿已贯穿了后背,里面的心,赫然没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