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老师把我抱到办公室揉我胸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一章

饶是孟圭养气功夫再好,也被曹孟起这番话激动血气狂涌,他既恨罗嘉自己人拆自家台,又恼八大天王一个个杵着,没有一人敢在这关键时刻站出身来。

“诸位天王,罗某不过讨教一二,诸位何必吝惜。”

罗嘉冷声道,“莫非诸位天王,以为罗某不配吗,也罢,那就先让诸君看看罗某本事。”

他话音方落,便见他厉喝一声,口中喷出一团气,那团气瞬间腾于九霄,便听罗嘉沉声喝道,“山!”

轰得一下,那团气化作一座金光灿灿山峰,横亘于天,似乎随时便要砸落。

“六字祖佛真言,他入门多久,怎能修成如此神通。”

“看来罗嘉真是旷世奇才,罗柄后继有人。”

“祖佛庭果然神通广大,净佛种子果然妙用无穷。”

“…………”

罗嘉施展神通,引得场中议论纷起,许易听见“净佛种子”

心念一动。

他当然也听过净佛种子,当今之世,两道一佛号称至高门庭,两家神通各有神妙,但世间到底修行道家神通的多。

由是,凝练道家道果也多。

而祖佛庭为了广大门庭,广结善缘,采取有教无类之策。

炼出了净佛种子,让没有凝结佛家道果的修士,可以通过炼化净佛种子,也可修习佛家神通。

许易当然犯不着去炼化什么净佛种子,他身带双命轮,当初也是炼化了一道一佛两个道果。

此刻,他想起“净佛种子”

非为别是,而是觉得如果机会合适,似乎有必要修一修佛门神通。

“如何,不知哪位天王愿意指教。”

罗嘉斗志昂扬,他父亲到死也没争上一个天王之位,他便要用这种方式向他父亲证明,所谓天王也不过如此。

然而,他连声喝问,众天王还是没有回应。

其实,早在罗嘉叫嚣之初,众天王早在私下里用意念彼此交流开了。

交流来交流去,没人愿意上场,两位全领域境的天王无论如何是不会下场的,赢则无光,输则丢人。

其余微领域的天王看罗嘉的气势,自忖虽能胜,恐怕要打成胶着战,地位在那里摆着,若是成了胶着战,真是不败而败。

倘若罗嘉还有什么后手,结果阴沟里翻船,那这个天王的位子怕是真没脸再坐了。

众天王各有忌讳,又都指望别人出头,一时间,场面僵住了,弄得尴尬至极。

孟圭做梦也没想到这帮天王的脸皮竟是如此厚实,众目睽睽,难道不要脸了么?自己不要脸,皇庭还要不要脸。

就在孟圭暴怒到极点之际,便听一声道,“区区祖佛庭外门弟子,何必劳烦我皇庭天王出手,遂某不才,愿意指点罗贤侄一二。”

无须说,冒头的正是许易。

非是他要多事,如今他的宫主前面还占着个“副”字。

本来,他也没想出手,但罗嘉逼到这等程度,一干天王们为了自己的私利,死活不出手。

眼见着孟圭都急了,他忽然意识到这是个买好孟圭的大好时机。

若是运作得当,说不定这次真的能把“遂副宫主”中的“副。字去掉。

“你是何人?有什么资格出战。”

罗嘉没发话,曹孟起先冷脸出声了。

此番,罗嘉出声挑衅,便有他在背后推波助澜。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二章

屠夫王穹,一战惊北境,他镇压罪剑刑,绑架蚩九幽,甚至取走了无生老母留下的天书,败退秦皇血脉,调戏神庙圣女。

那一天起,王穹的凶名传遍了北境,甚至震动大秦疆土,影响波及到了隐世不出的灵山道统。

“中州乃是龙兴之地,造化毕集,钟灵荟萃,竟然出了如此人物。”

“了不得啊,起于微末却有潜龙之姿,一朝登天,戏弄风云……光明学宫培养出如此可怕的苗裔竟然不加珍惜?”

“天下之大,任何一个道统若是能够得到这样的传人,必将大兴。”

“听说,屠夫王穹并非没有任何背景,他疑似是某位十二王座的弟子传人,颇受荣宠。”

“真的假的?那岂不是与蚩九幽一般?如果是真的,那就太可怕了。”

“十二王座啊,他们的弟子自然都是真龙。”

关于王穹的传言四起,短短的三天功夫,他俨然已经成为了北境红人,各大势力纷纷议论的谈资。

尤其是在年轻一辈之中,对于王穹完全呈现出两种极端的态度。

有人认为,此人行事霸道,实力高强,以一己之力横扫北境高手,最终全身而退,这简直是北境之耻,屠夫若存一天,这样的耻辱便难以洗刷。

可是也有人醉心于屠夫的风采……

起于微末,默默无声,一朝鸣响,惊天动地,回顾屠夫一路走来的征程,哪一件不是让人热血沸腾!男儿当如是,修行如屠夫,一路高歌猛进,霸道无敌,一人之力,挑动天下心神,同辈之中,莫能与之相对。

这样的存在,风采照耀长空,足以砥砺年轻一代,让许许多多的身影追寻身后。

一时间,北境,对于屠夫,恨之,妒之,怨之的不在少数,可也因此收获了一批忠实的拥趸。

尤其是在罪剑刑的运作之下,王穹的声威越发隆重,在北境年轻一辈之中渐渐形成了一股若有似无的影响力。

毕竟,这位神庙弟子的才能不仅仅体现在实力至上,尤其是在获得王穹面授机宜之后。

他深知舆论的力量是何等可怕。

所谓天下大势,关键只在于三个字。

带节奏!

用王穹的话来说就是,节奏带得好,能让神仙去吃草!

……

“该死,没想到那绑票狂魔居然是传说中的屠夫!”

真空家乡,一座荒芜的废墟之中,一道狼狈的身影正在疯狂逃窜,他隐匿气息,专挑无人的绝地走。

此刻,万灵通心中充满了懊恼。

当初,王穹刚刚踏足北境的时候,他依靠抢占的先机以及编造的情报,从各大势力骗取了不少好处。

后来,王穹一战惊世,身份也随之曝光。

这个骗子的种种谎言自然不攻自破。

他也因此遭到各大势力的追杀。

万灵通原以为,王穹的身份如此神秘,或许他的谎言可以欺瞒很久,等到东窗事发,他早已带着巨额财富离开北境。

可是,他没有想到王穹不仅仅是传说中的屠夫,而且行事如此高调,如今整个北境就没有不认识他的。

“真是倒霉!”万灵通咬牙。

他本就是一介散修,无父无母,更加没有师门依靠,骗来的各种宝物资源也早已用来逃命,消耗得差不多了。

被教官在医务室做到腿软 第三章

赵天龙听到有人拦阻他却没有愤怒,而是紧紧皱了皱眉头,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

只见一名红色长发美女出现在了正德殿的门口,而门外的卫兵们并没有对美女进行任何阻拦。

“父皇,你单独把李振邦叫过来干什么?不会是想要偷偷赏赐给他什么吧?你还真是偏心呢!”美女嘟着嘴,十分不满的嚷道。

“文姬,你怎么跑这里来了?这里是正德殿,是讨论国家大事的地方,你这不是胡闹嘛!”赵天龙嘴上虽然责备着,但是语气明显带着一丝娇惯。

原来这红色长发美女不是别人,正是赵天龙唯一的女儿,已经嫁给李振邦父亲李启山的赵文姬。

赵天龙儿子不少,但是女儿却只有赵文姬一个,而且赵文姬的母亲也早早过世,所以赵文姬算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了。

虽然赵文姬已经嫁给了李启山,但是在赵天龙的心里,她依然还是自己的女儿。

如果说赵天龙对谁还有一些亲情的话,估计也就只有唯一这个女儿了,所以他允许赵文姬随时进宫来看看自己,可是他现在最不想见到的就是自己的女儿。

“听说李振邦偷偷跑来这里胡闹了,所以我来教训教训这个小兔崽子。好不容易回家一趟,不在家里好好陪陪我们,竟然一大早就偷偷溜到正德殿来了!”赵文姬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李振邦的身边。

“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干什么的?这里是商谈国家大事的,我轻易都不敢来,你个小兔崽子,要爵位没爵位,要官职没官职的,来这里干什么?你还要不要你的脑袋了?”赵文姬越说越气,伸手怼了怼李振邦的脑袋。

“你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非把你屁股打开花了不可!”怼完了李振邦以后,显然并没有让赵文姬解气,干脆一把揪住了李振邦的耳朵,然后拉着李振邦的耳朵朝着殿外走去。

虽然大殿上的文武百官都没有说话,但是他们都偷偷打量着赵天龙。

谁都知道赵文姬的做法是不合祖制的,但赵文姬终归是皇家的人,即便嫁出去了也是,更何况她还是赵天龙最喜欢的女儿。

所有人都看得出来,现在赵天龙正在气头上,谁也不想惹火上身?所以他们全都选择了装聋作哑。

文武百官的表现全都映入了赵天龙的眼里,别看文武百官都不说话,但是却比说话更让人难受,他相当于是被文武百官的沉默给将了一军。

赵文姬无官无爵,还已经嫁为人妇,现在只能算是一个平民,顶多算是一个官眷。

一个平民官眷大闹正德殿,理由还是可笑的教训孩子,实在是太有失体统了。

如果说赵天龙叫李振邦来只是聊聊闲天,或者自己是出于长辈身份的斥责,赵文姬这么做倒也还说得过去,大家就都睁只眼闭只眼了。

可是现在这件事已经上升到国家的层面了,不是个人的事情,更不是家事了,所以绝对不能稀里糊涂了事。否则有损于赵天龙的威严,对治理百官绝对不是什么好事,尤其是现在处于内忧外患的时候。

“文姬,站住!”赵天龙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

虽然这一声站住很轻,但是却清晰的传入到了赵文姬的耳中。

赵文姬身体一震,然后停下了脚步,然后松开了李振邦,转回身看向了赵天龙。

其实她也可以假装没有听到继续走,但是她不能那么做。她太了解赵天龙的脾气了,如果自己还敢继续走,赵天龙就敢让人将自己拦下。到时候,不但救不了李振邦,他们父女间的情分也有可能终结。

对于皇家的薄情寡恩,赵文姬心里其实是很清楚的,也就是因为清楚,所以她才更加珍惜和赵天龙之间的父女情谊。

“父皇,振邦不管犯了什么错误,终究是您的外孙。正德殿不是讨论家事的地方,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家聊吧!”赵文姬看向赵天龙的眼神里充满了恳求。

赵天龙心头颤动了一下,在他印象里,赵文姬从小到大一共就求过他一件事情,这一次算是第二次。

第一次是赵文姬母亲病重的时候,赵文姬求他救救她的母亲,可他不是不想救,是实在救不了。

他当时已经想尽了一切办法,不但请来了水系圣魔导师的杨冰,甚至还想尽办法请来了一名木系圣魔导师和一名神圣教廷的主教。

可惜赵文姬母亲的病已经不是人力可为的了,即便是水系和木系的禁咒也只能是延缓,而不能是挽救,最后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赵文姬的母亲离世却无能为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